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在漫威當超級英雄的那些年>第三十三章 無法避免的家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十三章 無法避免的家暴

小說:在漫威當超級英雄的那些年| 作者:一噸大蘋果| 類別:同人競技

羅根的突然出現令人現場突然變得異常安靜。整個房間內現在只能聽到他走在地板上出的踩踏聲。

戴肯一開始並沒有對這個突然出現的男人顯示出任何情緒,直到他看見了羅根手上的鋼爪,他瞬間明白了。

這個突然出現的男人是金剛狼羅根,就是剛剛他們在談論的男人,那個是自己父親的男人。

而真理子在看見羅根的一剎那也明白自己心中的不安是從什麼地方來的了。她在第一時間就想到了戴肯。她現戴肯的臉上出現了一種狂熱的情緒。

這可不是什麼好兆頭,真理子沒有任何猶豫的就從自己的口袋裡掏出控制戴肯體內設備的遙控器,現在自己可能會有大麻煩,她不想再節外生枝。所以直接用在戴肯手部植入的裝備鎖死了戴肯的骨爪,不讓他等會兒有機會伸出來。

「你想要幹什麼羅根1真理子有些虛張聲勢的著。

羅根停下了前進的腳步,他與真理子保持了一段距離。現在戴肯位於真理子與羅根的中間位置。

「應該是我問你,你想要做什麼。」羅根的語氣中有著隱藏不住的怒火,他緊握的拳頭青經暴起,健壯的雙臂甚至有些微微抖。可以想見他現在的怒火有多麼的劇烈。

李傑還是開著隱身裝置立在牆角。目前的情況可是金剛狼的家事,等會兒不定還會有家暴。嗯,羅根和真理子之間的家暴應該出一般人所能想象的夫妻間的家暴。

現在這個時候李傑決定還是先安靜的當個看客,等會兒羅根真的需要幫忙的時候在出手。這個時候最好不要隨意插手這種別人的家事,不然很容易變成費力不討好的舉動。

畢竟作為朋友,自己為羅根能做的,已經全都做了。現在就看羅根想要怎麼解決這件事了。

「這個孩子是我的?」羅根指了指戴肯。

「這和你無關。」真理子還在強自狡辯道。

「他手上的爪子與他那種強的恢復能力都與我無關?嗯?」羅根的語氣不善。

「無論如何,這是我把養育大的。這件事情與你無關,羅根!現在我想你最好還是離開東洋。而我的人會把你送去東京機場,一直到你登上飛往紐約的班機。」真理子話的間隙,越來越多矢志田財團豢養的打手前來了這一個房間。

他們穿著統一的黑西裝,有的人手中拿著武士刀,有的則是拿著短柄衝鋒槍與手槍。畢竟這次只是和哈利見面,並且還是在東京的銀座。這裡是他們的大本營,他們可沒有想過會出什麼危險。所以並沒有人攜帶步槍,或者是其他重武器。

面對真理子帶有威脅意味的話語,羅根並沒有任何妥協。「我可以離開,但是走之前我需要把他帶走。他不是你的試驗品!我知道有個地方適合他成長。」

羅根的地方自然是澤維爾天才學校,那家專門為變種人開設的學校。

「他會找到他的朋友,他應該去上學,過正常人的生活而不是作為你的玩物和實驗品1羅根的話讓戴肯的眼睛越來越明亮。

今天對於他來也許是人生中最驚喜的一天。一開始有人告訴他,他有個父親。而在下一秒,那個是自己父親的男人就出現在了他的眼前。

而且還要送他去上學,過正常的生活。這簡直就像是自己晚上的美夢一樣,戴肯懷疑自己沒有睡醒。新的生活!更好的生活。

一個遠離了疼痛,實驗,以及殘酷訓練的新生活,戴肯在自己的腦內瞬間腦補除了一百種新生活的方式,而現在這種新生活的現在就要展開了?!

「過來孩子1羅根對著戴肯招了招手,示意他來到自己的身邊。羅根要把他帶走,遠離那個惡毒的母親,或者真理子根本就不配作為一個母親。

戴肯幾乎沒有思考的就像前往羅根的身邊,但是另外一個令他恐懼了十幾年的聲音喊住了他。

「停下,戴肯。回來,你知道後果的。」真理子眼神冰涼的看著戴肯,那種目光令他不寒而慄。

戴肯有些躊躇,他不知該如何是好。不過在片刻之後,這種躊躇就被他自己給打破了。

他已經受夠了那種非人的虐待,現在的戴肯已經處在一種癲狂的邊緣。他已經不計後果的想要逃離真理子的控制,擺脫那種生活,現在他嚮往一種全新的生活。

誰都不能破壞他心中嚮往的生活,誰都不能!

所以戴肯朝著羅根的方向邁開了步伐。真理子憤怒了,那個一直對自己唯命是從的鬼居然敢違抗自己的指令了?

這是一種近乎於羞辱的感覺,這讓真理子感到出奇的憤怒。而這種憤怒催生了出她幹了一件蠢事,一件非常非常愚蠢的事情。

她決定給戴肯一點苦頭嘗嘗,讓他明白自己所懼怕的是什麼。所以她按動了手上的開關,戴肯大腦內的神經裝備接受到指令開始工作。

它們開始大量的釋放各種會讓人感覺到巨大疼痛的化學物質,在戴肯的腦垂體內開始釋放。大量釋放的化學成分很快通過神經元傳達到全腦部。

每一片額葉,每一條腦溝,每一條神經末梢。這些化學成分開始展現自己的威力,就在羅根的面前。

戴肯就那樣直挺挺的倒在了地上,四肢開始劇烈的抽搐,巨大的痛苦襲擊著他,摧垮了他的精神。最先開始失控的眼淚,鼻涕,口水。戴肯疼痛的無法控制自己的器官,眼淚開始大顆大顆的往外流。

鼻涕不受控制的從鼻腔內湧出,口水從嘴角大量的分泌后流淌出來,但是戴肯無法擦拭。因為他的四肢都在抽搐。

他想要大聲的喊叫,但是不行。因為這種痛苦令他連聲帶都難以控制。他只能無意義的額~額的低聲叫喚。就像是一條瘸了腿的流浪狗被人用鐵鍬猛力的打了它的背脊一樣出悲鳴的哀嚎。

「你在幹什麼!停下!!1羅根的怒火已經無法掩飾,大量的腦充血令他的整張臉皮都開始漲紅。額頭上的青筋暴起,羅根出了巨大的怒吼。他要求真理子停下她所做的。

而在一旁的李傑幾乎驚呆了,甚至可以傻掉了。他一直以為,真理子對於戴肯最多做一點簡單的實驗,也許會把他當成一種籌碼和資本。

但是因為戴肯是她的親生孩子,至少她會有一種作為母親的溫情。而現在擺在他面前的一切令李傑的三觀都幾乎碎裂。

真理子也許從來沒有吧戴肯當做自己的孩子,她所作所為的一切令只是一個局外人的李傑都已經感覺到了出奇的憤怒,甚至有一種靈魂被憤怒抽離的感覺。

這是因為一個母親對於自己親生兒子做出如此狠心的事情。李傑已經知道,今天的事情是不能善了了。

李傑已經默默的準備好了武器,無論什麼原因,那些今天阻止羅根帶回戴肯的人都會死,李傑可以肯定這一點。

而他也準備幫助羅根這樣做,真理子的所作所為令他對戴肯產生一種難以言表的同情。

現在羅根與真理子之間的家暴是無法避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