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在漫威當超級英雄的那些年>第二章 自作主張的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章 自作主張的人

小說:在漫威當超級英雄的那些年| 作者:一噸大蘋果| 類別:武俠修真

地點:東洋,大阪郊外手和會城堡。時間:四月二十日,早十一點。

手和會的這處城堡,以及包括在關西地區內的大多數的據點在這段時間內都被純真會所拔出。

當然作為一個全球性的殺手組織,手和會的據點當然不僅限於東洋地區。就如同他們在紐約有分部一樣,其實手和會在歐洲地區也有著自己的據點。

不過東洋地區一直是被他們作為大本營來經營的。但是東洋地區的總部這次確實是遭受了重創。大多數的中堅力量被金並帶走。

這讓棍廋的大弟子-磐石-組織的純真會一路勢如破竹的攻陷了一個又一個東洋地區的手和會據點。尤其是那些一直為手和會經濟輸血的外圍地下組織。

在短短的一段時間內,東洋的整個關西地區就像是變了天一樣。整個地下秩序被徹底打破並且進行了重組。

不過這個還算是一件好事,因為純真會是個相對來說比較柔和的社團。雖然說很難界定純真會算不算黑社會組織,不過至少棍廋培養出來的弟子相對來說手段都比較溫和。

比手和會之前完全依靠殺戮和強硬手段統合那些外圍組織來說,純真會顯得柔情的多,當然這也是對比出來的。

自從李傑等人去了地獄以後,磐石就長期的駐守在了這個城堡。同時還有四名卡瑪泰基的法師也一直在地獄的入口處作為看守。

「各位辛苦了。」如同以往一樣,磐石親自端著午飯來到了法師們駐守的地方。

磐石如同往常一樣的推開地下室的大門,寒暄了一句。不過今日沒有一個法師有時間搭理他。

因為通過特殊的魔石,嵐已經向他們發出了信號。要求他們在人間這一邊構建一個空間之門。畢竟他們不是古一,沒有直接橫跨兩個維度的能力。

必須要在兩個不同的維度之間都有支點,這樣才能架起一座溝通兩世的橋樑。

「磐石,讓人對這裡進行一下把守。他們要回來了。」在架設東洋方面支點的空隙,一位法師還是對著磐石開口說了一句。

而在同一時刻的東洋京都,在這個有著上千年歷史的古都內的一家高檔料理亭內,有一群奧斯本集團的高管正在此聚會。

京都作為東洋最古老的城市之一,這裡也是東洋的文化重鎮。按照千年前長安城的結構,京都也設立了非常像的坊市結構,以及類似於朱雀大街一樣的直道。

雖然歷經上千年的滄桑,但是在某些不經意的角落,還是能夠找到這座城市千年前的韻味。

京都最著名的景點應當屬金閣寺,雖然如今的金閣寺與古的金閣寺還是有很大的差別。因為東洋的文物保護中,修舊如新的準則使用的比較寬泛。

所以金閣寺以及絕大多數的東洋古建築和古堡都被大量的用現代工藝和材料進行翻新過。很多時候一些景點所看到的所謂古和古物,雖然看起來很漂亮,甚至熠熠生輝。讓人不明所以的圍觀群眾讚歎千年的古保持的如此完好。

但是他們也許不知道,他們看到的東西也許是最近二三十年才建造和翻新出來的。裡面所使用的大多數材料都是來自於現代材料。

這與一水之隔的中國有著天差地別。中國古文物保護中對修舊如新這一條規則是嚴重排斥的,修舊如舊是中國文物的保護原則。

破損的文物如果沒有原始的碎片,不允許重新彌補。如果需要彌補,只能保持最原始的胚胎色。追色上色仿舊到接近以假亂真中,在中國屬於創作性修復。沒有特殊要求不允許文物修復者如此做。

而重新粉飾上色之類的事情更是能免則免,最好不要對文物做任何涉嫌創作性修復的事情。

修復宋代的畫,要使用宋代的紙。諸如此類的規矩非常的多。這也讓中國的許多古和文物看起來臟髒的舊舊的。甚至完全看不出有修復過的痕。

兩國文化同源,但是在很多地方卻有著天差地別的分歧。也因為這種分歧,造成了兩國民眾價值觀的似是而非。

而這種差異性,可以從這一群在料理亭內聚會的高管們身上看得到。這是一家名叫櫻的料理亭,是一個獨門獨院有著傳統日式風格庭院的宅子。

坐在屋下的檐廊走道上,能夠遠遠的眺望到金閣寺的樣子。如果天氣晴好的情況下,日照的反射能讓修復的金閣寺泛出熠熠金輝。

這是京都內首屈一指的高檔料理亭之一,每個月只接待少數的幾個客人。

而今日這間料理亭則被來自於奧斯本集團的高管們給訂下了。在院落內這個季節視野景色最好的房間,那個能夠眺望到金閣寺房間內,四位男人正在以傳統的日式跪坐的方式,一邊吃著懷石料理,一邊小聲的交談著。

