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在漫威當超級英雄的那些年>第五章 荒誕的理由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章 荒誕的理由

小說:在漫威當超級英雄的那些年| 作者:一噸大蘋果| 類別:玄幻魔法

稍晚還有一更

與托尼斯塔克的會面還是在斯塔克工業集團大廈內進行。托尼穿著鋼鐵戰甲剛剛從華盛頓飛回來。

他看起來有些疲憊的樣子。「佩鉑我有些餓了,幫我弄些餅乾和麵包來。」托尼的聲音中有一種不加掩飾的勞累感。

「看起來你很累。」李傑來到托尼辦公室的時候,托尼正無精打採的吃著餅乾喝著牛奶。

「是的,非常餓,也非常累。」托尼的聲音有些乾澀,不知道是因為吃餅乾弄得嗓子太干,還是因為一晚上說了太多的話造成的。

「我去了國會想要說服那些人召開特殊聽證會,我已經準備好了一切。」托尼說著話就把餅乾放下了,雖然他很餓,但是食慾卻不是很高。

「甚至說我希望他們能夠召開一場新的聯合國大會,讓我有機會糾正自己的錯誤。」

李傑聽見托尼那乾巴巴的聲音就知道托尼現在很沮喪。「但是沒有成功對嗎?」

「是的,沒有成功。」托尼的聲帶有些受傷,因為他今晚發表了太多的說明,和各種爭吵辯論。

之前和托尼鬧翻的小辣椒佩鉑站在一旁,看著托尼憔悴的樣子有些不忍心的搖了搖頭。

「國會裡的人太固執了。我以前也過於的相信自己對事物的掌控能力和對這個政府過度的抱有信心。」托尼喝了口牛奶潤潤嗓子。

「現在證明這一切都是我錯了,他們並不想和任何人共享月球的利益。哪怕是一點點的可能都不行。」

李傑走到托尼的身邊,坐在了他的對面。

「我在努力的避免事態的擴大化,但是你知道這很困難。尤其是在俄羅斯開始對拉脫維利亞展開進攻之後。」

「戰爭的局面開始變化了,俄羅斯的前線陣地已經被打的節節敗退。拉脫維利亞開始集結軍隊準備反攻俄羅斯。」戰局每時每刻都在變化,在李傑前往卡瑪泰基與古一交談的這段時間裡面。整個局面又開始有了新的變化。

而托尼斯塔克看起來獲得了第一手的情報,畢竟他在軍方中還有很多的朋友,人脈還是很廣泛的。

「俄羅斯已經有五個師的兵力被包圍了,看起來杜姆是準備打一場殲滅戰。現在最新的情況是俄羅斯現在已經損失了近兩萬人的兵力。」

「而原來佔據的幾個邊境城市已經丟失,戰火開始向俄羅斯境內蔓延。」托尼一口把杯子裡面剩下的牛奶喝完了。

「俄羅斯現在在歐洲方向集結了超過六十萬的軍隊。雖然人數比杜姆的軍隊來的多,但是裝備太差了。」托尼說著話將頭轉向了佩鉑。

「現在國會要求我重新開啟武器製造部門。因為俄羅斯方面的武器裝備很可能支持不住這樣的戰爭,國會期望私人企業以商業的方式出售武器給俄羅斯,但是錢恐怕是其他五常國家出。」

「不!托尼。你說過的,你永遠不想在繼續當劊子手。」佩鉑很明確的拒絕了國會這樣的請求。

李傑也在思考這群國會的老爺們真的是不在乎把事情繼續鬧大埃

或者說他們是因為發現自己小看拉脫維利亞的行為被打臉了,所以感到了羞辱,一定要把場子找回來?

「是的,我很明確的拒絕了這一個請求。他們也像奧斯本集團發去了信息。」托尼新帶來的消息讓李傑有些緊張,他不知道哈利會怎樣選擇面對這種事情。

「我之前有些小瞧奧斯本集團的年輕主席了,哈利奧斯本也很快的拒絕了國會支援俄羅斯作戰的計劃。」聽到托尼這樣的話,李傑的心算是放下了。

「這樣的話,國會的計劃恐怕會受阻。」李傑心情稍微好了一點。

「不一定,全美國並不是只有我們兩家軍火集團。要知道漢墨軍工還有一家最近新崛起的軍火公司都在盯著這樣的淙凰們的武器並不能和斯塔克集團或者奧斯本集團的相比。」托尼搖了搖頭否定道。

「現在六國又重新召開了新的會議,現在戰爭已經開始。不分一個勝負是不可能停下的,尤其是以俄羅斯的情況來說。」托尼指的是俄羅斯的強人總統,他可不是一個願意認輸的人。

「甚至我聽到傳聞,那位強人總理說出了威脅的話。如果其他五常不對俄羅斯進行支援,他將會以核武器來贏取這場戰爭。」托尼的臉皮顫抖了幾下,而佩鉑則是輕輕的捂住自己的嘴不讓自己發出叫聲。

「你們知道的,他在戰爭上一向說到做到。」托尼說的話李傑很明白。

「他難道真的準備按下核按鈕?」李傑還是有些感到懷疑。

「不知道,但是沒人敢冒險,因為大家都知道開啟核按鈕後代表的是什麼。」托尼如此說道。

「而我還要告訴你一個更不好的消息。」托尼今天準備帶來各種不好的消息了。

「我聽說安全理事會正在進行緊急磋商。關於紐約神盾局陷落的事件。他們也許需要找一個人出來背黑鍋。」

李傑其實已經猜到了,在看到神盾局總部內那根傾倒的國旗時。這件事的政治意義太深刻了。

「雖然我不是很喜歡尼克弗瑞,但是我不認為現階段找人取代他是個好主意。不過安全理事會的內部鬥爭也是非常激烈。很多人都對那個神盾局局長的位置虎視眈眈。以後神盾局會怎樣還不知道呢。」

李傑的心情在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就已經開始沉重了下去。「今晚神盾局的陷落恐怕很大原因是為了抓捕九頭蛇,但是這個計劃因為各種陰差陽錯而失敗了。」

李傑簡單和托尼講了一下關於九頭蛇和神盾局的事情。

「那麼假如尼克弗瑞真的離開神盾局,那麼以後的神盾局恐怕再也不能相信了。」這是托尼的結論。

這種糟糕的結論讓托尼越發的煩躁,他嘗試轉移一下話題。「關於杜姆的事情,你有更多的消息嗎?」

「現在得到了一個最可疑的消息是關於亡者之城」李傑將自己獲得的消息也將給了托尼聽。

「等等,你是說亡者的靈魂歸所?」托尼聽完了李傑的敘述以後彷彿想到了一些什麼。

「我曾經聽我資助的科學家查理茲說過,拉脫維利亞的國君杜姆是他曾經的同學。」托尼摩挲著自己的鬍子思索著。

「杜姆曾經想要資助查理茲的研究,但是卻有一個荒唐的條件。想讓查理茲復活他的母親。」

「如果夜行者你說的一切都成立的話,那麼杜姆的目的恐怕有些荒誕,但是卻可以解釋了。」托尼的話語讓李傑的眼神亮了起來。

而在紐約的另一邊,剛剛把犯人押解回牢房的羅傑斯隊長收到了希爾指揮官的傳訊。

「隊長,尼克局長現在需要見你,馬上1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