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在漫威當超級英雄的那些年>第二十八章 沒有你更好(五千五百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八章 沒有你更好(五千五百

小說:在漫威當超級英雄的那些年| 作者:一噸大蘋果| 類別:同人競技

「這位女士沒有得到我的同意就進來了,很不好意思傑森,需要我把她請出去嗎?」說話的是負責前台接待的女職員,她有些抱歉的說道。

「算了,我認識她。」李傑擺擺手示意沒有問題,讓前台接待先出去。

「好了,你又是誰?」李傑看著面前這個明顯又是來自阿斯嘉德的女子問道。

「瓦爾基里,阿斯嘉德的女武神。」托爾的麵皮動了一下,代替女武神介紹到。

「是的,正如托爾所說。」瓦爾基里點點頭說道。

這個女人的形象確實有女武神的風度,雖然長得很漂亮但是卻英氣逼人。一襲非常合身的女士西裝穿在她身上,顯得精明幹練。

「所以,瓦爾基里,你來地球又是為何?」李傑無奈的靠在自己的桌椅上,現在阿斯嘉德人真的是把自己這裡當做阿斯嘉德在地球的落腳點了嗎。

看起來當初接手托爾兩兄弟的決定是這一生最錯誤的決定。

「自然是為了托爾。」瓦爾基里的表情很淡定,但是看著托爾的眼神有些戲謔。「你私自下凡奧丁非常生氣,洛基也因為你的事情被牽連了,被關進了打牢。」

「洛基他怎麼樣了?」聽見洛基被奧丁關押的消息,托爾有些激動的站起來詢問道。

這應該算是兄弟情深嗎?李傑看著托爾,內心想道。

「那座監牢我可待過,裡面的滋味可不好受。」托爾想到自己被奧丁關起來的地方,就感覺一陣不舒服。

陰冷的地窖,苦澀的鹼水,還有每天只有幾個黑麵包的食物,外加上只能睡在草堆上。

托爾待在那座監牢里的日子可是很難熬的,所以他忍不住想到洛基,洛基可是吃不了這種苦的。

「放心吧,洛基的日子好著呢。」說道洛基的監牢,瓦爾基里的面龐抽搐了一下。

那裡哪是一座監獄啊,明明是一個裝修豪華的寢宮好嗎,黃金羊毛這麼華貴的東西居然被洛基編織成了地毯。

要知道在阿斯嘉德有多少女神想要擁有一襲黃金羊毛編製的大衣而不可得。

那個該死的洛基居然把這種好東西踩在腳下,而且還那麼奢侈的編織了那麼大一塊。

不知道多少以自己黃金羊毛大衣為傲的女神,在知道洛基把她們引以為傲視為珍寶的黃金羊毛隨意的踩在腳下後會有什麼感想。

也許洛基真的天生就與阿斯嘉德的神格格不入。

「而且眾神之母幫助洛基求情了,他現在已經離開了監牢。」瓦爾基里的話讓托爾鬆了一口氣。

托爾完全不知道自己的兄弟完全沒有在監牢受罪,反而還獲得了一個好差事。

「那就好,洛基現在還在阿斯嘉德?」托爾還是很關心洛基的。

「沒有了,我來這也是要告訴你這件事的消息。」瓦爾基里看著托爾的,語氣有些嘲弄,看起來托爾和阿斯嘉德的眾多女神關係確實很一般。

「馬勒基斯有入侵精靈王國的傾向,打頭陣的是一些冰霜巨人。」瓦爾基裡帶來的消息並不是什麼好消息。

不過阿斯嘉德的戰爭離地球太遠,李傑現在全當聽故事一樣的聽瓦爾基里訴說阿斯嘉德最近的消息。

「精靈女王像阿斯嘉德求救了,假如黑暗精靈與冰霜巨人聯手,精靈王國的兵力是抵擋不住他們的進攻的。」

