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在漫威當超級英雄的那些年>第二十章 怒火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章 怒火

小說:在漫威當超級英雄的那些年| 作者:一噸大蘋果| 類別:

聽彼得的語氣似乎他發現了什麼不得了的東西,李傑問明了彼得現在所在的位置,就立刻的向著彼得的方向趕了過去。

彼得這裡確實發現了不得了的東西,彼得之前潛入別墅內部,轉悠了許久也沒有找到目標人物蘭卡。

因為房子太大反而還有點迷失方向,不過因為李傑在正面吸引了足夠多的火力,所以別墅內部的吸血鬼反而沒有發現在房間內亂逛的彼得。

與那些趕去正門支援的吸血鬼不同,有一隊吸血鬼荷槍實彈的向著別墅的深處跑去。

這一群吸血鬼引起了彼得的注意,雖然彼得不知道在中國有句話叫做:事物反常必為妖。

但是以彼得的智商來說,即便是用大腳趾來思考,也知道這群吸血鬼有問題。

一路尾隨著吸血鬼們,彼得來到了這間別墅的隱秘之處。

除了廣闊的地面建築以外,在這座巨大的莊園別墅還隱藏著一個巨大的地下空間。

在別墅一樓的一間清潔間內,暗藏著一處進入地下空間的電梯。

利用生物靜電,彼得能夠輕易的吸附在別墅牆壁的各個部分,讓他能夠順利的躲開吸血鬼們的探查。

當最後一名吸血鬼也進入電梯之後,彼得直接拉開了電梯的閘門,利用蜘蛛絲通過電梯井也一併滑入了電梯抵達的最底層。

略微的估算下,彼得估計自己下降了至少有二十米。

這個深度可真不淺了,這也讓彼得更加好奇這裡面有什麼。

從電梯井內彼得直接翻了出來,走過一條過道,一個巨大的地下室展現在了彼得的眼前。

空曠而巨大的地下室最少有三千多平米的大校

三十根巨大高聳的立柱支撐起了整個空間的頂部。近百個數百瓦的白熾燈將整個地下室照的亮如白晝。

地下室至少有十米的高度,吸血鬼們用簡易的鐵梯和鐵欄將整個空間分成了上下兩個部分。

至少有超過七十名吸血鬼在這個廣闊的地下室內巡邏。因為這裡的財富對於蘭卡而言,遠遠要高於地面上那些可以看見的建築和財產。

你見過用於聖誕節裝飾的矮小松樹被種植在土地上的情景嗎?為了節省土地,林場一般都會將這種一次性的小樹苗種植的密密麻麻的,以便在聖誕節為他們帶來更豐厚的收益。

那些樹苗層層疊疊,樹枝挨著樹枝,松針疊著松針。連根系都會生長到一起。

如果讓密集恐懼症的人看上一眼都會讓他們頭皮發麻。

現在的彼得就頭皮發麻,這並不是因為密集恐懼症。而是吸血鬼們在地下種植的並不是聖誕樹,而是一顆一顆的活人。

對,是一顆一顆,我沒有用錯形容詞。密密麻麻的數千人被捆紮在一個又一個的玻璃倉內。

玻璃倉成豎立著,地下用三跟支架作為支撐,就像是聖誕節的聖誕樹一樣。

被捆紮的人大多都雙目無神的盯著前方,瞳孔並沒有聚焦的方向。一根引流管插入人體的左手經脈部分。

