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在漫威當超級英雄的那些年>第五章 閑談與真理子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章 閑談與真理子

小說:在漫威當超級英雄的那些年| 作者:一噸大蘋果| 類別:

在店家的安排下,午餐很快的開席了。因為李傑三人可都不會跪坐,所以在這個榻榻米的房間內都是以盤坐的方式,坐在矮桌的旁邊。

傳統的日式料理還保持著分餐制。而懷石料理的菜品種類都很多,所以三個人的桌子面前都滿滿當當的擺滿了許多碗碟。

作為一家高檔的,並且還是擁有米其林星星的料理亭。這家店在盛裝菜色的器皿上也下了很多功夫。

比如為李傑三人奉茶用的是耀變天目茶碗。這是一種因為燒制過程中釉料窯變形成的瓷器,因為在窯變的過程中結果是不可控的。

所以不論是在品相還是質量上,能夠達到可以使用級別的作品寥寥無幾。而能夠被當做藝術品擺放的更是少之又少。

這種工藝起源至南宋浙江地區,但是因為成品率和其他各種問題,很快就失傳。直到最近這些年才重新有窯爐開始燒制這樣的瓷器。而且因為東洋喜歡這種窯變類的瓷器,研究也比中國來的早。

所以這種窯變瓷器的工藝反而是東洋研究的比較好。但即便是最近開始恢復燒制,但品相一流的窯變瓷器依舊價格高昂。

而這間料理亭所用的窯變瓷器明顯就是屬於品相一流的那種。而用以盛裝菜品的餐盤很明顯,廚師也是下了功夫的。

與耀變天目茶碗這種顏色華麗的瓷器不同。廚師大量的使用了青釉與白釉的純色瓷器,這些瓷器只在變口的位置,裝飾性的有一些繪畫的圖案。

而這些圖案大多數是反應時節的,現在正是春天,所以這些圖案也是春天的圖案。簡約的瓷器給人一種很靜雅淡素的感覺。

一旁的女將恭敬的為三人上菜后,就鞠了一躬退到了房間的角落,等需要召喚的時候才會前來服侍上茶或者收拾碗碟。

也許是安田理事長已經知道了哈利比較喜歡口味偏重一點,並且不喜歡生冷的菜色。所以這間料理亭的午餐做了一些特殊的準備。

雖然菜色看起來依舊如同傳統日式料理一樣的屬於清新淡雅的風格,但是吃到嘴裡以後發現味道卻非常濃郁。包括那個看起來味道應該很淡的海鮮湯也是這樣,雖然表面看不到一點油花,湯色澄清如白茶。但是飲如喉頭的味道卻令人感覺到濃郁的鮮香。

「嗯,這是我在東洋這些天吃過最好吃的東洋料理了。」彼得帕克嘗了幾個小菜后滿意的點頭。笑的到是挺開心的。

「畢竟米其林星星還是有用的。」李傑也讚許的點了點頭,菜品這種東西最後還是給人吃的才算數。如果客人不喜歡,那麼廚師再多的堅持其實也是無謂的。

根據不同的客人來調整不同的口味,這才是一種長久的經營之道。尤其是這種一個月都接待不了幾個客人的高檔料理亭。

「我比較好奇的一點是,為什麼東洋要把這種菜品成為懷石料理。這有什麼講究?這和普通的菜品宴席有什麼區別?」哈利吃了一口席間的狼牙鱔,雖然叫做鱔,但這其實是海鰻魚的一種。

廚師使用了醬烤的方式處理了這條狼牙鱔,廚師的火候拿捏的非常好,讓它的魚皮有一些焦脆的口感,但是魚肉依舊軟嫩。能夠吃到濃郁的醬香味道的同時,還沒有搶奪掉海鰻本身的鮮味。

