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在漫威當超級英雄的那些年>第三十二章 團隊內的爭吵(二更六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十二章 團隊內的爭吵(二更六

小說:在漫威當超級英雄的那些年| 作者:一噸大蘋果| 類別:玄幻魔法

「我今天在檢測哈利的血液。」彼得說起了今晚發生的事情。「你知道的,諾曼提到了我的,在他的資料里我是解決他們家族病的關鍵人物。」

「所以我在用我的血液做檢查,看看哈利的基因中是否有缺失的地方而又是我剛好有的。」彼得說著有點痛苦。

「我的血液里我檢查到了,我的細胞正在病變。」

「什麼1李傑現在徹底懵逼了,這是什麼見鬼的情況。

「有一種病毒或者說是一種邪惡的共生體,它在我的體內快速複製,我找不到任何控制的方法,它們看起來是無害的,但是我剛剛卻失去了控制。」彼得的頭低垂了下去。

「它們在影響我的精神,我的思維會被它們控制,它們不是簡單的病毒!你剛剛擊潰了它們,它們隱藏了起來,我不知道它們什麼時候還會出現,再次影響我。」

李傑知道彼得身體內的東西恐怕都無法用科學解釋,自己用大日如來印可以剔除,或者說暫時把這種東西壓下。

但是這治標不治本,李傑嘗試在再次用能量探查彼得的身體,但是一無所獲。

他找不到那些共生體在哪,如果彼得說它們隱藏了起來,那麼是有可能的,因為彼得的蜘蛛感應從來沒有錯。

「放輕鬆,蜘蛛俠。我會幫助你的,我可以用擊潰它一次就可以擊潰它兩次,而且我們也許需要其他人的幫助。」李傑安慰彼得說道。

之後的日子,李傑幾乎每天都要花一段時間用內氣去探查彼得的身體,一旦發現那些黑暗能量有出現的跡象就立刻將它擊潰。

但是這不管用,因為不論擊潰它多少次,它都會再次出現,它在彼得的身體內糾纏不休。

彼得已經不敢在家中睡覺了,他害怕在睡覺的時候被控制,那個殺戮的**也許會讓他殺了世界上最重要的兩個親人。

他每次夜晚都只能偷偷來基地,在同伴的看管下才可以淺淺的入眠。彼得的精神快崩潰了。

他還和格溫大吵了一架,他已經有些歇斯底里了。

「即便他不被病毒弄瘋,也會被自己給逼瘋的。」弗蘭克的總結很有道理。「不能指望他一個人做研究,我去找刀鋒,讓詹凱琳也幫忙吧,她是傑出的血液學家。」

「好吧,弗蘭克。我也覺得你說的有道理。」李傑看著彼得在實驗室里有些發狂的背影心內不安。

上次與刀鋒的合作為大家留下了友誼,而詹凱琳現在正式成為了刀鋒的女友。

吸血鬼的人數正在逐步減少,政府在暗地裡開始強制注射凈化血清。《吸血鬼人種特殊管理法案》還沒有公開公布,也許是在等最恰當的時機。

作為吸血鬼獵人的刀鋒現在的日子過得悠閑了許多,吸血鬼不在敢在大街大搖大擺了。

甚至他想抓一個吸血鬼都變的困難,所以他乾脆和惠斯特真的開始經營一家修車廠。

當李傑帶著彼得前來求助的時候,刀鋒很爽快的找到了詹凱琳。

「情況比想象的複雜,蜘蛛俠。」詹凱琳在血液學和基因學上的造詣比彼得來的高多了,不然也研究不出凈化血清。

「這不是簡單的病變或者病毒,我上次看到類似的情況你知道是在哪兒嗎?」

詹凱琳的問話讓彼得搖了搖頭。

「是吸血鬼身上,他們身上有一種特殊的病毒,那種病毒里同樣隱藏著能量,如果不是因為麥克的血液中有特殊的物質可以中和這種病毒和能量,我根本研究不出凈化血清。」

「所以你有頭緒了嗎。」李傑還是抱著希望問道。

「實話實說吧,吸血鬼體內的病毒和你相比簡直就是小巫見大巫,完全不是一個級別的。」詹凱琳眉頭都凝成了川字型。

「我需要做更多的試驗,蜘蛛俠恐怕你在這一段時間內都要配合我。」

「好的,詹凱琳女士。只要你有需要。」彼得的語氣已經沒有往日的那種快樂了。

現在李傑已經沒有心情去管紐約城裡面的亂事了,他現在的全部精力都花在找手和會和解決彼得身體問題的身上。

因為他最開始獲得力量的目的就是為了保護家人和朋友。

當然在力所能及的範圍內可以幫助他人那是最好的。

為了研究彼得的問題,詹凱琳這段時間很辛苦,但是研究這些課題本身就是這位女科學家的愛好。

她現在作為凈化血清項目的小組長,在奧斯本集團內也擁有了很高的地位,是公司呢首屈一指的基因學和血液學的專家。

她有自己單獨的實驗室和辦公室,也有權利獨自使用奧斯本集團內的各種儀器。

比起李傑他們基地里的設備,很明顯。在基因和生物科技獨步全球的奧斯本集團實驗室更具有優勢。