鮮紅色的血液隨著引流管流入玻璃倉外的一個收集箱內。每當收集箱收集滿400的血液量時,引流管就會停止血液的採集。

而另一根從人類口腔直接插入他們胃袋的導食管,則會開始向這些活樹人注入類似於嬰兒嘔吐物的東西。

也許這是一種高能量好消化的食物,有利於這些活樹人們能夠製造更多的血液也說不定。

玻璃倉旁還接入了一個生命探測裝置,每當有一個樹人的心臟停止跳到,那麼引流管則會開到最大的吸力,將他體內的血液吸的一滴不剩。

你可以看見一個成年男子如同漏氣的氣球一樣,迅速的乾癟下去。每條血管都因為失去血壓而變得乾癟。

身體因為失血而開始迅速的變得蒼白,如同用了白油漆直接在身上粉刷一樣。

當最後一滴血液被抽出,這個樹人也失去了所有的價值。一台自動機器會替換下這個已經失去用處的樹人。

然後在玻璃倉內換上另一個新鮮的,血液充沛的樹人繼續工作。

而這僅僅是第一層的情況,而第二層的樹人則顯得比第一層少了許多。

這裡的樹人都是女人和孩子,也許對於吸血鬼來說食物也是分三六九等的。

男性的血液是最底層的食物,而女性和孩子的血液則更高一層。

美麗的處子之血和柔嫩的兒童之血則是最上等的美味。

整個地下空間所有的面積都被有效的利用了起來了,這就是一個工廠。

一個生產血漿的工廠,不問可知,這些血漿唯一的買主就是吸血鬼們。

不同於人類血庫里提供的冷藏血漿,這裡只要你有錢你就可以享受到最新鮮溫熱的血液。

只要在大紐約區,一個電話全城包郵,而且還提供派對上需要使用的大量血液。口味多種多樣,兒童嫩滑的鮮血,美女香甜的鮮血,孕婦那充滿生命力的鮮血。

只要付錢,蘭卡血液公司能滿足您一切的需求。

這是蘭卡在吸血鬼帝國內部的廣告,也是他最大的生意。

一包100血液價格從最低五十美金到最高六百美金不等。這座血液工廠每天為蘭卡產出數百萬美元的財富。

這是一座真正意義上的血淚工廠。這裡的每一塊美金都帶著無辜人群的鮮血。

用這筆財富,蘭卡養活了手下一大幫人。除了在別墅內的一百多名手下,還有數百人分散在南北美洲的各地,為他尋找更難液來源。

「上帝埃」彼得已經完全被眼前這副可怕的景象給驚呆了。

這裡是直通悲慘之城,這裡直通無盡之苦,這裡直通墮落眾生。

這裡的每一滴血液都被沾污,這裡的每一個靈魂都不得安息。

願有人能夠撥開迷霧,願有人能夠驅散陰暗。願天上的聖火降臨此間,燃燒這裡的一切醜惡與污穢。

祈禱英雄以正義之名對邪惡之徒做出最嚴厲的審判,祈禱英雄以勇敢召喚聖光救贖被沾污的靈魂。

一種來自靈魂深處的憤怒燃燒了彼得帕克,蜘蛛面罩下他的五官扭曲而猙獰。

他身上的每一條血管都因為血液被腎上腺素的刺激加快了流動,而開始擴張。

他身上的每一塊肌肉都因為血液的加速供氧以及難以釋放的怒火,而開始膨脹。

彼得帕克拔出了腰間的秘銀匕首,這是行動前李傑要求他一定要佩戴的。

蜘蛛俠此刻就如憤怒的魔鬼,不再是那個親切的好鄰居,不再是那個歡樂的城市英雄。

蜘蛛俠的怒火需要有人來承受,而這些吸血鬼則是最好的發泄!

