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在漫威當超級英雄的那些年>第三十八章 惡靈騎士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十八章 惡靈騎士

小說:在漫威當超級英雄的那些年| 作者:一噸大蘋果| 類別:武俠修真

「不要再往前一步,相信我。我對殺了你們沒有任何興趣。」騎著鈴木摩托的惡靈騎士看起來並沒有想要和李傑戰鬥的打算。

他僅僅是坐在摩托車上,完全沒有想要出手反而是開口警告了李傑一行人。而在他上面的樓層則是手和會的法陣所在。

作為獸的死敵,惡靈騎士一直與獸並不對付,他們之間已經戰鬥已經持續了近八百年。

惡靈騎士的復仇之靈不會死,但是惡靈騎士的宿主會死,與獸爭鬥的這幾百年間,已經有許多的惡靈騎士的宿主戰死。

獸已經掌握了一套克制惡靈騎士的手段,包括手和會在內都有對付惡靈騎士的手段。

復仇之靈無法傷害手和會的人,宿主遇見手和會的人無法以惡靈騎士的姿態與之戰鬥。

只能變回常人,很容易被手和會擒獲。

甚至在甲賀的秘法中還有控制惡靈騎士宿主的方式,而今天這個惡靈騎士就是這樣一個倒霉蛋。

神邊雄是東洋的惡靈騎士,只從被複仇之靈寄生以後他就成為了地獄的代言人。而他卻倒霉的碰上了手和會,被控制祝

不知道他算不算是史上最倒霉的惡靈騎士之一。雖然不情願,但是還是不得不給手和會工作。

「讓我上去。」李傑現在可沒有心情管神邊雄是不是自願來參合這檔子事的,彼得已經失控了,解決上面手和會召喚獸的儀式才是最重要的。

「不,恐怕不能。」一道燃燒著地獄烈火的鐵鏈被神邊雄抽出,熊熊燃燒著惡魔火焰的鐵鏈封死了前進的道路。

「那麼我就只能硬闖了。」李傑舉起高斯步槍對著神邊雄就是猛烈的開火。

但是神邊雄連一絲躲閃的念頭都欠奉,這種純粹的物理攻擊對於惡靈騎士來說實在沒有什麼意義。

高斯步槍發射的槍彈,還沒靠近神邊雄就被他身邊燃燒的地獄火焰給融化。

「你們無法前進,我說了我現在沒有心情殺你們。」神邊雄雖然被這種攻擊弄得很心煩,但是他更心煩手和會。

手和會雖然已秘法魔咒暫時控制了他,但是他還是可以選擇出工不出力。殺掉這些人讓手和會稱心滿意的事情他也懶得干。

「是嗎,那麼試試這個吧1正在李傑高斯步槍攻擊無效的時候,正在李傑身旁的鐵拳暴喝一聲飛身向前。

從崑崙學習的武學,從神龍那裡獲得的巨龍之力都在這時被鐵拳百分之一百二十的爆發出來。

原本橘色的雙拳爆發成了金色,雙拳揮舞金光大盛,耀眼的讓人無法直視。鐵拳的胸口甚至爆發出巨龍的虛影,如同正在咆哮一般。

鐵拳的雙拳就像是巨龍的利爪狠狠的撲向了神邊雄。原本作為防禦的鐵鏈,它們上面的地獄烈火都被暫時吹滅。

澎湃的巨龍之力讓鎖鏈寸寸斷裂,神邊雄不得不認真一點,他能感受到如果被這種力量集中肯定不好受。

灰白的骨爪帶起一團地獄的火焰朝著鐵拳的巨龍之力奔去。

