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在漫威當超級英雄的那些年>第三十二章 見面(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十二章 見面(下)

小說:在漫威當超級英雄的那些年| 作者:一噸大蘋果| 類別:同人競技

李傑與羅根在哈利之前已經早一步來到了這。用著隱身立場屏蔽了自己的形態,兩人就這樣隱藏在了角落。

李傑安排羅根與戴肯的見面就是通過哈利與真理子的這次會談。因為矢志田財團名下的產業這麼多,李傑可不清楚真理子會把戴肯藏在什麼地方。

必須要讓哈利把真理子給釣出來才能確實的把戴肯救出來。

戴肯眉眼之間有六七成像真理子,他的五官有著東洋人的柔和,但是他的眼睛和眉毛卻很像羅根。

羅根亮出鋼爪的時候,李傑就死死的攔下了他。現在他還不是動手的時候呢,現在哈利和彼得還在呢。

羅根現在臉上面無表情,這才是最可怕的。要知道,狼在捕獵的時候一般都是異乎尋常的冷靜,它們絕對不會在獵物得手前表露出任何自己的情緒。

「那麼他是金剛狼的兒子?」哈利沒有在意真理子的話,他沒有理會那個到此為止不在談論這個問題的提議。

「你叫什麼孩子。」哈利盡量讓自己表現的情切一點,他對著戴肯問道。

「戴肯。」戴肯的回答非常簡潔,他好像不常講話,所以音顯得有些生澀。這是自然的,因為真理子可從來沒有讓戴肯離開過矢志田財團的控制範圍,上學也是不可能的。

「戴肯,放心。我並不想對你做什麼不好的事情明白嗎。」哈利和善的道。」

「所以,真理子姐他是金剛狼的兒子?」哈利轉過頭看了真理子一眼,再次重複了這個問題。

真理子並沒有回答,她只是看了哈利一眼。「這並不是關鍵哈利先生。」

不知道為何,真理子的心裡忽然有一種不安的感覺,一種她不上來的感覺。

彼得用著檢查基因的裝備在位戴肯檢查,戴肯身體內的基因能量放射強度非常的高,設備才剛剛貼上戴肯的手臂就已經讀取到了他的基因讀數。

「非常強大的基因能力。你有著與你年級不相符的能力。基因活性達到了5級活躍程度,高顯性,你是阿爾法級變種人?」彼得有些吃驚於戴肯基因所表現出的活性。一般基因的活性越高,其能力也就越大。

只要不出現明顯的基因融合失敗的特徵,這種高強度高活性就代表著阿爾法級別的變種人。按照漢克博士與教授的觀點,這是變種人等級中融合程度最完美的等級。

即便是金剛狼的也只是貝塔級變種人,比阿爾法級還要低一個等級。因為他的自愈基因有一個缺陷,不能按照自己的意願來來恢復傷口。金剛狼的自愈能力是一種被動技能,而不是主動技能。屬於他不可控制的能力。

好在自愈能力是一種不傷害他人的能力,所以金剛狼並不存在能力失控的可能。

「子,聽金剛狼有一雙鋼爪,你也有嗎。」彼得在檢查戴肯身體的時候,在他耳邊輕輕的道。「他是不是你的父親。」

戴肯本來今天來到這裡,以為又是和上次一樣,需要為母親的客人表演他的自愈能力。他討厭和懼怕那種傷害疼痛所帶來的感覺。

所以他一直有些畏畏縮縮的。但是這個人和母親真理子的談話內容是什麼?父親?自己有父親?戴肯有些痴獃。

因為真理子一直對戴肯所的話里,可從來沒有提到過他擁有父親這個事。再真理子的故事裡,戴肯是一個基因實驗的產物。是真理子孕育了他,他沒有真正的父親。或者他的父親這是一管基因而已。

在真理子長達十幾年的洗腦式教育中,戴肯被她教育的和正常同齡人完全不同。為了激他的能力,無數次險死還生的實驗。

為了讓他的能力越加強大,每一次需要被那些忍者以殘酷的方式訓練,甚至可以是折磨。那些血肉橫飛的景象,還在戴肯的眼前。自己內臟碎塊湧入胃中,帶來的疼痛與噁心的感覺還在他的記憶力。

為什麼戴肯如此的懼怕疼痛,哪怕是擁有自愈能力,而且承受了無數次的傷痛依舊無法適應這種感覺?

