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在漫威當超級英雄的那些年>第十五章 私密談話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五章 私密談話

小說:在漫威當超級英雄的那些年| 作者:一噸大蘋果| 類別:玄幻魔法

紐約長島,四季酒店旗下的精品公寓樓內。尼克弗瑞的私人居所。這裡是尼克自己的個人空間。

作為神盾局局長,他遠沒有表面上看到的那麼風光。

擁有多大的權利就有多大的義務,這幾乎是古不變的真理。當然如果你完全不在乎自己以後的名聲,或者說你心中毫無需要堅守的信念的話,當然可以無視這段話。

權利與義務在上萬年前的初級人類文明社會就已經形成。那個年代最強壯的戰士享用族中最好的食物。

擁有最多的配偶,居住在最好的房子。

但是這些戰士所享有的這一切並不是免費的。他需要在族群需要他犧牲的時候,義不容辭的拋棄掉自己的性命。

也許是在和其他部落的戰爭中,也許是在圍剿一頭危險的獵物時。

即便人類文明如何變化,這個不成文的規定依舊在流傳。即便因為某些原因,在某些特定的條件下。

一些人,或者是一個特定的群體,他們享用了超規格的待遇,但是卻沒有履行相匹配的義務。

那麼他們總有一天會將他們不應該得到的東西吐出來,也許時間會比較長,但是時間越長他們付出的代價也越加慘烈。

尼克弗瑞,一名老兵。他參加過越戰,甚至有傳言他參加過二戰,他是美國隊長超級士兵計劃的副產品。

但是尼克弗瑞的檔案是絕密資料,外人根本不可能真正的知道尼克弗瑞的傳奇一生究竟干過多少豐功偉績。

他這一輩子經歷了許多常人難以想象的戰鬥和抉擇。當需要犧牲一部分人去拯救更多的人時候。

尼克會毫不猶豫豫的犧牲掉那些人,這並不是他的冷血。而是處在他的位置他所必須承擔的責任。

也許很殘酷,甚至說冷漠無情,但是相信我,這是一個身居高位者必須要做的決斷。

一個優秀的當權者,不止要去賺到足夠的讚譽,同時也要有足夠的勇氣去背負更多的罵名。

但是這些所做的一切,並不代表尼克弗瑞本身是一個毫無感情的動物。

實際上作為一個從屍山血海中走出來的老兵,尼克更加明白每一條生命的重要性。

有的人說過多的戰爭與殺戮會使人迷失自己而忘卻一切的美好和溫暖。

但是同時,越多的戰爭和殺戮也會使另一部分人更懂得和平的重要性,更加的愛護生命與這個世界的美好。

尼克弗瑞屬於後者,他陰鬱的獨眼下潛藏著的並不是大權獨攬的狂妄,而是對於這個世界更多的期望。

他期望這個世界變得更加美好,也變得更加的安全。

但是如同硬幣擁有兩面一般,有花就有字,有光明就有黑暗。

光明者人人嚮往,她代表作世間一切的美好。

而黑暗者,卻人眾人望而卻步。因為你如果要溶於黑暗,只怕會自身墮落於其中,最後難以自拔。

哪怕是心懷光明者最後都難以逃離這一切。

在人生最關鍵的選這題上,光明與黑暗的選邊站的時候,尼克將自己置於後者。

神盾局所為並不都是光明正大的,為了目的有的時候不折手段是必須的。如果這個可怕的權利機構,沒有一個合適的領導者。

將會成為這個世界最恐怖的一個機構,哪怕是當年的蓋世太保都遠遠不及。

不是每個人都能成為佩吉卡特這樣的傳奇人物。

當尼克接手神盾局的時候就已經感覺這個機構已經開始慢慢脫離了它的初衷。

它不再是當年那個為了保護世界而創建的機構了,或者說保護世界與對抗邪惡已經不是神盾局的主要目的了。

它成為了大人物的玩偶,政治和權利的斗獸常誰都想進來插一腳,誰都想在這個龐大的組織里分一杯羹。

可是他們並不真正清楚,他們的所作所為會給神盾局帶來多大的麻煩,就如李傑之前所厭惡的一樣。

這個世界上總有人自以為是,他們除了挑動矛盾與製造緊張關係以外毫無作為。

尼克接手神盾局的時候就已經發現這個機構千瘡百孔,他成了這條破船的修補匠。

這個獨眼龍總是有自己的辦法,他總能在這條船快沉沒或者將要觸礁的時候把這條船解救出來。