兩種可怕的能量相撞在一起引起了巨大的爆發,金色的巨龍被驅散,而象徵著死亡的地獄火焰也被打的四處飛濺。

哪怕是鋼筋混凝土的結構在碰到這少量的地獄烈火之後也會被瞬間汽化。

一些飛濺的地獄之火向著純真會的人群飛去,一直守護在人群之中的棍叟飛身而出。

雖然他的年紀已經老朽,但是身手依舊矯劍

一根特製的長棍被他耍的密不透風,矯若游龍,棍影如海。正如棍叟所說的,他也是一名修行者,但是他從來沒有透露他是在什麼地方修行的。

但是他的棍影中卻透露出一絲崑崙的味道,這讓剛剛退下來的鐵拳有些詫異。

棍叟將自己的力量發揮到極致,勉強擋下了所有的地獄烈火,不過看起來他也很不好受,連退好幾步險些站不住腳了。

被地獄火沾染過的棍棒也成為了一堆廢物不堪使用。

而這邊剛剛將鐵拳擊潰的神邊雄還沒有時間喘息,一旁的李傑早已蓄勢待發將大日如來印的掌法施展開來。

既然物理攻擊無效,那麼看起來又是只能依靠能量類的攻擊了,而大日如來印本質上克制諸般邪祟。

本質上來說從地獄中醒來的復仇之靈也是諸邪之一,大日如來印的功法剛好克制他。

這種人間正道的浩然之氣令神邊雄非常不舒服,這讓人不得不認真了。他的座駕一輛鈴木sv650超跑級摩托猶如有了靈性一樣。

引擎發出震天的咆哮,帶著一路的地獄烈火向著李傑就疾馳而來,如同一枚導彈一樣。

這台車的速度太快了,李傑根本無法閃避,大日如來印結結實實的拍擊到了這輛地獄摩托上。

象徵著諸邪破盡的耀眼白光覆蓋上了整個摩托,地獄之火在這一刻變得極其微弱。

李傑的大日如來印將地獄摩托給一掌拍走,甚至將整個車都擊傷,但是自己也被衝擊力給擊飛出很遠。

撞穿了兩道牆壁才停了下來,如果不是因為有動力鎧甲減震,如果不是因為兌換了金剛不壞體神功來加強防禦。

僅僅這一下恐怕自己就要受傷,就像現在的鐵拳一樣,他剛剛倒是爆發了一次大招,結果被神邊雄打飛出去不說,現在還受了傷暫時沒有了戰鬥力。

自己這一邊真正能夠對惡靈騎士產生傷害的就李傑和鐵拳,其他人根本不夠看。不過神邊雄看起來真的沒有相對自己等人出手的打算。

現在他又一次把路口封了起來,不讓眾人上前。

地獄的烈火正在修復被李傑損壞的摩托,不過因為屬性克制的原因,所以幾乎看不見什麼效果。

這讓神邊雄感覺非常惱火,李傑的力量完全超出了他的預料,閃爍著復仇火焰的雙眼狠狠的盯著李傑。

他確實不想讓手和會稱心滿意,但是卻不代表他不會生氣。

憤怒的神邊雄帶著滔天的地獄烈火向著李傑衝來,李傑沒有時間做更多的猶豫,又一次大日如來印使出。

外面的鏡面之牆已經完全豎立了起來,現在手和會附近的空間已經被完全封閉進了另外一個維度。

「我感受到除了魔神的氣息,這裡還有一股邪惡的味道,像是地獄來的。」嵐凝望著手和會的大廈說道。「一股熟悉的能量,應該是崑崙的人,而另外一股能量是誰?」

「地獄的能量應該是惡靈騎士的氣味,嵐你去前往查看惡靈騎士為什麼出現在這裡,而我帶人去解決那個異位面的魔神,嗯~還有一頭地獄的野獸。」被稱為王的中年中國人說著對嵐點了點頭。

