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在漫威當超級英雄的那些年>第一章 特殊的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章 特殊的人

小說:在漫威當超級英雄的那些年| 作者:一噸大蘋果| 類別:同人競技

布魯克林區的一處修車廠內,李傑將受傷的麥克直接從車內抱了出來放置在了一個平台上。

彼得也一路跟著刀鋒的車來到這個修車廠,而大老爹達蒙的心情很差已經回家陪明迪去了。

實際上李傑現在的心情也很差,今晚所做的一切都讓他感覺到自己所有的行為都毫無意義。

他就像是個想要努力博取國王開心的小丑,費勁了全身的解數在賣弄自己的能力。最後國王告訴他今天國王心情不好,不想看小丑表演一樣。

今天晚上他可是真正的差點死掉了。

這種感覺讓他感到尷尬和憤怒,這覺得自己的心情糟透了。如果可以的話其實他已經想要直接把這身該死的英雄外套脫掉滾回家打盤遊戲然後睡覺。

不過看到還沒死透的麥克,李傑覺得還是先把這個傢伙救活再說,這個傢伙比自己要悲慘太多了。

作為被上層拋棄的棋子,他一切還被蒙在鼓裡。拚命的完成自己的任務,而現在還處在生死的邊緣。

他的那些對於連一具完整的屍體都沒有,全部變成路邊的碎肉塊。到下葬的時候連可以瞻仰的遺容都沒有。

彼得順便通知了弗蘭克現在大家所在的地點,讓他也趕過來。

今天所發生的的事情讓所有人心情都跌到谷底,即便是彼得也不例外。

「惠斯特,惠斯特。」刀鋒對著修車廠的深處喊了兩句。一名走路有些不是很方便的老人走了出來。

「你又帶來了什麼東西?」老人一頭白髮,行動不便,但是臉龐的線條卻很剛硬,給人一種堅強的感覺。

「這幾個是你新交的朋友?」惠斯特打量了一下彼得和李傑兩人說道。

「是的,惠斯特,這是夜行者和蜘蛛俠,我之前給你看過他們的視頻。」刀鋒介紹到。「這是惠斯特,我的搭檔,一個專門獵殺吸血鬼的老傢伙。」

「我雖然腿腳不是很好,但是還是可以揍扁你刀鋒。」惠斯特不滿刀鋒將他稱呼為老傢伙而不悅道。

「看起來這個傢伙命可真大,全身多處被流彈擦傷但是居然沒有打中任何要害和血管。」惠斯特開始檢查受傷的麥克,多年來為刀鋒處理傷口的他在外傷治療上面也有很好的經驗。

「嗯看起來又是一個被吸血鬼咬過的傢伙,吸血菇現在居然還沒有要他的命?真是個堅強的傢伙。」惠斯特看了一下麥克被咬過的脖子說道。

「我已經到了,蜘蛛俠夜行者你們在哪兒。」正在惠斯特給麥克先處理外傷的包紮,防止他流血過多死亡的時候,弗蘭克的聲音從理解兩人的耳機里傳來。

弗蘭克已經抵達了這裡,彼得向李傑打了個招呼就去將弗蘭克帶了進來。

「嗨~刀鋒,這是我們的大佬弗蘭克,弗蘭克這是刀鋒,專門獵殺吸血鬼的獵人。」彼得為兩人介紹到。

「我聽說過你,傳說中的日行者。」弗蘭克很明顯知道刀鋒這號人物,畢竟弗蘭克和吸血鬼打過不少年的交道。

而刀鋒在吸血鬼的世界里可是大名鼎鼎。

兩人都互相點頭示意,弗蘭克有些擔心的看了李傑一眼開口道。「聽說你在高架橋上被炸彈襲擊了?我認為你最好還是去做一次核磁共振檢查一下。」

「謝謝,但是我感覺並沒有什麼事情了。」李傑現在的聲音顯得有些乾澀,不過他說的倒是真的,因為用內氣在五臟六腑內運轉一遍並沒有感覺到什麼地方有堵塞的地方。

「夜行者,你還是做一次吧,那個炸彈都把橋面炸塌了一段。」彼得也認為弗蘭克說的對。

「好吧,我抽空會去一次醫院的。」兩人一起的勸說讓李傑也不好意思一直拒絕兩人的好意。

「弗蘭克今天你說這是個圈套是怎麼回事?」李傑問起了今天最讓他感覺不爽的事情。

「還記得我們上次在倉庫繳獲的那個小盒子裡面裝的羊皮捲軸嗎?」弗蘭克開口說道。「那是吸血鬼的聖經,這次swat小隊押運的東西就是這個。」

