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在漫威當超級英雄的那些年>第八章 七十年前的一段戰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章 七十年前的一段戰事

小說:在漫威當超級英雄的那些年| 作者:一噸大蘋果| 類別:玄幻魔法

1944年秋季,偉大的德意志第三帝國已經到了即將崩潰的邊緣。pbtxt東西兩線的戰鬥已經全面敗退。

之前盟軍發起的D日,也就是諾曼底登陸戰。D日代表著鐵十字軍團與聯盟軍團之間攻守之勢的徹底轉換。

盟軍超過百萬的大軍從東西兩線不斷的向著納粹的老巢進發。

雖然東西兩線的鐵十字軍團都被盟軍以鐵鉗一樣牢牢的把控著,讓德軍並沒有多餘的力量組織更多的反擊。

但是這並不代表他們就失去了全部獲勝的希望。至少在鐵十字軍團內部是這樣的認為的,而那些狂熱的極端納粹份子。尤其是以九頭蛇為代表的那群人更是不會甘心帝國的偉業就此功敗垂成。

瑞士,這是一個宣稱永久中立的國家。也有過兩次世界大戰都沒被入侵的記錄。

於是有一種關於瑞士人能征善戰而換取安全的神話在坊間流傳。而這種說法還頗有市常

但是事實的真相是瑞士這個國家對於那些參戰國來說完全是一個雞肋,既沒有重要的戰略意義,而且也缺乏產出。

瑞士這個國家本身沒有豐富的戰略資源來支持戰爭,也沒有足夠的產糧能力來保證軍隊額外的後勤。

如果入侵瑞士,除了激起瑞士人的奮力反擊得到一片毫無用處的焦土以及一些乳酪以外,納粹什麼都得不到。

這樣的投入是得不償失的,當然這裡面還有一個重要的原因,一個不能擺在明面上講的原因。

因為從二十世紀三十年代開始,就有許多的納粹官員通過瑞士的銀行來隱藏他們非法所得的財產。

不要以為偉大的元首在知道事情真相后,會對自己手下的這幫貪官污吏留手。那個留著小鬍子的狂人肯定會用最極端的方式處理那些傢伙。

所以進攻瑞士?NO!這是所有納粹官員都認定的最愚蠢的決定。真的進攻瑞士了,那麼他們貪墨的證據就直接擺在元首的鼻子底下了。

這樣看起來瑞士幾乎是在歐洲戰線中的最後一片凈土。

但是不要忘記,在全世界反法西斯戰爭進入到最激烈的時刻,全球每天都有近萬人在這場曠世之戰中死亡的時候。

那些瑞士的銀行家依舊敢收取納粹官員們轉移的財產和各種藝術品。pbtxt資本是追逐利益的,這種事情不管過多少年都不會變。

就比如這個在阿爾卑斯山下的隱秘洞穴,這個九頭蛇修建的鷹巢之一,就是在瑞士的一些資本家的幫助下修好的。

銀行家們不關心戰爭中死了多少人,他們只在乎誰能給他們更多的好處,畢竟西方的諺語:商人無祖國。

瑞士是個好地方,這裡屬於中立國,不容易被盟軍盯上。所以九頭蛇不光是在德國的南部修建了一個後世聞名的鷹堡。同時也在瑞士這裡修建了一個更加隱秘的鷹巢。

但是在秘密的地方也會有泄露的時候,一支在德軍背後專門搞破壞的特殊作戰小隊已經在九頭蛇還沒有注意的時候,已經盯上了這裡。

這支隊伍人數不多,但是卻戰力驚人,因為這支隊伍的隊長正是後世大名鼎鼎的美國隊長——史蒂夫·羅傑斯。

「狼灌,你確定是這裡嗎?」穿著自己標誌性制服的史蒂夫正在詢問一位名叫綽號叫做狼灌的男人。

狼灌有著一副堅毅的五官,看起來就像是一個打不倒的硬漢。雖然穿著卡其布製作的軍服,但是依舊難以掩蓋軍服下那極富力量的肌肉。

「是的隊長,我敢很肯定,我的鼻子從來沒有錯過。那個我跟蹤的德國佬的味道就在那裡。」名叫狼灌的男人指了指遠處的小屋。

這裡是阿爾卑斯山的山腳下的一處的針葉林,這裡氣息了很多的各種動物,而遠處則是世界上最好的滑雪常

如果在和平時期這裡一定是個旅遊的好去處。

「這群德國佬真會選地方。」史蒂夫看了眼周圍的景色說道。

「是的,戰爭結束了你可以帶佩姬特工來這度假。」在隊長身邊的另外一個人是他的得力助手,也是好友巴基。

「但是先等到把這些德國佬全部送回他們該去的地方以後再討論這些事吧。」狼灌打斷了兩位說話。

「什麼時候行動隊長?」

「等到黎明前,他們最困的時候。」史蒂夫做出了行動的時間。

