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在漫威當超級英雄的那些年>第三十章 相親相愛的兩兄弟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十章 相親相愛的兩兄弟

小說:在漫威當超級英雄的那些年| 作者:一噸大蘋果| 類別:玄幻魔法

阿斯嘉德,九大世界中的上層緯度。

這裡有眾神之力護持,非得允許之人難以到達此處。

眾神之父奧丁是這片神域的掌管著,也是九大世界中有數的強者。

阿斯嘉德是個非常美麗的神域,她在一片廣袤的太空之中。

由一塊巨大的陸地所支撐,這裡河水甘甜,可以釀造出最好的美酒。

這裡的果樹能夠長出最好的水果,榨出最甜蜜的果汁。

這裡有歡快的精靈不斷的唱誦,唱誦著阿斯嘉德的偉大和輝煌。

以及眾神之父奧丁的榮光與不敗的戰績。

除了阿斯嘉德的重神以外,只有少數的最虔誠的信徒,在生命走到盡頭的時候,能夠獲得神明的指引。

讓他們的靈魂來到此方凈土,來到眾神之國在此生活。

當然神並不是不朽的,他們也會老去死亡隕落。

但是阿斯嘉德的眾神一般都有長達五千年的悠長生命。

這對凡人來說幾乎就意味著不朽,現代人類開始的古典文明時代也不過才幾千年而已。

奧丁的一生經歷過許多的大風大浪,他見識過塵世巨蛇的滔天之禍。

也經歷過神隕之戰,從當年的信眾無邊,如今的信眾了了。

即便是對抗黑暗精靈與冰霜巨人的戰爭,也沒有令奧丁動搖過。

但是今天他的表情很凝重,因為一個中庭之人來了。

而且還帶了一個不是很好的消息。

「古一,通過阿戈摩托的寶珠你看見了什麼?」在奧丁的王宮密室內,奧丁的語氣並不是很好。

「我希望看到點什麼,但是我什麼都沒看到。」古一的語氣一樣的沉重。

「阿戈摩托的寶珠可以窺視多元宇宙與各大緯度,以及對重大威脅的入侵做出警示。」奧丁的語氣里有點不可置信。

「雖然我不是至尊法師,不能使用這顆寶珠,但是我知道它的厲害,為什麼你說什麼都看不到。」

「所以這才是我所擔心的,我從寶珠中什麼都看不到,世界一片黑暗。我的力量在衰退奧叮」古一直面著奧丁說到。

「我不是你們,凡人的身體是有壽命的極限的。我期望我看不到東西是因為我的發力已經不夠支持使用阿戈摩托的寶珠了。」

「不要說傻話古一,你還沒有虛弱到需要靠人攙扶著行走,你依舊是中庭里最強的人類。」奧丁拍了拍古一的肩膀,就像維京人常見的表示親熱方式。

「我們認識已經超過三百年了,只從你將那個愚蠢的魔神殺死後拋屍宇宙,我們就認識了。」

「你是我唯一認可的中庭之人,也許我可以幫你找一份長生不老泉。」奧丁很認真的說到。

「然後需要像你一樣瞎掉一隻眼睛嗎?」古一難得的開了一個玩笑。

這裡指的是奧丁以一隻眼睛為代價,獲得了無盡的知識的事情。

那是很久遠之前的故事了。

奧丁搖了搖頭。「你還是不肯聽從我的意見嗎?」

「奧丁,我已經活了太長的時間了,作為凡人已經夠了,我唯一所擔心的就是那無法窺視的黑暗。」古一再次把話題拉回了阿戈摩托的寶珠上面。

「我們應該做好準備,如果現在開始準備的話,時間應該還不晚。」古一很認真的說到。

「你認為那是諸神黃昏的徵兆嗎?」奧丁那博覽群書的大腦中閃過了一個令他害怕的名字。

「古神創造了世界,可是如今我們卻找不到任何古神的蹤影,他們是因為經歷了諸神黃昏的事件嗎?」奧丁眉頭緊縮,威嚴的鬍子隨著他嘴巴的開合而上下顫動。

「我不知道,沒有人活過諸神的黃昏,每一次傳說的諸神黃昏都是宇宙的重啟,因為平衡被破壞。」古一也曾經看過那些典籍,所以介面說到。

「諸神黃昏沒有神明可以倖存,甚至是凡人的世界都會被波及而摧毀。」

「只有兩三個微弱的文明火苗會殘留在宇宙,等待再次的萌芽。」

古一對著奧丁以一種勸告的語氣說到。

「奧丁,阿斯嘉德的眾神之父,我們不知道諸神的黃昏離我們有多遠,但是你應該培養接班人了。」

「也許當你的神力也開始消退,而阿斯嘉德沒有新王的時候,諸神黃昏才真正的開始。」

古一的話令奧丁有些眉頭緊縮,他早就想要培養真正的繼承人了,但是目前的兩位王子可都不是很合他的心意。

