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在漫威當超級英雄的那些年>第三十七章 金並的動作與尼克弗瑞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十七章 金並的動作與尼克弗瑞

小說:在漫威當超級英雄的那些年| 作者:一噸大蘋果| 類別:

古一編撰的兩本玄學入門書籍看的李傑依舊是晦澀難明。因為裡面夾雜了大量的古文和與今時今日完全不同的書寫語法。

比看古文言文還要累,因為這裡面寫的東西更加玄奧。

唯一的好處是在卡瑪泰基里,李傑可以向王和嵐請教。

兩人先是粗略的將關於《始之出解》的內容大略的講解了一遍,之後又丟給李傑一本嵐做過註解的筆記。

剩下的就靠李傑開始自己領悟了。

「夜行者,所有人都準備開會了,等你呢。」李傑剛剛回到繁華的紐約街頭,就收到了曾楚給發來的信息。

弗蘭克有重要的事情需要和大家說。

「九頭蛇的事情相信大家都很明白了,之前他們恐怕還不知道他們已經暴露了。」當李傑再次回到基地以後,弗蘭克對著眾人如此說道。

「但是北極冬堡之行以後很難說他們沒有提起警覺。」

弗蘭克正在說話,而會議桌前的人都在相互低聲的交流。

「所以你認為他們可能已經提起警覺準備做些什麼?」發言的是彼得。

「顯而易見的,他們並不是一群菜鳥,可以上一次當但是不會上第二次。」弗蘭克點點頭。

「不要小瞧九頭蛇,他們中有許許多多傑出的人物。」

對於弗蘭克的這一段話,李傑是非常同意的。所以北極之行就是一次機會,或者說是最好的機會,把九頭蛇揪出來。

「所以我們需要把這些喜歡鑽洞的傢伙找出來。」李傑打心底里厭惡九頭蛇。或者說害怕這種喜歡攪風攪雨的組織。

「是的,沒錯。」弗蘭克點點頭。「我知道在座的各位中有人不喜歡神盾局。」

弗蘭克看了一眼麥克,麥克是相當厭惡神盾局和尼克弗瑞的,甚至說有一種仇恨。他的同袍都是死於尼克弗瑞的計謀之下。

說實在的,如果說尼克弗瑞要是一開始就說明情況,徵招一批敢死隊的話,麥克根本就不會有什麼怨氣。

不過為了一切都顯得毫無破綻,而且逼真。所以尼克沒有這麼做。

弗蘭克眼睛看著麥克很久,然後繼續開口說道。「希望這次以大局為重,九頭蛇的事情比神盾局更為重要。」

麥克面無表情,但是還是點了點頭。作為前swat小隊的一名指揮官,他很清楚什麼時候,什麼事情是重要的。

「神盾局準備收網了,他們已經做好了準備。要把九頭蛇給挖出來。」弗蘭克正式的說道。

「所以,就讓他們收網吧。我不太想和九頭蛇產生面對面的衝突,我們可沒有足夠的力量對抗這種組織。」李傑微微思索了一下弗蘭克說的話后,開口說道。

「如果說是神盾局或者尼克有什麼想法,說實在的最好不要拉上我們。我們可以在不明顯的地方幫襯一下,但是主力軍還是不要指望我們。」

李傑的話讓芭芭拉微微的皺眉,但是這個新加入的新科學家的意見現在還並不重要,所以她無法開口說什麼。

「並不是,這些事情。你還記得金並嗎?你曾經要我調查的那個傢伙。」弗蘭克搖搖頭,表示並不是李傑所想的那樣。

尼克並不是想要通過弗蘭克的關係來讓守夜人的隊伍去打頭陣。

