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在漫威當超級英雄的那些年>第三十五章 白銀項鏈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十五章 白銀項鏈

小說:在漫威當超級英雄的那些年| 作者:一噸大蘋果| 類別:

紐約的大停電也影響到了澤維爾天才學校,正當李傑隨著凱蒂參觀這所學校的時候,斷電突如其來的發生。pbtxt

不過這並沒有引起大家的過度在意,只是以為是個普通的停電事故。

雖然紐約經過1972年大停電后,這些年的電網改造已經使的很少在出現停電的情況。

不過偶爾突發性的部分地區電網癱瘓停電還是會有時發生,這並沒有引起任何人的警覺,沒人知道這次停電範圍之廣,造成的損失之大。

當學校的備用電源打開工作后,李傑也把這次停電的事情給拋擲腦後。

這次的開放日確實如同凱蒂所說的,並沒有很多其他人參加。

大約只有百分之六十的學生邀請到了自己的家人和朋友來學校參觀。

而且刨去本身也是變種人的父母以外,正常未變異的人數量其實很少。

x教授設置的學校開放日的意義其實不難理解,就是想借著這個機會展示變種人與普通人也能好好相處。

說真的,這是一個辦法,而且很穩健,讓大家能夠看到變種人是可控的,人的好壞並不是因為是否變種而產生分割。

但是這種方法的缺點也很明顯,就是見效實在太慢,每次來參觀的人能有多少呢?一百個還是兩百個?

李傑對於這種效率抱有問號,不過變種人問題在社會上就是一個地雷,簡直就是誰碰誰死。

李傑也不準備碰這個雷,至少暫時不準備碰,不要到時候幫不了變種人,反而把自己給搭進去了。

「教授您認為您這樣的方式對於改善變種人與人類相處有很大的幫助嗎?」這是學校舉辦的晚宴,由x教授個人承擔費用。用於招待來校參觀的家人朋友。

晚宴使用自助的形式,菜肴並不昂貴,但是很明顯用了心,李傑在取菜的時候再次碰上x教授所以由此疑問。

「你認為呢?」x教授並沒有正面回答李傑的問題,反而把問題拋回給了李傑。

「也許是有點用,但是僅僅這樣想讓變種人融入到普通人的生活並不是很容易吧,並不是每個普通人都會來學校參觀和了解您的做法。」李傑將自己的想法表達了出來。

「也許您應該做的更主動一點,我知道變種人有不少都有特殊的能力,為什麼不把他們的能力運用到幫助別人身上?」

最近一段時間的順風順水,讓李傑有點自大和膨脹,他忘記了在他面前的老人也是個智者。

而且不客氣的說,X教授比李傑可是聰明的多了,如果他不這麼做那麼一定有他的理由。

「你的想法很好。」X教授並沒有直接反駁李傑的觀點,反而先肯定了李傑的想法,因為查爾斯澤維爾是真的看得出來,李傑是真心的為了變種人融入社會而和他交談的,現在這樣的人並不是很多。pbtXt

「可是變種人以什麼方式去幫助別人呢?」

「比如像是最近紐約城市裡的那些街頭英雄一樣,他們去幫助了別人,然後我可以告訴您,我出版了他們的漫畫。他們的所作所為會得到其他人的認同。」

「在漫畫或者是電影甚至是更多娛樂載體的潛移默化之下,變種人被人接受也不是不可能您說對嗎?」李傑一直在疑惑,來了這個世界這麼久也沒聽說過X戰警。

要麼是X戰警潛藏的太深,一般人根本無從得知,要麼就是X戰警並沒有存在過,這個問題一直在他的心頭。

「變種人和那些街頭英雄不一樣。」X教授還是耐心的和李傑交談道。「街頭英雄們也許各種各樣的原因獲得了力量,不管是持之以恆的訓練,或者是利用聰明的大腦開發一套裝甲。」

