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在漫威當超級英雄的那些年>第四十四章 兩隻蜥蜴(今日第二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十四章 兩隻蜥蜴(今日第二更

小說:在漫威當超級英雄的那些年| 作者:一噸大蘋果| 類別:武俠修真

「看起來並沒有受到特別嚴重的傷害,只是有骨裂的現象。」懲罰者弗蘭克在接到李傑的電話后趕來了哈德遜河的邊上,李傑領著他來到了自己的秘密基地,給蜘蛛俠彼得看看有沒有傷的很嚴重。

「我給他用支撐架固定了骨骼的位置,防止出現位移的現象。如果恢復力好的話,幾天就能恢復。」弗蘭克將小蜘蛛包的像個粽子一樣。

「哦謝謝你夥計,我叫蜘蛛俠,你這麼稱呼。」彼得包的像個粽子一樣,還僵硬的伸出手想要和弗蘭克握手來著。

「弗蘭克卡斯特。」弗蘭克沒有給自己取外號,也從來不用任何方式來掩蓋自己的面容,懲罰者的名號是他的敵人冠以的。

「我之前看了新聞,你們在布朗克斯區鬧的動靜可真不校那條大蜥蜴是什麼來頭?」弗蘭克找了一個簡易的椅子坐下來問道。

「不知道,不過肯定不是什麼好東西。據說是從傷殘退伍軍人醫院跑出來的,不知道是不是和奧斯本集團有關係。」李傑當然知道這個玩意兒就是康納斯和彼得試驗失敗而造成的,但是現在他也只能假裝不知道。

「這個東西很麻煩,我們要阻止他!變成蜥蜴之後他的嗜血和心裡的陰暗憤怒會被無限放大,這會造成大量的破壞,有很多無辜的人會受傷。」彼得接著話說道。

「你怎麼知道變成蜥蜴以後會變得更加嗜血和憤怒?」弗蘭克以一種懷疑的目光看著彼得,一名合格的情報官總能在對方無意的言談中發現疑點。

「因為因為我之前去奧斯本集團採購蛛絲的時候,無意的聽到他們談起他們正在研發的新項目,就是這種蜥蜴血清,副作用就是這個。」彼得這次的應變還算是快,起碼這個謊話算是能夠自洽的。

不過這種程度的謊話對於想騙過弗蘭克來說還是不夠的,不過弗蘭克現在並沒有想要追究的打算,畢竟每個人都有不想被人探知的秘密,只要心懷正義,一些細枝末節他並不想去追究。

「這個小傢伙你是從哪裡找到的?他成年了嗎?」弗蘭克突然轉向李傑開口問道。

「我從垃圾堆里撿來的,至於成年我覺得應該是成年了,只是這位蜘蛛俠看起來比較幼稚而已。我一般不會雇傭童工的。」李傑正在從自己儲備糧食和飲料的箱子里翻找食物。

「嘿!我不是從垃圾堆里撿回來的!而且我明確的告訴你大叔我成年了。」小蜘蛛憤怒的抗議道。

「好吧偉大的蜘蛛俠,先吃點東西吧1李傑對著彼得丟出了瓶牛奶和兩袋芝士麵包。李傑和弗蘭克則是啤酒和香腸和一瓶墨西哥辣椒外加整片的乾酪和吐司麵包。今天晚上打了這麼久,又跑了這麼遠李傑確實感覺到餓了。

「嘿嘿嘿!這不公平!為什麼我只能喝牛奶和吃芝士麵包!這是小學生才吃的東西1彼得抗議道。比起正在和著啤酒沾著辣椒吃香腸的兩人,彼得面前的夜宵簡直就是嬰兒餐一樣。

「病人不能吃的太辛辣和油膩!而且你就算有護照,但是我覺的你肯定還沒到法定的飲酒年齡。」李傑毫不客氣的駁回了彼得想吃香腸喝啤酒的請求,美國的法定飲酒年齡是二十一歲呢。

