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在漫威當超級英雄的那些年>第三十一章 預言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十一章 預言

小說:在漫威當超級英雄的那些年| 作者:一噸大蘋果| 類別:同人競技

「局長我們的人都準備好了,隨時可以出發支援。」神盾局的大樓內,希爾特工正向神盾局局長尼克·弗瑞報告道。

「支援?支援什麼?」尼克靠在辦公椅上根本沒有起身的打算。

「swat小隊遭到了伏擊,密碼箱會被搶走1希爾不明白今天尼克為什麼這麼冷靜,完全沒有一點想要管這些事情的意思。

雖然東西已經移交,在程序上來說已經不需要神盾局為東西遺失而擔負責任,但是尼克的表現還是太讓人以外了。

「我說了這不需要我們操心。」尼克從辦公桌上拿起一根雪茄漠不關心的說道「你還有事嗎希爾特工,如果沒有的話我認為你可以先出去。」

說著尼克點燃了雪茄,希爾看著尼克·弗瑞的樣子還想說些什麼,但是最後還是一言不發的離開了辦公室。

尼克·弗瑞吸著雪茄忽然想起了弗蘭克,還有跟在弗蘭克身邊的兩個小傢伙,應該要提醒一下那個傢伙,不要在今天惹麻煩。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命運線,有的如同一根尼龍繩簡單明了。」在曼哈囊患涓叩倒寓樓內,李傑有過一面之緣的同校同學羅蘭,正看著窗外的景色喃喃自語道。

「有的如同一根麻繩一樣混雜不清,晦澀難明。」此刻的羅蘭的眼睛呈現出一種難以言喻的顏色,似乎是一種深紫色,但好像有帶著一點紅光,如果仔細看的話又會覺得她的眼神非常的深邃。

如果能夠站到她的角度觀察這個世界的話,你能看到整個城市上布滿了無數的金色與藍色的線條。

它們互相的交織著,藍色的線條代表過去,金色的線條代表未來。

已經成為歷史的藍色線條密密匝匝的交織在一起,它們從全世界的各處湧來,最後匯聚到中國,美國,英國的上空。

最後形成形成三道巨大的藍色鏈條橫跨交織在了一起,三個巨大的藍色鏈條如同保護皮箱開關的鎖頭,死死的護在了地球的外太空。

而金色的線條代表著還未發生的未來,這些線條從每一個人甚至每一個有生命的個體上冒出。

一條條金色的細線整齊而有序的飛向天空,在三條巨大的藍色鎖鏈內,形成一道金色的內核。

雖然金色的線條看起來整齊劃一,層層疊疊的鋪滿了整個地球的大氣層。但是卻顯得很薄,很脆弱。

這代表著未來的不可控性,與可被變更性。

無論任何人,他們的未來都是一根金色的線條,唯一的不同就是就是這根金色線條的粗細程度,以及是否會出現其他相交的金線。

一直到那天羅蘭看到了李傑,羅蘭很少主動使用自己的能力去看過去與未來的線條。

因為對時間的任何干預都會發生難以預知的後果,羅蘭已經用自己親人的生命證明了這一點。

但是李傑太特殊了,同校兩年多,羅蘭從來沒有發現這個男孩異於常人的地方。

直到那天不起眼的相遇,那恍如蛛網一般反覆密集的金線令她感到震驚,她好奇心驅使她試圖接觸那些密密麻麻如同迷宮一般的金線。

但是理智告訴她,任何輕微的接觸都會將她的靈魂困於永遠無法掙脫的未來迷宮中,令她無法逃離。

羅蘭站在窗口手指輕微的觸動,一道相隔很遠的金線就突然出現在她的面前,她的雙眼已經看不見眼白,那種難以言明的色澤布滿了她整個眼球。

僅僅只是看著這根金線不足五秒鐘,她的雙眼就開始流血,鮮紅色鮮血如同不可抑制的眼淚一樣不斷的從她的眼角滑落。

但是她並沒有停止她的所作所為,一直過了十秒鐘。

這根金色的線條突然發出一種無形的震蕩,時間的亂流瞬間衝擊了羅蘭那嬌小的身體。

羅蘭狠狠的撞擊在了自己的房間門上,巨大的衝力讓她直接將房門直接撞碎倒飛進了客廳里。

而沒有羅蘭的束縛,金色的未來之線也迅速的回歸它的本來之處,隱藏進了茫茫的金線海洋之中。

「天啊~羅蘭!你怎麼了。」正在客廳里看電視的一個女人焦急的衝上來抱著羅蘭,看見了雙眼流血的羅蘭她焦急的語氣中帶著哭腔。

「上帝啊~上帝啊!羅蘭你又做這種事情了,傻孩子不需要做這些事情。」女人抱著羅蘭哭泣的說道。「崔恩~!崔恩1

聽到她的叫喊,以及剛剛羅蘭所發出的動靜,一名男子從隔壁的房間跑了過來,一看見現場的情景,他立刻明白是怎麼回事了。

他立刻到自己的室打開了一個保險箱,從裡面拿出一顆獨立包裝如同紫水晶一樣的藥片。

「傻丫頭,羅蘭你真是個傻丫頭。」男人一邊責怪道一邊掰開羅蘭的嘴,好讓羅蘭把藥片吞下去。

吞下藥片的羅蘭似乎好多了,雙眼也恢復了正常的樣子,也不在流血了。

「答應我,不要在做這種事情了好嗎。」女人難受的抱著羅蘭的頭哭泣道。

「好的莎瓦,不過你的擁抱讓我有點喘不過來氣。」羅蘭語氣平靜的說道,甚至還開了個小玩笑,好像剛剛自己所處的危險根本微不足道一樣。

莎瓦鬆開了羅蘭,但是眼神中還是帶著濃濃的憂慮。

「可以告訴布久諾,吸血鬼帝國從今天開始將要崩塌,沒有任何挽回的可能了。不過還要提醒一點有個名叫狄肯·費斯的吸血鬼以後會惹出大麻煩,但是我看不清是因為他的死亡引起了麻煩,還是因為他活著才引起的麻煩。」

羅蘭依舊平靜的訴說到自己剛剛所看到的東西。但是她還是隱瞞了一些東西,比如那天所見到的那個男孩,他似乎在所有的事件中都扮演了不同尋常的角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