「吸血鬼聖經?」李傑忽然回想起了前生所看過的刀鋒戰士的劇情,貌似裡面的大反派就是破解了吸血鬼聖經然後召喚了一個非常弱雞的東西附身在自己的身上。

然後被被刀鋒戰士用幾隻針管給扎死了。

嗯,反正是非常無腦就是了。對了那個大反派是不是叫狄肯·費斯?李傑有些記不清了,畢竟電影看得有年頭了,在他穿越前的時間線也是將近七八年前看過的老電影。

更不用說穿越到這個世界已經十七年有餘了,除了非常大概的東西以外,其他的細節早就忘光了。

這裡李傑非常佩服那些穿越後過了二十幾年依舊還可以記清楚原著裡面每一個細節的穿越者。

他們還能完全的拆解反派的每一個動作的含義。

他們記憶力和分析力如此的超群,怎麼在原來的地球就混的像個掉絲呢?

反正李傑現在不敢判斷這個吸血鬼聖經是不是和原著一樣也是用來召喚那個弱雞到不得了的東西了。

畢竟在他模糊的記憶力,原著里的吸血鬼可是弱雞的不能再弱雞,弱智的不能在弱智。

那些吸血鬼的表現完全像是一群腦子被殭屍吃掉的傢伙。

在這個世界里的吸血鬼的表現最起碼智商上還是屬於正常人的水平,腦子起碼沒有被殭屍吃掉。

而且實力也明顯比電影里來的強悍許多,所以他也不敢妄下斷言。

「是的就是那個吸血鬼聖經。」弗蘭克介面說道。「這個聖經就是引誘吸血鬼上當的誘饈巧穸芫趾桶踩理事會設下的圈套。」

「所以說那個聖經是假的?」刀鋒忽然插話問道。

「不,是真的。」弗蘭克的回答令在場的人都驚訝了,包括給麥克處理傷口的惠斯特都停下手裡的工作看了過來。

「神盾局在搞什麼鬼?」李傑現在感覺更加不爽了。

「不要激動夜行者。」弗蘭克勸慰了一下李傑說道。「那捲聖經確實是我們從倉庫繳獲的,但是一開始他們交易的聖經本來就是假的。」

「what?」彼得和李傑感覺頭都大了,現在兩人都是一張黑人問號臉。

「很明顯那個背後的紅水保安公司擺了吸血鬼一道。」弗蘭克從兜里掏出了一根雪茄點燃以後說道。

「也有可能是紅水保安公司以為那是真的,至少看起來吸血鬼沒有發現那是假的。」弗蘭克吸了口雪茄。

「這就是說有一半的可能性是紅水保安公司在對吸血鬼使詐?為什麼?」李傑開口問道。「而且神盾局是怎麼發現聖經是假的?畢竟連吸血鬼們自己都沒有發現。」

「並不清楚紅水保安公司為什麼這麼做,至於神盾局是怎麼發現是假的。很抱歉,我也不知道。」弗蘭克說完又吸了口雪茄。

「這個傢伙是倖存者嗎?」弗蘭克看了眼滿是都是傷痕的麥克問道。

「是的,其他的swat小隊的成員都死了,為了神盾局的神機妙算。」李傑的口氣有點冰冷。「連一具完整的屍體都拼不出來。」

弗蘭克回頭看了李傑一眼,想要說些什麼但是最後還是沒有開口。

「好了,外傷處理好了,但是這個傢伙能不能活下來要看他最後的運氣了,畢竟他被吸血鬼咬傷了,被傳染了吸血鬼的病毒。」惠斯特已經將麥克的外傷傷口全部止血包紮好了,他擦了擦自己手上的鮮血說道。

同時從一個小托盤內取出一根針管,針管裡面裝的東西李傑倒是很熟悉,弗蘭克在基地里準備了不少的高濃度蒜精。

「血液被吸血鬼病毒感染后只有兩個結果,要麼就是死掉,要麼有非常小的概率被轉化成吸血鬼,不過這個比例很校」惠斯特將針管內的空氣排出道。

「在沒有完全轉化成吸血鬼之前,如果注射蒜精的話有一定幾率殺死吸血鬼病毒讓人恢復正常,但是這個比例很低。我也只救活過一位女士,其他人都死了。」惠斯特說著顯得不是很有把握。

「這人能不能活下來只能看神的旨意了。」

惠斯特說著就準備將蒜精注射入麥克的體內。但是當針頭還沒有刺破麥克皮膚的時候他卻忽然醒來直接翻身坐著。

彼得的反應是最快的,他剛剛聽到惠斯特的話以為麥克這個時候已經轉化成吸血鬼了,直接噴出一股蛛絲將麥克捆住了。

「等等!等等1惠斯特阻止了已經拔出長刀準備凈化麥克的刀鋒說道。「天啊,他沒有被轉化成吸血鬼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