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在漫威當超級英雄的那些年>第二十二章 不正常的襲擊事件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二章 不正常的襲擊事件

小說:在漫威當超級英雄的那些年| 作者:一噸大蘋果| 類別:都市言情

十二月的紐約已經非常寒冷了,今年的氣溫降到了有氣象記錄歷史最低點。

但是大都會的繁華不會因為寒冬而消退。

因為時間快到西方最重要的節日聖誕節了。

所以不論是各大超市還是在商業中心內的各種店鋪,都不約而同的推出了各種打折促銷之類的活動。

這是一年內最重要的商業季。在這個時間內,哪怕是不富裕的家庭也會想辦法擠出一點錢。

為自己的家裡購買一些裝飾用的聖誕節掛飾。

或者是想辦法為自己的孩子添置件新衣服或者是購買一件新的玩具。

在紐約的生活並不容易,這裡是全球物價最高的地區。

沉重的生活壓力嘗嘗會壓倒那些生活不如意的人。

尤其是一些特殊人群,他們在這裡的生活會更加艱難。

比如現在這個出現在我們面前的男人,他叫黑爾。

他的打扮有點奇怪,雖然紐約室外的氣溫很冷。

但是在大商場內因為中央空調的開放,暖氣的溫度被設置的很高。

所以商場內的氣溫實際上是很高的。

外面穿著厚重冬衣的人,來到這裡都會脫下厚厚的冬裝。

但是黑爾很奇怪,他穿著一套高領的冬裝,將自己的脖子都給包了起來。

牛仔褲搭配著膠底鞋,說實在的這個打扮很老土。

更不用說手上還帶著一雙看起來很廉價的手套。

看起來像是尼龍或者是其他石化材料的副產品製作的手套。

這雙手套看起來更像是一雙工作用的手套,而不是大家在節假日會穿出門的手套。

紐約可是世界時尚之都之一啊,這裡與巴黎米蘭起名。

黑爾這副怪模怪樣的打扮讓路過他身邊的人對他有點敬而遠之的保持距離。

更何況黑爾看起來頭髮也很久沒有修剪了。

看起來亂糟糟的,雖然好像出門前他嘗試弄平順過。

但是這樣做感覺好像更糟糕了,現在的他看起來就像一個骯髒的嬉皮士。

周圍人對黑爾的眼神,令他趕到非常的不舒服。

但是他並不能去指責他人對自己的看法,因為他知道自己現在的模樣並不討喜。

他現在只想趕快把事情辦完后早點離開這棟大樓。

位於皇後區的這家商業大樓內雲集了許多商店與品牌直銷店。

同時也有許多咖啡館和飯店,是周圍居民會在節假日來休閑購物的地方。

這裡還有皇後區內最大的一家toysus。

這裡的玩具幾乎是皇後區內最全的,但是toys內的玩具價格幾乎都不便宜。

不過每到聖誕節前,即便這裡的玩具在不便宜,也會有無數的家長來這裡購物。

為了給自己的孩子一個聖誕節的驚喜。也許是一盒積木,也許是一個芭比娃娃。

不論是什麼,至少在這一天孩子們能夠收到禮物,這能讓他們開心上一整個月。

黑爾看起來沒有在乎其他人詫異的目光,但是他的腳步中透露了他的不自信。

顯得有些畏畏縮縮的腳步最終還是踏入了這家玩具店。

「能行的,只是一件禮物,我能買得起的。「黑爾小聲的給自己打氣到。

他的手插在口袋裡,捏著兩張皺巴巴的美元紙幣。

這是他全部的現金了,黑爾的工作並不好找。

因為他總是把事情給弄得很糟糕,現在除了能從救濟站里領取到食物以外。

他沒有任何現金的收入。

