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在漫威當超級英雄的那些年>第三十四章 第一課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十四章 第一課

小說:在漫威當超級英雄的那些年| 作者:一噸大蘋果| 類別:武俠修真

卡瑪泰基的至尊法師行在。古一法師看上去比上次看到的時候老了一些。李傑不知道這是否是自己的錯覺。

古一臉上多了兩道並不明顯的皺紋,而他原本有神的眼睛中也透露出一絲疲憊。

他看著李傑露出微笑,就像是看見遠行后回歸的學生,一絲和藹與一絲期待。「歡迎你夜行者,聽說你期望獲得卡瑪泰基更多的知識。」

「是的,您曾經說過。如果需要的話,我可以學習卡瑪泰基內的各種知識,包括各種玄學知識,而您說您也願意教導我。」李傑回應道。

「自然,法師的諾言一向守信,我已經通知王。他是圖書館的管理員,你現在可以去選擇你需籍。」古一通過魔法已經給王傳遞了消息。

「基礎的東西,王與嵐都能夠教導你。當你覺得他們的知識都不足以教導你之後,可以來尋找我。」

「法師,不知是否是我的錯覺,您看起來很累?」李傑原本想要離開這裡前往卡瑪泰基的圖書館,但是走之前還是忍不住開口問道。

「有的時候是的,我畢竟已經好幾百歲了。人老了就容易疲勞。」古一無聲的笑了笑,說出來的話好像很有道理。

「我很難想象,像你這樣的強者,會」李傑的話說道一半,不知道該怎麼繼續了。

莽撞的開口是個錯誤,他還沒有想好最合適的形容詞來訴說古一現在的狀態,而又不冒犯他的威嚴。

「會這麼快蒼老是嗎?」古一沒有在意李傑的無意冒犯,在大多數情況下至尊法師是一個寬宏大量的人。

「請原諒我的失禮,我無意冒犯您的尊嚴。」李傑對古一鞠了一躬。

「不,這並不需要道歉。我的生命已經很悠長了。」古一沒有在意。「時間對生命的沖刷是不可避免的,活著只是生命中旅程的一部分。」

「從懵懂學語到知識浩瀚,這只是這段旅程的一部分。活著是一部分或者說只是開始,死亡是另一部分,甚至可以說是永恆。」古一的話讓李傑有些聽不懂,但是古一看起來並不想在繼續解釋什麼了。