「這確實不是一個好消息。阿斯嘉德已經準備戰鬥了嗎?」托爾提到戰爭就有些興奮,他喜歡身披戰甲,手持巨斧。衝鋒陷陣,漳快感。

「第一批的軍隊已經開始駐紮進了精靈王國,阿斯嘉德從來不會對自己的盟友束手不管,這你是明白的托爾。」瓦爾基里給出了肯定的答案。

「我必須要回阿斯嘉德,我必須要回去。軍隊需要一個統帥,而且和黑暗精靈與冰霜巨人的戰爭怎麼能夠沒有我參與。」托爾恨不得現在就回到阿斯嘉德。

自從很多年以前,奧丁就不在披上戰袍南征北戰了。

阿斯嘉德的戰爭這麼多年以來都是托爾在領導,他的屢戰屢勝,為他在阿斯嘉德豎立了崇高的威望。

這也是奧丁在為托爾繼承他的王位而在鋪路。

「不,我說了托爾,你現在還沒有被徵招會阿斯嘉德。」瓦爾基里伸手一推,將原本站起來就準備往外沖的托爾按回到了桌椅上。

「你還要在中庭待一段時間,奧丁給你的封印是不會主動幫你解除的,如果你還不明白自己欠缺的是什麼,我估計你以後只能待在中庭了。」

「哪誰來帶領軍隊?」托爾倒在座椅里問了一句。

「洛基。」瓦爾基里的臉上掛著笑容。「現在洛基是阿斯嘉德與精靈王國的聯合統帥。」

「他將指揮這場戰鬥,超過三萬名的神域最精銳的戰士以及精靈由他指揮。」瓦爾基里說道洛基指揮戰役的時候,那種原本因為嫉妒洛基糟蹋黃金羊毛的思緒瞬間不見。

反而臉上多了一種敬佩,說話的口吻也變得更加穩重。

「洛基?不,他不行。他從來沒有打過硬仗,每次的戰爭都是我在前面衝鋒陷陣。」托爾想都沒想就反駁了這個決定。

「洛基以前只是作為我的副手而參加戰役,他從來沒有過獨自一人指揮全局。」

托爾看起來對自己的戰績很自信,但是李傑不相信戰爭這種事情是能夠單純用蠻力解決的。

雖然托爾是神沒有錯,但是不要忘記他作戰的對手也是神埃

李傑翹起二郎腿,用手托著下巴準備看瓦爾基里接下來會怎麼說,他總覺得今天托爾在走背運。

「洛基沒有能力?」瓦爾基里聽到托爾的話好像聽見了一個天大的笑話。「不,不,不。」她一連說了三個不。

「托爾你太高估你自己了。」瓦爾基里的笑容讓托爾有些不舒服。

「洛基已經指揮戰士們在邊境之地和黑暗精靈的僕從們打了一常」瓦爾基里的話里透露,洛基已經開始真正的指揮戰鬥了。

「洛基有一場漂亮的戰役,雖然沒有主帥的衝鋒陷陣看起來不夠熱血,也沒辦法給軍隊提升士氣。」瓦爾基里說的就是托爾常用的戰鬥方式。

「但是洛基這一戰打的非常漂亮,我們只損失了二十五人,但是殲滅了黑暗精靈接近三千人的僕從軍。」瓦爾基里爆出來的陣亡比簡直令人震驚。

「酷1李傑都忍不住發出一聲驚嘆,洛基看起來真的很有天賦,不論是計謀還是戰略看起來都比托爾強。

「這,這不可能。」托爾還是有些難以置信。

「認真的面對現實吧托爾,我們現在才知道你曾經的那些戰役是怎麼打下來的了。」瓦爾基里淡淡的說道。

「你喜歡衝鋒陷陣,阿斯嘉德的武神都喜歡衝鋒陷陣這並沒有什麼不好,因為我們都是戰士,戰士就不應該退縮,就是應該聽從命令勇往直前。」

「但是托爾,不要忘記了,你還是一個統帥。而且也是阿斯嘉德未來的王。你不能和我們這些武神一樣,你精通於戰鬥,但是不能只精通於戰鬥。戰鬥並不是一個好的領袖所具備的全部氣質。」

「在這方面洛基做的比你強多了,我敢打賭。你之前的那些戰役,要是沒有洛基給你當副手,幫你收拾殘局,一定會讓很多阿斯嘉德的戰士魂歸沙常」瓦爾基里的話語到後面就顯得很冷漠了。