李傑也在細細品嘗各種食物的味道,他正在用自己的舌頭分門別類的記錄下這些味覺的記憶。一個好的廚師不光也會自己做菜,最重要的還要會品嘗。

尤其是能夠記錄各種吃過的味道,並且能夠把這些複合的味道單獨的拆解出來。知道那些香料和醬料搭配在一起回產生什麼反應。

這就像一個油畫師,一定要清楚每一種顏色和另外一種顏色,通過怎樣的比例調配會達到什麼樣的新顏色一樣。

這算是一個優秀從業者的基本職業素養。

李傑聽到哈利的問話后喝了一口湯,漱乾淨自己嘴裡的食物殘渣才開始說道。「懷石,你要把這個詞語拆開來理解。在漢語的語境下,懷值得是懷抱,石指的是石頭。」

「所以從字面的角度來講解,就是懷抱石頭的菜品。」李傑揚起了自己一邊的眉毛一邊,一邊以大拇指撐住自己的下巴,有些壞笑的說道。

「哈?你是說廚師在做菜的時候需要在懷裡抱一塊石頭?」彼得帕克聽到李傑的解釋差點把嘴裡的食物給噴出來。他連忙喝了一口湯才壓下來。

「他們是在演東洋的喜劇嗎?」哈利也有些想笑,只要想到一個廚師抱著石頭做菜的樣子。「你下次應該表揚看看傑森,抱著石頭然後去做漢堡。」

「不,絕不。那樣太蠢了。」李傑義正言辭的拒絕了這個提議。「懷石真正的含義是用溫暖的石頭放在腹部來對抗飢餓。最早是一種僧侶苦修時的修行手段。」

「之後因為東洋在近代開始所盛行的大茶會引入了這樣的概念。傳統東洋茶會是屬於貴族和富商的活動。一直到美國人貝里用堅船利炮叩開東洋的大門,把這個國家變成半殖民地國家以後。」

「這個國家分成了兩個派別開始了一場亂斗。之後那個倒幕派獲得了勝利,整個國家開始全面西化,東洋進入了高速發展時期。在這個時代升斗小民開始慢慢有錢了,所以茶會也開始在民間普及。」李傑快速的講了一遍關於東洋的歷史背景。

「不過空腹飲茶,尤其是濃茶有害健康,容易胃疼。所以開始有茶會提供食物,最早的時候食物的數量並不多,遠不是現在我們吃的這麼多菜。那時候食物的作用僅僅只是墊墊胃。」

「所以才會有懷石的說法。就是用熱石頭孵一下胃,讓胃不那麼餓的意思。不過時至今日,經過不斷的變化。我們吃的懷石料理才變成這樣。」李傑說完后又喝了一口湯。

「你是說美國曾經殖民東洋?我們的歷史課本里好像沒有提到過。」作為學霸的彼得帕克注意力已經從食物上轉移,他現在很驚訝自己居然沒有學到過這段關於殖民東洋的歷史知識。

李傑聳聳肩表示沒有什麼好驚訝的。「如果你想去尋找這方面資料的話,還是很好找的。而且東洋人還給他們的征服者豎立了一尊銅像,以感謝貝里提督叩開他們國家大門。」

「而且好像每年還有關於他的紀念和表演活動,不過我忘記是在哪兒舉辦的。」李傑攤開手,表示自己只知道這麼多了。

「好吧,貝里這樣做不算是侵略者嗎?為什麼會給侵略者建造雕像,而且還悼念他?」哈利感覺自己有一些凌亂了。

「我哪裡知道是為什麼。」對於這個問題李傑只能給哈利翻了一個白眼。

「奇怪的國家。」彼得嘴巴張開了半天都不知道想要說什麼,最後只能憋出這一句話。

用餐的過程就在三人這樣的閑聊中渡過。而一直在房間一角幫忙遞茶和收拾碗碟的女將在午餐快要結束的時候,突然用流利的英語說了一句。

「李先生對於東洋的文化和歷史很了解呢。」

嗯?李傑一瞬間沒有反應過來,停頓了一下才發現這個女人嘴角掛著微笑是在稱讚自己。「果然哈利先生身邊的人都有不凡之處呢。」

這個女將不僅英語非常流利,而且說話之間所流露出來的語氣也顯得非常自信。完全不像她外表一樣柔弱。

也因為這個女人的氣勢有所改變,李傑的腦海里忽然靈光一閃想起自己是在什麼地方見過她了。

那是在純真會提供的情報里,裡面夾著一張照片。照片裡面的女人英氣勃勃,一身幹練的黑西裝很引人矚目,一看就明白她是一個不好惹的女強人。

而正是因為照片里的英氣,與在料理亭的柔和,這兩種截然不同的氣質讓李傑沒有在一瞬間認出她來。

而照片里的女人,根據情報正是矢志田財團的目前當家人,矢志田真理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