咆哮突擊隊,活躍於德軍後方的一支特戰小隊。領導人為史蒂夫羅傑斯,這支小隊的成員並不多,但都是精銳。

「狼灌你哥哥呢?」史蒂夫在發動行動前忽然發現自己的隊伍中少了一個人。

「他說他要處理一些特殊的事情去了,不過一會兒會回來。」狼灌回答道。

「缺乏紀律。」巴基啐了一口。

這讓狼灌有些不滿的瞪了一眼巴基,但是巴基毫不在乎的瞪了回去。

「不要鬧,先不管他了。我們的時間已經到了,達姆彈和英國旗準備好火力支援。」羅傑斯隊長下令道。

「我和狼灌先進行潛伏進攻,巴基作為預備隊。其他人跟隨達姆彈和英國旗隨時準備突襲。」

黎明前的時刻總是人最困的時候,尤其是值了一晚夜班的時候,這時的守衛都會有點犯困。

哪怕是精銳的納粹士兵也一樣,因為常年處於和平的瑞士讓他們的警覺性並沒有那些一直在前線作戰的士兵那麼高。

有個守衛甚至偷偷的伸了個懶腰打起了哈欠。

這所獵人小屋看起來就像瑞士所有的獵人小屋一樣的平常。許多瑞士人都住在這樣的房子里。

在靠近森林和湖泊的地方蓋一間房子,享受著大自然的味道,離城鎮大約兩個小時的路程說遠不遠說近不近,也許一個星期去採買一次生活物品。

但是今晚這個看起來平靜的獵人小屋卻飄散著一股血腥的味道。

潛伏前進的狼灌就像是腳下長著肉墊的全科動物一樣,沒有發出任何一點聲音。

雖然這所小屋的周圍都是隱蔽的很好的暗哨,但是人可以隱藏,但是人的氣味卻逃不過狼灌的鼻子。

如同捕食的獵豹一樣,狼灌悄無聲息的潛入到一個暗哨的背後,在守衛還沒有發出警覺的時候一把捂住對方的嘴巴。

守衛沒有辦法發出任何的聲音,他知道遇到敵襲了,也新砩弦用匕首割斷自己的脖子了。

與守衛的預想不同,結束他生命的並不是一把匕首,而是三根材質看起來像是骨頭一樣的利刃。

三根鋒利的骨刃從他的胸口穿過,慘白色的骨頭上還帶著他鮮紅而溫熱的鮮血,這是從他心臟里噴湧出來的。

搞定了自己負責的最後這處守衛狼灌看向隊長的方向,羅傑斯隊長已經打出了信號,小屋外的守衛已經全部清空。

至於怎麼能夠悄無聲息的制服小屋內的人員?當然也有辦法。

據說那個紐約大亨,風流成性的霍華德斯塔克可是給了隊長一些很有意思的小道具。

比如現在用的這個,一種特殊的手榴彈,據說能夠釋放一種聽不見的聲波,能讓人在短時間內不能動彈。

不過這玩意兒有個缺點,就是傳播的範圍有點廣,變得不可控。所以在戰場上很可能把自己都給坑了,所以是個雞肋。

但是在隊長和狼灌手裡這東西還是很有用的,因為他們都有著遠超常人的體質,一般人聽到那種聲波也許會被定住二十多秒。

但是隊長和狼灌最多被定住三秒鐘就能恢復,而剩下的十幾秒鐘的時間已經足夠讓他們把剩下的敵人解決乾淨了。

原本看起來平靜祥和的獵人小屋周圍已經遍布屍體,濃郁的血腥味飄散在空氣中。

「問出了什麼東西嗎?」羅傑斯隊長看著滿手鮮血的狼灌問道。

剛剛狼灌去審訊最後幾個活著的俘虜了,詢問口供這種事情狼灌看起來很有經驗,看起來不是第一次幹了。

「這下面有個密道可以通往一個基地,基地在阿爾卑斯山的地下。據說他們在轉移,戰爭的局勢在惡化他們要把所有的東西轉移到德國南部的鷹堡去。」狼灌找了塊乾淨的擦了一下滿是鮮血的手。

「轉移什麼?」羅傑斯問道。

「一種武器,或者是許多武器。但是具體是什麼這些傢伙並不知道,他們只是小卒而已。」狼灌按照剛剛得到的信息進入了獵人小屋找到了那條密道。

「怎麼樣我們要去看看嗎隊長?」看著有些黑黝黝看不見盡頭的通道,巴基有些不安的問道。

「當然,不管他們是在轉移什麼。我們的工作就是讓敵人不能夠稱心如意的打仗,只要他們打的越不順手,我們的工作就越成功。」羅傑斯隊長拿出自己那面硬著紅藍雙色以及五角星的盾牌擋在胸口。

這也是霍華德斯塔克提供的產品,據說是一次偶然試驗得到的特殊金屬,世界上不會再有第二塊了。

反正用到現在為止,美國隊長從來沒有發現有什麼東西能夠破壞這面盾牌的防禦。

舉起盾牌羅傑斯隊長走在了最前面,而其他咆哮突擊隊的隊員則緊隨其後跟著他的步伐向著通道內部走去。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