「聽說了嗎?木下君要被開除了。」開口聊著工作八卦的是一名大約五十歲左右,有些謝頂的中年男人。

也許是年輕時代的長期加班導致了他的內分泌失調,讓他的皮膚顯得很粗糙毛孔泛著油脂並且很粗大。即便現在身處高位似乎也沒有調整過來。

「聽說了,就因為給哈利先生晚上送了一碟壽司,不和哈利先生的胃口?他在大阪酒店工作了二十年。」接過話題的人是另一個男子,他的長相有些尖刻,看起來就像是職場中常見的刻薄的上司。

「哈利先生來到東洋以後看上去對什麼事情都不滿意。我們已經如此努力的工作了,所有員工都在兢兢業業的工作,沒日沒夜的加班,我不明白他到底在不滿意什麼。」同時加入抱怨的是一個看起來比較和善,在職場上偶爾能夠見到的,有些像老好人一樣的男人。

「也許是我們還不夠努力。」坐在最上首位置的是一名頭髮已經花白,但是精神矍鑠,顯得很有風采的男人。

「安田理事長,我們不能這樣下去了。雖然哈利先生這幾天說是去東洋各地旅行,暫時放下了對於東洋分部的監管。但是我們上次開會的成果,聽說哈利先生很不滿意。甚至我聽說在他身邊有人鼓動他對我們東洋分部進行一場大換血。」尖刻的男人對著最上首位置的理事長說道。

「是啊,理事長。我們不能就這樣坐以待斃埃一朝天子一朝臣的話並不是說說的。諾曼先生去世了,哈利先生上位。作為亞洲的本部,他一定會插手安排他信賴的人上位管理公司。我們必須要做些什麼,讓他明白我們存在的必要性。」那個內分泌失調的中年謝頂男如此說道。

「否則的話我們恐怕也會像木下君一樣,因為一點點小錯而被掃地出門的。」

而一旁那個看起來就像個老好人的男人也一直在點頭附和。

安田理事長用筷子夾了一口春菜,他細細的品嘗著蔬菜中的甘苦味。一直到把食物細細的嚼爛后吞咽下去才開口說了一句。

「木下君還沒有被開除,那些只是傳言。而且你們想要作亂嗎?現在可不是戰國時代,沒有下克上的規矩了。」

「未雨綢繆總是沒有錯的安田理事長。」尖刻的男人繼續鼓動到。「想要讓哈利先生繼續把東洋的大權交給您安田理事長,那麼就需要讓他明白您的不可或缺性。」

「我為這家公司服務了四十年了。」安田理事長不緊不慢的說了一句。

「可是美國人,尤其是美國的年輕人可不管這一套。看看扎克伯格就明白現在美國青年企業家的理念。」謝頂男人的這一句話有些擊中了安田理事長的軟肋。

尖刻的男人明白安田理事長有些動搖,所以加緊的說了一句。「我們還是有能夠讓我們變得很有價值的籌碼的。」

「什麼籌碼?」安田理事長喝了口清酒,低聲問了一句。

「矢志田財團1

「不,哈利先生已經在離開前拒絕過於矢志田財團的碰面了。」安田理事長搖了搖頭。

「不一樣安田理事長,那是因為哈利先生不明白矢志田真理子手上掌握著什麼東西。如果他明白,他不會拒絕的。」尖刻的男子在安田理事長耳邊輕輕的低語著,他好像飛快的講了一些什麼東西。

安田理事長的面色有些陰晴不定。「你確定嗎?」

「理事長,現在奧斯本集團最重要的發展方向就是肢體再生領域,以及以這個領域為核心而擴展出來的其他醫療領域。相比哈利先生一定會動心的。」

「而哈利先生拒絕矢志田財團的原因,則是因為這個財團有一辣塵啊5是在做生意的方面真理子小姐一向很講信譽,而且理事長您當年不也幫助過她嗎。」

「咳咳。」安田理事長咳嗽了兩聲,打斷了尖刻男子的說話。

這個男人很快明白自己有些說過了,所以調轉了回來。「總之這件事只要由您牽頭,為真理子小姐安排一次見面,一定能夠說服哈利先生。而以後兩個集團之間的中間調和與潤滑,將離不開安田理事長您了。」

安田思量了很久,最後還是點了點頭。「那就這麼辦吧,等到哈利先生回來。我會想辦法為他安排一次見面。」

「英明的決定,安田理事長,請讓我為您斟酒。」尖刻男子立刻拍了一個馬屁。

好吧,也許他們真的不懂,那個在半夜給哈利送冰冷壽司的酒店經理是怎樣才被哈利討厭,甚至想要開除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