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在漫威當超級英雄的那些年>第六章 不簡單的女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章 不簡單的女人

小說:在漫威當超級英雄的那些年| 作者:一噸大蘋果| 類別:同人競技

矢志田真理子的到訪自然是由安田理事長的安排。這一點都不難猜,不管李傑和哈利等人是否知道安田理事長和他下屬們的討論。

因為京都的遊覽路線是安田理事長推薦的,包括今天中午的午宴也是由他出面安排的。如果要說真理子和安田理事長之間沒有關聯,那可真是打死李傑他都不會相信的。

只不過令李傑沒有想到的是,真理子居然以這種方式來和哈利見面了。這讓李傑想起了他安排哈利與托尼的那次會面。

讓哈利假裝服務員為托尼斯塔克服務,以此來放低姿態表達一種相互合作的誠意。以這種方式作為相互談判之前的鋪墊,其本身就帶有一定的心理鋪墊作用。會讓你的談判對手覺得你足夠真誠,尤其是你在身處高位,而且還處在一個比較被動的位置的時候。

就比如那一次的哈利,當時他才剛剛接班不久,奧斯本集團不是很穩固。並且非常非常年輕,加上有著和托尼一樣早年喪父的經歷。所以整個的談判雖然是由小辣椒出面完成,但是托尼也因為被觸碰到心裡的軟肋,所以對於合作的事宜一路綠燈。

而當施展這種手段的人換成一個女子,尤其是一個充滿魅力的女子的時候,那麼它的威力將會更加的大。

「失禮了,在下矢志田真理子。請哈利·奧斯本先生多多關照。」真理子恭恭敬敬的對著哈利鞠了一躬,以東洋七十五度的標準姿勢做的。

「哦,失禮了。真不知道是真理子小姐。」哈利有點愣,他也一時間沒有想起這個真理子是誰。

但是李傑很快的在他耳邊輕聲的說了一遍矢志田財團,他很快想起了這個女人應該是誰了。

「真沒有想到是矢志田財團的當家人,剛剛失禮了。」哈利沒想到自己當初對付託尼的方法用在了自己的身上,這讓他有些尷尬。

李傑和彼得也隨著行了一個禮,不管對於矢志田財團是否要敬而遠之,但是在兩個公司沒有利益衝突的前提下,表面上的禮節還是要做的。

「哈利先生多慮了,能夠近距離服侍您這樣的青年才俊,我相信是很多東洋女孩都願意的呢。」真理子的笑容很嫵媚。尤其是像她這種本身有一點二十歲女性俏麗,三十歲女性風韻的女性來說,這種笑容充滿了一種魅惑的味道。

有的時候女性的吸引力並不需要利用暴露身體賣弄性感。真正精通此道的女性,有時候只需要一個笑容一個眼神,還有看似不經意的轉動頭部露出脖頸,以及輕微梳理頭髮。這些動作配合上一些恰當的語氣和片語就能很自然的形成一種魅惑的氣氛。

當然很多時候,這種氣氛不代表著這個女人想和你上床。有時候她僅僅是在利用自身的一些優勢而已。而真理子無疑是精通此道的高手。

真理子用的詞語很曖昧,有一種雙關語的味道。哈利有些尷尬,他轉頭看了一眼彼得,發現這個純情的小蜘蛛耳朵有點紅了,並且把臉轉向了窗外。

不過他看向李傑的時候,發現李傑還是面色很平靜的打量著真理子。

「真理子小姐,請問您的來意是何?如果是要談與矢志田財團合作的問題的話,我想我們公司的回函已經答覆的很明確。奧斯本集團暫時沒有與貴公司合作的意向。」李傑用一種很官腔,但是卻不失禮貌的對話打斷了真理子剛剛塑造的曖昧氣氛。

雖然說打斷的很突兀,但是卻讓哈利鬆了一口氣。剛剛真理子那樣的對話,他還真不知道應該怎麼接。

「如果奧斯本集團真的準備與東洋本土企業合作開發醫療計劃,那麼我們將會優先考慮貴公司。」李傑的一套說辭是非常正式的外交辭令。廢話很多,意思只有一個,就是合作沒戲。

「抱歉了真理子小姐,這一場私人的行程。哈利先生是來旅行的,不想被公事打擾。」李傑這算是準備送客了。

李傑和哈利之前就商討過矢志田財團,這個財團的涉黑背景太嚴重。現在哈利剛剛上位不足一年,和這些牛鬼蛇神打上交道對他沒有太大的好處。而且現在奧斯本集團的重頭放在了醫療生物領域,這和傳統的武器領域不同。

斷肢再生計劃在全世界各國都受到追捧,不需要像武器供應鏈一樣和各種灰色人物打交道。矢志田財團想在東洋分一杯羹,但是這個財團的規模過於的大,而且又有強大的黑色背景。如果只是一點點的蠅頭小利,恐怕根本不會滿足這種公司的胃口。