現在口袋中的紙幣還是昨天一位善心的先生髮放的。

他說他是一名虔誠的信徒,在聖誕節前為窮苦家庭送來微薄的現金。

這是為了那些家庭中的孩子準備的,給他們在聖誕節一份他們喜歡的禮物。

雖然錢很少,只有二十五美元,但是黑爾還是很感激。

黑爾已經有很久沒有給自己的兒子買玩具了。

自從他沒法工作,而且妻子也離開他之後。

家裡的情況越加的艱難了,現在他已經沒有錢繳納房產稅了。

也許明年房子就會被政府或者銀行回收。

這也許是最後一次在家裡過聖誕節了,他不想在看見兒子羨慕的看著其他孩子的玩具。

那種渴望的眼神總是令他心碎。

過於昂貴的玩具他買不起,所以他在貨架上徘徊了許久。

一直到售貨員用一種防備的目光看著他的時候,他才拿起一個猶豫了許久的美國隊長的兵人玩偶。

這個兵人的做工並不精緻,相對來說價錢也比較便宜。

但是這也要三十美元,不過因為聖誕節打八折,所以只要二十四美元。

這樣還能剩下一美元,黑爾決定剩下的一美元可以給兒子帶一個kfc的漢堡剛好。

想到兒孩子看到禮物后開心的樣子,黑爾的內心也有一點柔軟。

排隊結賬的人群很長,排在黑爾後面的看起來是一對夫妻帶著他們的小女兒來選購玩具。

一家人看起來很融洽的在那裡說說笑笑,黑爾有些羨慕,幾年前他也有同樣的家庭。

而現在一切都以隨風散去。想到這裡黑爾不經悲從中來。

「先生一共是三十美元。「輪到了黑爾結賬,收銀員熟練的拿過貨物后掃碼結賬。

但是她曝出的數字令黑爾有些吃驚,黑爾不解的問到。

「今天不是聖誕節促銷嗎?不是所有商品打八折嗎?「黑爾口袋裡只有二十五美元,他可沒有多餘的五美元去付賬。

「很抱歉先生,孩之寶公司的產品不參與此次促銷打折。「服務員雖然嘴裡說著很抱歉。

但是她的語氣裡面顯得很不耐煩,她今天已經非常忙了,不想和一個怪人胡攪蠻纏。

「求你了,我只有這麼多,我最近有點經濟困難能夠分期付款嗎?「黑爾將所有的二十五美元全部掏出來后請求到。

「對不起先生,低於兩百美元的商品無法使用分期付款。「服務員的語氣依舊冰冷。

「您也許可以選擇其他商品。「

話雖然這麼說,但是黑爾並沒有挑選的餘地。

這款美國隊長的兵人幾乎是能找到的,最便宜的美國隊長人偶了。

而黑爾的孩子一直崇拜美國隊長,這是孩子的榜樣與偶像。

黑爾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像隊長一樣堅強,不會在以後的生活中被輕易擊敗。

收銀員毫無感情的目光看著黑爾,這讓他很尷尬。

他猶豫了一會兒,從自己的衣服內扣扣索索的拿出一條銀白色的項鏈。

這是他父親留給他的紀念品,是當年二戰時期攻破納粹在瑞典的秘密基地,繳獲的純銀餐具后打造成的紀念品。

這對黑爾來說一直都很有意義,但是他現在拿了出來,他有些顫抖的將項鏈放在收銀台上說到。

「這是一條純銀的項鏈,有十五克重,以銀價來說價值七美元。我現在請求您借給我五美元行嗎。「

黑爾的懇求很誠懇,姿態很低。

但是收銀員還是冰冷的搖了搖頭。「如果您的手頭不寬裕可以選擇其他商品。「這話冷漠的就像機器人一樣。

黑爾死心了,也許今天要讓自己的孩子失望了。

他拿起玩具準備物歸原處,也許只能挑選一些其他的玩具了。

正當他準備立刻的時候,一直在他身後排隊的夫妻攔住了他。

「先生,如果您不介意的話,我可以先借給您五美元。「女士攔住了他,從自己的錢包里掏出了五美元,想要遞給他。