當李傑按照彼得的引導來到這座地下空間,剛剛走出電梯井時被這裡慘烈的景象給驚呆了。

如同被十二級的颱風橫掃過一樣,數根鋼筋亂七八糟的插在牆壁上,而鋼筋上還掛著被鋼筋刺穿的吸血鬼。

他們還沒有死去,但是卻被彼得用蜘蛛絲牢牢的捆住,做著徒勞的掙扎。

李傑走來短短的二十米,每一步都能看見地面上潑灑的血液與吸血鬼燃盡后的灰塵。

彼得已經不是當初那個剛剛獲得能力,甚至不能硬抗李傑攻擊的小蜘蛛了。

現在的彼得還沒有達到蜘蛛俠的巔峰,但是力量已經過超過一噸。被他打一拳就像是被一輛低速行駛的小轎車正面撞擊一樣。

堅硬的水泥地面上都出現許多龜裂的痕,而那些龜裂的痕上面都浸透了血液。

李傑相信這不是彼得的,應該是那些倒霉的吸血鬼。因為他的好友彼得帕克正在這個過道的口上抓著一直吸血鬼的腳踝。而一把秘銀匕首則完全扭曲的丟在地上。

一個體重將近九十公斤重的壯漢在彼得的手裡就像是一個破布娃娃一樣,他抓著吸血鬼的腳踝將他不斷的朝著牆壁和水泥地上拍打。

鮮血和碎肉混雜著一些骨頭渣子在空中四溢的飛濺。這暴怒的形象完全不是李傑往日熟悉的彼得。

「夠了!蜘蛛俠。」李傑朝著彼得大喊道。但是彼得毫不理會李傑的呼喊。

「我說夠了!你聽到沒有!蜘蛛俠1李傑靠近一點繼續喊叫到。回答李傑的是彼得又一次更加用力的拍擊。

「你給我停下來1李傑說著掏出了手槍直接對著彼得手裡的吸血鬼來上了一槍,吸血鬼直接化成了漫天的塵埃。

失去了泄憤工具的蜘蛛俠居然直接朝著李傑攻擊過來。現在彼得已經被殺戮給弄昏了頭,失去了理智。

「停下停下停下!我是夜行者兄弟!蜘蛛俠你給我醒一醒。」李傑狼狽的得的攻擊,一邊試圖喚醒他。

但是彼得毫無停手的跡象。「好吧夥計對不起了。」李傑只能先對彼得說聲抱歉,然後直接一甩手用自己的蛛絲髮射器射出一道蛛絲將彼得捆祝

害怕彼得的力氣太大掙脫,李傑還多捆紮了幾圈。

李傑顧不了太多,直接將彼得的頭套摘了下來。現在彼得的雙眼通紅,面容還帶著扭曲的憤怒。

「哦天哪,夥計醒醒是我。我是夜行者。」李傑看到彼得模樣驚呼道。

但是彼得看起來並沒有認出他來。李傑直接將自己的兜帽摘了下來,露出自己的真實面孔。

「彼得是我,我是傑森,你最好的朋友,夥計清醒點。」李傑說著話還用手拍打了幾下彼得的臉頰。

期望這樣有助他的意思加快恢復。彼得的眼神似乎有些清明,低語了一句。「傑森?」

「是的是的,是我夥計。」李傑忽然想到自己的大日如來印似乎有鎮壓邪惡的功效,不知道彼得現在的情況算不算被邪惡附體。

李傑嘗試著將一絲大日如來印的內氣直接度入彼得的體內,看起來內氣還是有點用處的,彼得的眼神看起來很快恢復了很多。

「好點了沒有彼得?認出我是誰沒有?」李傑看著彼得好像恢復了,鬆開了輸入內氣的那隻手。

「傑森?你是傑森?」彼得疑惑的說著。「你是夜行者,也是傑森?」「是的看起來你已經好了,我可以把你放出來了。」

李傑說著話就用刀子將蛛絲切斷,彼得脫困以後不可置信的看著李傑說道。「沒想到你居然騙了我這麼久?你是不是一開始就知道我是誰?然後還故意對我隱瞞身份?」

「老兄,我覺得現在不是談論這個的時候,看看你都做了些什麼吧,你到底怎麼回事?」李傑還是想不明白剛剛彼得究竟是怎麼回事。

彼得回憶起了剛剛自己究竟干過了些什麼,那些吸血鬼還被他釘在牆壁上不得動彈,鮮血不住的往下滴落。

彼得的臉色有點不好看,他用一種乾巴巴的語氣說道。「你最好做好心理準備,等會兒你將要看到的一切。」

說著彼得帶著李傑向著過道出口走去。

如果您喜歡本書,歡迎收藏推薦,您的支持是作者最大的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