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在漫威當超級英雄的那些年>第三十六章 可以走了嗎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十六章 可以走了嗎

小說:在漫威當超級英雄的那些年| 作者:一噸大蘋果| 類別:都市言情

鋒利的骨爪從戴肯手腕的脈門部分伸出,直挺挺的插入了真理子的胸腔。沒錯戴肯現在因為劇烈的疼痛而無法用力,甚至他現在這樣舉著自己的手臂都感覺到一陣吃力。

而被封鎖的指根骨爪也派不上任何用常所以真理子認為戴肯是安全的這一點還是有道理的。

但是世事無絕對,每當人們覺得自己對某件事情持有絕對把握的時候,命運總會給他們開一個不大不小的玩笑,比如現在這樣。

「痛嗎。」戴肯輕輕的問著。他的手臂已經無力舉起了,剛剛勉強抬起手臂,利用骨爪伸出的力量刺進真理子的胸腔已經耗費了他全身的力氣。

現在戴肯完全是在依靠刺入真理子體內的骨爪支撐著自己的手臂不會垂下來。

戴肯骨爪刺入的方位很有講究,因為沒有足夠的力量只能依靠骨爪本身的鋒利性,所以戴肯避開了真理子體內的骨骼。

骨爪直接從胸腔內胸骨的間隙中插入真理子體內。一左一右,一根骨爪已經刺破了真理子的肺葉,另一根則刺進了真理子的心臟。

因為骨爪還停留在真理子的體內,所以這兩處受傷的地方因為骨爪堵住了傷口,還並沒有造成大量的內出血。

不過即便是這樣真理子也感受到了劇烈的疼痛。因為肺葉被刺穿的原因,她現在從呼吸到說話都感覺到異常的費力。

鼻腔吸入的氧氣並不足以緩解她的窒息感,她用嘴大口大口的呼吸著,根本沒有時間回答戴肯的問題。但是即便是這樣,那種令人感到恐懼的窒息感依舊越來越強。

就像是你在茫茫大海中,看著自己乘坐的小船開始滲水,即便你拚命的想要把滲入的海水舀出去,卻依舊只能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小船開始緩慢下沉一樣絕望。

「完美的刺入角度,這是那些黑忍們教我的。」戴肯並沒有因為真理子不回答他的問題而沉默,他開始自顧自的說著。

「他們每一次攻擊我的時候都會像現在一樣,避開我的骨骼,用他們的刀子劃破我的內臟。這樣,不管他們攻擊我多少次,他們的刀子都不會卷刃。因為一把碳納鋼製造的鋼刀可比我身上的血肉和骨骼貴重的多!不是嗎。」戴肯看著真理子的雙眼帶著仇恨的說著。

「有時候,他們還會把插入我體內的刀子這樣弄一下!好讓我感覺到更大的痛苦,把我逼到極限催生助長我的自愈能力。」戴肯插入真理子肺葉的骨爪轉動了一下,這讓真理子肺葉的傷口變大了。

劇烈的疼痛讓真理子的整個背部都如同蝦子一樣弓了起來。

「暮謾母親』!你永遠面無表情的在旁邊看著。」戴肯看著真理子痛苦的模樣感到了一種快意,一種大仇得報的感覺。

那種持續了十幾年折磨的痛苦全部還給自己最大仇人的報復快感,這讓他的表情呈現出一種不自然的笑容。

「很好奇我的這根突然出現的爪子是從哪裡來的嗎?」戴肯說到了令真理子失算的原因。

「在我沒有變種能力的時候你不斷的用各種方法刺激著我,想要讓我的變種能力出現1

「我以為我只要有了變種能力以後,日子就會好過一點。但是我錯了,當我有了自愈的變種能力以後,我的日子更加痛苦了1

「我變成了一頭任人宰殺的肉牛,不許反抗。一旦反抗你就會為給我巨大的懲罰。每日的訓練都如同想要把我殺死一樣。」

「在我的大腦里植入東西,在我的手上也植入東西。我被當成一台機器一樣為了你的想法而被反覆的拆卸實驗。」

「當然我比任何機械都好的一點是,即便從我身上拆卸下一條大腿下來,你也不需要為我找一個尺寸合適的零件重新裝上。你只要等待我重新生長出一個來就好了1

戴肯說著話,但是好像他自己都沒有意識到自己在說什麼一樣。他現在說的話就如同發自本能一樣的碎碎念,更本不在乎有沒有聽眾。而他最近三年所說的句子加起來恐怕都沒有今天多。

「所以,所以!我要有一點特別的東西。一些你不知道的東西,我不知道為什麼我要這麼做,為什麼要隱瞞不告訴你,但是我腦海中就是有一個這樣的聲音告訴我應該這樣做。」

「這根骨爪隱藏在我的前臂尺骨內部,本身就與尺骨融為一體,即便是用x光機為我檢查,你們也從來沒有發現這根隱藏起來的骨爪,是不是感覺很驚喜1戴肯看著真理子帶著恐懼的雙眼有著說不出的快意。

因為肺葉的破損,有血液進入了肺部,真理子已經出現了咳血的現象,她現在感覺自己的氣管就像是被血水浸泡著一樣,無論吸入多少氧氣都無法呼吸。

「我是你母親。」真理子在做最後自我拯救的掙扎,但是她的這句話卻令戴肯陷入了更深的瘋狂中。

「謝謝你母親!謝謝你把我帶到這個世界,讓我受了這麼多年的痛苦。現在輪到我回報你的時候了,而回報的方法是:我會讓你以同樣痛苦的方式離開這個世界!再見了矢志田真理子1

經過剛剛說話時間的喘息,戴肯已經恢復了一些力量。他緩緩的抽出了刺入真理子胸腔內的骨爪。在刺入心臟的骨爪被拔出的剎那,因為心房供血所產生的高壓,將大量的血液順著真理子的傷口直接噴濺到戴肯的臉上。

但是他毫不在意,因為他的父親羅根不也正全身浴血嗎!這是與父親相同的徽章!

戴肯將骨爪抽出后又再次刺入真理子的體內,已經接近死亡邊緣的真理子再次遭受重擊,體內的神經下意識的控制著她的身體抖動了一下。

接著戴肯重複了剛剛的動作,他再次把骨爪抽出然後在刺穿,在抽出在刺穿。如同一台機器一樣往複不止。

帶著體溫的鮮血飛灑著,染紅了地板,也染紅了戴肯。

隨著時間的推移,戴肯的力量不斷的恢復,他揮舞骨爪的速度也越來越快,力道也越來越猛。他已經忘記了時間,忘記了地點,他只是在下意識的在干這件事,甚至他已經忘記自己為什麼要干這件事了。

一直到羅根把他從真理子的屍體上拉開,戴肯才才發現,真理子的整個上半身已經千瘡百孔,有的部分已經被剁成了肉醬。

而這一切都是他造成的。環視四周除了地上躺著的一些黑衣人屍體,其他黑衣人早已不見蹤影。

十五歲的戴肯抬起頭看著羅根,露出了一生中最燦然的笑容,雪白的牙齒與血紅的臉蛋,還有那被鮮血徹底打濕的頭髮。「爸爸,我現在可以和你走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