說是借,其實就是贈予,黑爾很清楚對方的意思。

「夫人,謝謝恐怕我不能要這筆錢。「黑爾很感動,但是他已經決定換一個便宜點的玩具。

自己已經拿了太多人的施捨了,自己已經虧欠太多。

「這是聖誕節先生,主的恩賜應該傳播四方,每個人都應該在這一天歡樂,如果這能幫助到您,將是我們的榮光。「

看起來這家人還是虔誠的信徒。

「我媽媽說幫助他人,是快樂的本源,如果你的孩子因為我們的幫助能夠在聖誕節感到快樂,那麼我們也將感到快樂。「

夫妻兩的小女兒還有點小,說話的聲音有點稚嫩,有些奶聲奶氣的,不過很可愛。

「所以,不要拒絕我的好意,先生。「女士再一次將美元向著黑爾遞了過來。

「謝……謝謝。「黑爾的聲音有點哽咽,他準備接受這個好意。

而在近百名的排隊人潮中的最末位,李傑也挑選了禮物準備在聖誕節送出。

包括給明迪的,李傑一直想把她的思想矯正來著。

還有準備給曾楚和彼得的,他們兩人還是大孩子,對玩具沒有抵抗力。

而隊伍最前面發生的事情因為視角的原因他並沒有發現。

他還在想著,要在下午約彼得出來聊一聊關於至尊法師的問題。

正當他在思考關於法師的問題的時候,前面隊伍出現了騷亂。

黑爾準備接過女士遞給他的錢,在他接到錢的一瞬間他那雙原本就破舊的手套,好像被人用利刃割開了一個口子。

原本應該包裹住手指的部分露了出來。

當黑爾發現的時候為時已晚。「不。「黑爾絕望的叫到。

藍白色的電弧從他的手指上湧出,電弧因為電壓差順間導向離黑爾最近的一個人。

那個女士做夢也沒有想到會出現這種事情。

強大的電流瞬間貫穿了她的身體,僅僅是一個瞬間的接觸就要了她的性命。

她那和煦的微笑還掛在臉上,而自己去已經失去了生命。

在這一瞬間人群瞬間變得慌亂,尖叫聲四起,整個隊伍都亂套了。

「你幹了什麼!你對我妻子幹了什麼0男子抱著自己妻子的屍體不可置信的問到。

而小女孩兒收到過度的驚嚇已經放聲大哭。

「我的妻子在幫助你!而你,而你居然殺了她0男子的青經爆出,他的血液被腎上腺素刺激的不斷上涌。

憤怒已經讓他是去了理智。「你是一個變種人!你是變種人!所以你要殺了我的妻子嗎0

男子說這話快速的靠近黑爾。

「不要過來,我的手套破了,不要過來,我要先把電壓釋放出去。「黑爾不斷的退後,他想找個東西釋放自己體內的電壓。

李傑還在想事情就發現隊伍開始騷亂了,許多人丟下自己手裡的物品就想要離開這裡。

這個時候原本被遮擋的視線才看清楚前面發生了什麼事情。

一具女性的屍體躺在地上,在她身邊是一個正在哭泣的小女孩。

而一個看起來像是這名女子的丈夫的男人正在咄咄逼人的靠近另一個男子。

黑爾在不斷的退縮和閃控制不足自己的力量。

他成為變種人是最近兩年的事情,他一點都不想要成為變種人。

因為這種力量他無法控制,他的身體內總會積蓄電荷。

必須每隔一段時間就將電壓釋放出去,而在公共場合不可能肆無忌憚的釋放電荷,這會傷害到無辜的人。

因為這個能力他丟掉了賴以為生的修車工作,妻子也跑了,只剩下他和孩子一起生活。

黑爾不想傷害任何人,但是無法掌控的力量是那麼的危險。

即便是他不願意,今天他還是殺了一個人,一個善良的母親,一個溫柔的妻子。

而現在她的丈夫瘋了,想要來找他拚命。

但是黑爾知道,自己會再一次傷害到他,黑爾一直在後退。