「甚至是因為某些特殊原因而造成的變異。但是他們都有一個特點他的經歷大多不可複製。」

「他們都是獨立的個體,他們的所作所為代表的僅僅是個人,或者是某一個小團體,人們更容易接受他們。」

「但是變種人不同,這是一個龐大而複雜的人群。」X教授長時間的和李傑的交談,引起了他幾個學生的注意。

包括鐳射眼斯科特,以及琴格蕾和暴風女,他們都把目光投向了這邊,鐳射眼有些好奇的想要知道兩人在交談什麼,但是他還沒有靠近就被琴格蕾阻止了,琴示意讓教授先安靜的談話。

「變種人的數量其實很多在這個社會上,政府並不是不知道。」X教授環視了一圈正在舉辦宴會的大廳。

「實際上在我這個學校里的變種人還是鳳毛麟角,還有更多的變種人並不想要進入這所學校,他們在自我排斥。」

「如果如你所說,變種人集合成一股力量,用他們的力量去做好事,也許有些人會高興,但是有些人會不高興,因為這股力量沒有掌控在他們的手中。」

查爾斯的話說得很隱晦,但是李傑知道他在代指什麼,是了自己剛剛的想法有點一廂情願。

變種人是一股力量,他知道X教授也知道,難道那些野心家不知道?不要小看這個世界的聰明人。

這世界上高智商的人永遠比你想象的還要多,如果變種人的力量完全收為政府所用將會如何?

或者說政府中某些不可說的秘密人物和野心家所用又會如何?

查爾斯真的去組建X戰警能夠避開政府的糾纏?就如同之前所說的,變種人不是街頭英雄,他們不是一個單獨的個體,而是一個完整的群體。

雖然不想這麼說,但是有人人為的將變種人和正常人割裂成了兩種不同的種群,甚至因為這種割裂而造成了意識形態上的對立。

或者說在政府部門的一群人眼中,變種人現在這樣一盤散沙的樣子是最好的,如果真的有某個人在變種人和正常人的群體中都取得了巨大的威望。

那麼某些人手裡的權利是不是會被瓜分?甚至說失去他們賴以生存的權利溫床?

李傑搖了搖頭。「總有人在不斷作死的路上,創造出新的高度。」他的語氣有幾分明了,也有幾分無奈。

X教授的話終於讓他明白了這事的麻煩之處在那,而且恐怕癥結還不止這一個。查爾斯微笑的看著李傑,李傑能夠明白他的話這讓太很高興。

但是自己卻也很無奈,除非自己真的和那個自己的老朋友一樣,決定進行暴力變政,不然的話就要用這種費時費力的方式去改變變種人的生存環境。

皇後區法拉盛的附近,MARVEL公司的別墅。

托爾正在無力的清潔著女廁所的馬桶,他以奧丁的名義啟事,這是他這輩子受到過最大的羞辱。

從來沒有人敢讓雷霆之神幹這種事情,為女人刷馬桶!如果這件事傳到仙宮,那麼托爾的名聲將會臭不可聞。

他將是所有人取笑的對象,想到這裡托爾就一股子怒火,但是他現在無法反抗,目前他只是凡人。而且奧丁還在他身上加持的法力,令他無法拒絕洛基的命令。

好吧,一想到洛基,這個可惡的弟弟就出現在了他的身前。

洛基並沒有被奧丁封印神力,雖然有部分心靈魔法無法使用,但是這並不影響他使用其他的法術。

他用閃現在了托爾的面前,看著托爾費力的清洗著馬桶,用清潔劑把馬桶都刷起了許多泡沫。

洛基很悠閑的靠在牆壁上,吹著口哨那是一段阿斯嘉德的小調,是上次托爾打敗了某個星球上的瘟疫之神,將整個星球的人從瘟疫中解救出來后,由精靈所創作的一首讚美托爾的歌曲。