「是的,怎麼有他的消息了?」李傑可沒有忘記金並的任務,不過系統沒有逼他去做,而且自己本身也有很多事情要弄,一直沒有顧得上。

「是的,斯坦尼奇家族已經接近崩潰了。」弗蘭克說了一個好像完全不相關的東西。

這是李傑最早接觸的大型黑幫家族,也是因為斯坦尼奇家族的事件作為開端,才把李傑卷進現在的各種事件之中。

一切的開端都是在那個皇後區的一個黑暗的小巷子中開始的。

「我們一直在打擊斯坦尼奇家族,從來沒有停止過。」弗蘭克的語氣有點乾巴巴的,不帶上任何感**彩。

其實他打擊斯坦尼奇家族的原因很簡單,就是為了給自己的妻子和孩子報仇。

他要讓法蘭哥·斯坦尼奇感受到和他一樣的痛苦,重要的東西不斷的在自己的身邊消失的痛苦。

「但是我們的所作所為似乎給那個叫做金並的人幫了一個忙。」弗蘭克繼續說道。

「斯坦尼奇家族和軍方有相當的關係,有許多軍方不能出面的臟活都會找斯坦尼奇家族干。」骯髒的政治活動中,這是常態。

「我們一直在打擊斯坦尼奇家族的生意。」弗蘭克說的沒錯,李傑也和斯坦尼奇家族有仇,畢竟他們可是找人圍殺過李傑的。

「現在他們的事業江河日下,他們許多的產業都開始被人吞併。」李傑開始注意聽弗蘭克的話語。

「包括東海岸的絕大多數產業,都開始被人吞併。」弗蘭克緩緩說道。

「法蘭哥斯坦尼奇已經逃回西西里島的老家去了,他現在不敢在紐約了。」

「包括他旗下的重要產業,法蘭哥科技資源回收公司。」

「這個公司是幹什麼用的?」李傑知道弗蘭克專門提到這個公司,肯定是個關鍵。

「幫忙軍方處理一些不好處理的廢品,以及傾倒核廢料。」弗蘭克的臉皮抽搐了一下。

「等等,我聽說過這個公司。他們在處理核廢料的方面的名聲可不是很好埃」第一次參加會議的哈利插言到。

作為奧斯本集團的主席,他總能在特殊的層面上得到一些特殊的消息。

「怎麼說?」李傑詢問了哈利一句。

「因為他們可不是正軌的處理核廢料,不是按照標準去修建一個永久性防泄漏的掩體,然後將核廢料放進去等著自然的衰減。」哈利整理了一下思緒緩緩的說道。

「聽說他們直接將一些軍方試驗後用剩的核廢料直接存儲在一個外海的島嶼上,雖然修建了掩體,但是據說標準可不高。」

「再加上地處外海,那裡可是飽經風雨洗禮,很難說什麼時候他們的倉庫就會發生巨大的核污染和核泄漏。」

「不過這樣處理的最大好處就是成本得到很大的節約,要知道如果在美國本土修建一個核廢料處理基地,將要遭受多麼嚴格的審查,以及高昂的管理費。」

「更不用說每年都要定期的抽查,一旦不達標還會被迫關閉。再加上民眾的抗議等等。」哈利的話令在場的人都感覺很不舒服。

「他們這會污染大海,從而污染人類居住環境的!天啊,那群軍方將領的腦袋裡只有怎麼殺人嗎?他們不知道他們選擇的對象是怎麼做的嗎?居然讓一群黑幫去處理核廢料!他們簡直瘋了1彼得大聲的抱怨道。

「有的時候,戰爭販子的腦子裡瘋狂與清醒只有一線之隔。」弗蘭克的話語還是有些乾巴巴的,他也是前軍方的一員。

「很明顯,恐怕政府和軍方都知道斯坦尼奇家族的處理方式。反正只要不在美國本土出事,到時候就算有問題把這個背鍋俠丟出來就可以頂替罪狀了。」李傑現在已經很了解這些政客的想法了。

