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在漫威當超級英雄的那些年>第四十章 厲害的韋德·威爾遜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十章 厲害的韋德·威爾遜

小說:在漫威當超級英雄的那些年| 作者:一噸大蘋果| 類別:同人競技

一個由廢棄的裝貨木箱搭起的簡易高台上,穿著紅黑色相見的制服,並且背著兩把長刀的死侍韋德正清了清自己的喉嚨。

他手裡拿著一個擴音喇叭,在他的周圍則是密密麻麻的圍上了一圈的記者。有來自號角日報的記者,也有福克斯紐約新聞台以及bbp而更多的圍觀民眾則是站在更加外圍的地方舉著自己的手機錄製視頻。其中不乏一些在網路上頗具號召力的主播,有的人甚至已經打開了視頻直播間的信號。哪怕頂著昂貴的4g流量費也要開始進行直播。

對於這些主播來,房間里的觀眾老爺們就是衣食父母,他們每送出一個瓜子或者是魚丸都是主播們的收入。更不要提那些刷火箭飛機跑車的土豪老闆了,那就是親爹埃

至於這些人為什麼要圍觀韋德,甚至是開著流量做直播?原因很簡單,韋德長著的對面就是神盾局。而韋德的身邊正有一個碩大無比的標牌。

標牌上用紅油漆噴著幾個醒目的詞語。「神盾局貪污吞錢,傭兵忍氣吞聲。」嗯,這個標牌為什麼感覺有什麼地方不對勁?但是仔細想想又好像沒什麼不對勁。

簡單來吧,就是一場關於欠薪民工對抗無良地產~咳,是一個職業傭兵向神盾局討債的事情。

神盾局不知是不是今年走背運,年初碰到九頭蛇,之後又是神盾局監獄暴走,接著是總部陷入,天空母艦再一次墜落。

這些事情已經把神盾局給推到了輿論的風口,好不容易消停幾天,而現在韋德特別聯繫電視台爆出了關於神盾局欠薪的事情再一次把神盾局推向了風口浪尖。

對,沒有錯。向電視台爆料神盾局欠錢,並且向各大直播平台主播出電子郵件,告訴他們在今日神盾局門口會生大新聞的人正是韋德。

欠債是一門學問,討債更是一門學問。在傭兵行業混跡許久的韋德早就深諳此道,對付神盾局這種政府明面上的正規組織,他自然會用相對應的手段去討債。

當然這種討債方式是在現潑糞焊門噴紅油漆等,常用手段對欠債人無果的條件下才會使用的。

現在全場的攝影機與手機已經全部對準了韋德。為了今天的行動,韋德還特意在他的紅黑色緊身衣制服外面套了一層黑西裝並且還給自己打了一個領結。

「喂喂~試音,試音,死侍是個大帥逼。」韋德正拿著自己的擴音喇叭調整音量。

在神盾局內部,希爾也已經收到了手底下人彙報。死侍在神盾局外圍現在正在進行的那一場鬧劇。

「能把他抓起來嗎?」希爾感覺非常頭疼,她忽然覺得還是讓尼克繼續當局長,自己當副官比較好。

「局長恐怕不太好辦,現場的記者太多了。很容易引更大的衝突。」負責彙報的特工同樣很無奈無奈。

神盾局外的現場,韋德舉著標牌手持著擴音喇叭,站在簡易的高台上開始了自己的抗議行為。

「神盾局特工無恥無賴,誆騙弱傭兵的正義之心。讓人打生打死後拖欠傭金,拒不支付。」

「神盾局特工,鷹眼巴頓言而無信。在許諾的傭金無法兌現之後棄家而去,還揚言如果要是我繼續追債,就要對我的住所進行潑糞焊門噴紅油漆等作為威脅1對著攝像頭,韋德一邊在簡易的平台上舉著標牌繞圈圈,方便各大電視台的鏡頭都拍攝到。

