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在漫威當超級英雄的那些年>第二十章 殘酷的幼狼訓練(三更求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章 殘酷的幼狼訓練(三更求

小說:在漫威當超級英雄的那些年| 作者:一噸大蘋果| 類別:武俠修真

/strong求票,推薦票,月票,訂閱~!

遠在東京的矢志田真理子並不知道,事情的發展並沒有按照她的計劃一般進行。lwxs520羅根沒有登上飛往紐約的班機,而是在大停了下來。並且已經弄清楚所有事情的前因後果了。

現在的真理子正忙著訓練她和羅根的孩子,那個被叫做戴肯的男孩兒。

她花了那麼大的力氣,廢了如此大的周折留下了羅根的血脈,可不是簡單的養個孩子玩的,這個孩子必須要表現出他的價值。只少要表現出不遜色於他父親的價值!

只有這樣才能讓真理子這場持續了十幾年的計劃表現出應有的價值。

如同大多數的變種人一樣,戴肯在剛出生時並沒有表現出異於常人的地方,但是這並不代表他就是個普通的男孩兒。

變種人研究中的重要一環,x基因大多數時候在人的身體中是呈現隱性的。除了因為年歲的增長而造成的x基因能力越來越強,從而轉變成顯性基因以外。

另外一種比較極端的刺激變種人x基因的方法,就是讓隱性基因的變種人經大喜大悲或者是各種極端的刺激。以非常人的手段來刺激x基因的突變與快速成長。

在史中以這種方式來快速成長自己x基因能力的變種人並不算多,因為大多數變種人幾乎撐不過這種實驗。

而撐過這種非常規實驗的變種人中,最有名的一個當屬萬磁王。這個變種人兄弟會的領袖,神盾局的頭號逮捕對象。

化名為埃里克的萬磁王第一次力量覺醒是在猶太人集中營,他的父母被送去屠殺的時候,年僅十歲的他激發了可怕的力量,扭曲了一整扇鐵制大門,展現了自己的非凡實力。

在變種人學校中,漢克博士與查爾斯教授達成過一個共識。能力越強大的變種人,其覺醒的歲數一般也會越大。

因為強大的變種能力本身對於身體也是一種巨大的負擔,只有當身體逐漸發育成熟,有了能夠匹配變種能力的時候,x基因才會自然覺醒。

這是人體中x基因的一種自我保護機制。

戴肯的基因能力無疑是非常非常強大的那種。這種強大不體現在非凡的破壞力上,而是如同他父親金剛狼一樣超強的恢復能力上。

要知道羅根可是從長崎核爆中活下來的男人,即便是原子彈都不能殺死他。

戴肯的能力覺醒在他十二歲的時候,按道理。他這種強大的能力並不應該在這個幼小的年紀就完全覺醒。

不過要是深入了解戴肯的生活,想必所有人都會解惑,他覺醒這種能力的必要性。因為作為真理子的兒子,他每天都活在生與死的邊緣。

而對他施加這種壓力的人,正來源於他的母親,那個毫無溫情的女人,矢志田真理子。

而今天訓練如同他每日都要例行的公事一樣與二十名家族圈養的黑忍戰鬥。並不是很公平的戰鬥,在戰鬥中戴肯只能劃破對手身上的黑色綁巾,但是卻不許真正傷害到他的對手。

如果他真的傷害到了自己的對手,那麼他將要面臨到殘酷的懲罰。

而與他對戰的黑忍們則不需要任何顧忌,可以放手施展一切攻擊手段,不論是斷手斷腳還是割斷戴肯的氣管都可以。

在戴肯沒把二十條黑巾全部劃破前,不會有一個人停手,也不會有任何一人退出場外。

而就像每一次這樣的訓練一樣,矢志田真理子都會坐在練武場的一旁觀看戴肯的訓練。

今日與戴肯訓練的黑忍中,有五名穿戴著奧斯本集團生產的精靈型動力鎧甲。這讓原本就在戰鬥中一直處於不利位置的戴肯,在今天的戰鬥訓練中越發的處於不利的位置。

二十名黑忍都配備了武士刀與手裡劍。但是戴肯卻只能赤手空拳的應戰。也許赤手空拳這個詞用得不太妥當。

戴肯還是有武器的,如同他父親一樣的利爪從他拳頭的縫隙伸出,利爪伸出刺破皮肉的時候有一些痛苦,這讓戴肯嘴角咧了一下,他還是不喜歡痛苦。不論過了多久,受了多少次傷,他就是無法去習慣忍耐痛苦。

與他父親羅根的利爪有所不同的地方是,他的爪子還是骨爪而不是金剛狼一樣的艾德曼合金,同時他只有兩根爪子而不是三根。

「開始吧。」在場邊的真理子淡淡的說了一句。

在真理子的命令中,二十名黑忍對著戴肯展開了攻勢。矢志田家族圈養的黑忍是最傳統的忍者,而不是手和會那種已經變味的忍者。

作為傳統的忍者,黑忍們有自己的進攻方式。

超過二十把手裡劍以閃電一般的速度向著戴肯飛射過去。手裡劍劃破空氣的時候還帶出了斯斯的聲音。

戴肯揮舞著自己的骨爪為自己抵擋飛射而來的手裡劍。但是因為手裡劍是在不同角度飛射而來,即便他的反應速度極其的迅速依舊有兩隻手裡劍突破了他的防守,狠狠的刺入進他的大腿。

鋒利的手裡劍刺破皮膚進入大腿內部,鋒利的刃口迅速的切斷了腿部股四頭肌的肌肉纖維,造成了非常嚴重的割裂傷害。

同時另外一隻手裡劍攻擊的部位更加要害。那是大腿內側接近於大腿根部的位置。手裡劍刺入的地方正是腿部的大動脈位置。

這裡是人體血管中血壓最高的位置。在手裡劍刺破血管的瞬間,戴肯的鮮血就像是卸了閥門的水龍頭一樣,控制不住的往外噴射。

最遠的血液飛濺了足有十米遠。狂飆的鮮血瞬間染紅地板,而戴肯的腳下還形成了一個血液組成的血坑。

巨大的痛苦令戴肯腳步踉蹌,他忍著疼痛拔出兩把手裡劍。他的自愈能力飛快的為他修補那可怕的傷口。

坐在場邊的真理子並沒有太多憐憫的表現,她只是那樣靜靜的看著戴肯的表現。

活像是一個牧場主挑選一條合適的牧羊犬一樣。而戴肯現在的表現明顯還不是一條合格的牧羊犬。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