「而且根據核不擴散條約,以及地球核試驗終止條約的規定,美國可是條約的協議國之一。」弗蘭克繼續說著一些機密的話題。

「美國不應該在地球進行核試驗了,但是軍方可從來沒有停止過這一切。恐怕今年就秘密進行了一場小規模的核試驗,不用說包括更早之前的一場伽馬炸彈的試驗。」

「政府大規模的處理核廢料太顯眼,很容易被敵對政黨抓住把柄,操控選民進行攻擊。」

「更不用說軍方那些見不得人的試驗了,他們需要這種人給他們干臟活。」弗蘭克的話讓彼得沉默了下去。

今天說的東西讓蜘蛛俠感覺不是很好受。

「不過法蘭哥要逃跑了,他的公司開始被別人收購了。而收購他的人,我想夜行者你已經猜到了。」弗蘭克望著李傑的方向說道。

「是金並。」

「是的,是他的帝王集團。我知道你一直有些懷疑這個人,雖然我不知道你為何如此,但是你的直覺總是很靈。」

「金並從表面上來看一直是個正規的商人,他也有許多正規的產業。單從他收購法蘭哥的公司來看,看不出他有任何可以的地方,就像是一個正常的商業買賣。」

「也許他想用這種方式向政府和軍方示好也說不定,聽說他支持的一個議員將在年末參選紐約市市長的選舉。」

「不,這是我這段日子聽過最壞的消息,我可不想一個金並的傀儡上台當紐約市市長。」李傑有些頭疼的說道。

「不管如何說,金並這次的事情看起來很正常,唯一不正常的則是資金的來源。」弗蘭克淡淡的說道。

「帝王集團最近有很多大動作,不光是收購了法蘭哥的公司,同時接手了他們在東海岸的大部分產業。」

「同時在亞洲也大量擴充產業。」

「亞洲?」

「是的,主要是日本和韓國。他在那裡動作非常大。」弗蘭克點點頭。

「唯一值得懷疑的是他的資金來源,雖然金並在所有方面都處理的很好,幾乎沒有露出破綻。不過帝王集團在三月十五號有一筆來路不明的巨額款項匯入。雖然之後金並很快處理了這次的失誤,但是這個細小的破綻卻暴露了出來。」

「所以你懷疑這個叫金並的資金有問題。」哈利雙手交叉在胸口問道。

「是的,尤其是在這個時刻。這個特殊的時刻,你們知道我講的是什麼。」弗蘭克所說的李傑大概明白,應該是說即將發射升空的方舟號飛船,這可是要去開採月球的傑作。

「法蘭哥是個膽小鬼,但是他的公司這些年幫助軍方處理了相當數量的核廢料,足夠拿來製作相當數量的臟彈,或者是其他的東西,還有那些被軍方應該處理掉的廢品。」

「還記得皇後區那個變種人嗎?」弗蘭克轉頭看了眼李傑。「那次你快死在那。」

「最近的調查他本不是變種人,而是某人試驗改造的失敗品,本來也應該被摧毀,但是因為法蘭哥放了他一馬,所以他還活著。」

「我們不清楚法蘭哥是不是還弄了些其他的軍方的失敗品在手裡,有的失敗品可是具有相當殺傷力的。」弗蘭克說道。

「所以呢?」李傑問道。「尼克弗瑞想要幹什麼。」

「現在這個獨眼龍正在疑神疑鬼,在這個關鍵的時刻,他看誰都像九頭蛇。」弗蘭克輕輕拍了拍桌子,搖了搖頭說道。

尼克弗瑞本來就是個疑心病很重的傢伙。

「他想要調查金並,但是卻不想露出任何風吹草動,他手上沒有可以信賴的人手了。所有他值得信賴的人都被派了出去。」

「所以來找我們?」李傑有些嗤笑道。麥克則是不屑的冷哼了一聲。

「弗蘭克,說實在的,我不是很想插手神盾局的事。因為他們之間實在是缺乏信任,各種意義上的。」李傑有些感嘆的說道。

「不過因為是你,所以我僅僅代表我個人願意參加你提出的調查計劃。」

「而且如果說尼克弗瑞在背後還耍以前同樣的花樣,那麼我可以明確的表示,以後和神盾局以及尼克弗瑞任何有關的事情我都1不會在參與了。」

李傑表態了,但是他的話很明顯,他除了自己誰也不代表。

而剩下的人則相互之間凝視,私下交流意見,場面一時安靜了下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