為了彼得的健康成長,李傑決定不要讓他太早的沾染酒精飲品。然後目前身體年齡只有十七歲的李傑和弗蘭克碰了一下酒瓶,一口喝下大半瓶的啤酒。

正當李傑三人正在秘密基地內大吃大喝的時候,蜥蜴戰士佐德正躲在一處角落獨自舔著傷口。

被李傑打傷的部位已經開始恢復,被砍掉的爪子也正在重新生長。大量消耗自身能量的為代價的恢復,讓佐德現在感到飢餓和疲憊。

但是他現在不敢出去尋找食物,自己現在的體型太明顯,一出去就會被發現。佐德現在躲藏的地方是一個廢棄的大壩建築內。

因為在河流的上游修建了一個更加巨大的大壩,所以這個原本給紐約周邊供電的大壩就被廢棄了,現在已經廢棄了十幾年。

這個大壩是佐德的時候發現的,當時這裡就是他和自己好友們所秘密聚會的地方。在這裡留下許多珍貴的回憶,也是現在唯一能讓佐德感覺到有安全感的地方。

「佐德!佐德!你在嗎?」正當佐德正在被飢餓和疲憊折磨的時候,一個聲音突然傳來。

這個聲音似乎有些熟悉,但是佐德卻不大敢確認是不是自己熟悉的那個人,現在的他已經變成了一個怪物,不再相信其他正常的人類了。

佐德立刻找了個地方躲藏起來,在暗中用自己有著熱成像能力的雙眼看著聲音傳來的方向。

那個地方有著一個人影,而且越來越近。「佐德!是我!我是里德,我是來幫助你的1來人正是變色龍里德。

佐德和里德兩人在時就是好友,兩人還先後入伍。佐德從西點軍校畢業是一名基層指揮官在部隊擔任排長,而里德是應招入伍的普通青年,入伍后被分配到了佐德的手下。

兩年童年開始的好友就一起並肩作戰,他們消滅了許多的恐怖分子。解救了許多被恐怖分子所綁架挾持的普通平民。

他們兩人嚴守軍紀,即便在用一塊巧克力就能換取一個少女貞操的中東亂地依舊潔身自好。因為他們兩人的帶頭作用,佐德手下的一個排成為了當地美軍最驍勇善戰,也是最軍容整齊的部隊。

兩人曾經幻想過一起結束這場戰爭,讓當地的百姓能夠平安的生活。也許這種想法很天真,但是卻是兩個青年的一腔熱血。

但是所有的一切都被巴格達路邊的汽車炸彈結束了。佐德的排外出執行任務,受到了汽車炸彈的襲擊。整個排十五個人只有佐德和里德僥倖活了下來。

剩下的十三人全部魂歸天國,帶著他們的理想和遺憾就這樣離開。而活著的里德和佐德也變成殘疾,兩人都被政府無情的拋棄。

一個人曾經有多麼的熱血,那麼他黑化后就有多麼的憤怒。里德和佐德都對政府失望,這種失望最後轉化成無比的憤怒。

所以里德毫不猶豫的參加了公司的改造計劃,所以佐德答應肖恩醫生的人體試驗,他們都在渴望著自己有力量的一天能夠對這個無良的政府進行報復!

躲在暗處的佐德聽見了里德的呼喊,但是他現在還是不敢現身。里德離開傷殘退伍軍人醫院已經三年了,他不敢肯定里德現在是敵是友。

「聽著佐德!我看了電視新聞,我知道你現在是什麼情況。我是來幫助你的,我是你最好的朋友,請你一定要相信我。」里德沒有熱成像的眼睛,無法再黑暗中發現佐德,所以只能對著空房間喊道。

「里德離開這裡吧!我不敢保證我會不會傷到你,你知道我現在這副模樣嗎1佐德最後還是選擇開口勸退里德,僅用的理性讓他不想傷害自己的朋友。

「佐德!你果然在這裡,跟我走吧。我能夠幫助你。不要擔心傷害我,現在的我和你一樣。」里德聽見了佐德的聲音,有點激動地說著。

里德解開了自己的上衣,露出自己灰綠色的皮膚和細細的鱗片,就像一條蜥蜴一樣。佐德帶著驚訝從黑暗中走出,凝視著和自己一樣被改造成蜥蜴的里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