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在漫威當超級英雄的那些年>第二十一章 哀嚎的幼狼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一章 哀嚎的幼狼

小說:在漫威當超級英雄的那些年| 作者:一噸大蘋果| 類別:同人競技

受了傷的戴肯耗沉吟著,發出赫赫的聲音。就像是受傷的野獸所發出的那種低沉咆哮一樣。

但是那些黑忍可不會因此而對他有任何憐憫。因為他們的職責所在就是徹底的擊垮戴肯,將他所有的潛力都激發出來,在生與死的存亡之間把他逼到極限。

沒有給戴肯更多喘息的時間,在他剛剛拔出手裡劍的剎那。數枚特質的煙霧彈已經朝著戴肯的方向丟過去。

煙霧中作戰,忍者的必備功課之一。不依靠遠紅外或者是熱成像之類科技類裝備的輔助,忍者們在煙霧中作戰的方式依靠的是一種玄之又玄的靈覺。

以一種更加容易理解的方法解釋,那就是依靠對於氣的感知。在東亞的文化中,任何活著的生命體都是有氣的存在,或多或少。

在忍者的修行中,封閉五感專註於第六感氣的修鍊是一門重要的功課。這能讓他們在無法利用科技設備,或者其他偵查手段的時候來發現敵人。

而矢志田財團給他們裝備的煙霧彈也是特製的。從古代流傳下來的製作方法中進行了相當大的改良。

這種改良型的煙霧彈不僅僅是能夠簡單的蒙蔽雙眼的探測,同時還能夠有效的隔絕熱成像紅外偵查等一系列的科技手段的偵查。

在這種煙霧中,如果不能對氣的感知達到相當的程度,會在煙霧中完全變成一個瞎子,更本看不見敵人。

哪怕你有著現代化的裝備也不行。如果只依靠裝備而本身沒有什麼特殊的能力,或者是超凡的水平的話,當你發現你的敵人的時候,恐怕你已經被他們的隨身攜帶的鋒利短刀直接刺死了。

煙霧彈的擴散速度極快,不到兩秒鐘的時間內就已經充滿了戴肯身邊的區域,製造起了一片相當大的濃霧區,濃密的煙烏蔽了視線。

除了視覺以外,戴肯所能依靠的只有自己的聽覺,還有那並不純熟的對於氣的感知。

左邊,戴肯的潛意識告訴他,在他的左邊又一名敵人正用長刀向他攻擊而來。他扭轉著身體,奮力的用著自己的骨爪對著左邊的方向攻擊。

骨爪的揮舞速度極快,兩根爪子在行進之間還在所經過的地方劈開兩條煙線。

叮~!骨爪準確的砍中一把鋒利的武士刀,發出了清脆的金屬敲擊聲。戴肯的骨爪顯示出異常的鋒利於堅固,雖然他的爪子並不如他父親一般,是使用愛德曼合金大造的。

但是在這雙鋒利的骨爪面前,金屬製造的武士長刀並沒有比紙張顯得堅固多少。戴肯的爪子毫無妨礙的切斷了這把武士刀。

人體中骨骼是一種比較特殊的組織,骨骼的每一次受傷與折斷後,在下一次修復的過程中都會變得更加的堅固與硬實。

而擁有著超強復原能力的戴肯,他的骨爪那超乎想象的堅固與鋒利,正是在一次次的折斷於修復后變得越加強大的。

天知道他如今這麼強大的骨爪實經歷過多少次的折斷,也許是幾千次,或許是上萬次。

每一次骨爪強化都伴隨著骨抓折斷時的疼痛。

攻擊到長刀的戴肯並沒有任何高興的成分,因為他敏銳的感知到了,那把武士刀只是一個幌子,並沒有忍者真正的拿著它!

是的,這是忍者常用的伎倆,忍法中的替身術。聲東擊西的最好策略。

戴肯已經知道自己上了當,但是這個時候明白已經太晚了。在戰鬥的過程中,任何的分神都是致命的。

在攻擊的瞬間,戴肯已經將自己的後背給買了出來。這是一個巨大的破綻。在這場沒有隊友的戰鬥中,四面八方都是敵人。

暴露出自己的後背無疑是一種極其愚蠢的錯誤!

沒有超出戴肯的預料,僅僅是這一瞬間的失神,好幾把武士刀已經向著他砍了過來。

劃破空氣與濃霧,帶著肅殺與寧靜。忍者的刀法不是武士的刀法,他們更喜歡無聲無息的戰鬥,忍者的刀法很好的貫徹了忍者的特性。

無聲無息的來,收割性命。然後無聲無息的離去,不留下痕。

安靜的武士刀無聲而來,沒有驚動任何人。鋒利的刀口在戴肯還來不及轉身防禦的情況下瞬間割下一大塊皮肉。

第一把武士刀削掉了戴肯左背上的整片斜方肌,第二把武士刀則是在右側的背闊肌上留下了一道超過七英寸的傷口,直接將整個右側的背闊肌的肌肉纖維全部切斷。

第三把刀則是向著戴肯的腰部穿插而去,從側面的肋骨附近穿插入體內。用刀的人很高明,用刀的手法就像是一位高明的外科醫生。

刀身完美的避開了所有堅硬的骨骼部分。從肋骨的間隙之處插入了戴肯的側腹。刀尖準確的刺中左側的腎臟。

在配合一個後續的拖刀動作,刀鋒在戴肯體內劃出一條直線,他的腎臟已經被徹底切割成了兩截。

而在腎臟附近的其他臟器,比如腸胃脾等器官,都收到了嚴重的割裂傷勢。

在收刀前,這把刀的主人還在戴肯的體內做了一個攪拌的動作。將他的內臟攪的一片稀爛。

哇~!戴肯一口鮮血從自己的口中吐出,因為內髒的碎裂和胃部的破損。大量的內臟碎塊與內出血湧入他的胃腸內,造成了劇烈疼痛並且伴隨著噁心與嘔吐感。

在他大口噴吐的鮮血中還夾著大量的內臟碎塊。難以分辨到底哪些是他的腎臟哪些是他的脾臟。

戴肯強忍著要命的疼痛,總算轉過身來抵擋住了隨後幾把向他攻來的武士刀。

值得一提的是,哪些被武士刀攻擊后的傷口,戴肯的復原速度看起來並不是那麼的快樂。好像這些武士刀有著抑制他自愈因子的能力。

當煙霧散去,戴肯終於劃破二十根黑巾,結束今天的訓練的時候。他已經傷痕纍纍,內臟幾乎全部破損。

背部的肌肉群被削去了將近一半,露出了他白森森的骨架。

腿部也好不了不少,左腳掌被切掉了一半,右臂也已一種詭異的角度扭曲著,看起來應該是嚴重骨折。

鮮血灑滿了整個練武場的地面,濃郁的血腥味有一種身處屠宰場的錯覺。

而戴肯的對手們卻毫髮無損,僅僅是系在胸前的黑巾被割裂。他們看著戴肯的眼神中毫無感情。

沒有憐憫,沒有同情。同事也沒有嘲笑或者是悲哀。這是一群被完美訓練的忍者,在執行任務的時候永遠都不會有自己的感情。

而當這場殘酷的訓練結束以後,真理子才站了起來,對著戴肯的方向輕輕說道。「讓他去治療。」

說完這句話以後就揚長而去。只留下戴肯低垂著頭,不敢讓人看見他的表情與眼睛。

因為他不敢讓人看見他眼神中的情緒,那種可怕而暴虐,想要毀掉一切的情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