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在漫威當超級英雄的那些年>第九章 海底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章 海底人

小說:在漫威當超級英雄的那些年| 作者:一噸大蘋果| 類別:都市言情

穿過長長的甬道,狼灌利用自己天生敏銳的嗅覺幹掉了好幾處躲藏在暗處的衛兵,咆哮突擊隊的成員們順利的來到這座秘密基地的核心部位。pBtxt

這裡寬闊的幾乎讓人懷疑,九頭蛇是不是把阿爾卑斯山地下都給挖空了。不知道這個巨大的洞穴是人工挖掘的還是天然形成的。

龐大的鋼結構建築在基地內錯落有致的分佈著,基地內自給自足提供的電力為整個基地帶來照明。

幾處機槍棱堡把守著鷹巢內的重要位置,來來回回巡邏的士兵完讓這裡的守衛變得更加嚴密。

「隊長你認為他們在這裡是幹什麼?」狼灌詢問著美國隊長史蒂夫羅傑斯,他們咆哮突擊隊的隊員不多,只有十人。

現在大家正分佈的躲藏在幾個巨大的罐體後面,看著來來回回的士兵有些緊張。

「我說了不管他們想幹什麼,我們都不能讓他們簡單的干成,這就是我們的任務。」羅傑斯隊長說道。

「不過從這個地方的布局來看,那幾處機槍棱堡守衛的地方看起來是最重要的。如果我們真的想要搞清楚這些納粹在幹嘛,最好進去看一看,我可不認為他們會大大方方的告訴我們他們想要幹嘛。」

