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在漫威當超級英雄的那些年>第一章 回去人間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章 回去人間

小說:在漫威當超級英雄的那些年| 作者:一噸大蘋果| 類別:都市言情

在地藏菩薩的神國之外。

「你說他們在裡面聊些什麼?」彼得帕克有些無聊的坐在地上,盯著不遠處的金色大門對著哈利說道。

「誰知道呢,你要想知道為什麼不自己走進去聽聽看?」哈利瞟了一眼彼得,擺了擺手。

「我試過了,不過我無法跨過那道大門。」看起來彼得帕克無奈的說了一句,他一直是個好奇心很重的人。

「真的很神奇,好像有一堵神奇的屏障隔絕了我前進的方向。感覺上比法師們的空間法術還要神奇。」

「一種特殊的能量,甚至連檢測儀器都無法讀取這些數據。好像根本就不存在一樣。這有些不科學。」漢克並沒有在地藏菩薩的邀請名單之中,他也被放在了神國之外的地獄荒原上。

野獸漢克正拿著自己的儀器想要嘗試讀取地藏菩薩說散發出來的能量波動,嘗試分析這些能量背後的科學規律。嗯,一個優秀的科學家有時候確實是一個嚴重的偏執狂。

「你大概無法檢測到任何能量博士。你要明白當強大到如同地藏菩薩這種層次的神明,你很難用科學區解釋他們。」一位卡瑪泰基的法師遠遠的對著漢克說了一句。

「這裡面一定有一個可以解釋的通的規律的,只是我沒有找到合適的方法。或者說目前人類的理論研究還不夠深刻。也許我們缺少一些新的物理規則。」漢克對於科學,看起來確實有一點偏執。

