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在漫威當超級英雄的那些年>第二十六章 不同尋常的平靜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六章 不同尋常的平靜

小說:在漫威當超級英雄的那些年| 作者:一噸大蘋果| 類別:都市言情

「你真的決定要這樣做嗎?狄肯?」狄肯·費斯的頭號心腹,昆恩正站14狄肯的辦公室里,用一種不安的語氣詢問著狄肯。

「是的昆恩,中東的食物還要一個星期才能運抵美國。但是今天已經是節日了,而且蘭卡的農場被破壞了。」狄肯靠坐在他的辦公椅上,一隻手托著自己的下巴說道。

「紐約市的低價血漿供應已經斷絕一個星期了。長老會根本沒有意願拿錢出來貼補資金不充裕的普通吸血鬼。」

「人類政府的血庫又提價了,因為現在的供求關係越來越緊張,一包冷藏血漿的價格已經漲到235美金。」

「很多人已經飢餓了一個星期了。缺少食物而虛弱的吸血鬼,甚至不是普通人類的對手。」

「昆恩你知道嗎,經過這次蘭卡的事件,我終於明白高天奴這些噁心的純血們究竟是什麼樣的東西了。」

「他們不在乎我們這樣的混血吸血鬼,雖然名義上我們是帝國的一份子,可是卻永遠被純血所剝削。」

狄肯靠在椅子上深吸了一口氣。

這正是他所面對的困境,在這一百年來狄肯已經成為混血吸血鬼的領袖。血奴和混血吸血鬼以他馬首是瞻。

純血們手裡掌握著大量的資源,一般混血都在為純血工作。與那些純血所聚集的財富來說,混血要慘得多。

實際上吸血鬼都算是比較有錢的,即便是混的比較一般的混血吸血鬼相對普通人來說也是比較富裕的。

但是不要忘記,吸血鬼們的食物價格可是非常昂貴的。

三天攝入100cc的血漿是最低的底線,否則吸血鬼就會因為能量缺失而陷入沉睡。

如果要保證吸血鬼有旺盛的生命力,一天200cc單位的血漿是必須的。

這樣的話一個吸血鬼如果正常購買人類血庫的血漿,那麼一個月的開銷不會低於一萬兩千美元。

而這還是在血漿漲價前的價格。因為蘭卡的血液農場被破壞,紐約市的低價血漿瞬間缺貨。導致許多的吸血鬼只能夠購買高價的政府血漿。

根據資本市場的逐利性,負責出售血漿的部門提高了血漿的價格。

對於富裕的純血,或者是活的年頭比較長,已經累積相當財富的混血吸血鬼來說,一個月一萬多美元的開銷並不大。

但是不要忘記了,這個世界上還有許多新轉換的吸血鬼,尤其是狄肯手下那一批數量眾多,而且轉換才十年的血奴。

他們可沒那麼多錢,現在在他們的面前只有兩條路,要麼餓肚子眼睜睜看著自己的力量流失后陷入沉睡,要麼就是去襲擊人類,這樣不光能解決食物問題,還能弄點錢。

作為狄肯·費斯的左右手,昆恩很清楚現在狄肯的困境。

無論是選擇那條路,對於作為混血吸血鬼領袖的狄肯來說都有巨大的風險。

長老會是擺明了通過蘭卡事件來制約影響力越來越大的狄肯,甚至藉機除掉一部分混血吸血鬼。

這群老不死的難道不明白究竟是誰在支撐這個搖搖欲墜的帝國嗎。

昆恩那鋒利的爪子刺入自己的手掌,讓他鮮血直流,但是他卻沒有感覺到任何的疼痛。因為他的內心更痛。

「這個腐朽的制度需要改革了。」狄肯站了起來,眺望著城市的燈火。「變革需要流血和犧牲,有人需要為了光榮的事業送命。」

「你說的對狄肯,我們不應該在沉默下去了。真期望我能夠看到你成功的一天。吸血鬼的新世紀。」昆恩笑了笑說道。「也許我該走了兄弟。」

「再見了我的兄弟。」狄肯看著離開辦公室,漸漸遠去的昆恩的背影喃喃道。

直到昆恩走遠狄肯才一拳狠狠的砸在辦公桌上,將結實的橡木辦公桌直接打成了兩段。

「局長,我不認為我們將這東西轉移出去是個好主意。」希爾特工正站在紐約郊外的神盾局大樓的地下車庫,與在站在她身邊的尼克·弗瑞交談著。

「尤其還不是我們的人去押送。」看了眼穿著特勤服的swat成員,希爾壓低了聲音在尼克耳邊說道。

「希爾特工,這是安群理事會的決定。他們認為由他們保管比較安全。」尼克看著兩名神盾局特工抬著一個密碼箱裝上了swat的特製車輛。

之後就大步離開地下車庫。

「你真的認為swat能夠完成好這次任務?」希爾特工跟在尼克·弗瑞的身邊問道。

「也許吧,反正現在這件事不歸我們管了。」尼克·弗瑞不冷不熱的說了一句。

「你什麼時候對這些事這麼漠不關心了?」希爾有些疑惑的說道。

「在不需要關心的時候。」尼克的嘴角浮現出一絲意義不明的笑容。

黑夜中一輛197野馬正在紐約的街頭遊盪,開車的是刀鋒戰士,他正在紐約的街頭巡視著。

作為一個和吸血鬼打了多年交道的戰士,他很清楚今天是什麼日子。

每年的今天總會出一些亂子,但是之前的亂子都只是小亂子而已,並沒有引起什麼巨大的衝突。

但是來到紐約后,尤其是看到夜行者聯盟網站的視頻以後,刀鋒戰士嗅到了一種不同尋常的危險的氣味。

這不同尋常的感覺,讓他的精神緊繃。「惠斯特,你有什麼髮型嗎?」他拿起車上的對講機聯繫了自己的搭檔。

「目前還沒有,刀鋒可能你需要多轉轉。今天紐約安靜的就像是沒有魚的清水池。」惠斯特通過對講機告訴刀鋒現在並沒有什麼特殊情況。

刀鋒有些疑惑的摸了摸自己的短髮和後頸。

同樣的疑惑發生在了李傑等四人的身上。

「皇後區第六大街發生一起車禍,附近的警力」「第七街區發生一起入室盜竊案,報警人」「十三街區有人投訴隔壁製造噪音,附近巡邏的警員」

李傑等人帶著耳機監聽著警方和政府的電台,但是一無所獲。沒有任何關於可疑的報警能夠和吸血鬼襲擊扯上關係。

「蜘蛛俠,你有什麼發現嗎?」李傑通過耳機聯繫彼得道。

「沒有,如果說我剛剛在路邊抓住兩個偷車的小毛賊不算的話。」彼得的聲音中也透露出一種不可思議的感覺。「今天吸血鬼們都放假了嗎?還是他們找到了什麼地方躲起來聚餐?」

「不要放鬆警惕,越是平靜的水面,地下的暗流越是洶湧。」弗蘭克的聲音插進了談話。

「我想我們也許應該擴大巡邏的圈子了,這種安靜讓我有很不好的感覺。」大老爹達蒙的語氣中帶著一絲憂慮。

這些吸血鬼究竟在玩什麼把戲?李傑感到真的頭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