「很抱歉法師,我還有個問題想要請問您。」李傑看出古一不想在這個問題上深究了,所以準備換一個問題詢問古一。

「阿斯嘉德的戰爭進行的怎樣了?」這是幫助托爾問的,想到現在托爾的模樣李傑就胃疼。

現在的雷霆之神因為受到瓦爾基裡帶來的消息打擊,已經差不多變成一條鹹魚了。

這個來自阿斯嘉德的女武神每天沒事就是打擊托爾,每天在托爾面前訴說洛基的好處。

而且在不斷瓦解托爾的自信,把托爾最引以為豪的東西打擊的一文不值。

如果說雷神電影里的托爾被奧丁丟下凡間后的變化有點不合邏輯,轉折過快。

那麼現在的雷神托爾真心的已經變成一條鹹魚了,每日酗酒不斷。看樣子準備把自己給醉死。

而且瓦爾基里還不知道從什麼地方每天都能給托爾找到酒。

李傑很懷疑,瓦爾基里這樣做是有目的的。所以也並沒有揭破,托爾的一生太順風順水了,需要打擊了歷練。

托爾現在心情很複雜,很期望得到有關於阿斯嘉德的消息,但是又害怕得到阿斯嘉德的消息。

不過還是拜託了李傑,如果前往卡瑪泰基記得幫他詢問一下關於阿斯嘉德最近戰爭的消息。

「戰爭?哦,你是說關於黑暗精靈的戰爭嗎?」古一略作思考後回答道。

「現在雙方都沒開始正式的大舉進攻,邊境之地雖然戰雲密布。但是只有一些小規模的戰爭。」

「洛基是個天才,他在指導戰爭上有著超乎常人的天賦。在目前交鋒的情形來看,阿斯嘉德全面佔優。」古一的回答沒有超乎李傑的預料。

看起來托爾還要繼續失望了,阿斯嘉德現在不需要他。

奧丁這是準備用這種方式讓托爾認清自己的渺小?大概是這樣吧,李傑如此推測到。

「關於托爾,我希望你幫助他重新豎立信心。」古一看起來對於奧丁的計劃也有所了解,畢竟是數百年的老友了。

「我能怎麼做?」李傑想到鹹魚之神托爾就有點搖頭。

「告訴他一個凡人能夠做些什麼,並不是只有神明才是至高無上的存在。卑微弱小者也有其不凡之處,不懂這些托爾始終無法成為雷霆之神。而這個道理只能讓托爾自行領悟。」古一說道。

「而你,夜行者。我認為你是最好的人眩」

「為什麼是我?」

「因為你從些微之處起家。」

「蜘蛛俠也是。」

「蜘蛛俠太單純。」

「意思是我很複雜?」

「比較的話,確實是。」

「過於複雜的人並不是什麼很好的選擇對吧。」

「對於托爾來說是好的選擇,他也過於單純了。」

「要把他教育成洛基一樣有心計的人?對不起我可不認為我能夠比洛基更有智慧。和他相比我顯得愚蠢的多。」

「托爾不需要太過於有心計,只需要懂得謙卑,懂得體悟自然宇宙。」

「好吧,我盡量。」李傑說完話就要離開這裡了,和古一的對話總讓他覺得有些怪異感。

「多學習一些東西吧夜行者,黑暗就快到來了。」古一看著李傑離開的背影,喃喃自語道。

卡瑪泰基的圖書館非常龐大,從外面來看僅僅只是一個兩層的房子。但是內部空間的廣闊卻令人吃驚。

也許這就是魔法的另一個用處。

卡瑪泰基被稱為知識的海洋並不是沒有道棱里的藏書豐富的令李傑咂舌。

恐怕比全世界任何一所國家圖書館都毫不遜色,甚至說有的藏書還要更加豐富。

畢竟有許多書籍是只有法師才能瀏覽的。

「你相信虛無主義和宿命論嗎?」這是圖書館內王開口的第一句話。

「很抱歉你說什麼?我只是找你來看書的。」李傑被劈頭蓋臉的問題問的有些懵。

「就是你相信一切的真理都並不存在嗎?」王這個時刻的表情讓李傑想到了古典學派的那些哲學家們。

你們不是法師嗎?

「如果我相信真理並不存在,那麼我所相信的東西又算是什麼呢?」這是一個帶有一頂悖論的問題。

「否定一切,以及肯定一切。曾經的歷史塑造著我們將要發生的未來。」王在說話的時候,嵐也出現在了圖書館。

「你所認知的一切真的已經發生過?還是它們只是虛幻?你堅定不移的所做的一切究竟是你自己的選擇,還是自然規律下按照概率所發生的。」

「一切是已經決定好的宿命還是原本就是虛無?」

王的話語令李傑有些一頭霧水。「這是玄學知識中的必修課嗎?」

「這是法師的必修課,古一的吩咐。」王回答道。「每個人能夠通過的自身考驗的程度並不一致。有的人更強,有的人更弱。」

「而玄學的觸及是一件非常危險的事情,因為這涉及到歷代至尊法師對於宇宙本源的探索。」

「並不是每個法師都有機會接觸到這些知識,而在學習這些知識之前,你首先要認清本源。」

王的話讓李傑有點驚訝,這個世界真正的玄學看起來恐怕沒有李傑原本想象的那麼簡單。

王對著嵐點了點頭,他帶領著李傑走向了圖書館的最深處。

一道道巨大的書架自動避開前進的道路,地板開始不斷的翻轉。

整個空間開始詭異的摺疊。天與地沒有了界限,上與下不在有了空間。

一種來自內心最深處的恐懼感席捲李傑全身。這是人類本能中對未知事物的恐懼。

李傑不知道為什麼要跟著王繼續往前走,他明明已經害怕的全身顫抖。

他看了一眼自己身邊的嵐,這位美麗的少女卻很鎮定。

李傑強制讓自己穩定下來。

不知道走了多久,王終於停下了腳步。「準備好了嗎?夜行者。你的第一課馬上就要開始。」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