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在漫威當超級英雄的那些年>第二十二章 一丘之貉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二章 一丘之貉

小說:在漫威當超級英雄的那些年| 作者:一噸大蘋果| 類別:玄幻魔法

九月十五日晚九點,dc·華盛頓特區,天空中下著朦朧的細雨。這在乾爽13的秋季並不常見。

街邊的路燈發出橘黃色的燈光,燈光在細雨中顯得朦朦朧朧。

阿靈頓區是華盛頓特區的一個重要分區,包括五角大樓在內的許多的政府辦公大樓都集中在這裡。

阿靈頓區一座六層的歐式風格的大樓前停著一輛勞斯萊斯幻影,一位穿著雙排扣條紋西服,帶著一頂小禮帽的老年男子從車內走了出來。

他有著一對灰褐色的眼睛,手裡拿著一根錫制手杖,手杖的把手處還有著一個精緻的巨龍裝飾。

他儀態不凡,風姿優雅。讓人看見他的時候不禁聯想到歐洲那些收到過嚴苛教條的部分皇室貴族。

唯一令他看起來有些略失風度的就是他面上偶爾閃過的焦急的表情。

男人下車快步的走進了這座大樓里,搭乘電梯來到了大樓的六樓,推開房門走進了六樓最大的一個辦公室內。

「你來晚了,高天奴。」辦公室內已經坐了十幾名其他的人,而在四周還站了一些類似保鏢的人物,當先開口的是一位滿頭銀髮,面容肅穆的黑人。

「我們從來都只會準點出現,從來不提早,也從來不拖延。」高天奴的話語很生硬,但是語氣卻很禮貌。

似乎在說的是一種常識,而且也提醒在坐的各位,他並沒有晚點,只是到的時間剛剛好而已。

「我們不是吸血鬼,不明白你的那一套。」銀髮的黑人發出一聲意義不明的冷哼,然後說道。

「好了~布久諾,我們是來解決問題的,是來談判的。不要一開始就大動肝火的吵架。」一名中年謝頂,帶著金絲眼鏡的男人站了起來打圓場到。

「先生們,開始我們的議題吧。布久諾等會你可以自己去和高天奴單獨吵架。」坐在會議桌上手位的,一名金髮中年白人打斷了還想說什麼的黑人。

「好吧,主席先生。」名叫布久諾的黑人發聲道,並且惡狠狠的盯了高天奴一眼。

正如之前黑人布久諾所說的,高天奴是名吸血鬼。而在場除了高天奴以外,剩餘的人都是人類。

會議由總統辦公室組織,上手位的金髮中年男子是白宮聯繫人,是此次會議的召集人。也全權代表了總統,他會在第一時間將會議情報上報給總統。

另外列席會議的還有,吸血鬼特殊事件處理部門的領導人,暗地裡是個一心想成為吸血鬼的哈鬼族林奇先生,他正是剛剛出門打圓場的謝頂帶著金絲眼鏡的男人。

同時國家安全理事會也並列會議,出席會議的人就是剛剛那個一開口就諷刺高天奴的黑人老者布久諾。

還有弗蘭克的老朋友,神盾局局長獨眼龍尼克·弗瑞也出席了會議。

在加上南北美洲吸血鬼長老會裡的首席長老高天奴。

這是美國境內甚至是南北美洲最高級別的吸血鬼聯席會議。

而議題的目標很簡單,關於吸血鬼農場事件。

「總統的期望是不希望這件事產生太大的影響,這會讓普通民眾陷入恐慌情緒,對社會的安定是不利因素。」首先開口的是白宮聯繫人,那個金髮男子。

他嘴裡冠冕堂皇的說著自己都不相信的話,如同真正想要理解他所說的話,最好當做:總統不希望吸血鬼事件,影響他的選民支持率。

緊接著金髮男子開口的是林奇:「我們已經聯繫了新聞媒體,將新聞內所有關於吸血鬼的事件刪除。而且我們借到情報的時候,已經把所有地下室內的人都轉移走了,記者並沒有拍攝到什麼東西。」

