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在漫威當超級英雄的那些年>第十九章 洛基的野望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九章 洛基的野望

小說:在漫威當超級英雄的那些年| 作者:一噸大蘋果| 類別:武俠修真

九大世界的上層,高居於天空雲端,一直享受著安寧祥和的眾神之城阿斯嘉德。現在這座宏偉仙宮的主人很生氣。

因為洛基欺利用幻術欺騙仙宮眾人的小把戲已經被揭穿了,托爾逃離下凡的事情已經被奧丁知曉。

掌管著懲罰的眾神之父奧丁現在體內的雷霆之力劈啪作響。他很想要毀掉什麼,但是他的妻子正在一旁用眼神盯著他。

而且負責看守彩虹橋的海姆達爾也在場,這是仙宮之中除了他以外最強大的神靈。掌管著光明與破曉,即便自己真的要生氣,恐怕對上海姆達爾也最多是平分秋色。

而真正讓他生氣的源頭,則是目前被他關在一間緊閉室內的年輕男子,也正是他的孩子洛基。

被關押在獨立牢房的洛基看起來一點都不像個囚犯,寬敞而明亮的房間,鋪著從奧林匹斯山送來的黃金羊毛編製的地毯。

以華貴的天鵝絨作為面料而製作的舒適座椅。還有使用槲寄生作為材料製作的一個貓棚,裡面馴養著一隻來自太古太丘的黑貓。

黑貓正安靜的趴在洛基的腿上,閑適的打著小盹。

而洛基則一邊為黑貓輕輕的撓背,而另一隻手則捧著一本書正在瀏覽。

從他泰若安然的神情來看,完全看不出他已經是一個階下囚,反而好像是這裡就是他的皇宮一般。

「你怎麼敢違背我的旨意。」奧丁看到安靜的洛基更顯得生氣。「你怎敢私自放你兄長下凡1

奧丁那一把漂亮威嚴的白鬍子隨著他的講話而抖動著。

聽見奧丁的聲音,洛基才把書本給合上。站了起來透過由魔法組成的透明封印之牆,望著自己的父親。

「並非我違背您的旨意父王。只是因為這是托爾的請求。」洛基面對著奧丁面無懼色。

那怕眾神之父已經到了怒火爆發的邊緣。

「如同您所一直教導的一樣,手足之間應當相親相愛。托爾待我如手足,我待托爾亦如手足。」洛基的話說的底氣十足,讓人完全不知道他說的是真是假。

「所以這就是你放跑托爾的理由?他現在本應當待在那間該死的牢房裡1奧丁指了指洛基牢房更遠處的一間黑暗牢房。

那裡更像一個真正的牢房,沒有華貴的地毯也沒有舒適的座椅,更沒有那個該死的貓!奧丁看見洛基腿上的貓瞪了他一眼。

「我們稟報過您偉大的父神,大蛇來了。」洛基曾經把那枚戒指交給過奧叮

「這只是一個大蛇庫爾的藏品,作為前任眾神之父,他的神力保留千年是很正常的。如果大蛇真的回歸,我會感覺到的。」奧丁拿出之前洛基交給他的戒指說道。

「要知道,塵世巨蟒根本不是你們這種小屁孩們能夠對付的1奧丁直到現在也沒有把自己的兩個孩子當成大人。

或者說是完全不認可自己孩子的實力。

「你偷偷打開彩虹橋已經觸犯了仙宮的法規。」奧丁說道這裡的時候轉頭看向了海姆達爾。「而且你當時為什麼答應了洛基的請求。」

「因為當時他可佩帶了真實之劍,我相信他所言都為實話。」海姆達爾的回答令奧丁無法反駁。

「托爾是雷神,征戰是他的天職。哪怕是戰死沙場也是榮耀所歸,作為謊言與惡戲之神的洛基,願意幫助自己的兄長。」

「以洛基的智慧完全明白這樣做會觸動奧丁您的怒火,但是他還是說服了我開啟了彩虹橋。」

「我認為這樣的手足情義才是仙宮能夠長存的重要因素,所以我成全了洛基與托爾。」

海姆達爾的話意有所指,要知道大蛇庫爾可就是前任的眾神之父,而將庫爾趕下王位的人正是他的兄弟奧叮

奧丁的鬍子有些顫抖,他說不上自己現在是什麼情緒。應該憤怒嗎?或者應該感到高興?