不論哈利還是李傑,可都不想把公司的利潤分一點給一群黑社會。

李傑這一套說辭下來差點讓真理子發怒。作為東洋關東地區說一不二的領頭人,在東洋敢這樣和她說話的人,已經有十年沒有見過了。

但是作為一名出色的商人和集團的領導人,她很快平息了自己的不忿,甚至臉上的表情都沒有變過。「李先生,聽說您是哈利先生的私人顧問。我聽說過您的大名,聽說您能幫哈利先生決定很多事物。」

真理子表面還是帶著笑容,不過話語里卻全是刀子。

「是的,傑森是我最倚重的顧問智囊。他說的話都是經過我授權同意的。」不過哈利在近一年的商界摸爬滾打還是有學到不少經驗的。他很快替李傑說了這句話,同時拍了拍李傑的肩膀,表示對他的信賴。

真理子表面上還是恭恭敬敬的微笑,但是心裡是怎樣想的就沒人知道了。李傑的軟硬不吃,以及哈利對李傑的無私信任令她有些措手不及。

「抱歉真理子小姐,今天真的很失禮。但是我們想繼續我們的旅行,很抱歉我想我們該走了。」李傑說著話就準備帶著哈利和彼得離開這間店鋪。

而且他還和哈利交換了一個眼神,安田理事長的行為值得深思。也許下午就應該回到大阪去,把安田理事長的問題討論一下。

看見眾人要走,矢志田真理子有些坐不住了。既然套路沒有用,那麼還是公事公辦吧。「請等一下哈利先生,我有事情與您商談。」

「真理子小姐,真的對不起。本公司暫時沒有在東洋尋找戰略夥伴的訴求。」哈利重複了李傑剛剛說的話,一副公事公辦的樣子。

「不,您有些誤會了。不過您很快會明白。」既然柔情政策對這幾個人沒用,真理子恢復了她那種女強人的作風。說話之間飽滿自信,有一種上位者的氣息。

「出來。」在真理子的喊聲中,一個有些瘦弱的男孩從檐廊外急急忙忙的跑了過來。

這個男孩看起來十四五歲的樣子,有一種白種人與黃種人混血的樣子。這一點和李傑有點相似。

只是男孩的眼神看起來有些畏畏縮縮,雖然個子長得比亞洲的同齡人強壯一點。但是那種畏畏縮縮的樣子,讓人看起來很不舒服。

李傑和哈利以及彼得三人有點弄不清楚真理子準備幹什麼。

「演示給客人看。」真理子對著這個男孩說話的神色有一種居高臨下的味道。男孩看起來很害怕真理子。雖然從他的舉止動作來看,他有些不情不願。

但是他還是從自己的懷裡摸出了一把鋒利的小刀。當他摸出小刀的瞬間,李傑和彼得都下意識的認為他要對哈利不軌,所以兩人都護在了哈利身前。

不過這個男孩拿出了刀子並不是用來行兇的。他面容有些緊張,不停的看向真理子,眼神里有一些祈求的濰是真理子的眼神卻很決絕。男孩最後還是放棄了。

他咬著牙閉上了眼睛,最後狠狠的對著自己的手指劃了過去。刀子非常非常的鋒利,看得出用了非常好的鍛打技術和研磨技術。

因為這把只有十二厘米長的小刀,切掉男孩左手的四根手指就像是切豆腐一樣的鋒利。

四根手指齊根斷裂,從斷裂處飛濺的鮮血足有三米多遠的距離。已經從檐廊的位置,飛濺到了剛剛李傑等人就餐的位置。

青釉色的瓷器染上了鮮紅色的血花就像是在春天盛開的桃花一樣,只是顏色更加的鮮艷絢麗。

「你瘋了?」李傑不可思議的對著真理子喊道。雖然知道真理子有涉黑的背景,但是沒有想到真理子用這種方式命令她的手下這樣做。這樣有什麼用處?

聽到李傑的話,真理子也沒有理會他。只是說了一句。「很抱歉場面弄得有些血腥,但是很快哈利先生就會明白這一切的目的。」

如同真理子所說,確實李傑等人很快就明白了真理子這樣做的目的。

男孩斷肢的部分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正在瘋狂重生著。先是指節的骨骼部分,然後是纏繞在骨骼上的一些肌肉血管以及神經,同時恢復的還有表皮。

僅僅不足十秒鐘,原本男孩斷裂的四根指頭已經完好如初。如果不是地上殘存的斷肢,以及剛剛飛濺的鮮血,幾乎都要讓人懷疑剛剛的一切其實並沒有發生過。

而李傑等人則相互之間有些震驚的交換了眼神。震驚並不是因為這個男孩的恢復能力,而是因為這個男孩的恢復能力讓李傑等人不經聯想起另外一個人。

一個和他們共同作戰,同時展現過超強恢復力的人。而這個人目前正在全東洋的晃蕩,不知道在幹嘛。

李傑偷偷轉過臉,同時用一隻手擋住側臉,不讓真理子看到。他用口型輕輕的比出:金剛狼羅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