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在漫威當超級英雄的那些年>第二十三章 似是而非的想法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三章 似是而非的想法

小說:在漫威當超級英雄的那些年| 作者:一噸大蘋果| 類別:同人競技

「你確定這樣對安田有用嗎?用這種方式對付他。」哈利對於李傑的計劃還是有些不安。「所有的賬目與根底都毫無問題,就連公司內最優秀的業務員和會計都查不出一點問題來。」

「會有用的。」李傑聳了聳肩,對著哈利說道。「這個人其實從心底里並沒有把你我放在心上。對於安田英二來說,我們太年輕了。」

「年長者常會犯的一個錯誤,認為年輕人經驗淺薄做事往往不計後果,需要在跌幾個跟頭並且經歷歲月洗禮后才會成長。」

「他們往往認為,那些能夠和他們相提並論的對手,在年歲上都與他們差不多大。因為他們就是從我剛剛所說的經歷中成長起來的。」

「人類這種生物很奇怪,他們往往都有一種莫名其妙的優越感。大多數人雖然在表面上不顯露出來,但是從根子里卻抱有一種古怪的性格。那就是:我做不到的事情,別人也無法做到。」

李傑靠在沙上,調整了一下坐姿繼續對哈利說道。「並且大多數人都固執的認為,他們所經歷坎坷后才達到的程度,別人沒有理由輕鬆的越過那些障礙。」

「尤其是那些功成名就,身價赫赫的上位者更是如此。他們四處演講遊說自己的成功方式,不過……」李傑說道這裡搖了搖頭,並且撅了一下嘴。

「好吧,對於商界巨頭的行為,我們不加以評論。我只能說安田英二也只是這些普通商人中的一個,所以對付那些商人能夠有作用的手段,對付他也會有用。」

李傑臉上掛著笑容,對著哈利眨了眨眼。剛剛一直對著安田英二假笑的哈利,現在才露出了一個笑容。

「哦對了,金剛狼那裡,你怎麼說的。」哈利突然想起了這件事,那個疑似羅根孩子的男孩應該怎麼解決。

「我已經把所知道的情況都告訴羅根了。他很憤怒,雖然有些克制但是我看的出來。」聽到這樣的問話,李傑對著哈利擺了擺手,說起羅根的情況。

「我害怕他現在就跑去矢志田財團大殺特殺,所以讓他暫時不要衝動。要知道如果他在東洋毫無顧忌殺人,尤其還是在東京鬧市區殺人的話,一定會被當做恐怖分子列入全球的通緝名到時候就連查爾斯教授都保不住他。除了能夠給他請一個好律師以外。」

李傑單手拖著自己的下巴,並且用食指颳了刮,現在他的下巴已經開始出現了比較重的鬚根,不是那種青春期男孩嘴邊長得軟軟的絨毛,而是一個真正男人開始生長的硬扎扎的鬍鬚。

「所以我想我們可以共同行動,他沒必要在東京殺個血流成河。如果他想要報仇或者做其他類似事情的話,應該讓行動變得更加隱秘一點,至少在帶著他兒子安全離開東洋之前。」

「所以你的意思是請他做了外援?對付矢志田財團。」哈利走到辦公司的冰箱旁邊取了兩瓶可樂,丟了一瓶給李傑。

「不算外援,我們算是互相幫助吧。」李傑接過可樂,給自己灌了一大口。

紐約總部查賬結束,東洋分部沒有找到任何問題。這讓一直心懷揣測的東洋員工們鬆了一口氣。

而哈利最後宣布的關於所有員工加兩個月薪資的獎勵,更是讓整個東洋分部的員工都陷入了巨大的興奮中。

越了歐洲分部,成為全球營銷最高的分公司,而這就是對他們的獎勵。

從紐約來的團隊哈利並沒有讓他們第一時間回到紐約。因為目前所有的一切,都只是計劃中的一環。

這一切都只是為了讓安田英二放鬆他的警惕,讓他誤以為對於他安田理事長的探查只是一場年輕人的立威之舉。

在京都的櫻料理亭,這個高檔的料理亭是安田理事長最喜歡的一家。因為料理亭的廚師長做的菜很合他的胃口。

而且這裡遠眺金閣寺的風景也是他喜歡這裡的一點。金閣寺在東洋歷史上的地位與一般寺廟有所不同。

這裡曾經是足利幕府時代,足利將軍最愛來的地方。甚至在很長時間內,三代足利將軍都在金閣寺內辦公,處理東洋全國的政務。

而在足利將軍之後,包括織田信長,德川幕府都在金閣寺留下了自己的足跡。

這座不大的寺廟卻在相當一段的時間內,是東洋政治的中心。這裡是田園風光中隱秘的政堂,一位東洋的詩人這樣評價過。

也是因為這個原因,安田英二非常喜歡這裡。靠近這座整個牆體都用奢侈的金箔來裝飾的金閣寺,給安田英二帶來一種大權在握的感覺,這讓他有一種他與東洋歷代將軍平起平坐的錯覺。

「看起來我們多慮了呢。紐約來的團隊也什麼都沒有查到。」為安田英二斟酒的男人正是之前的那個謝頂中年男人,他管著進出口部分。

「說實在的,一百多人的團隊剛剛來東洋的時候,我確實被嚇到了呢。我真的害怕被他們查出一點什麼東西來,要是被查到什麼的話。我可能要去蹲監獄呢。」在安田理事長下手位的則是那個面容憨厚的男人。

「雷聲大雨點小,紐約總部的水平也不過如此。我們的尾處理的這麼乾淨,就算是全世界最一流的金融隊伍也不會查出任何偏差的。」那個長相尖刻的男人有些不屑的說了一句。

「唔,不要這麼說。」安田英二開口打斷了幾人的議論,沉吟了一會兒才開口說道。

「我大概明白了哈利先生這麼做的一切是為了什麼了。」老練的安田英二理事長喝了一口清酒緩緩的說道。

另外三人則是側耳傾聽他的高論。

「為了立威。是我們大意了,在今天我才突然想通一些事情。」安田老神在在的說道。「是我們一開始過於輕視了哈利先生,在招待上對他也有所不周所以才惹得他生氣了埃而他讓人查賬不過是敲打我們,讓我們明白這間公司是誰說了算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