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在漫威當超級英雄的那些年>第三十章 混亂初現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十章 混亂初現

小說:在漫威當超級英雄的那些年| 作者:一噸大蘋果| 類別:武俠修真

紐約市郊區,一個廢車回收廠內。李傑一行四人和鐵拳白虎都在這,因為李傑有太多的問題想要問一問這兩位了。

「所以虎女士,你如果保證等會兒不和鐵拳打起來的話,我可以將你鬆開。」李傑對著白虎說道。

「除非這個傢伙保證不動手。」雖然看不見白虎面罩下的相貌,但是白虎的聲音卻很好聽。

「放心,我保證他不會傷到你,我們這裡有四個人呢。」李傑說道,就給白虎切開了蛛絲。

「所以你們到底是什麼人?」鐵拳現在正被三個穿著動力裝甲的大漢用高斯步槍對著,這讓他很不爽。

就像他是一個囚犯一樣。

「也許你聽過我的名字,我叫夜行者,這些人都是我的夥伴,懲罰者,大老爹以及突擊者。」突擊者是麥克的新外號,既然是在黑暗中做街頭英雄。

尤其是不想被神盾局或者相關部門找到他,那麼他就不能沿用之前的名字,在聯邦政府的記錄上,麥克已經英勇犧牲了。

「你真是夜行者?為什麼你的裝扮不一樣了?」白虎有些疑惑的說道。「你不是一直穿著灰色兜帽衫的嗎,什麼時候開始弄得裝甲?」

「這是托尼·斯塔克贊助的?」看起來鋼鐵俠的名頭和他招牌的鎧甲已經廣為人知。

「這是為了應付紐約市越來越糟糕的局勢而特別裝備的女士。」李傑自然不能說托尼確實贊助了相當部分的設備和材料,才能把裝甲製造出來。

「好了,如果你們還有什麼疑問,請等一會兒在問。現在我有些問題需要問你們兩個。」李傑打手勢制止了想要說些什麼的鐵拳。

「鐵拳你為什麼要去攻擊白虎,你們的戰鬥嚴重的影響了普通人的生活,而我看不出這其中的意義。」李傑問道。

「問得好,因為她偷竊了崑崙的寶物,虎頭護符。」鐵拳指了指白虎胸前掛著的三個掛墜。

分別是兩隻虎爪和一個虎頭的翡翠護符,這套護符看起來有神秘的力量。散發出奇特的能量波動。

「你在胡說八道,這對虎爪護符是我的傳家之物,至少流傳了一百五十年。」白虎辯解道。「而虎頭護符是我在虎爪護符的指引找到的,找到的地點就在紐約。而不是什麼你所說的崑崙。」

「所有的白虎護符都是崑崙之物,我便是前來尋找崑崙遺失的白虎護符。」鐵拳對於白虎的辯解完全不予理會。

「即便是你家傳之物,恐怕也是之前盜取崑崙所得。」

眼看兩人又要打起來了,李傑馬上插入兩人之間阻止兩人的衝突。

「好了,女士和先生。先收起你們的暴脾氣。你們最好妥善的解決這件事情,我不想在自己家裡做飯的時候突然停水了。」

「我認為你們有任何問題,請先通過溝通解決,而不是用拳頭。」

這件事對李傑來說簡直就是狗屁倒灶,為了這麼點破事居然打了這麼久,難道就不能坐下來談一談?

還是說他們兩個一見面就打起來了?

李傑的想法還真沒錯,鐵拳第一次見到白虎的時候就基本沒有給她開口的機會,直接上去就是一頓猛攻。

打的白虎莫名其妙,本來還想搞清楚是怎麼回事的白虎也因為然人打著打著就打出真火了。

後面變成每次見面都是撕逼,完全不管為什麼了。當然撕逼這種事在漫威幾乎是常態,很多英雄都更喜歡用拳頭去溝通而不是用語言。

基本上這個世界的英雄都是力量越強大,撕逼能力也越強大。

「好了,鐵拳我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問你,大老爹你和他說一下剛剛發現的情況吧」李傑說道。

