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在漫威當超級英雄的那些年>第十章 人性的複雜(三更求訂閱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章 人性的複雜(三更求訂閱

小說:在漫威當超級英雄的那些年| 作者:一噸大蘋果| 類別:武俠修真

咖啡館內,對於變種人的討論還在繼續。

「沒錯,那群變種人就是群狗雜碎。」一個穿著黑色冬衣,帶著棒球帽的男人狠狠的說道。「我上次開卡車路過一家餐館,裡面就碰到一個變種人的小雜碎,他居然在那裡當服務員。」

「我就沒有給他小費,憑什麼我要給一個變種人小費。」男人的語言很粗魯。「然後我吃完飯,出門發現車胎漏氣了。」

「不用說肯定是那個該死的小雜種乾的。」男人的推斷毫無依據,僅僅只是因為對方是變種人。

所以他就將自己車胎漏氣的事情怪罪在他人頭上,這種毫不講理的霸道做法令人難以接受。

這個男人罵罵咧咧的說著話,同時還有幾個同伴在附和他,看起來他們都是同伴。

從言談和動作習慣來看都非常像是一群卡車司機。原本只是到咖啡店裡喝一杯熱咖啡來消磨時間的。

不過因為這個新聞好像把這個男人的火氣給勾上來了。「你們知道嗎,我小的時候就特別討厭變種人。」

「當時在學校就有一個小變種人,他每次都用自己的超能力作弊,我知道他不可能這麼聰明,他一定是作弊。」這已經是**裸的嫉妒了。

「好了,差不多了我們該開始幹活了。」一個他的同伴示意這個傢伙不要在說了,是時候該開始準備工作了。

「好吧,多少錢。」看起來這夥人準備結賬離開了,棒球帽男人準備付錢。

不過女服務員看起來好像有點呆住,並沒有馬上去收錢結賬。

「我說這要多少錢?」棒球帽男人等的有點不耐煩,他伸手想要去拍一下女服務員的肩膀,但是他的手卻直接從對方的身體裡面穿過去了。

「見鬼!你在搞什麼鬼1棒球帽男子猛然的退後了好幾步,他憤怒的咆哮著。他摸著自己剛剛穿過女服務員的手,好像怕被什麼東西感染一樣。

「你對我的身體做了什麼?你是個該死的變種人1棒球帽男子的語氣中有點驚恐。

「不,對不起,我,我什麼也沒有做。」女服務員看起來年紀並不大,估計也是高中生的樣子,看起來像是在打臨時工。

「你是個變種人。」棒球帽男子再次喊到,他拿起一個吧台常見的圓凳,指著那個女孩。

「告訴你,你別給我耍花樣,你們這種人我見得多了。」男子雖然這樣說著,但是卻不敢上前,他似乎在害怕什麼。

「對不起。」女孩已經開始帶著哭腔,漂亮的大眼睛里含著淚水。「真的對不起,我什麼也沒做。」

「夠了1李傑的心情已經跌倒了谷底,這都是什麼破爛事。這些鼓吹變種人是威脅的傢伙知不知道他們在煽動多大的矛盾?

他們除了給這個社會製造麻煩以外,他們完全不能幹點正事!

