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在漫威當超級英雄的那些年>第四十章 萬磁王的童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十章 萬磁王的童年

小說:在漫威當超級英雄的那些年| 作者:一噸大蘋果| 類別:同人競技

「還有一個疑問,博士,你是如何知道關於二戰時期,納粹方面組建x計劃的?我可不認為政府部門會如此好心的公示給你們這一切。」托尼又提出了一個他的新疑問。

「即便是聯盟國掌握了這些情報,這些情報也應當是相當機密的東西。恕我直言,當時不論是您還是其他的變種人,恐怕都沒有足夠的資格去瀏覽這些文件吧。」

「是的,你說的不錯。在這方面你很有你父親霍華德的遺傳。總是有一種非常非常的小心,以及對於各種問題的不信任。」漢克說的話令托尼有點不爽,在他的一生中,他最不喜歡的一件事就是別人把他和他的父親放在做比較。

「我可以告訴你,我為什麼會知道這一切。」漢克沒有特別關注托尼的臭臉色,反而自顧自的繼續說著,也許有很多事情壓在他心裡很多年了。

很多事情從來都沒有說出來,壓在他的心中很難受,今日一旦這個缺口鬆動了,野獸漢克就有些滔滔不絕的講了出來,畢竟是已經發生過的歷史,現在說出來也沒什麼關係了。

「就如你所說的,我確實無法從政府獲得這些相關的情報。不過我曾經有一個至交好友,當年的我們志同道合,為了促進變種人與普通人的相互交流溝通而努力。」漢克開始回答托尼的疑問。

「而在他年幼的時候,他曾經就是x計劃的親歷者之一。如果你們在神盾局工作的話,並且級別夠的話,也許曾經聽過他的名字:馬克思·艾森哈特。」漢克報出了一個名字。

李傑猜測這應該是萬磁王的名字,說實在的他確實記不起萬磁王的名字叫什麼了,只記得他這個很拉風的外號。

「馬克思?賈維斯你的資料庫里有儲存這個人的資料嗎?」托尼對這個名字可沒有什麼印象。

「馬克思·艾森哈特。曾經化名為埃里克·蘭謝爾,神盾局曾經傳過他的資料,是神盾局的一號通緝犯。綽號萬磁王,至今未曾抓獲。傳聞建立了一支名叫變種人兄弟會的變種人恐怖組織。」賈維斯沒有讓托尼失望的報出萬磁王的資料。

「wow。你的老朋友可真厲害。」托尼感嘆了一句。

「為什麼要在這個時候提《魔獸世界》?你也是暴雪娛樂的信徒嗎?」彼得帕克調侃了一句。

「只是一個感嘆的語氣詞語好嗎。我不玩這種幼稚的遊戲。」托尼擺了擺手。

「真是很抱歉呢,我們都很喜歡這種幼稚的遊戲呢。」風暴女對著托尼挑了挑眉毛。

「所以你們也玩?」彼得有些遇見同好的興奮。

「是的,學院里除了查爾斯教授以外,所有人老師都玩。」風暴女對著彼得點了點頭。

「漢克博士還有專門設計了一台超強的電腦主機,以及專門鋪設的網線,甚至修改了我們學校ip地址登錄伺服器的優先權。為了讓我們在團戰和下副本的時候不卡。」

「哇,酷。」李傑都忍不住讚歎了一聲,一直以為變種人學校里的x戰警們都很嚴肅呢。嗯,不過現在話題好像並不是這個吧。

「咳。」漢克好像有點尷尬,所以咳嗽了一聲打斷了風暴女的話。「其實查爾斯也玩,只是他一向只在自己的辦公室玩,從來不到公共娛樂室而已。」

漢克隨口補的一句話把李傑等人都震到了,一直以嚴肅認真著稱的查爾斯教授居然也玩網路遊戲,好吧其實大家都要娛樂嘛,可以理解。

「好了,不說這個了。」漢克把話題拉了回來。「馬克思是個猶太人,當初的戰爭年代為他帶來了巨大的衝擊。他的家庭在1939年就被納粹政府批捕。」

「當集中營里他曾經渡過相當苦難的歲月,這給他的一生都帶來了強烈的影響。他的家人都是在集中營中死亡,並且更加殘酷的是,當時還是少年的馬克思還被編入了處刑隊。」

「就是專門負責處決不守集中營規矩的猶太人的劊子手。他曾經說過,他親手殺死過很多自己的同胞。」漢克說道這裡就停住了,不準備多說萬磁王的童年悲慘經歷。

「但是在集中營的時候,他出現了能量爆發。非常非常的強大,作為世界上寥寥無幾的阿爾法級別變種人,即便是剛剛爆發的變種能力依舊強大的無法忽視。納粹政府注意到了他。」

「之後便是一系列非人道的折磨與試驗,可以說人類第一次對變種人進行細緻的觀察,並且得出變種人概念就誕生於馬克思在集中營里苦難悲慘的試驗中。」

「在馬克思之前,從來沒有一個政府性組織大規模成系統的研究變種人的構成。馬克思是全程的參與者,所以他給我們提供了相當多的歷史資料,甚至比美國政府當局收繳的還要多。」漢克的手中,一個擴散裝置已經開始出現雛形。

「在戰後,我們曾經聚合在一起。查爾斯是偉大的人,馬克思也是偉大的人。即便理念不同,也不能抹除馬克思的偉大。」

聽見漢克的話,李傑調動自己腦海中的記憶,在他的記憶力萬磁王是一個十分極端的反派,貌似推崇變種人至上?感覺上和美國某些推崇白人至上,或者某些推崇黑人無辜論的極端種族主義者非常相似。

「可是據說變種人兄弟會可是一個非常極端的組織,雖然名聲不是很顯露。而萬磁王被列為一級通緝犯也不是沒有道理的。」李傑提出了自己的問題。

「是啊,他是有點極端。如果你在失去了自己所有的親人後,好不容易找到一個愛人,並且育有兩個孩子之後。再次失去這些重要的親人,我想你會明白馬克思為什麼會走到如此極端。」漢克沒有反駁李傑的觀點,只是述說了凡事有因必有果。

「而最讓馬克思寒心的則是,讓他失去自己妻子與孩子的人,正是他曾經想要嘗試信賴的人類政府。即便馬克思加入x戰警後為了普通人做了很多,他依舊沒有得到美國政府的信任。因為他是變種人,尤其是和納粹有著牽扯不清的關係。」

「這也導致了馬克思最終走向了另外一個極端,他相信只有構建一個純變種人的世界,變種人才能夠好好的生活下去。」漢克說完這話的時候,同時手上的工作也進入了收尾的階段。

他將機甲內部的方舟能源爐接通了他手上那個,類似於一個傘柄的設備。隱身立場馬上開始工作,在短短的一瞬間。李傑等人就像消失了一樣,徹底的融入了這片大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