「這隻會轉化成一件普通的失蹤案件,紐約的富豪蘭卡先生突然失蹤,雖然很吸引眼球,但是不會對社會有什麼衝擊。」

作為吸血鬼的馬前卒,林奇處理這些事情已經是駕輕就熟。

「哈~然後呢?你們部門的人就這樣結束工作了?那些被當做植物一樣種植的人類呢?去哪裡了?」布久諾嘲防。

「我們當然把那些人進行了妥善的安置。」林奇先生語氣不悅的說著。

「你說的妥善安置就是把他們全部送去****島嗎?」布久諾從尼克·弗瑞手中拿過一碟文件丟在會議桌上。

許多的照片資料和文件都攤開在了桌上,這些照片讓林奇顯得非常尷尬。

****島是東海岸一個獨立的島嶼,之前用來關押重型犯,後來被廢棄,只留下少數幾個人在島上做維護和保持島上指航燈塔的運轉。

這次從吸血鬼農場救出來的人數量有八千五百人,裡面還包括了許多婦女兒童。

這些人都被切除了額葉,簡單來說就是都成為了活死人,或者叫做植物人。

這些人必須要由政府來安置,而這件差事自然是交給吸血鬼相關的部門去處理。

而林奇先生的解決辦法也很直接,將所有人都轉運去****島,將島上的監獄利用起來,然後給這些植物人一些固定的養分,讓他們不要馬上死掉就好了。

至於風頭過後裡面的人會怎樣,那就只有上帝才知道了。

這件事情看起來被神盾局給捅破了,資料被直接丟在桌子上,這讓林奇很窘迫。

「這只是暫時的處理方法,我們需要時間去慢慢處理這些事情,現在的首要目的是不讓新聞媒體知道這些事情。」作為一名優秀的政客,睜眼說瞎話是必備技能。

林奇義正言辭的說道,彷彿他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政府和國家考慮。

「希望是這樣,我會盯著那裡的。」一直沉默的尼克·弗瑞難得發言到,冰冷的語氣另林奇很不舒服。

「好了~好了,總統表示知道林奇先生的決定,認為他處理的沒有錯,現在首要的問題是減少影響。」金髮男子再一次打斷即將發生爭吵的局面。

「現在我們的議題是,高天奴先生。你和你的長老會,以及長老會下屬的吸血鬼們沒有遵守停戰協定。你們的行為是向我們宣戰1

「不~不~不~,先生我想你弄錯了,血族都是遵紀守法的,我們很好的遵守了停戰協定。」高天奴微笑的否認了金髮男子對他的指控說道。

「當時吸血鬼帝國與人類連盟的二十八位盟國簽署了停戰協議,這麼多年來,我們從來沒有想過要挑起戰爭。我們從沒有對停戰國的民眾出手。」

高天奴握著手杖,在辦公室內踱步道。「紐約的血液農場我並不知情,但是後來蘭卡向我坦白,他的抓捕的人類中沒有一位是美國人或者是當年盟國的國民。」

「血族無意挑釁強大的美國政府,我們也從來不會對美國平民動手。」高天奴說著站定在會議桌的一端說道。

「但是你挑釁了人類,你們違背的不在攻擊人類的諾言。」布久諾無法忍受高天奴這樣毫無悔改的態度。

「因為我的子民感到了飢餓!他們需要食物,如果美國街頭出現大量飢餓的吸血鬼會怎樣?我們需要食物來源1高天奴針鋒相對的說道。

「我們向你們提供了食物,人類血庫的血漿存量已經處於警戒線以下!多少急救病人得不到輸血而死在手術台上1

「而那些救命的血漿可是都被你和你的子民當做食物吃掉了1說道這裡布久諾已經怒氣勃發。

「先生我必須提醒你,吸血鬼帝國從血庫裡面拿出的每一包血漿都是支付了真金白銀的1高天奴毫不示弱的說著。

「政府號召人們走向街頭無償獻血,每當節假日獻血車的前面都會排起無償獻血的隊伍。」

「政府沒有向自己的納稅人支付一分錢,而我們從政府的血庫里每拿一包100cc的血漿,都要支付200美金1高天奴說話時已經不經意的露出了自己的尖牙。

「血族是用等價交換的原則換取的食物,這並不是你們無償提供的1

「如果因為缺血而造成病人的死亡,這並不是死於我們的胃口,而是死於你們自己對金錢的貪婪1

高天奴的話語說的會議室內鴉雀無聲,這是一個真實而尷尬的問題。病人缺血並不是血庫真的沒有血。

