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在漫威當超級英雄的那些年>第十四章 變異的哈利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四章 變異的哈利

小說:在漫威當超級英雄的那些年| 作者:一噸大蘋果| 類別:同人競技

「這是我父親留給我最後的遺產。」哈利指著放在柜子里的那支金黃色血清默默的說道,口氣很嚴肅。

「我們家族有一種基因性的遺傳病,難以治癒。這個病症將會從二十歲開始發生。」哈利將他所知道的一些事情都說了出來。

「而我的父親,諾曼·奧斯本。為了根除這個病毒投入研究幾十年。」哈利所知道的全部真相,都是有諾曼·奧斯本轉告給他的。

其中也許隱瞞了很多事情,但是因為諾曼已經死掉了,所以這些事情也變得不是重要了。

「而這支血清是他耗費了巨大的精力才研究出來的。而這可以斬斷我基因內的疾病,我和我以後的後代都不會在被基因病毒所困擾。」

哈利認真的說道,同時轉頭看向彼得和李傑。

「你們是我最信賴的朋友,我期望你們幫我。」哈利的語氣很認真,他取出了這支血清。

「這支血清雖然經過試驗,確實消除我身體內的病毒,不過我也期望你們能協助我,因為我恐怕一個人無法操作那麼多儀器。」哈利指了指手術台。

為了保證在注射這支血清的時候的安全性,所以諾曼還準備了其他許多相關的器材與輔助針劑。

很顯然這最好有其他人的配合才能完成注射,而哈利可以信賴的人不多,彼得和李傑算是最重要值得信賴的朋友。

「好吧,我們需要做什麼?」李傑知道諾曼對哈利隱瞞了很多事情,但是他並沒有心情去揭破。

因為既然諾曼死了,那麼一切都已經塵埃落定,而作為哈利的好朋友,李傑不期望哈利背負上諾曼的罪孽枷鎖。

所以他並沒有告訴哈利,諾曼在研究這些血清的時候究竟犯下了多少罪惡。

彼得的心理也很複雜,因為他也知道,哈利的這支解藥恐怕是無數人用性命試驗出來的。

為了解救哈利,諾曼用鮮血和白骨鋪就了一條道路,無論是解藥亦或者是那個肢體修復血清。

彼得·帕克眼神複雜的看了一眼李傑,李傑明白他眼神中的意思,但是還是輕輕的搖搖頭。

現在說這一切都毫無意義了。

但是兩人不知道的是,這支血清最關鍵的成分是彼得那次異變時產生的成分。

因為詹凱琳以為自己的保密措施做得很好,而且彼得自從被李傑徹底消滅了身體裡面的獸以後。

彼得所有的問題都已經消失,所以李傑和彼得只是讓詹凱琳停止了研究計劃。

所以並沒有人想到,彼得的血液其實已經落入了諾曼·奧斯本的手上。而且還被諾曼研製出了血清。

兩人以為這個血清就是那些非人道試驗的產物。

「彼得,你應該在康納斯博士的實驗室里接觸過這些東西。」哈利指了一下那些儀器說道。

「也許注射血清的時候會有一些疼痛。」哈利說道。「所以我想你們最好把我綁起來,免得我在途中掙扎。」

「好吧,彼得等會兒你來指點我該幹什麼。」立即按照哈利的要求把他固定在一個手術台上。

彼得研究了一下諾曼留下來的說明介紹,按照諾曼的說法找到了其他幾隻作為配合使用的輔助針劑。

按照比例將它們全部融合調配好,然後將所有需要的針劑和修復液都放入特製的醫療機器中。

哈利看起來有點緊張,因為那些針管稍微有一點太粗了。而且要注射的藥劑等會兒肯定很多,而且估計會很疼。

「不要緊張哈利,你要相信你的父親,我想他已經為你預留好了所有打算。」李傑安慰了一下哈利。

呼~哈,哈利做了次深呼吸之後點點頭示意可以開始了。

李傑在彼得的指揮下給哈利帶上了供養面罩,以及一個防止咬舌用的牙套。

生命檢測儀也全部接通隨時監控哈利身體的生命指標。