他一度以為自己已經成功了,但是自從華盛頓的那次會議以後,他知道自己的所作所為只是一個笑話。

神盾局裡面還是有各種釘子,情報尤其是重要的情報像是流水一樣的泄漏出去。

x戰警的計劃被駁回,而面臨的問題越來越多,尼克深深的感覺到自己人生的選擇有時候是一種錯誤。

但是只要有這種想法后,只要過上三分鐘他就會把這種思想丟於腦後,因為他是尼克弗瑞,是個百折不撓的戰士。

但是即便是最堅硬的鋼鐵也有折彎的時候,在強大的戰士也有被擊敗的一刻。

當電視上挑動變種人與普通人關係的報道出現后,尼克恨不得把那個大嘴巴的麥考利給撕爛。

作為一名真正的當權者,他更明白這些破事之後會造成多麼複雜的狀況。

但是國會裡對變種人持有偏見的議員不再少數,而且在民眾中對變種人的偏見更多。

為了自己的選票和支持率,政客們會順應民意,至於這個民意是對是錯他們並不在乎。

反正是選民你們要求的,看啊!我按照你們的要求做了,如果出了任何事情請不要來怪罪我。

因為這是你們這幫豬腦子的要求!

尼克需要喝一瓶烈酒,但是喝酒的地方不能在神盾局。因為在那裡,他必須永遠都要一副穩操勝券的模樣。

因為只有這樣,他才能夠保證他的下屬有足夠的信心聽命與他。

這所私人的秘密公寓,是他唯一安靜的地方,在這裡他可以瘋狂的給自己灌上一瓶威士忌。

而不用擔心有任何人來指責他。當然出於尼克自身的性格,他基本不可能做出這種瘋狂的舉動。

他最多喝三杯純威士忌后就會停下來,因為他的工作要求他保持決定的清醒。

但是凡事都有例外,比如和弗蘭克一起的時候,這個曾經在越戰時期背靠背互相寄託性命的老友。

在他的面前,尼克可以偶爾的放鬆一下,卸下一些面罩。

一個沒有朋友,或者說沒有可以傾吐情緒的對象的人是可悲的。因為無論是喜悅還是悲傷,對於他來說意義都已經不大了。

尼克和弗蘭克正呆在長島的私人公寓內,已經有接近半瓶的巴西產甘蔗酒被兩人喝掉了。

「你知道我最討厭這份工作的什麼地方嗎?」尼克喝了大概四杯酒,但是他心裡想要發泄的話很多。

「就是我知道很多秘密,但是別人都不知道。這些多知道的秘密並不能成為我炫耀的資本,反而會因為一些蠢貨的決定而把我推上很尷尬的境地。」

弗蘭克沒有接話,他給甘蔗酒裡面加一片薄荷葉。

「有的時候我在思考,也許我應該在越南戰場的時候就死掉。我不喜歡那場戰爭,不管是以前還是以後,它都不會成為我的光榮事。」

「人們只會記得美國大兵屠殺平民和凌辱女性,當然還有不人道的化學戰。而做出這一切決定的那些該死的政客卻活的好好的。」

「他們讓總統出面道個歉,然後自己安安靜靜的退休安享晚年,而我們的名字卻要被釘在恥辱柱上。」

「你知道我為什麼還沒有去死嗎?」尼克說出一個有點承重的話題。

「我想你的想法應該和我一樣。」弗蘭克攪拌了一下加了薄荷葉的甘蔗酒終於開口說道。

「我們都期望在一場偉大而光榮的戰爭中最英勇的死去。我們實際上除了殺人什麼也不會,當這個世界不需要我們殺人的時候,我們將會成為最可悲的人。」

「我們畢生在殺人,有時候為了人民,大多數時候為了政府,而現在我退出了,因為有人告訴我可以為了信念與正義。」弗蘭克喝了一口薄荷甘蔗酒說道。

「當有一天這個世界不再需要我殺人的時候,我想我會把最後一顆子彈留給自己,我相信你也一樣。」

「敬這該死的世界。」尼克沒有說是否同意弗蘭克的說法,反而舉起酒杯說道。

「敬這美麗而醜陋的世界。」弗蘭克與尼克碰了一下杯子,兩人一口喝乾酒杯中的酒。

「我要組建一個超級英雄的隊伍。」尼克說著開始談比較嚴肅的話題。「而我現在人手嚴重不足,這個世界有很多一般人對付不了的東西。比如你們在地獄廚房解決的那個。」

「我不在乎你們是怎麼解決的,而我現在需要幫手,我想你應該明白的我的意思。」尼克弗瑞說完緊緊的盯著弗蘭克。

而弗蘭克並沒有回答尼克的問題,反而問了一個好像完全不相關的問題。「你覺得一切都還在掌握之中嗎?」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