「好吧,博士不論你能不能找到新的物理規則,但是最起碼現在我們不用和那些傢伙打生打死,這算是一件好事了。」彼得帕克指了指原本金並和杜姆那邊帶來的人。

杜姆也被地藏菩薩帶進了神國,留下了他的一幫小弟正在外面戒備。不過現在戰鬥倒是都停止了。

現在只是處在機甲軍團和他們對峙的一種狀態,但是氣氛緩解了許多。

而金並則是面色不善的站在自己陰陽師的那邊,他將大拇指放進嘴裡用牙齒咬著,已經被咬出了一些血跡。不過他好像沒有感覺到痛一樣。

這次地獄的行動失敗的太出人意料,如果不是夜行者一行人的到來,金並認為自己的計劃不會這麼快破產。

而現在甚至還引出了地獄的另一個大佬級別的存在。地藏菩薩在東洋也是有傳說的。作為手和會的現任首領,他多多少少知道一些民間流傳的地藏菩薩的神話傳說。

而他的主子,墮落天使路西法以及地獄領主墨菲托斯好像都有些敬畏他。這兩位都沒有對地藏菩薩邀請他們前往七寶琉璃界表示異議。

金並的內心是非常非常不爽快的。但是他現在卻不能有任何的表達。因為路西法直接下了命令,讓所有的陰陽師和魔物們都乖乖站好。

在他出來之前不許有任何異動。作為一名地獄領主,他所說的話對於這些魔物來說就像是自然法則一般,必須要遵守。

而在獸死亡后,手和會已經全面改為信奉路西法。而這一推動者正是金並,金並也是因為藉助了路西法的威勢,才能在極短的時間內統合這一世界級的殺手組織。

不管金並心裡有多麼的不滿,現在他都不能有任何異動。因為現在這些人可是在聽路西法的話,而不是聽他的了。

羅根再次找到了弗蘭克,並且向他要了一根雪茄。

「你看起來像個老兵。」弗蘭克在自己的懷裡裝著好幾根雪茄。畢竟機甲的空間內容納幾根雪茄的地方總是有的。

「是嗎?有人確實說我是名老兵,只是我什麼都不記得了。」金剛狼接過弗蘭克遞來的雪茄道謝了一聲。並且遠遠的對著鐳射眼喊了一聲。「斯科特!來個火。」

從本能上斯科特完全不想理會羅根,畢竟沒有一個男人會對一個,剛一見面就想泡自己女朋友的傢伙有什麼好感。

不過斯科特的性格中:大度,這個個性佔據了許多的地方。所以雖然他很不爽羅根,但是也不想因為這種小事和他引起什麼不快。

所以他遠遠的用自己的鐳射眼激光給兩人點燃了雪茄。

「多謝了!你也要來一根嗎。」弗蘭克遠遠的對著斯科特道謝了一聲。

「不,不需要。我對煙酒沒有太多興趣。」斯科特擺了擺手,嚴謹和自律是他性格中另外的一部分。

「他是一個無聊的人。保守刻板,而且非常的無趣。」羅根看起來嘴巴狠毒的評價了一下斯科特,但是他又緊接著說道。

「不過他也是一個合格的隊友。教授想把他培養成新的變種人領袖,作為他的接班人。雖然我覺得斯科特還有很多不夠的地方,不過至少有一點,我能夠將自己的後背放心的交給他。」

「你殺人的方式很暴力,斯科特文雅的多。你們不是一路人。」弗蘭克看人的方式很特別,是通過殺戮來辨別的。

「失去記憶很痛苦吧?」

「是的,非常痛苦。除了自己的名字以外,你記不清任何其他的事情。我曾經苦苦的尋找自己的回憶。包括在東洋也留下了我的足跡。」羅根吸了口雪茄有些落寞的說道。

在他的一生中,暴力的殺戮與無盡的孤獨組成了生命中的主旋律。

「所以你在東洋找到了什麼嗎?」弗蘭克叼著雪茄問道。

「曾經有人說在二戰的時候我來過日本,我不記得了。好些年前,一個自稱在二戰中被我救過性命的人,找到了我。」

「他說他想在死之前見我一面。而他的手上卻是有一張很老舊的照片,裡面也確實是我。」羅根再次吸了口雪茄。

兩個老男人吸食雪茄所吞吐的煙霧讓場景變得有些迷幻。

「聽起來不賴,一場動人的報恩故事。」弗蘭克簡單的評價了一下。

但是羅根卻笑出了聲,笑聲有些沙啞和低沉。他拍了拍弗蘭克的肩膀,沒有說什麼。不過從羅根的表情來看,弗蘭克知道了事情沒有那麼簡單。

「這裡的事情結束后,我想我會留在東洋一段時間,博士。」羅根叼著雪茄走向了漢克,向他說道。

「需要幫忙嗎?」漢克的耳朵很好使,剛剛羅根和弗蘭克的談話他可都聽見了。兩人說話的聲音是正常音量,也並沒有想要隱瞞別人的打算。

「不,謝謝。如果有需要的話,我會找你們的。」羅根搖了搖頭。

彼得帕克與哈利可是對那些老男人們的愛恨情仇沒有太大關心,現在彼得更關心自己的肚皮。

「見鬼,這些壓縮餅乾真硬。」彼得的肚子餓了,而充饑的食物只有壓縮餅乾,這種乾巴巴而且堅硬的東西可不是什麼好吃的美食。

「等夜行者出來,我需要他給我做一整桌子的菜。」

彼得帕克正在碎碎念,而哈利則在一旁勸到。「那你至少要等……」

哈利那句話還沒說完,李傑已經從地藏菩薩的神國大門中走出。雖然有兜帽隱藏他的面容,但是透過兜帽下的迷霧可以看到他的表情非常古怪,好像聞到了什麼很糟糕的氣體一樣。

「談的怎麼樣了?」彼得丟下了手上的壓縮餅乾走上來問道。

「已經談完了,雖然我也有些迷糊。不過我想我們應該可以回到人間了。這個單調到無聊的地獄荒原我是一刻都不想待了。」李傑有些鬆了口氣的說出了彼得帕克最想聽到的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