李傑已經忍受不了這些傢伙了,這個女孩兒只是一個普通打工的學生而已,她是被嚇壞了。

變種人受到驚嚇會出現自我保護的狀態很正常,而且女孩兒看起來能力也並不是破壞性的。

但是因為電視新聞上的鼓吹和宣傳,這種可以融入正常人生活的變種人都開始變得不受人待見。

李傑直接提著自己剛剛買的重達二十多公斤的牛腿站在了女孩兒的身前,用牛腿直接撥開了這個男人指著女孩的圓凳。

因為男人一副想要攻擊女孩兒的樣子,女孩兒都快要嚇哭了。

「她只是一個普通的女孩兒,而且我也沒看見她對你做什麼不好的事情。」李傑的力氣很大,男人被他用牛腿一撥差點摔倒了。

「他是變種人1這個男人還在繼續強調這一點。彷彿這就是最可怕的原罪。

「但是現在她只是一個被你給嚇壞了的孩子。」李傑站在男人面前很嚴肅的說道。「不要簡單的那些傢伙給誤導了,拜託你動動腦子。」

李傑指了指電視上還在大放厥詞的麥考利,這種人的所作所為毫無意義,只會增加負能量。

看著李傑氣勢洶洶的樣子,那個男人的其他幾個同伴都在勸他算了。最後他掙扎了一下,最後留下了二十美金付幾個人的咖啡錢,也不要找零就這樣走了。

「你還好嗎?」李傑詢問著女孩,她真的被嚇壞了。

「沒事,謝謝你。我剛剛,我剛剛有些被嚇壞了。」女孩兒平復了一下自己剛剛的心情,對李傑道謝。

「凱蒂,過來一下。」正當女孩兒向李傑道謝的時候,看起來像是店長的男人招呼名叫凱蒂的女服務員過去。

好像在交談些什麼,凱蒂似乎在懇請些什麼,但是店主還是搖了搖頭。最後凱蒂只能無奈的脫掉代表這家店服務員的一個圍裙。

「怎麼了?」李傑皺著眉問了一句正向他走來的凱蒂。

「沒什麼,只是丟了一份工作而已。」凱蒂笑了笑,但是顯得很無奈。然後對著李傑點點頭走出了咖啡館。

李傑害怕的事情發生了,作為一個十分正常而且能力並不是以破壞為主的變種人都會丟掉工作,那些其他變種人呢?

李傑記得原來看電影的時候,有的變種人的特徵可是很明顯的,人們只要留意觀察就能發現那些變種人的特徵。

這些人會不會受到更加的壓迫?然後在劇烈的壓迫下爆發出來?要知道這不是不可能的。

那一句:哪裡有壓迫,哪裡就有反抗。並不是一句空話。

李傑結了賬走出咖啡館,看見剛剛的女服務員凱蒂正蹲在路邊輕輕的哽咽,雙手抱著自己的頭,但是肩膀在不斷抖動,這是一個人在抽泣的表現。

「如果你不介意的話,我可以送你回家,我的車停在路口。」李傑蹲下對凱蒂開口道。

凱蒂的家也住在皇後區,但是看起來並不是自己家的房子,而是租住在一個公寓樓內。

李傑開著只的二手福特轎車花了十五分鐘把凱蒂送回了自己家。

「今天謝謝你,不然那個男人恐怕會傷害我。」凱蒂在下車前再次感謝李傑道。

「不用客氣,因為你並沒有做錯任何東西,只是他嚇到了你而已。」李傑搖了搖頭回答。

凱蒂笑了一下,笑容比之前的苦笑好看多了,她從口袋裡抽出一個小本子和一支筆,她撕下一頁紙在上面寫下自己的電話號碼。

「這是我的電話,我是說,如果你願意和一個變種人交朋友的話」

李傑沒有讓凱蒂把話說完就把她手裡的紙片拿了過來。「當然,相信我,我的很多朋友比你怪異的多。」

嗯,李傑這說的是實話。

「謝謝。」凱蒂笑了笑,下了車對著李傑揮揮手就跑上樓去。

李傑開車緩緩的離開這裡,他還要趕回去給基地里的人做午飯呢。

電台內的廣播也是在播放這些他不想聽的新聞,李傑索性把電台關了安靜的開車。

他不知道凱蒂今天的境遇是偶然,還是所有變種人一定都會遇到的。

李傑不敢保證所有的人都像他一樣能夠平等的去看待變種人問題,比如今天遇見的棒球帽男子。

他對變種人就是另一種態度,而且非常複雜。裡面包含了歧視,恐懼還有一絲羨慕。

雖然他叫囂著要教訓凱蒂,但是他卻始終不敢動手,這是他在害怕。而且他又說起了他童年遇見的變種人,因為別人的能力或者是優秀又讓他感到羨慕和嫉妒。

這種複雜而混合的情緒是不是大多數民眾所有的?李傑的福特汽車開的很慢。

因為紐約的交通很擁堵,就如同潛藏在這個社會下面的各種問題一樣。所有的問題都在堵著。

沒有人,或者說沒有好的辦法去解決這些問題,而得不到宣洩的問題就像是這滾滾車流一樣。

被迫擁堵在路上,拖慢整個社會的發展。

凱蒂今天很開心,雖然她丟了一份兼職,但是她收穫了一個知道她身份后還不歧視她的朋友。

「爸爸,媽媽我回來了。」她雀躍的推開自己的家門,與往常回家後母親會給她一個擁抱不同。

今天的父母都安靜的坐在沙發上,聽見她回來的消息只是轉過頭來看著她。

而在父母的對面,有兩個陌生的人在哪。一個坐在輪椅上的老者,和一個滿頭紅髮的漂亮年輕女人。

「你好,我想你一定就是凱蒂,我想和你談談好嗎。」輪椅上的老者笑容很和藹。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