「一切看起來都正常。」彼得這個時候在所有重要的機器邊上都來回走了一圈。他要反覆確認所有的機器都是正常工作的。

所有的讀數都是無誤的,因為在場的兩人沒人期望哈利因為自己的失誤而出現意外。

哈利用眼神對兩人示意,表示他絕對相信兩人。

在確定一切都正常后,彼得按下了注射器啟動的按鈕,血清早已就位在彼得的按動下緩緩的刺破哈利的皮膚進入他的血管。

金黃色的血清混合著其他的輔助針劑正開始向哈利體內緩緩的注射,它們一進入哈利的身體就開始快速的被哈利吸收。

新的基因組在破壞哈利體內那些原本帶有遺傳性疾病的基因組,基因鏈被連續的打斷後重構。

這個過程看起來是極度痛苦的,哈利的眼珠都快凸了出來,額頭上的青筋不斷清晰可見。

如果不是帶上了防止咬舌的牙套,恐怕他現在會把自己的舌頭都給咬斷了。

這個過程是不能打麻醉針的,因為諾曼留下的說明特別說過,麻醉針里的成分會破壞血清和針劑的融合。

這個痛苦的過程只能依靠哈利自己去扛過去,本來人類疼痛達到一定程度就會啟動保護措施自己暈過去。

但是諾曼的輔助針劑中似乎有特別的東西,讓哈利一直處在清醒的狀態中。這讓哈利愈發的痛苦。

「讀數正常嗎?」李傑可看不來機器上那些複雜的讀數,只能求助於彼得。因為現在哈利的狀況看起來並不是很好。

「血壓和脈搏都點升高,但是都在範圍內還沒有達到臨界值。」彼得的神情很專註。「哈利也許很痛苦,但是這一切應該都還在可控的範圍內。」

事到如今,只能等到一切都塵埃落定了,李傑和彼得現在都只能夠監控著機器,避免出現意外。

當哈利終於沒有感覺到那種撕裂身體一樣的疼痛的時候,時間已經是兩個小時以後了。

血清的注射早已完成,但是痛苦卻持續了兩個小時,在這期間他的意識一直處於一個很模糊的狀態。

當他徹底醒過來的時候,發現自己的衣服已經全部被汗水打濕,連頭髮都濕漉漉了。

好在彼得和李傑一直在給他補充生理鹽水,不然他有可能脫水而死。

這種治療的方法可真的不想再來一次了,哈利心裡默念道。

當哈利醒來的時候第一眼看見了他的兩個朋友,李傑手上正拿著一套乾爽的新衣服,看起來是準備給哈利換的。

而彼得則拿著一條幹毛巾,看起來是準備給他擦汗。

「夥計們,我還沒有那麼虛弱。」哈利笑了一下說道,不過嗓音有點沙啞。

「在我看起來,你現在虛弱的和一個嬰兒差不多。」李傑發現哈利醒了,看了看他的臉色說道。

「現在感覺怎麼樣?有什麼不適嗎?」

「除了有點口渴,我沒有感到任何的不舒服,能給我來杯水嗎,我的嗓子快冒煙了。」哈利說道。

「看起來讀數都很正常,但是之後我還要抽一點你的血液做對比,如果一切都和諾曼叔叔留下來的說明一樣的話,那麼試驗就應該成功了。」

彼得給哈利遞過去一杯水,然後反覆對比了哈利的生命體征后說道。

哈利一口氣喝完那杯水,接過了李傑手上的衣服和彼得手裡的毛巾說道。「我想我現在換衣服還用不著兩個人來幫忙。」

「雖然我看起來有些虛弱,但是我感覺我自己一點都不乏力。」

哈利說著想要撐起自己的身體從手術台的平板床上起來,他的一隻手輕輕的拉住平板床邊緣的不鏽鋼扶條。

一邊想把自己給拽起來,但是只是輕輕的一用力,原本不鏽鋼製作的堅固扶條就被他輕易的給拉扯斷了。

哈利有些不可置信的看著自己手中被扯斷的扶條,而李傑和彼得也看了眼被拉斷的缺口。

就像是被巨大的拉力機給一口氣拉斷一樣,被拉斷的地方出現了扭曲變形。

「是的看起來你一點都不虛弱,反而快成為一個人形暴龍了。」李傑略帶開玩笑的說道。「我們也許要對你做一次更加全面的檢查才行了。」

看起來諾曼留下了的血清不僅僅只是消滅了哈利身體內的病毒那麼簡單埃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