「在他的指揮下,我們有信心用最小的代價,給予黑暗精靈最殘酷的打擊,讓他們知道阿斯嘉德的威嚴。」

「洛基比你強多了,托爾。接受現實吧,你不是一個好領袖,甚至不是一個好戰士,直到現在你連雷神之錘都拿不起來。只少洛基還有把真實之劍。」瓦爾基里的話很殘酷。

就像是一把重鎚不斷的敲擊在托爾的心上。

李傑看著托爾,現在這個曾經意氣風發的雷神有些沮喪。他一直為自己一生毫無敗績的戰鬥生涯感到驕傲。

但是今天女武神瓦爾基里的話卻擊碎了托爾的自豪與自信。洛基做的比自己更好?是的,他更聰明,更會手段和計謀。

不過托爾一直認為自己才是那個帶領著阿斯嘉德取得不斷勝利的人,但是今天好像一切都破碎了。

事實證明,阿斯嘉德的軍隊也許沒有了雷神托爾會更好,洛基才是這支軍隊最好的統帥。

李傑看著托爾一副備受打擊的樣子,抿著嘴搖了搖頭,他可不想參合到雷神兩兄弟的愛恨情仇之間,這可是很危險的事情。

「所以,瓦爾基里女士,你今天來是準備把托爾帶去別的地方居住嗎?」李傑現在只期望瓦爾基里把托爾帶離自己身邊。

托爾這傢伙在自己的身邊,李傑一點安全感都沒有。

「你好,友好的中庭人。我從洛基那裡聽到過你的大名。」瓦爾基里笑了笑,並沒有回答李傑的問題,反而顧左右而言他。

這讓李傑有一種不祥的預感。

「也許我在中庭的日子裡還需要麻煩你一段時間,你知道的我們在中庭並不熟悉。」果然如此李傑哀嘆道。

「不過洛基說過,長期麻煩你會顯得很不好意思。」啊,原來阿斯嘉德人也會不好意思啊,李傑還以為他們全是厚臉皮呢。

「所以,洛基托我帶給你一份禮物,當做托爾這段時間在中庭受你照顧的報酬。」嗯,這話我愛聽,至少不是做白工了。

只是洛基會送我什麼?想不起來阿斯嘉德除了鎚子還有什麼特產啊,難道是送我個鎚子?李傑想到。

「禮物在這裡。」李傑現在才注意到瓦爾基里是背了個箱子來的,箱子不大,大約只有一米多長,成長條形。

難道真的是一個雙手握持的長柄錘?不,這種武器我是拒絕的。李傑內心可不想要這種東西。

「洛基說你也是一名戰士,所以特別贈送一把武器給你。」來了!果然還是鎚子嗎。

「這是由最優秀的矮人工匠打造,由精靈法師祝福過的武器。」所以是一把特別厲害的鎚子的意思嗎。

「由稀有的烏魯合金作為材料,通過死亡之火錘鍊,融入了一個小型的雷池作為核心。」聽起來是個逼格很高的鎚子埃

「最後由精靈族和矮人族的大師共同銘刻符文,製造了這把戰刀。」嗯,果然是鎚子。

不對,李傑開口道。「你說什麼,不是鎚子?」

「為什麼是鎚子?」瓦爾基里有些摸不著頭腦。「如果你更喜歡戰錘作為武器的話,也許需要花點時間,我們需要重新熔鑄這把戰刀。」

「不,我喜歡刀,不要鎚子。」李傑趕緊表態,鎚子這東西還是留給托爾玩吧。

對於鐵鎚這玩意兒,李傑向來無愛,哪怕是雷神之錘。只要握在手裡,總會莫名的想要找個燒紅的鐵片來敲一敲。

瓦爾基里將自己帶來的箱子放在了李傑的辦公桌上。

碰!巨大的響聲,一個不大的箱子卻有著和體積不相稱的重量。

堅固的橡木桌子發出了咯吱咯吱的響聲,看起來有些不堪重負的樣子。

打開箱子,一把樸實無華的長刀躺在箱子內部。烏魯合金作為阿斯嘉德最優秀的魔法金屬,有著和起名氣不相稱的樸素外觀。

灰撲撲的顏色並不令人討喜,哪怕是同樣以烏魯合金製造的雷神之錘同樣是這樣。

刀的形狀介於傳統砍刀與中東彎刀之間。刀身有一定弧度,但是並不是彎曲的很厲害,刀脊部分有著明顯的加強,非常適合劈砍。

灰撲撲的刀身看不出有任何非凡之處,沒有經過過多裝飾的刀譚,李傑認不出那是用什麼材料製作的,看起來也是灰色,不過更加深沉一點。

刀柄是木頭製作的,不過依舊是李傑不認識的木頭。

不過旁邊的瓦爾基里有幫忙解釋。「世界樹掉落的枝杈製作的刀柄,一種優秀的魔法材料,是許多法師喜歡用來製作法杖的主材。」

