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在漫威當超級英雄的那些年>第二章 難以癒合的裂痕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章 難以癒合的裂痕

小說:在漫威當超級英雄的那些年| 作者:一噸大蘋果| 類別:同人競技

麥克感覺自己做了一個恐怖的噩夢,他參與了一項簡單的護送任務,然後遭到了伏擊。

經過他和隊員的頑強抵抗,所有的隊員都被殺死,而他最後想要拖延時間等待增援,但是也被人咬死。

之後他便陷入了黑暗,就像在海里游泳最後溺水的人一樣,不斷的向著黑暗的深處滑落一樣。

在他即將滑落黑暗的深淵時,忽然一道亮光將他拉回到了現實。他翻身坐起,不斷的喘著粗氣。

直到過了一段時間他才慢慢的回復精神,他感覺到有東西綁著他,而且他全身上下都趕到劇烈的疼痛。

尤其是脖子的部分,感覺像是被火燒過一樣的感覺。

「看起來這人確實沒有被感染,這是我第一次看見這種情況。」弗蘭克打量著麥克說道。

麥克沒有長出吸血鬼的尖牙,手指的指甲也沒有變得鋒利。弗蘭克掏出秘銀匕首輕輕的在自己的手臂上劃出一道細小的口子,鮮血順著傷口流了出來。

弗蘭克將帶著血液的手臂伸到了麥克的不遠處,同時握著秘銀匕首警戒著,只要麥克透露出一點點渴望鮮血的表情,弗蘭克都會把他凈化。

「你們是誰,這是哪兒1麥克對於弗蘭克的鮮血一點都不在乎,看著自己滿身的傷痕,他已經明白自己剛剛並不是做夢。

他的小隊已經全軍覆沒了,他也險些死掉,而自己的周圍都站著些什麼人?

一個穿著紅藍緊身服的變態異裝癖,一個穿著穿著灰色兜帽兩隻手臂還裝著盔甲的怪人,一個大晚上還帶著墨鏡的黑人神經病,一個在絮絮叨叨低語著什麼的怪老頭。

唯一看起來還正常的是穿著戰鬥服的中年白人,不過他的行為更怪異,居然把自己的手臂划傷流出鮮血,這是某個邪教的儀式嗎?

難道自己的隊伍就是被這群精神病給攻擊的?麥克想要掙脫彼得的蛛絲控制,但是很明顯他只是一個普通人,沒有力氣掙開這些蛛絲。

「別激動,你受傷了,如果太用力會讓傷口崩裂。」惠斯特在一邊說道。

「是你們襲擊了我們的車隊?你們綁架我有什麼目的。」麥克強迫自己恢復冷靜的說道,因為被敵人困住的話,任何憤怒都是毫無意義的。

除非能夠為你創造出逃跑的機會。

「瞧,並不是我們襲擊了你的車隊,相反還是我們救了你。」彼得對他做了一個請冷靜的手勢說道。

看起來麥克並不認識他們,包括這裡最有知名度的蜘蛛俠彼得·帕克。

因為麥克本身是個不太關心這些新聞的人,他也不喜歡上網瀏覽那些亂七八糟的信息,他是個在生活上很嚴肅而且很無趣的人。

每天都是訓練,然後執行任務,準時吃飯準時睡覺,唯一的娛樂活動是和人下國際象棋。

也是這種專註到乏味的生活才能讓他成為一名冷靜而出色的指揮,因為他從來不會被外界所干擾,只會專心致志的完成自己的任務。

「你的車隊被吸血鬼襲擊了。然後我們和吸血鬼大幹了一場,然後吸血鬼跑了。我們發現你沒有死,但是卻被吸血鬼咬了,你有可能會變成一個吸血鬼,所以我們把你帶回來治療而不是送去醫院。」彼得一口氣把事情的大概講了一遍。