尤其是自己的孩子,雷神托爾,掌管風暴與雷霆之神,他已經年紀很大了,但是依舊頑劣的如同一個孩子。

每當想到如果將阿斯嘉德的未來託付在這個人的身上,奧丁晚上都會嚇的做噩夢。

因為他簡直不敢去想阿斯嘉德的未來。

所以奧丁現在還封印這托爾的神力,並沒有讓他真正的能力完全展現出來。

甚至連早已準備好的神器喬尼姆爾尼都沒有交給托爾。

因為現在的托爾還沒有成長為能夠肩負自己重任的地步。

想到在這裡,奧丁忍不住對著古一說道。「古一,也許有件事需要麻煩你,是關於托爾的。」

「?」古一看著奧叮

「托爾太狂妄自大,而王者需要學會謙遜和適當的忍讓。」奧丁說到托爾就感覺自己的教育很失敗。

「我想讓他真正的學會謙遜,而我想你或許能幫點忙。」

阿斯嘉德的一個名為戰士榮耀的酒館,托爾正在和他的追隨者吹牛打屁。

完全不知道一場關於他的再教育計劃正要展開。

他現在正在興緻勃勃的述說著關於上一次他在一個邊荒星球上的戰事。

那是個宇宙邊緣的角落,那裡居然也有雷神托爾的信徒,這讓托爾高興壞了。

他不管那個地方距離阿斯嘉德有多遠,他駕起了太陽舟向著那個星球挺進,然後幫那裡的人解決可危機。

「那裡有一條盤踞在大海中的巨蛇,我敢打賭足足有數千米長。」托爾已經喝了很多麥芽酒了。

強烈的酒精刺激著他的大腦,令他陷入亢奮。

他對著周圍的酒客滔滔不絕的吹噓到。

「那些海盜能夠驅趕那條大蛇,幫他們為非作歹。」

「那個被攻擊的城鎮有我的信徒,雷霆之神的威名已經響徹到宇宙的邊緣角落。」周圍酒客對托爾的話都大加符合。

這令托爾更加志得意滿,他那種得意洋洋的表情真的讓人覺得很不舒服。

「一個不能真正掌握雷霆的雷霆之神,只是偶爾靠著時靈時不靈的神力撐場面。」

這句嘲諷的話聲音很低,只有靠的很近的人才能聽得到。

恰巧,托爾就是那個靠的很近的人,他聽見了,嘴皮動了動,但是髒話還是沒有罵出口。

因為說這話的人是他的弟弟洛基。

不同於哥哥托爾的雄壯,充滿陽剛之氣的雄性魅力。

洛基長的更顯有一種柔和之美,看樣子就知道不是那種靠肌肉力量混飯吃的人。

比如幫助托爾偷盜太陽舟就是洛基幹的。

不然憑著托爾的蠻力,恐怕還沒到那個偏遠的星球就已經被奧丁抓回來了。

「我和那些海盜激戰了一整天,最後屠殺了所有的海盜。」

「包括那條巨蛇,鮮血染紅了整個海灣。」托爾假裝沒有聽到洛基的話,繼續吹噓到。

「之後便是盛大的慶祝,那裡的人們為我舉行了盛大的晚宴。有最好的美食,最好的美酒,以及最動人的姑娘。」

「我讓他們知道信仰阿斯嘉德的神是多麼的正確,我們不求更多的回報,只要威名傳唱。」

酒客們被托爾的話語激起了一陣歡呼,有人高喊仁慈的托爾。

但是洛基撇了撇嘴。「所以你吃掉了比海盜們要求還要多三倍的美食,而且幾乎個半個城鎮的女人上了床,我記得海盜還沒有要求他們貢獻女性。」

「你可真是一個仁慈的雷霆之神埃」洛基的話語有著強烈的嘲諷。

他可是和托爾一起去的那個星球,很明白托爾幹了什麼。

「你是想打架嗎1托爾終於忍受不了洛基的冷嘲熱諷。

他狂吼到,甚至拔出了自己的戰斧,看起來要來一場兄弟間相愛相殺的戲碼。

「你的大腦里長的都是二頭肌嗎?」洛基無語的看著暴怒的托爾。

「你只會用暴力解決所有問題。」

「不要說其他的,阿斯嘉德的神從來不會拒絕挑戰。」托爾的吼叫讓洛基意識到。

自己的哥哥大腦里長的確實都是肌肉,恐怕腦仁的部分很校

雖然這麼多年的兄弟,自己早就該明白這一點了。

如果阿斯嘉德未來的王就是這個德行,那麼這個神國恐怕將沒有任何前途。

好吧,自己要想個說法來平息哥哥的怒火,就像原來一直那樣乾的一樣。

頭腦簡單的托爾不會是足智多謀的洛基的對手。

不過這次在洛基想出怎麼平息托爾的怒火之前。

奧丁的傳令兵已經到了,奧丁要求托爾和洛基現在趕往宮殿。

有重要的事情需要他們前往處理。

托爾和洛基還不太明白奧丁找他們有什麼重要的事情。

但是遠在地球的李傑卻突然打了個噴嚏,有一種不好的預感來臨。

自己最近好像越來越有獲得蜘蛛感應的樣子埃

李傑默默的看著紐約上空陰沉的天氣,好像一場雷暴即將醞釀。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