而是政府為了牟利而將大部分血漿都出售給了吸血鬼帝國。

號召人們無償獻血,然後在高價賣給吸血鬼,政府在裡面賺的一本萬利。

現在唯一還開口說話的就是尼克·弗瑞。「在哈德遜河邊的倉庫,我們可是找到了部分被你們綁架的美國人。」

他唯一還完好的眼珠,正緊盯著高天奴。

「我想你就是大名鼎鼎的神盾局局長尼克·弗瑞。見到你很高興。」高天奴毫不在意尼克的視線,笑了笑說道。

「我不太明白哈德遜河邊發生了什麼事情,我說了吸血鬼帝國不會對美國人出手。你在哈德遜河邊找到了吸血鬼嗎?確定有證據是血族乾的」

尼克當然找不到,三名交接的吸血鬼都被弗蘭克凈化成了塵埃,哪裡還有證據。

「而且尊敬的局長大人,請不要忘記。血族是這個最誠信的納稅人。」高天奴忽然談起了另外的話題。

「據我所知,整個血族在北美的所有產業以及個稅加起來,每年向美國政府繳納了近兩千億美元的稅款。美國一年稅收是三點三萬億元,我們將近佔據了美國稅收總額的7%。」

說道這裡整個會議室都安靜了下來,這是大家心照不宣的事情。吸血鬼存在的時間太長了,他們在許多產業都根深蒂固。

如果要想將他們一夜間全部剷除,那麼整個美國都會陷入動蕩。

「而且還不要談,我們每年購買血漿向美國政府支付的大額費用。」高天奴頓了頓,直到這時他才把自己的禮帽摘了下來。

「尼克局長,請容許我提醒你。你的神盾局的許多開銷都是不能走正常款項的,而那些隱晦的開銷你以為是誰在為你們埋單?」高天奴的嘴角帶著一絲冷笑。

「如我所說,血族不會與美國為敵,也不想挑釁政府。這次的事件我很抱歉,帝國會給予所有受害者的家人一筆補償。而且我保證下次不會再發生這種事情。」

高天奴帶著淡淡的微笑說道。

「你如何保證你的誓言?它能蓋住那些吸血鬼對於鮮血的饑渴?」布久諾開口質問道。

「人造血漿的研究已經有了突破性的進展,我相信我們會有和平共處的一天。」高天奴的話讓整個會議室里的眾人發出竊竊私語的聲音。

「而且為了表示誠意,吸血鬼帝國願意懲罰罪魁禍首蘭卡,讓他在無防護的條件下沐浴日光。」高天奴此行可為誠意滿滿了。

在場的官員本身就沒想要真的和吸血鬼開戰,除了布久諾和尼克依舊以警惕的眼神盯著高天奴。

走出大樓的時候已經是午夜十二點了,在不斷地爭吵和妥協中,人類政府再一次和吸血鬼達成了和平協議。

真是令人感到可笑,但這就是政客的真實面目。

站在大樓內的布久諾,正通過窗子看著高天奴的勞斯萊斯幻影慢慢駛遠,他開口問道正站在他旁邊的尼克·弗瑞。「你相信他嗎?」

「我不相信任何吸血鬼。」尼克的回答簡潔有力。

「我也不相信,但是安全理事會不是我一個人說的算的。」布久諾有些不甘心的說道。「總是有人只看見眼前的利益,不會去看長遠的打算。」

「尼克,我需要你讓神盾局所有的人都行動起來,我有一個不好的預感。安全理事會哪裡,我會盡量為你擺平,讓他們不拉你的後腿。」

「那個不好的預感是那個女孩告訴你的么?」尼克·弗瑞沒頭沒尾的問了一句。

布久諾笑了笑並沒有回答。

在夜行者基地內,李傑和彼得翻遍了所有的新聞,都沒有看到有關於紐約血液農場的關係。

最多的報道也就是紐約的大富豪蘭卡失蹤了。

不過這件事李傑早就知道沒有那麼簡單,所以他才錄了像。

「沒用的夜行者。政府會讓人很快刪除你的上傳的視頻。」弗蘭克已經知道了李傑和彼得在蘭卡莊園的遭遇。

他很明白政府一定會想方設法的將事情掩蓋住,這就是政府的德性,弗蘭克早就領教過了。

「至少我們要試一試,老大。」彼得一邊用電腦上傳視頻,一邊代替李傑回答道。「哪怕能讓多幾個人了解事情的真相都是好的。」

李傑的眼睛死死的盯著屏幕,雖然早就猜到了結果,但是他還是忍不住感到失望,永遠不要將自己的希望寄託於政客們會忽然覺醒自己的良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