羅傑斯指了指在基地東南角那個有機槍棱堡守衛的建築。

「隊長我猜這個地方最少有兩個營的納粹兵力在駐守,我們真要和他們開幹嗎?」隊伍里名叫英國旗的一名士兵問道。

「說的我們好像沒有干過這種事情一樣。」羅傑斯臉上有一種自信的微笑。

「好吧,我們確實幹過不少。」英國旗也咧咧嘴笑了笑,其實他說這段話就是為了緩和一下氣氛。

「安靜,有車過來。」狼灌除了擁有堪比犬科動物的敏銳嗅覺,也有著幾乎和狼一樣的敏感聽覺。

狼灌說完話的三十秒后就有一隊車隊從遠方行駛過來,看起來是從鷹巢的另一個正門路口進入的。

十輛歐寶的卡車閃爍著昏黃的車燈,向著那個有機槍棱堡守衛的鋼鐵建筑前進。

因為之前已經經過很多道關卡的檢驗,所以在這座鋼鐵建築面前的士兵只是例行的對每輛車做簡單的檢查后,就放行讓車輛通過。

「有什麼想法嗎隊長。」狼灌看了一羅傑斯一眼。

「我和你的想法一樣。」羅傑斯淡淡的說了一句。pbtxT「巴基你帶著其他人找到這裡的軍火庫和發電機,準備給這裡的人弄出點亂子。」

「我和狼灌先混進去看一看裡面的情況,對錶半個小時之後我們回這裡回合。」

巴基和其他隊員表示明白。狼灌和隊長的身體素質超強,不論是速度還是身體靈活性都是無可挑剔的。

整個鷹巢其實最難的地方就是進來這裡,因為這的防守算是外緊內松,如果不是因為有狼灌那個超強嗅覺的鼻子,美隊一伙人根本找不到在針葉林裡面的那個小屋和密道。

更不用說無聲無息的幹掉那些埋伏的很好的暗哨了。

歐寶卡車組成的車隊順利的進入這個建築的內部,雖然外觀看上去這個全部由鋼鐵建造的建築是個傻大黑粗。

但是建築的內部卻並不像是外表那樣粗礦,平整的地板和整齊的布線,以及一排排不明用處的設備都整齊的放在室內。

抓著車底盤混進來的狼灌和羅傑斯在建築內衛兵沒有留意的情況下,一個翻身都從車底內部翻了出來。

「這裡是德國佬的廚房嗎?」狼灌摸了摸鼻子略感不適的說道。

「為什麼這樣說?」羅傑斯和狼灌沿著建築內不容易被人發現的地方前進著。

「卡車上有一股海水的味道,就像是在運送海鮮的貨車一樣。」轉角處有一個兩個正在執勤的衛兵。

狼灌和美隊一人一個直接將對方打暈后找個無人的角落將士兵捆綁起來,在這個基地內現在可不能殺人。

不然血腥味很容易暴露自己等人的目標。

建築內的迴廊和科室看起來很多,但是又不少的科室已經被清空了。看起來之前那個衛兵說的,他們在轉移的話沒有錯。

也許正是因為他們開始轉移了,所以整個基地的守衛才會變得沒有那麼森嚴。

「又是巨大的海水味。」在經過一個房門的時候狼灌再一次摸了一下鼻子。

「我可不認為這裡真的是廚房,這很明顯是一個科研機構。」一路上走來散落的圖紙,和還來不及打包的設備都表面之前這裡的用途。

所以羅傑斯隊長和狼灌都很有默契,那些歐寶卡車肯定不是幫忙轉運海鮮的。

房間的門並沒有被緊鎖著,房間內正有幾名看起來像是科學家或者是研究員一樣的人正在和一名軍官討論著什麼。

「我們的研究已經取得了一定的進展了,新的血清可以改善我們士兵的體質,現在中斷研究對組織沒有任何好處。」一名謝頂嚴重的德國科學家正對著帶著上校軍銜的軍官說道。

「我在重申一遍,至高科學家不是要中斷研究,只是將這裡整體搬遷,之後的研究將會繼續,教授。」軍官看起來有點不耐煩。

「而且對比起研究這些海底人。」軍官指了指房間內的那些巨大的玻璃容器,這些玻璃容器就像是一根根巨大的試管。

但是和普通化學試管不同的是,裡面裝的並不是化學溶劑,而是清澈的海水而在透過海水,一個個淡藍色膚色的類人形生物漂浮在其中。

他們看起來都被麻醉了一樣,漂浮在試管中沒有任何動靜,看起來就像是死了一樣。

而從他們身體內抽取的血液則是這些科學家們不斷研究的東西。

「比起這些海地人,至高科學家認為,研究那些盔甲的碎片和破解那本魔法書的重要性更大。」軍官搖了搖頭看了眼那些海底人。

「所以這就是你們將那些海底人拿去當祭品的原因?」這位教授看起來有些不滿。「我這裡的海底人已經沒有多少了。」

「我們現在已經沒辦法抓獲更茲肆耍他們已經引起了警覺。所以犧牲一些研究用的試驗品,作為特殊的祭品使用是應當的。」軍官對教授的不滿並沒有任何的表示,只是淡定的敘述著一段事實。

「盟軍的攻勢已經越來越犀利了,我們迫切的需要能夠立刻扭轉戰局的武器。」

「我知道教授您研究的血清很重要,但是這恐怕不能幫我們立刻擺脫現在的不利局面。」

「所以你們寧願相信一群巫師?而不是相信科學?」這才是最讓教授憤怒的地方。「超級士兵計劃失敗,不代表我們的計劃也會失敗。」

九頭蛇的高層情願相信一群巫師,讓那些巫師搞風搞雨,而且還用這些重要的海底人的生命作為祭品而去召喚什麼武器。

他們情願這樣,也不願意在給自己一點時間。

正當那個教授還準備說什麼的時候,這名軍官卻已經準備離開了。「收拾好您的東西教授,我們馬上就要撤離這裡了,那個海底的怪物快要追到這裡了。」

就在軍官準備離開的時候,一塊高速旋轉帶著巨大衝擊力的紅藍色盾牌向著他的方向就飛來。

咚~!堅固的鐵器撞擊在肉體上的聲音,被美國隊長投擲出去的盾牌帶著巨大的動能直接將這名軍官打翻在地。

而狼灌也配合著隊長的攻勢直接衝進幾名科學家所在的地方,以掌做刀將這些科研人員全部砍暈。

這些沒有經過戰鬥訓練的普通科學家完全不是狼灌的對手,甚至說連抵抗的能力都沒有就被直接打翻。

「你說這些傢伙是人類嗎?」狼灌將最後一名沒有被打暈的科學家脖子捏住,讓他無法發出聲音后詢問道隊長。

羅傑斯很清楚狼灌問的是那些被關在巨大試管內的海底人。「如果拋去膚色和他們能在海底生活之外,他們看起來確實很像人類。」

因為從外表上來看,海底人至少有八成像是人類。

「你們研究這些傢伙是為了幹什麼?我建議你最好老老實實的交代。」狼灌的手臂稍微用力。

那個被他捏著喉管本來就呼吸不順暢的科學家,現在更是變得更加難受,連面孔都變成了紫色。

「不要把他捏死了狼灌。」羅傑斯提醒到。

「咳咳。」狼灌鬆開手讓科學家有呼吸的空間。

「你們不要想從我這裡知道任何東西,你們的失敗是註定的!九頭蛇必將統治世界1看起來這個科學家還是個九頭蛇的狂信徒。

正當狼灌準備給這個科學家一些好看的時候,忽然感覺整個地下空間都產生了震動。

「我可不記得時間已經到了。」狼灌以為是巴基提前弄出了動靜。

「不是巴基弄得,我們的人可從來不會不遵守行動守則。」羅傑斯很肯定不是咆哮突擊隊的隊員干出的這個動靜。

但是很快他們就知道是誰弄出了這種動靜了。

因為一個震天的吼聲回蕩在整個地下基地。「陸地人!你們膽敢抓捕我的子民就要承受我的怒火1

「四海之王那摩在今天正式向你們這些狂妄的陸地人正式宣戰了!亞特蘭蒂斯的憤怒你們承受不起1

一個強壯的男子手持著傳說中像是海神波塞冬一樣的三叉戟,操縱著洶湧的波濤而來。

阿爾卑斯山腳下那個原本水量充沛的湖泊已經變得乾涸,因為湖裡所有的水都已經在這個名叫那摩的男子操控之下向著鷹巢洶湧而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