「我簡答說一下剛剛的情況,你們剛剛的戰鬥我們並沒有看到你們戰鬥的怪物。」大老爹說著。

「而且所有的儀器讀數都很正常,但是我們在後面的公園發現了奇怪的事情。」

「有許多流浪漢死了,這個公園原本晚上有許多流浪漢過夜。」達蒙說著搖了搖頭。

「不是許多,而是全部。所有的流浪漢都死了,雖然紐約天氣已經很冷了,但是還不至於在夜晚將所有人都凍死。」弗蘭克介面說道。

「死法和之前我所說過的神秘襲擊事件幾乎一樣。很讓人很懷疑你們之前與之戰鬥的隱形怪獸有所聯繫。」

「是的,這也是我所懷疑的。鐵拳你有沒有對那個怪獸有特殊的感覺。」李傑問了一句,因為當時在場只有他和鐵拳能夠看到那個怪獸。

「是的,一種奇異的感覺,彷彿整個人都感覺很難受,必須全力運轉內氣才能保證抵禦這種感覺。」鐵拳也回憶到了剛剛的情景。

「是的,它在苛求靈魂。我能感受到,這種感覺很奇特,我能感受到它的飢餓,它想要吞噬人類靈魂的感覺。」李傑說的自己有點不信。

因為靈魂對於以前的他來說,是一種虛無縹緲的存在。

雖然現在有系統,但是他卻從來沒有感覺到靈魂的實在感,直到這一次直面這個怪物,他才真的感受到了。

「我的感覺沒有你那麼實在,但是確實有一種身體會被抽空的感覺。」鐵拳看了看自己的雙手說道。如果沒有龍之力加持在他身上,他感覺自己的靈魂肯定會被抽走。

「這應該是個吞噬靈魂的怪物,我找你很大的原因就是因為這個鐵拳。」李傑的話語很嚴肅。

「你知道現在紐約市的東洋忍者嗎?他們在抽取人的血液,他們在幹什麼?你有任何頭緒嗎,關於這些忍者和這隻怪獸。」

「我在中國的崑崙曾經與rb的忍者打過交道,根據崑崙的典籍曾經有前任的鐵拳與rb的忍者打過交道。」鐵拳回憶道。

「那是在四百多年前的事情了,當時的中國沿海和rb開戰,有許多忍者加入了戰鬥,他們大量的屠殺平民,而且和你說的一樣抽取他們的血液。」

「作為中國的守護者之一,當時的鐵拳參與了那場戰爭。那一任的鐵拳回到崑崙的時候就已經身受重傷,還來不及透露更多的信息就去世了。」

「他只留下了一段話,手和會,蛇根草與黑空。」

「又是手和會?」作為只看過漫威大電影的李傑來說,這些他聽都沒聽過的勢力讓他很懵逼埃

「蛇根草,手和會,黑空到底是什麼,他們抽取人血是為了什麼?」弗蘭克代替李傑提出了問題。

「不知道,唯一的線索是黑空,他們在中國當時是為了尋找黑空。至於黑空是什麼,我並不清楚。」鐵拳擺了擺手。

「我在崑崙的時候並不太喜歡翻閱那些典籍,除了武學類的。」

「好吧,那麼關於這個怪獸呢。」李傑現在抱著能多打聽一點是一點的想法,根據現在的線索來看,目前的局面已經徹底超出掌控了。

正當李傑還想繼續詢問一些其他問題的時候,他的通訊器材里傳來了曾楚急迫的聲音。

「你們你們在哪兒!蜘蛛蜘蛛俠發狂了!趕快回來1

李傑瞬間想到了那天在血液農場蜘蛛發狂的事件,現在的事情局面越來越難以捉摸了。

所有的一切都怎麼了?

而在奧斯本的莊園別墅內,諾曼的私人書房中唯一的光源,一根點燃的蠟燭熄滅了,這個書房又陷入了黑暗。

「它死了。」還是那個難聽的聲音。

「我知道。」諾曼的回答毫不在意。

「祭品。」繼續難聽的聲音。

「我知道。」諾曼還是毫不在意。

那個難聽的聲音僅僅說了這兩句話就退出了這個房間,只剩下諾曼一個人把玩著一隻懷錶,面上陰晴不定不知道他在想些什麼。

神盾局天空母艦,這是神盾局剛剛建造好不久的戰略武器。絕密的牢房內關押著一個熟人,狄肯·費斯。

他被關押在一個神奇的空間內,這裡沒有時間,沒有上下左右。這裡是空間的縫隙,是宇宙維度的死角。

這裡沒有生也沒有死,萬物靜止,萬物皆虛。

這是神盾局獲得的神秘物品后研究出來的一些副產品,在這個空間內可以保證狄肯·費斯處在不死不活的狀態中。

對於羅蘭的預言,尼克深信不疑,她從來沒有出過錯。既然有麻煩,那麼就要把麻煩消滅在萌芽之中。

可是未來之所以叫做未來就是因為它是由無數的過去所組成,而這個過去包括了羅蘭的預言。

三條巨大的藍色鎖鏈封鎖住地球,保護著脆弱的金色未來。所有金色的未來都是由過去藍色的過去所組成。

當歷史開始轉動,那麼一切都會按照預定好的軌跡前進,除非鎖鏈破碎,過去消亡。

狄肯·費斯已經是人類了,他在這個沒有生也沒有死的地方待了很久,也許很久吧。

因為這裡並沒有時間的概念。一秒鐘一分鐘還是一年一百年並沒有區別。這裡沒有訪客,沒有景色。

空擋的恍若虛無,甚至連喃喃自語都做不到,因為這裡甚至沒有聲音。

直到一位帶著禮帽的老者進來,他臉上掛著微笑,他在這沒有聲音的世界里居然能夠說話。「你好,狄肯·費斯想要做筆交易嗎?」

「你是誰1狄肯驚訝的問道,不過他還是沒有發出任何聲音。

但是很明顯,老者知道他在說什麼。「不用在乎我是誰,你只要知道我為死亡工作就可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