但是這段話卻讓麥克的臉頰止不住的抽搐,他以一種空洞的聲音說道。「難道我的樣子就長得那麼像個白痴?」

「不,不。雖然你有點撲克臉,但是我證明你看起並不像白痴。」彼得聳了聳肩回答。

他們兩個的對話讓李傑都聽不下去了,他拿出手機翻了翻最新的新聞。

這次在紐約的襲擊弄得這麼大的動靜,就算是政府想要掩蓋也掩蓋不祝

m2重機槍的槍聲,火神炮的呼嘯,還有最後那場大爆炸足以吸引附近人的注意。

有不少人聽見槍聲后躲在家中遠遠的看見了那場大戰,還有市民用長焦相機拍攝的照片和錄像。

現在這場發生在紐約的戰鬥已經成為全城最熱門的話題,政府就算拚命在網站上刪帖也掩蓋不祝

畢竟那一地的鮮血和碎肉還有殘破的高架橋都是見證。

李傑找到了一個市民錄製的視頻,將手機遞給了麥克說道。「你自己看看吧。」

麥克接過手機看著被市民錄製下來的戰鬥視頻,發現了剛剛彼得所說的都是實話。

「所有人都死了。」麥克看完視頻后低語道,語氣中透露著一種悲傷。「沒有人活下來,連完整的屍體都沒有。」

李傑拿回了手機,不知道該怎麼安慰麥克。

「襲擊我們的是吸血鬼?那些打不死的傢伙都是吸血鬼?」麥克突然發問道。

「是的,都是吸血鬼。因為你們押運的東西所以他們才襲擊你們的。」弗蘭克回答了麥克的疑問。

「有人出賣了我們!有人泄露了我們的行動線路1麥克突然高聲的吶喊到,如果不是被彼得的蛛絲給鎖住,說不定他已經激動的站起來了。

「政府裡面有內奸,有人勾結吸血鬼,我~我要找出這些傢伙!我要他們付出代價1麥克咬牙切齒的怒吼著。

李傑幾人卻互相對視了幾眼,不知道該如何告訴麥克真相,也許這個情報是被故意泄露的。

他的小隊就是被人當成棄子丟出去的魚餌,大家都心照不宣的沒有說出這件事。

也許麥克會承受不起這個打擊。

「好了,冷靜點,最起碼你還活著。」惠斯特想盡量讓他放鬆,開口說道。「只要人活著就還有希望。」

麥克喘著粗氣過了很久才平靜的說道。「你說得對,能把我先解開嗎?我覺得我現在需要離開這裡。」

弗蘭克拿出把鋒利的匕首切開了捆住麥克的蛛絲說道。「我可以給你鬆綁,但是你暫時不能離開這裡。」

「為什麼?」麥克活動了一下自己的雙手問道。

「你還沒有意識到你現在發生了什麼,你被吸血鬼咬了,可是卻沒有轉化成吸血鬼,也沒有死。」弗蘭克用很認真的語氣說道。

「這證明,在你的體內有一種血清,可以抑制吸血鬼的病毒,甚至可以逆轉這種病毒。」

「所以我才需要回去,如果你說的是真的話。那就要讓政府儘快研究出抗吸血鬼的血清。」麥克想要走下平台,但是他傷的有些嚴重雖然能夠坐起但是去無法行走。

他整個人直接就往前倒去,還好李傑就在旁邊扶住了他。

「我認為你的身體還是先在這裡養傷比較好。」李傑把麥克按到床上說道,有一點是李傑和弗蘭克沒有說的。

因為今晚的事件,他們對於政府理念的不認同與不信任已經產生。

天知道安排這個計劃的人後續有什麼手段?如果他們不需要麥克了,甚至是麥克在追查所謂的「內奸」的時候查到他們,他們會不會直接把麥克滅口?

李傑今晚險死還生,他對於政府高層這種出賣自己人的做法難以苟同,最起碼李傑不會出賣自己隊伍里的同伴。而作為一名老兵的弗蘭克也不希望麥克成為政府用過既棄的垃圾,最後變成蜥蜴戰士佐德那樣的人。

重新躺在平台上的麥克覺得自己變得非常虛弱,其實剛剛他能夠坐起活動完全是求生本能所激發出來的。

再加上隊員的死亡所促進了他腎上腺素的分泌讓他看起來好像能夠活動了,其實他現在的傷勢還是很重的。

「也許我只能先在這裡修養一下了。」現在就連他說話的聲音都有點虛弱了。

「我覺得研究血清的事情能夠提上日程。」刀鋒突然開口道。「我之前救過一個女人,她是血液學家。」

「她也被咬了,依靠蒜精壓制了體內的病毒。她一直在致力於研究吸血鬼病毒的解藥,現在已經有了一點進展,我認為她能夠幫上忙,她現在正在水牛城。」

刀鋒戰士所說的這個女人李傑感覺莫名的熟悉,好像是刀鋒戰士裡面的女主角?

「那趕快把她帶來紐約吧。」弗蘭克開口道。「說不定我們能夠儘快的研究出抗吸血鬼病毒的血清。」

刀鋒點點頭表示明白。

「好了今晚既然已經這樣,我覺得我想要回家了。」李傑看著麥克有弗蘭克和惠斯特照顧,也不想在這裡待了。

今晚的他的心情糟透了。

「嘿~等等我,我也要回去。」彼得同樣心情很糟,他早就想回家了,就像大老爹回家陪明迪一樣。

他也想回到自己的小窩找一些溫暖,慰藉自己今天被傷害的心靈。

「夜行者你回家準備幹什麼?睡覺嗎?」彼得和李傑肩並肩走出修車廠問道。

「也許要先玩兩盤遊戲,我現在感覺特別想殺人,尤其是神盾局的混蛋。」

「哦好吧,其實我也很想揍那些傢伙,你玩什麼遊戲?」

「魔獸世界。」

「哇~你從來沒有告訴過我,我也玩魔獸世界1

「因為我才剛剛開始玩,不到一個星期。」

「哦~我可以帶你打副本,我已經玩了好幾年了,你遊戲名字叫什麼?」

「kkfj,我的遊戲名字。」

「等會兒回去上線我找你,你來暴風城。」

「我在雷霆崖。」

「等等?難道你是部落豬?」

「所以你想幹什麼?聯盟狗1

兩人打鬧著消失在夜色之中,今天所發生的一切已經讓李傑和李傑的團隊與政府與神盾局之間出現了一條難以癒合的裂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