嵐潔白的指尖如同羊脂白玉,輕輕的劃過面前平靜的空間卻像是割裂了空間的軌道。

金紅色的花火畫出一個漂亮的圓形,邁著輕巧的步子嵐帶著另外兩名法師瞬間穿越了空間的距離來到了正在與惡靈騎士對峙的李傑面前。

嵐的出現令李傑十分驚訝。

本來他已經被神邊雄逼得捉襟見肘,惡靈騎士的強大真不是現在的他能夠對付的,但是突然身邊的空間卻突然出現一個空間之門。

好吧,原諒李傑匱乏的言語,他實在想象不出該用何種詞語形容他所看到的景象。

空間之門出現后,一個美得令人心驚動魄的女孩兒就這樣出現了,黑色的長發,如同星空一眼深邃的眼眸。

皎潔的如同白玉一樣的膚色,還有那一身月白色的法袍。

在這一刻李傑很想像從前小說中看過的橋段一樣,擋在這個女孩的身前大喊一聲姑娘小心前方的賊人。

但是這個女孩兒看起來比自己要強悍的多,她的雙手揮舞間一個金色的法陣憑空出現,神邊雄周圍的空間在她的手中開始摺疊。

前進變成後退,上面變成下面,神邊雄瞬間失去了一切的空間感覺。在這裡他無法前進無法後退。

因為不論他向那邊移動,他永遠都到不了自己要去的目標。

「復仇之靈,此處非你該來之所在。」嵐說著伸出自己的一隻手輕輕的握拳,如同隔絕氧氣而熄滅的蠟燭一樣。

神邊雄身上一直燃燒的地獄火就這樣無聲無息的熄滅,他從來沒有遇見過這樣的事情,現在的他看起來就像是dnd遊戲里最初級的骷髏兵一樣的可笑。

因為身體內無法召喚出任何地獄的能量。

嵐詢問惡靈騎士的話語中沒有透露出一絲半點對地獄行者的害怕,反而是神邊雄的身體開始顫抖。

這並不是神邊雄自己想要如此,而是他體內的復仇之靈感覺到了害怕。

「你是誰?」神邊雄努力不讓復仇之靈的恐懼影響到自己。

「至尊法師古一門下,我的名字叫做嵐。」嵐的話語很簡單很平靜,但是彷彿卻有強大的威懾力,並不是因為嵐本身,而是因為威震多元宇宙的古一。

「而你又是誰?」嵐轉過頭看了一眼李傑。

李傑感覺這輩子沒有這麼尷尬過,真希望這個女孩現在看見的是自己大發神威把惡靈騎士狂扁一頓的形象。

而不是現在這樣的衰樣,剛剛和神邊雄的戰鬥已經讓他的動力鎧甲支離破碎,次級艾德曼合金並不能抵禦地獄火的焚燒。

而他自己也全身沾滿了塵土,萬幸的是動力裝甲的頭盔還在,這個女孩還看不見他嘴角流出的鮮血。

這是剛剛的戰鬥中震動了內腹而流出的。

「你可以稱呼我為夜行者,我平時並不是這個形象。」李傑解釋了一句。「那個你捆住了他是嗎?那麼我們可以上去阻止手和會召喚獸了吧。」

雖然女孩很吸引李傑的注意力,但是這個時候他還是能分清現在應該做些什麼事情。

他現在沒有時間去打聽女孩的來歷是什麼,反正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至少在戰鬥中是這樣。

現在最重要的事情是彼得·帕克還等著他去拯救呢。

「獸?你是說地獄的野獸?」嵐平靜的說道。「不用擔心,王會殺了他。王帶了八個法師去戰鬥,獸一定會死。」

「王?還有八個法師?和你一樣的!?」對於李傑的疑問嵐輕輕的點頭表示確認。

「fuxk1李傑顧不得對這個剛剛在心裡升起好感的漂亮女生表示風度了,現在彼得的死活才是最關鍵的。

一共九個和這個女孩一樣吊的法師?即便是被獸附體,彼得也沒有機會活下來吧!

看看那個惡靈騎士,被一個法師女孩兒就玩弄於股掌之間,李傑現在沒有心情去管這個女孩了。

他開始拚命的往樓上狂奔。

「你是崑崙的人嗎?」嵐走到受傷的鐵拳面前問道。

「是的,我是這一代的鐵拳,向至尊法師問好。」鐵拳行了個禮。

「剛剛那種強大的光明之力是誰發動的?」嵐指的是她所不熟悉的那股力量。

「就是他,夜行者。他的力量似乎對於所有邪惡生物和能量都有克制效果。」鐵拳回答到。「他是我見過所有的修行者中最特別的一個。」

「一個能夠催動光明力量的修行者,對黑暗生物有壓製作用的修行者。」嵐望著李傑離去的方向喃喃自語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