一邊還用著擴音喇叭大聲的道。而且還為此喊出了自己的口號。並且一邊還一邊帶上哭腔,有一種聲淚俱下被神盾局逼得走投無路的感覺。

「大型部門欠錢不還,弱傭兵有苦難言。殺人放火惡棍財,行俠仗義英雄餓肚。」

而隨著攝像頭的拍攝記錄,關於死侍韋德的形象和口號也瞬間傳遍了全美國。而正在羅傑斯家中躲藏的鷹眼巴頓聽到死侍在電視上的講話,有一種想要吐血的感覺。

「是我!是我!是我1巴頓有些氣急敗壞。「是我被潑糞焊門噴油漆,是我被弄的無家可歸!不是他1

羅傑斯三人對他投去了同情的眼光,但是也沒有任何辦法。畢竟社會新聞在播放的時候,政府部門天然上就被賦予了強勢的地位,只要和政府對抗的都是值得同情的弱勢群體。

而在奧斯本集團的私人飛機上,正已經從東洋飛臨到美國本土上空的李傑等三人也收看到了新聞。

噗~!看到新聞里韋德的言,李傑忍不住把一口可樂給噴了出來。而哈利和彼得也是一臉蒙蔽。

「神盾局這是在走背運埃」哈利沉默了許久才低低的了一句。

「這就是亞洲人的流年不利吧。」彼得默默的補上一刀。

「鷹眼以後的日子估計不好過了。」李傑補刀的對象更加具體。

而在神盾局的現場,一位福克斯紐約新聞台的現場記者爬上了簡易的高台,他將舉著的話筒對象了韋德。

記者:「您好死侍先生,您的外號是這個吧。」

韋德:「是的。」

「神盾局欠您的薪水有多少?」

「一百萬。」

「您是神盾局的特工?」

「不,我是一名傭兵。專門負責解決一下神盾局解決不了的事情。」

「比如?」

「比如上次在神盾局監獄生的犯人越獄事件,特工鷹眼巴頓找到了我,許諾我一百萬美元的酬勞讓我幫忙解決這件事。」韋德一邊這樣著,一邊低著頭嘆了一口氣。

雖然他的制服帶著面罩讓人看不清他的樣貌,但是他的語氣已經帶上了一種哭腔。「一百萬美元看起來也許很多,但是按照美國的稅法,我還要上繳百分之四十五的稅收。」

「您是您用性命對抗那些級惡棍換來的一百萬美元,還要向美國政府繳納高額的稅款?」記者很敏銳的捕捉到了韋德話語中的爆炸點。

「是的,我是一直是一名誠實守法並且善良正義的美國公民。」韋德低下頭用手擦了擦眼眶部分的面罩,看起來他流淚了。

「納稅是我與生俱來的義務。」

「哪怕這筆錢來的如此的危險,您的所作所為是在拯救這座城市,政府也向您收稅?」記者繼續抓住爆炸點不放。

「是的,納稅是每個好公民應盡的義務,我從來不逃避。」韋德的語氣的像真的一樣。

而在電視機前面的巴頓已經快要腦溢血了。「他在撒謊!他什麼時候為傭金繳過稅款了!這是業內都知道的事情1

「但是普通民眾並不知情,他們可不是業內人員。」娜塔莎忍不住從背後抱住了巴頓,語氣中充滿了一種難以言明的同情。

而在飛機上,通過衛星信號觀看新聞的李傑也倒吸了一口涼氣,忍不住吶吶道。「太賤了,實在是太賤,太不要臉了。」

在神盾局的現常韋德的採訪還在繼續。只聽得韋德繼續道。「為這個國家流光每一滴鮮血是我無上的光榮。」

「原本即便是神盾局和巴頓特工不給我這筆傭金我也不是很在乎。」韋德的語氣異常的低沉。

作為一名老練的記者很快現了韋德話語中可以追尋的線索。「那麼是什麼讓您選擇了以這種方式進行討薪呢?」

「因為我是一名患有嚴重皮膚病的病人。我需要這筆錢來為我的病進行後續治療。並且我還有好幾名同樣的病友,他們的收入更加困難,一直是由我來負擔他們的醫療費用的。」

「但是鷹眼巴頓卻剋扣了這筆錢,他以各種方式拒絕支付這筆救命錢。」

韋德著話掀開了自己制服的衣袖,露出制服下面那坑坑窪窪凹凸不平,就像是腐爛了一樣的皮膚。

雖然看著很噁心,但是所有的電視台攝像頭都給了韋德一個特寫。

「他在撒謊!他這不是皮膚病1巴頓感覺自己快要崩潰了。

而在飛機上的李傑都忍不住為韋德叫好,天啊,這個傢伙不應該當傭兵,他應該去做市場營銷啊!他太清楚怎麼樣調動電視機面前觀眾的情緒了。

現在正在收看這檔節目的美國觀眾都炸開了鍋了,網上群情激憤。

網友:「看見了嗎!這就是這個國家愛國者的下常依法納稅,為國貢獻。滿身傷病後還被拖欠工資,美國沒救了1

網友b:「我在十年前就過美國已經病入膏肓,可是還有人不信。」

網友c:「樓上錯了,自從蘇聯解體以後這個國家就開始走下坡路了。哎不了,存錢移民。我準備存一筆錢,兩年後移民澳洲。」

網友d:「天滅美利堅1

網友:「神盾局必須給這個正義的傭兵一個法1

網友f:「鷹眼巴頓必須接受法律的制裁1

網友g:「沒錯!支持制裁巴頓的請在後面點個贊。」該貼子瞬間被點贊點爆。

而在長島的羅傑斯家中,娜塔莎從後面環抱著巴頓希望能夠給他帶來一點鼓勵。而寇爾森和羅傑斯望向巴頓的眼神已經不在是同情了,他們現在的眼神和表情就像是在參加巴頓最後的葬禮一樣。

巴頓呆立了半響出了驚天的咆哮。「韋德·威爾遜!我要殺了1

而此時奧斯本集團的飛機也在紐約國際機場降落了,李傑三人總算回到了闊別許久的紐約。

現在的紐約已經和剛剛離開時大不一樣了。尼克的離職帶動了神盾局的震蕩,而現在的死侍討薪風潮又一次把神盾局推上風口。

還有馬上要開始紐約市市長大選,現在的紐約可以暗濤洶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