越聽越覺得這個刀的逼格高啊,李傑雖然有些不明白洛基送這種武器給自己是有什麼意圖,但是好東西放在眼前李傑還是很想拿起來耍一耍的。

這把連同手柄一共只有一百一十厘米長的刀,重量卻超乎尋常的重,李傑估計恐怕超過兩百多公斤,說不定三百公斤也是有的。

難怪丟在桌子上差點把桌子給壓塌了。

不過握持在手上李傑並沒有發現這把刀除了重以外,有什麼不同之處,他用眼神詢問了一下瓦爾基里。

「你需要使用能量將武器激活。」瓦爾基里大概明白李傑眼神的意思。

好吧,瓦爾基里剛剛說,這把刀里融進了一個小型的雷池?李傑決定用自己的紫雷之氣導入刀中試一試。

當紫雷之氣湧入刀身,原本灰撲撲的刀彷彿瞬間被激活。巨大的電流從刀身內四處擴散。

瓦爾基里彷彿已經知道李傑第一次試刀會出現什麼樣的情況,她將早已準備好的,精靈族法師銘刻的一塊水晶捏碎。一道法盾在李傑周圍形成,這樣電流便不再外溢。

刀身爆發的強大能量遠遠超過了李傑的想象,經過矮人族鍛造,再由精靈族的法師釋法祝福。

不起眼的戰刀內,還融合了一個小型雷池作為核心,雖然比不上雷神之錘融入了一整顆恆星那麼變態。

但是這把刀帶給李傑的震撼依舊是難以言表,當刀身的力量不斷的湧現,然後不斷的反饋在李傑身體的時候,李傑感覺自己整個人的力量都快爆炸了,他從來沒有感覺到自己這麼強大過。

發現級別物品,烏魯合金與世界樹加上雷池所鑄造的戰刀一把,可以兌換特殊點數,宿主是否兌換。

沉寂許久的系統再次出現,這次看起來是想讓李傑賣了這把刀,不過李傑還沒缺心眼到這種地步,這把刀賣給系統,他可找不到第二把。

雷池戰刀定位級物品,魔法能量不斷反饋加強宿主能量。宿主等級評價提升為級。

當李傑握持這把戰刀剛剛開始接受力量的時候,系統評價到。

能量反饋不斷提升,宿主等級評價提升到b級這是過了一會兒。

能量持續不斷提升,宿主等級評價提升到b級。現在李傑已經感覺到自己的身體快要被刀身的能量沖滿了。

能量等級達到宿主可承受上限,宿主等級評價提升為b級,建議宿主不在接受能量反潰

這個時候李傑感覺自己的身體都快要爆炸了,他可不知道怎麼關掉這把刀的能量反饋,而且自己好像還沒辦法把這把刀放下。

它就好像膠水一樣黏在了手上,甩都甩不掉。李傑感覺自己的身體即將炸裂的時候,刀身反饋的能量忽然歸於平靜。

就這樣停在了這裡,不在繼續對李傑的身體進行加強。

而系統對李傑的等級評價也穩定在了b級別。

「真是不可思議,這把武器強大到令人難以置信。」李傑握著戰刀驚嘆道。

他已經有點適應自己身體內的強大力量,他試著在法盾內揮舞刀身,每一次輕輕的揮動都能帶起一片紫色的雷光。

這種雷電吸引了瓦爾基里的注意力,連剛剛還在沮喪的托爾都忘記了沮喪,而是認真的看著那紫色的電唬

不過在自己的辦公室試驗這種強大的武器明顯不是個好主意,幸好瓦爾基里之前做好的準備。

不然自己的公司恐怕已經被自己的電流給毀掉了,李傑有點后怕,剛剛自己好像有點莽撞了。

這把刀的能力明顯還沒有全部發揮出來,但是僅僅是這樣,已經把李傑的能力從普通的級強行提升到了b級別。

這簡直就是跨越性的提升,不過這也有一個壞處。就是這把刀看起來只能提升關於紫雷之氣的能力,這讓李傑體內的能量失衡的很嚴重。

握持這把刀的時候只能用紫雷九擊了,這算是刀控制了人,而不是人控制了刀吧。李傑這樣想著,看起來只有自己真正的提升自己的能力,最少也要到b級別才能真正的掌控這把戰刀的全部威力,李傑感覺到刀身內還有餘力。

當李傑將戰刀放下,那種如同大海一樣磅的能量瞬間就從他的體內消失。

那種感覺就像是在泳池泡水一個小時后,突然上岸的感覺一樣,身體瞬間變得很沉重。

離開雷池戰刀以後,宿主等級評價跌回級,這件事告訴我們,外掛的總有被封的一天。

好吧,李傑已經習慣了系統的吐槽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