但是男子靠的太近了,黑爾從身體內泄露的電流蠢蠢欲動。

藍白色的電弧在這一刻從他的手指處噴涌而出,黑爾絕望的喊到「不0

藍色的電流擊中了男士,而李傑早已明白這邊發生的事情了,在電流集中男子身體的一剎那。

李傑已經來到了男子的身邊,他混在人群中速度快不起來,不過好在到的還即即使。

一根用來維持秩序用的金屬欄柱被李傑丟了過來。

導電性更好的金屬柱吸引了大量的電流。強大的電流擊打在金屬柱上發出里啪啦的聲音。

而且四濺的電流將這一片商店的電壓全部帶亂了。不氣開關跳閘斷電。

整個一層樓都陷入可黑暗。

當黑爾將所有的電荷全部釋放之後,他無力的癱倒在地上,嘴裡還在念叨著。「對不起,對不起。「

李傑現在沒有空去管他,現在他在檢查這個被電男子的生命體征。

瞳孔開始放大,呼吸和脈搏開始微弱。出現了輕微的皮下出血,舌苔也有部分出血的癥狀。

李傑開始給男人進行心肺復甦,這是和弗蘭克學習的一些急救手段。

「你們誰能該死的冷靜一點去打電話找個醫生過來0李傑給男人坐著心肺復甦,看著亂糟糟的人群怒吼到。

當巡邏的警察來到這裡的時候,終於有人幫李傑打電話叫醫生了。

這個時候李傑已經給男人做了五分鐘的心臟按壓。

他如果停下來,男人的心跳就會立刻停止。

而趕來幫忙的警察根本插不上手,只能是把這家的小女兒保護起來,免得在人群里受傷。

而黑爾也被警察給控制了起來,他現在看起來恢復了一點力量。

沒有剛開始放完電那麼虛弱了。

他看著自己所造成的一切,那個臉上還掛著微笑死去的母親。

那個在嚎啕大哭的小女孩兒。

還有因為自己傷害而不知道死活的男子,他的內心無比的悔恨。

他恨自己所造成的一切,他恨失去工作后艱難的生活。

在這一刻他內心的絕望不斷的放大。

他身體內有積蓄了少量的電量,他將控制自己的警察給電了一下讓他有些麻痹。

然後搶過他腰間的手槍,發出了人生最後一段宣言。「我恨變種人!0

碰,m1911的子彈穿過了他的大腦,紅色的鮮血與灰白色的腦漿四處飛舞。

那個他準備帶給孩子的玩具上也被沾染到,鮮紅色的鮮血染紅了美國隊長身後的星條旗。

槍聲響起時李傑才明白自己身後的不遠處發生了什麼,可是他現在不能停下來。

因為他的手裡還有著另外一條生命。

當醫生終於趕到和李傑交接的時候,李傑的神情有些麻木了而隨著醫生一個時間出現的還有一群狗仔記者,或者說是所謂的自由媒體人。

他們不是正規電視台的工作人員,他們一般都是自己採集新聞,然後賣給電視台。

今天來的這兩個也是這樣的,看到現場的血腥場面他們高興壞了。

他們可不在乎這件事的背後有兩個家庭的悲劇,對他們來說這就是綠花花的美金。

「哇,今天運氣可真不錯,這是其今天第幾次變種人襲擊事件了。「一個狗仔問自己的同伴到。

「第三起還是第四起。「同伴回答到。「這新聞可都是美金埃「

兩人非常興奮的拍攝起現場照片和錄影。

總之是怎麼血腥怎麼來,越能博人眼球越好,至於激化矛盾什麼的,這可不關他們的事情。

正當他們拍的興奮的時候,一隻大手抓住了狗仔的衣領。

「你說今天同樣的襲擊發生了幾起0李傑的聲音憤怒而冰冷。

兇悍的眼神盯的這名狗仔情不自禁的咽了口口水。

「夥計冷靜點,你想知道我可以告訴你,但是請不要對我動手好嗎。「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