詹凱琳每天都會在晚上加班去研究和想辦法解決彼得的問題。

「詹凱琳小姐,最近有新的課題嗎?」又是一個研究到深夜的夜晚,詹凱琳在大廈門口準備出門回家的時候碰上了集團的老闆諾曼·奧斯本。

「我在試著研究凈化血清的變種,我期望能夠從吸血鬼的血液內找到他們長壽的密碼。」詹凱琳說出了早已準備好的說辭。

同時回想一下自己這些天在實驗室里並沒有遺落任何東西,也沒有露出任何馬腳。

而且確實用吸血鬼的研究做了掩蓋,在確定所有的一切都沒有什麼破綻之後詹凱琳繼續說道。「我認為這將是巨大的際遇,只要能夠成功的話。」

「你的研究很有價值,明天寫一份正式的申請,我將為你提供全套完全保密的實驗室,防止任何研究的泄露。」諾曼笑眯眯的說道,就如往常一樣,像個尊重科學的投資人。

「謝謝你,諾曼先生。我會提交報告的。」詹凱琳禮貌的道別後行色匆匆的離開了奧斯本大廈。

「還沒有找到那些忍者的信息嗎?」李傑的語氣很焦急,他現在認為所有的關鍵也許都在手和會身上。

他這些天一直在催促曾楚,這讓小胖子的壓力很大。

「真的,真的很抱歉夜行者。所有的監控都在運作,我輸入了所有關於忍者的特徵,但是除了誤報,我們沒有獲得任何有用的消息。」曾楚都不敢回身看李傑一眼,只敢盯著電腦。

「qnmd!」李傑對著曾楚開口罵了一句很難聽的髒話,哈利的問題沒有解決,現在彼得又出了問題,他已經非常煩躁了。

碰~!一根結實的鐵棍狠狠的擊打在了李傑的腹部。鐵棍發力的方式非常科學,在力量聚集到最大的時候以一個最小的接觸點撞擊在了李傑的身體上。

這是特製的次級艾德曼合金,十分的堅硬。被這種鐵罐打到身上的感覺甚至比子彈打到身上感覺還要疼。

李傑被打退了兩步,有些彎下了腰。

「我知道你為蜘蛛俠感到焦急,但是你不能用這種方式對待你的同伴!如果你有任何不滿我可以陪你打一架1弗蘭克拿著鐵棍指著李傑的腦袋說道。

「駭客在那裡解決問題,而你一直在抱怨!如果你真的不爽就去找幾個在逃的重型殺人犯,把他們的腦袋給我擰下來1

李傑的火氣也上來了,想要和弗蘭克打一架。

不過基地內其他人的反應特別快,大家都插到兩人中間,制止衝突的擴大。

「好了,這是我的錯,我的錯。」曾楚站在中間開口說道。「大家不要生氣。」

「駭客這不是你的錯,而是這個傢伙的腦子有問題了,他已經搞不清楚誰是敵人誰是朋友。」弗蘭克高聲喝罵著李傑。

「蜘蛛俠是我的朋友,我不能看著他就這樣出現問題,甚至可能死去。」李傑也大聲的吼道。

「這不是你對隊友口出惡言的理由,信不信你要是當年在我的連隊里,我會把你倒掉在樹上打一頓。」弗蘭克繼續喝罵。

這是一種軍隊里常用的方式,以爭吵甚至是打架鬥毆來發泄心中的怒火。

這樣有益於心情的疏導,一次性將火氣發泄出來其實比悶在心中最後爆發來的好得多。

「好了打住吧先生們。」達蒙大聲的打斷了他們兩人的爭吵。

「夜行者,如果你真的顯得無聊的話,我介意你出去轉轉,那個叫做海扁王的孩子已經找你很多天了。」達蒙指了指屏幕上一個綠色的身影。

穿著綠色連體潛水服的海扁王,正在胸口掛著一塊牌子,上面寫著尋找夜行者,我需要你的幫助來保衛紐約市。

醜醜的潛水服,加上彩色馬克筆寫的花體字的牌子掛在他的胸口,他看起來就活像個小丑。

「對,夜行者你需要出去轉轉。」明迪也認為這個提議不錯。「你可以去找這個傢伙,然後去嘲笑他一番,最後買塊鬆餅吃,也許你的心情就會好很多。」

李傑終於在眾人的勸說中暫時離開基地,吹著紐約市夜晚的涼風,他感覺是要好了一點。

當他來到海扁王所在的便利店門外時,這個小傢伙已經凍的直哆嗦了。

現在已經是十一月了,紐約市的夜晚已經冷了。

「你是又想找我請你吃鬆餅嗎?」李傑指了指海扁王胸口的牌子說道。「今天我可以請你吃兩塊。」

「不,夜行者先生。」海扁王這些天一直守在這個他曾經遇見過夜行者的地方,終於等到了要見的人,他可不想吃什麼見鬼的鬆餅。

他看見李傑,以一種很低很低的聲音悄悄的說道。「是關於忍者的,一個邪惡的組織名叫手和會,他們有一個秘密的計劃,我知道你一直在保護紐約,我需要你的幫助」

海扁王大衛看著李傑好像毫無反應的樣子,用一種很嚴肅又帶著請求的語氣說道。「我說的都是真的,不是在欺騙你。真的有這樣一個組織。」

「我知道,我也相信你,但是問題只有一個,你是怎麼知道手和會的。」李傑的語氣前所未有的認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