因為真理子在他的身上做了手腳,戴肯的大腦在他十二歲那年剛剛激出變種能力的時候就被做了改造。

又不少恐怖組織在執行特殊任務的時候會委派特殊的人員去做。那是一些被切除了痛覺神經,以及被去除掉恐懼思維的人。

人類的大腦主管了人身體的所有感受。無論你感覺到喜悅還是傷悲,歡愉還是痛苦,都是腦內分泌的各種神經刺激素以及無數的腦內生物脈衝電流刺激神經元所造成的。

這個世界的科學家對於人類大腦的研究從來都沒有停止過步伐。有人既然能夠隔絕人的痛覺以及恐懼。那麼自然有辦法把這種感知變得更強。

戴肯的大腦就受過這樣的改造,他比普通人來對於疼痛更加敏感,並且永遠不會適應與忍耐。而為了防止戴肯以後反抗,真理子還在戴肯的腦內安裝了一個微的神經刺激系統。

只要戴肯敢反抗她,她就會啟動這系統。神經刺激器會釋放大量令人類大腦感覺到疼痛的化學成分。這種巨大的痛苦足以令戴肯倒地不起,渾身抽搐。

在嘗試了幾次這種滋味以後,戴肯再也不敢反抗真理子了。就像是人類訓練狗一樣,你長時間的訓練某一種動作和反饋,狗就在以後就會產生下意思的反應。

而人類通過同樣的訓練也會如此,就此來其實碳基生物也許都差不多。

而對戴肯的改造還不止如此。戴肯的骨爪現在越來越鋒利了,即便是堅固的鋼鐵都能被他輕易的斬斷,為了防止意外,真理子還在戴肯的骨爪上安裝了一個限制器。

開關同樣也在真理子手上,只要她覺得有必要,就能將戴肯手上的兩根骨爪給徹底封閉起來,讓它無法伸出來。

也正是因為如此種種,戴肯的生活可以是一片灰暗。他無法逃離真理子控制的魔爪,無論如何也不行。任何想要對真理子的反抗最後都會變成對自己的殘酷折磨。

而眼前的兩人在的是什麼?一個和自己一樣的男人,而且看起來還是令真理子畏懼的男人。而這個男人是自己的父親?

戴肯心中已經熄滅的火焰重新燃燒了起來。在他的心裡有個瘋狂吶喊的聲音:去找那個叫做金剛狼的男人,他能救你脫出苦海。

如同鬼使神差一般,從來不在外人面前展露自己骨爪的戴肯,現在居然把自己的骨爪給伸了出來。兩根鋒利的骨爪從指根的縫隙伸了出來,慘白色的顯得有些滲人。

「我的爪子是骨骼形成的。不是鋼鐵,金剛狼的爪子是金屬的嗎?」戴肯第一次這樣的長句,音顯得更加古怪了。

但是無所謂,他現在迫切的想要知道更多關於羅根的消息。而看到他伸出的骨爪彼得和哈利對看了一眼,兩人現在已經完全肯定戴肯是羅根的兒子了。

這樣的變種能力完全一模一樣,如果不是羅根的種,出了誰信埃

而在牆角邊上的羅根在看見戴肯伸出爪子的一剎那簡直就要瘋了,他的眼睛里閃爍著各種神情,有悲傷有喜悅,還有許多的憤怒。

李傑幾乎是用盡全力才能按住他不讓他出聲音,李傑貼著羅根的耳朵低聲的道。:「等等!馬上就好了。」

而真理子看到戴肯伸出爪子可是不太高興,她的臉色瞬間變得很難看。「戴肯!你在幹什麼?1

一聲嚴厲的質問令戴肯剛剛升起的一些幻想立刻破滅了。是啊,自己現在還在「母親」真理子的掌控之內呢。對於真理子的恐懼幾乎來自於戴肯內心的本能。

僅僅是真理子的一個眼神就已經嚇的他把骨爪給收了回去。

彼得已經給戴肯做完了全部的檢查了,他收起了全部的裝備。「看起來這個孩子是個強大的變種人,而且確定和羅根有著非同尋常的關係。」

彼得收拾東西的時候這樣著。

「是啊,羅根。」哈利無意義的應了一聲。

「所以哈利先生,那麼關於合作的方案。」現在既然兩人都猜到了戴肯和金剛狼的關係,真理子也沒法做什麼追究了,現在重要的是自己的計劃。

「很抱歉,真理子姐。恐怕我們的合作不能進行了。」哈利該做的事情已經做完了,他現在已經不打算和真理子。

「可是您不是對安田理事長……」

「啊,我想他可能有些理解錯了。」既然已經揭開了,哈利也就沒什麼好掩飾的。「這個孩子可是金剛狼的兒子埃我們可不想惹上任何與戰警的麻煩。要知道他們可沒有一個是好惹的。」

「但是我們只要不泄露消息,不會有其他人知道。」真理子馬上回應道。

「要是他們已經知道了呢?」哈利有些模稜兩可的著。完這句話他對彼得點了點頭,兩人大步的離開了這裡。這房間里還有個快要接近狂的父親呢。

要不是有李傑按著羅根,羅根早就衝上去了。家暴現場什麼的,哈利不想看。而且按照李傑的計劃,今天大阪那裡的碩鼠們可要收網了。

真理子有些沒有反應過來,哈利就帶著彼得快步的離開了這裡。根本不給她挽留的機會,這不是談判的技巧,他們是真的再用全離開這。

真理子心中那種不安的感覺變得越來越大,她覺得有什麼不好的事情將要生了。「收拾好東西,我們也快點離開這裡。」

「好了,現在無關的人都走了。羅根你的家事,你自己解決吧。」李傑看見哈利和彼得兩人快步離開以後,對著羅根輕輕的了一句。同時也鬆開了對他的控制。

早已怒火中燒的羅根已經把兩手的六根鋼爪全部亮了出來。「解除我的隱形。」羅根的聲音低沉,甚至是有些嘶吼的意味。

李傑為羅根解除了隱形立常這個強壯的男人就這樣突然出現在了房間內。出現在了真理子與戴肯的面前。

他那六根艾德曼合金打造的鋼爪,通過光線的折射顯現出冰冷的鋒口。

金剛狼的日語一直很蹩腳,但是這一句口音卻異常的純正。「矢志田真理子!好久不見啊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