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在漫威當超級英雄的那些年>第十七章 老狼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七章 老狼

小說:在漫威當超級英雄的那些年| 作者:一噸大蘋果| 類別:都市言情

這次選擇對於年輕的哈利來說是一場考驗。為商人者,商在前,人在後。許多人做久了,只剩下商不在有人了。

可是商人者大多是掌握了這個社會的大量財富與資源的既得利益者。在另一個時空的蜘蛛俠故事中,本·帕克伯父在臨死前對彼得說出過那句名言:能力越大,責任越大。

作為掌握了這個社會大多數資源的商人,尤其是像哈利這種,已經處於整個人類社會金字塔頂端的人物。他的一舉一動能夠深刻的改變許多人的命運。所以他才需要更加的慎重。

沉默了許久,哈利的聲音有些沙啞的說道。「我需要公開這一切。無論公司股票是否會下跌。有些錯誤的事情必須要揭發出來,哪怕會遭受短暫的痛苦。」

彼得坐在哈利的身邊,拍了拍他的肩膀說道。「你做的對哈利。你需要給其他人做一個榜樣,奧斯本集團不應該觸碰任何非法的生意。」

「不要這麼壓抑兩位。」李傑開口試圖轉移現場有些壓抑的氣氛。「危機危機,有危就有機。我們不過是把最壞的結果先預料出來。但是這並不代表我們要無條件的接受這種最壞的結果。畢竟我們還是要做各種努力的。」

「這是一個完備的計劃,除了要揪出東洋的碩鼠以外,哈利你還要準備好一場危機公關。只要處理得當,這甚至是一場非常好的機會。」李傑拍了拍兩人的肩膀,帶著笑容的說道。

就在幾人聊天的時候,李傑的平板電腦收到了新的訊息。

這是從純真會得到的消息,由遠在紐約的曾楚加密後轉發過來的。

「看起來金剛狼還是很在意那個孩子是不是他的呢。」李傑揚了揚自己手中的平板電腦。「我去和他談談。也許他會想要救走那個孩子的。」

「而且我們在東洋還要面對羅根的老情人,矢志田真理子。最好能夠讓羅根幫忙纏住那個女人,安田英二可是需要她來殺我呢。」

與金剛狼羅根的見面在純真會的安排下,在上次李傑和彼得曾經去過的居酒屋內進行。

羅根的臉色看起來不是很好,眉頭緊鎖的樣子顯得心事重重。在李傑到來之前,他已經幹掉了三瓶五百毫升的大釀吟。

雖然這酒的度數只有二十幾度,算不上是什麼高度烈酒。但是向羅根這樣把清酒當白水喝的人確實很少見。

「喝酒之前不吃一點東西嗎?空腹飲酒對胃可不好。」李傑來到居酒屋的時候,發現正在豪飲的羅根,沒有太多寒暄的直接坐在了他的身邊。

「給我來一些雞肉烤串和一個烤章魚腳。」李傑不客氣的對著居酒屋的老闆點了自己想要吃的東西。

這間居酒屋是純真會的產業。今天為了李傑和羅根的會面,在外面已經掛上了暫停營業的牌子。所以整個居酒屋內只有李傑和羅根兩人。哦,還有一個負責接待的老闆兼廚師,他也是純真會的人。

居酒屋的老闆聽到李傑點菜,微微的躬身對他行了一禮,然後就去后廚準備去了。這也算李傑用這種方法支開了老闆。

「你傳遞來的消息是真的?」羅根也沒有和李傑寒暄的慾望,上來就直奔主題。「我的兒子?我可不記得我有過兒子。」

「是嗎,羅根。」李傑從居酒屋的吧台內取出一隻小酒杯,直接拿起羅根的清酒為自己倒了一杯。「你不認識那個叫做矢志田真理子的女人?」

喝了一口大釀吟,李傑吸了一口氣,感受清酒中那種綿密且泛甜的口感與回味。

說道真理子,羅根的眉頭又皺的更深了一點。他與真理子的關係可不是那種全天下都知道的。而且他上次來東洋已經過去十幾年了,與真理子的故事也是發生在十幾年前。現在夜行者一口道破他與真理子有關係,那麼他說的話到有很大可能是真的。

「我見過那個孩子。」李傑喝了一杯清酒以後就停下了,他不是一個嗜酒的人,而且他更喜歡保持一種清醒的頭腦,醉酒可不是什麼好主意。

「這個世界上有自愈能力的變種人不少,但是向你這樣強的卻幾乎難以尋找到第二個。就連漢克博士與查爾斯教授都驚嘆於你的恢復能力。」李傑指了指金剛狼的肌肉。

「你不管受了多重的傷都能很快復原,這可不是一種尋常的本事。所以我見到那個孩子的時候才會馬上聯想到你。」

羅根又喝了一大口清酒後問道。「你見到了什麼?」

「自愈能力,超強的自愈能力。與你不相上下,令人驚訝。他切掉自己的四根手指,齊根切斷,然後在不到十秒的時間內迅速恢復。毫無傷痕的跡象,而且看起來不像是使用某種基因變異藥劑造成的,因為沒有任何副作用。」

李傑回憶到那天,那個男孩的樣子說道。「而且那個男孩還是一名黃白混血。有著明顯的東洋人與歐美人種混血的跡象。如此種種我很難不聯想到你。所以我才讓人把這個消息告訴你。」

羅根的眼神中閃爍起回憶的神色。他開始追思他當年在東洋的經歷。仔細想來李傑說的可能是真的,他當年可是與真理子有過相當長一段時間的纏綿。

想到這裡羅根的眼神有些亮光,但是很快又暗了下去。即便有個孩子又怎樣?真理子沒有告訴自己,那麼必然是不想孩子和他見面。

說句不好聽的,現在的羅根活的就像個流浪漢。要不是勉強在變種人混了一個教授歷史的老師職位,那麼現在九成九還在加拿大打黑拳呢。

所以羅根的表現從一開始的有些高興,很快轉成了落寞。他深吸了一口氣說道「是嗎?多謝你告訴我這個消息,至少這值得我喝一杯。這一杯酒敬你,謝謝你為我帶來一個還算不賴的消息。」

李傑看到羅根的表現,一開始有些驚訝於他表現的過於平靜,好像對孩子漠不關心一樣。然後配著羅根喝了一杯酒,低著頭想了想,似乎想到了一些癥結。所以他再次開口說道。

「你不關心那個孩子?如果他真的是你的兒子。」

「會有人關心他,並不缺少我這一個。」

「難道你以為他沒事切自己的手指,只是為了測試一下自己的恢復能力有多強。或者說他是一個受虐愛好者?」李傑對著羅根的說話的口氣中用了一些疑問的語氣。

「還是說,你覺得你的基因能夠在受傷時避免疼痛?」聽到李傑這些話,羅根意識到也許某些事情不想他想的那麼簡單。

他已經停下飲酒,開始認真傾聽李傑的話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