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在漫威當超級英雄的那些年>第九章 手和會的秘密(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章 手和會的秘密(下)

小說:在漫威當超級英雄的那些年| 作者:一噸大蘋果| 類別:玄幻魔法

「東洋的政權更迭,君上的權利被將軍架空。東洋進入了幕府時代。而世代作為君上供奉的安倍晴明一族的陰陽師們被剝奪了他們的權利。」

「安倍晴明的子孫和門徒開始流轉於東洋的各地,成為將軍和各家大名的供奉。原本密不外傳,只奉獻於皇族的陰陽秘術開始在東洋的民間流傳。」

棍叟將冷掉的茶一飲而荊「東洋在結束由君上統治,而開始進入的由將軍實行國家權力統治的幕府時代近千年。而每一次政權的更迭,都是一場混戰。」

「在這個漫長的時間內,安倍晴明為自己後世子孫所撰寫的陰陽秘術也於之后的戰亂中遺失。」

「忍術中有許多奇異的能力都是陰陽術的變種。在混亂的年代,那些有能力的人總是各位當權者的座上賓。這也促進了各種力量體系的交流和學習。甲賀的忍者在無意之中得到了一部安倍晴明所流傳下來的陰陽術。」

「通過演化和改變,以及使用道具的替換。將許多原本只能是陰陽師使用的特殊法術,變成了忍者也可以使用的秘術。」

「所以,您的意思是。手和會是繼承了甲賀忍者一派,同時因為甲賀忍者獲得過安倍晴明所流傳的陰陽術,所以知道了那個洞穴?」李傑大概搞清楚了這件事的來龍去脈。

「是的,原本安倍晴明將地獄的入口標註在秘術中,是為了提醒後世子孫不要忘記這個巨大的威脅。原本是希望自己的子孫能夠每隔百年,依靠安倍晴明流傳下來的方法去加固他的封印的。」棍叟的語氣有些感慨召喚弄人的感覺。

「安倍晴明的想法原本是好的,但是這個世界的變化過於的快了。很多時候計劃趕不上變化。」

「甲賀的忍者曾經也嚴守過這個秘密,一直到他們被一個東洋歷史上成為第六天魔王的大名攻陷他們的城堡,殘餘分子加入手和會想要整合力量向那個大名報仇的時候。」

「他們的初衷和手和會的信念一切都變了。他們尋找到了那個洞穴,依靠安倍晴明流傳下來的特殊陰陽術,收復了一個地獄的魔物,相信你也知道是什麼東西了。」

棍廋說的地獄魔物,李傑用大腳趾都能想得到。「是獸對嗎。」

「是的,獸是一支徘徊在地獄邊緣的魔物。依靠安倍晴明的陰陽術,在一段時間內手和會確實控制住了它。」棍叟嘆息的點點頭。

「不過手和會這麼多年究竟是沒有出現過一個像是安倍晴明一樣偉大的陰陽師。雖然手和會想盡辦法培養,但是天賦這種東西太難說了。」

「沒有天賦非常的人來完全學懂安倍晴明的陰陽術,獸終究還是比人強。原本應該控制獸的手和會,結果反過來被獸給控制了。」棍叟搖搖頭說道。

李傑現在大概算是明白手和會和獸之間的關係了,有點亂,不過還是好理解的。就是一個裝逼不成反被打臉的故事,大概就是這樣。

「那麼手和會究竟是如何將死者復活的?」李傑現在最關心的事情是這一點。

「獸是地獄的看門犬,手和會之人在入會後都會在靈魂上打上標記,如果死亡。依靠貢獻祭品,可以由獸去地獄尋回死去的靈魂。只要準備一個新的身體,那麼死去的人就可以重新復活。」棍叟說出了手和會最大的秘密。

「只要你靈魂中的印記不消失,那麼獸就可以幫助你找回靈魂。不過在地獄惡魔的啃食下,大多數找回的靈魂都是殘缺不全的。」

「而獸會將自己的黑暗力量浸入殘缺的靈魂,來彌補不足的部分。」

「同時因為靈魂中侵入了獸的力量,那些被獸力量洗禮過的靈魂就像是獸的分身一樣。幫助獸尋找更多的食物。不要忘記它是以殺戮為食的。」

這有點像是蟻后和工蟻的關係。蟻后花費能量生產螞蟻卵,然後這些卵孵出各種螞蟻。

它們辛勤的勞作,然後在反哺給蟻后,形成一條完整的生態鏈。

「但是現在有個問題棍廋。」李傑發現棍叟說的這一切之中還有另一個問題,對於杜姆來說的一個大問題。

「獸現在已經死了,而且恐怕拉脫維利亞的國君杜姆,他想要復活的母親靈魂也沒有手和會的標記,他準備怎麼復活自己的母親?」李傑覺得這才是杜姆最大的問題,他也許知道了手和會復活死人的秘密。

但是他又如何讓自己的母親復活?要知道他的母親恐怕死了幾十年了。靈魂還在嗎?而且怎麼去地獄尋找?

「還有一個辦法,一個非常可怕的辦法。」棍叟一向波瀾不驚的臉上流露出了一絲害怕的神色。

「與惡魔做交易。等價的交換。以其他的靈魂作為籌碼,代替以死者的靈魂在地獄受苦。」棍叟想起了他在純真會看過的一些秘典。

「手和會曾經想要這樣做過,當初他們為了報復第六天魔王曾經想過復活東洋歷史上的一些大能。但是基本上都失敗了,這樣的方法要付出巨大的代價。」

棍廋的話接著說著,但是說的話語卻讓李傑不寒而慄。

「惡魔所謂的等價交換,是以惡魔的法則制定的。因為地獄的魔神本就是天地規則中的一種,他所開口之言本身就是一種法旨。除非有和他一樣強,或者比他更強的人物才能破除他的法旨。」

「如果魔神認為這個人的靈魂價值一百萬其他普通人的靈魂,那麼你不付出一百萬普通人靈魂的代價,是無法交換回你想要的靈魂的。」

李傑聽完這樣的話感覺到一種汗毛豎立的感覺。「所以,這是杜姆故意吸引戰爭的原因?」

李傑現在抱有最大的惡意去猜想杜姆的所作所為。如果是真的,那麼李傑對於杜姆的所作所為真的難以評價。

中國的古話,一將功成萬骨枯。而杜姆為了復活自己的母親敢把整個東歐拖入戰局。

所有的一切都是杜姆的計劃,恐怕那些戰死者的靈魂都會是杜姆的籌碼。雖然李傑還不清楚杜姆是怎麼做到收集靈魂的。

但是這種以歐洲諸國為棋子,甚至是不惜挑動世界風雲的人物,李傑第一次覺得這個傢伙有點難纏。

也許自己應該給自己的計劃多加幾道保險栓?不過對於這樣瘋狂的人來說,能夠以數百萬人性命為籌碼的傢伙,這個世界上還有什麼可以牽制他的東西嗎?

「如果要去和魔神談判,恐怕他們就需要前往地獄。」棍叟繼續說道。「而前往地獄需要一個嚮導。」

「什麼嚮導?」

「惡靈騎士1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