好吧,洛基這樣做簡直是在火上澆油,托爾的拳頭捏的緊緊的。「能不能閉上你的嘴洛基1

「我親愛的兄長,這可是你的讚歌。」洛基一副無辜的表情說道。「我記得你在阿斯嘉德的時候可喜歡了。」

「是的,但是不是在刷該死的馬桶的時候也會喜歡1托爾有些憤怒。「你居然幫助一個凡人來戲弄我,你等著吧洛基,我會找機會教訓你的。」

「好吧,我其實本來是來看看偉大的托爾有沒有興趣暫時停下手上的工作,和我一起在中庭進行一個短暫的探險。」洛基攤開雙手,手掌中露出了一枚戒指。

「這是一枚帶著阿斯嘉德神的氣息的戒指,雖然很微弱,看起來經過了幾千年。」

洛基手裡的東西引起了托爾的注意,但是他還是有些不屑的說道。「只是一枚普通的銀戒指,也許是某個神降臨時忘記帶走的。」

「也許吧,這位神明有些大意,他遺留下來的東西有些太多了。」洛基手裡還有一枚小小的銀片,看起來是某個首飾上的一片。

「阿斯嘉德最近一次來到中庭的神除了我們以外,那也是近一千年前了,一千年這位神明的氣息還沒有消散,只有兩種理由。」洛基伸出了兩根手指。

「要麼他強大到令人難以置信,如同天父奧丁一般,要麼他一直滯留在了中庭,再也沒有返回仙宮,也許是仙宮的逃犯。」托爾代替洛基說了出來這兩個理由。

雖然托爾做事很衝動,而且用暴力解決問題多過用腦子,但是這不代表托爾的智商就一定是負數。

「所以你想要幹什麼洛基?」托爾丟下了手上洗廁所的工具。

「當然是尋找這位神,如果他已經離開,那麼也許在中庭有他的財寶,如果他還在我們應該弄清楚他是誰,也許告訴奧丁這條信息能讓你免於凡人之勞役,早日回到仙宮。」洛基太了解托爾了,如果要說動托爾和他一起去做某些事的話,那麼就要首先讓托爾知道這些事是什麼。

尤其是這件事對托爾有利的話,不論是獲得名望,還是找到財寶或者是返回仙宮。

洛基可毫不在乎托爾的再教育計劃,托爾學不學的會謙遜關他什麼事情?他自願下凡來成為托爾的監護人可是陪著他在這裡干苦力的。

雖然羞辱托爾有一種爽快感,但是洛基下凡來可是為了找樂子的。遠離仙宮的天父天母是為了讓自己休息一下放個假,在中庭自由的玩耍。

比如去尋找一個消失的神靈這就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至於這件事是否會觸怒奧丁?拜託了,這裡不是還有個托爾嗎?雷霆之神可以承受的住奧丁的雷霆之怒的。

在紐約的一家醫院的斂屍房,已經被電成焦炭的麥克斯的屍體正在停屍台上。

雖然死因已經明確,但是程序還是要走的,這次他引發的大停電造成了大紐約區三個小時的無電力供應。

好在斯塔克集團和奧斯本集團反應神速,首先恢復了重要公共部門的電力,才沒有讓紐約的混亂延續下去。

「這傢伙看起來真是個倒霉鬼。」警方的驗屍官正對著他的助手說道,因為麥克斯已經電的看不出人樣了,完全成為了一堆人形的焦炭。

「是啊,連所有的衣服都燒化了,不過他的脖子上是什麼在閃?」助手細心的發現了麥克斯屍體上還有亮光。

他小心翼翼的撥動著被焦黑的污跡所掩蓋的東西,看起來是一條銀項鏈。這太奇怪了,按道理白銀的熔點可不是很高。

在強大的電流下早就應該融合,而這條項鏈還保持著完整的形態。

助手想要把那條項鏈給拿下來,當項鏈剛剛被摘下麥克斯的脖子的時候。

一條烏黑的手臂握住了助手的手臂,原本已經應該死去的麥克斯居然坐了起來。「這是我的項鏈,你也想要奪走嗎1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