畢竟這兩個孩子和睦相處是他最大的心愿,尤其是托爾雖然正值剛毅,但是做事卻經常衝動無腦。

如果洛基能夠真正的全心全意的輔助自己的兄長,以洛基的智慧完全可以將仙宮建設的更加美好。

「你還是在這好好反省吧。」奧丁丟下這句話就準備離開,但是他的妻子。眾神之母弗麗嘉卻叫住了他。

「亞爾夫海姆的精靈女王像我們求助了,暗黑精靈蠢蠢欲動。馬勒基斯有可能準備捲土重來了。」弗麗嘉說道。

作為眾神之母,她的威嚴一點都不必奧丁差。

「如果黑暗精靈真的要入侵的話,我們必須幫助精靈女王。而我們的軍隊需要一個領頭人。」

「原本應當有托爾去當統帥,但是現在我認為洛基更加適合。」奧丁準備離開的步伐停了下來。

有些疑惑的看著自己的妻子,用眼神詢問自己的妻子是不是認真的。

「不要用這種眼神看著我奧叮」弗麗嘉對於自己的丈夫性格很了解。「你知道我說話從來都是認真的。」

「雖然洛基這次犯了錯,但是他也承當了自己的責任,而且這個孩子能夠這麼有情義,難道還不能證明他嗎?」弗麗嘉完全是站在洛基的立場上幫他說話。

「軍隊會有領頭人的。」奧丁神情複雜的看了洛基一眼,然後大步的離開了這個特殊的牢房,而海姆達爾像弗麗嘉行禮后也離開了這裡。

現在整個牢房只剩下弗麗嘉和洛基。

「現在只有我們兩個人了,洛基不必要在偽裝。」弗麗嘉說道。

「我從來沒有偽裝,我生而如此,永生如此。」洛基搖了搖頭。

「你知道規矩的,阿斯嘉德的王只能是你的兄長。」弗麗嘉看著洛基的眼神有些心疼。「不論是誰都無法改變這種事實。」

「母親你知道嗎?其實比起父親,你才更適合當阿斯嘉德的王者。」洛基的回話聽起來牛頭不對馬嘴。

「你有威望,有智慧。而且知人善任,雖然不善於征戰,但是阿斯嘉德最不缺的就是那些莽夫戰士了。」

弗麗嘉頭微微低了下去,非常輕微的搖了遙

「洛基你還不明白,有的事情是無法改變的。」

「也許是的,但是至少我應當能夠證明我自己,我從來都不必別人差。」

「你不需要和任何人比,我的孩子。我知道你是最好的。我會向你的父王幫你要到軍隊的統領位置。」弗麗嘉抬起頭看著洛基,眼神里很是肯定。

當弗麗嘉也離開這座牢房的時候,洛基的臉上才露出一絲微笑,繼續淡定的坐回剛剛的座位,翻看著自己的書籍。

奧丁的王宮中。

「至尊法師還在密室嗎?」奧丁詢問道自己的王宮內的侍衛。

「是的,法師目前還沒有出來。」侍衛回答道。

「幫我把女武神瓦爾基里叫來。」奧丁吩咐道。自己那個大兒子實在是令人太操心了,他感覺如果托爾繼續這樣下去,他真的肯定會短壽的。

北極圈的一處不毛之地,金色的空間之門帶著散落的火花在此打開。李傑一行人魚貫而出。

「哇~!太冷了1大喊大叫的是蜘蛛俠彼得帕克。雖然穿著一套羽絨服,但是小蟲還是凍的夠嗆。

「廢話,我來的時候說了這裡可是零下五十度,讓你穿上動力裝甲你不穿。」李傑看著正在原地跳躍取暖的彼得吐槽道。

「想辦法讓自己暖和起來,不然你要凍死在這裡我們等會兒可不想托著一個冰凍蜘蛛回紐約。」弗蘭克也插口說道。

「根據鋼鐵俠發來的位置,看起來我們就在他們位置的附近,好了大家準備出發吧。」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