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在漫威當超級英雄的那些年>第四十八章 會鬧的孩子有奶喝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十八章 會鬧的孩子有奶喝

小說:在漫威當超級英雄的那些年| 作者:一噸大蘋果| 類別:都市言情

關於戴肯的這次襲擊,查爾斯和羅根都表達了十二萬分的抱歉。而戴肯現在還處於冰人的冰封狀態之中。

對於這件事,李傑很難對教授或者是金剛狼做太多的深究。他只是在安慰好凱蒂,並且將準備好的禮物送給她之後。準備離開之前對著查爾斯教授有些意味深長的說道。「這個孩子,可能有著異乎尋常的危險。教授,也許你該好好看管他。」

「而且,我覺得你們應該調查一下,是否有人在教唆他做某些事情。這對於他來說可不是什麼好事情。」

看著李傑駕駛著他的福特汽車離去,羅根和教授交換了一個眼神。兩人都看出了對方眼神中那種濃重的擔憂神色。

李傑不清楚戴肯到底為什麼要襲擊自己。而這件事最好的方法還是交給教授和金剛狼自己去調查。畢竟戴肯才剛來美國,而且羅根才剛剛認下這個兒子。

如果自己太過深究的話,鬼知道羅根會不會護兒子一起揍自己?所以啊,從古自今,熊孩子的問題都是最難解決的。想到這裡,李傑也只能無奈地搖了搖頭。

神盾局。

希爾滿身疲憊的躺倒在自己辦公室的沙發上,神盾局局長的工作壓力令人為之咂舌。今日她才剛剛從華盛頓回來。

為她去華盛頓的目的只有一個,那就是要錢。因為消減員工福利,神盾局內部已經是怨聲載道了。很多員工甚至開始尋找兼職,或者已經開始準備找新工作了。

這讓她這個代理局長更加覺得時日艱難。

「要是當初,尼克說服托尼斯塔克加入了復仇者聯盟就好了。」希爾躺在沙發上喃喃自語著,為了當初沒有把托尼忽悠進來而感到惋惜。

如果當初托尼斯塔克加入了復聯,那麼至少復聯這一塊就有了一個大金主了。神盾局說不定能把復聯上需要運用的資金預算抽出來,貼補局內其他的日常開銷。

不過現在說什麼都是馬後炮。當初沒能招募到托尼斯塔克。那麼現在就更加沒有可能了。托尼是有錢沒錯,但是人家又不傻。

現在知道神盾局是個火坑,資金各種緊張。這個時候像他這種世界級富豪跳進去,還不是要被當成冤大頭一樣的宰的。

雖然說神盾局的最初創立確實是由他父親,霍華德斯塔克創立的。但是托尼對於神盾局可沒有什麼感情,畢竟那又不是斯塔克集團。他可沒有義務支撐起這個組織的興衰存亡。

必須要說,因為李傑的參與很多事情都發生了改變。對於神盾局最大的改變就是托尼成了一個局外人,他以一個旁觀者的身份駐足,而不是插一腳進來蹚渾水。

希爾躺在沙發上動一動手指頭的念頭都沒有,她太累了。她想到了在華盛頓自己遭受的待遇,就連在安全理事會內部一直支持尼克的委員布久諾都對她說了抱歉。

「你知道的希爾。這次神盾局捲入的是一場複雜的政治鬥爭。尼克佛瑞被逮捕並不是因為他真的做錯了什麼。而是迪胍取代他。」布久諾在四下無人的地方,小聲的警告著希爾。

「關於預算你要明白的。安全理事會內部的審批程序雖然是獨立的,但是或多或少都會受到國會,或者是其他部門的影響。」

「你需要明白,軍方的代表在美國政治體系中一直是一個獨立的派別。雖然說軍人不應該參與政治,但是誰能真的完全做到這一點呢。」

「神盾局的超高預算一直讓軍方的代表,以及國會內相當一部分的議員感到了不滿。你們佔據著相當于軍費支出六分之一的預算,卻只有不到美**隊十分之一的人數。這已經引得相當多的人眼紅了。」

「理事會內部的委員也是要顧忌到國會議員與軍方意見的。你要知道希爾,安全理事會的委員並不是終身制的。總有一天委員們會卸任,他們要為自己以後的政治生涯做考量。」

布久諾語重心長的對希爾說完了這一切,也是從間接的方向告訴了希爾。你想預算的事情沒戲。也正是如此,希爾從華盛頓回來以後才一點幹勁都沒有。

沒有資金,一切的計劃和建設都是空談。新的安全網的架構需要錢,科研部門的研發需要錢。

還有追查那天引起神盾局陷落的吸血鬼殘餘份子也需要錢,更加不用說追蹤那些九頭蛇殘留勢力更加需要花錢。

想到這裡希爾就異常的惱火,她忍不住從沙發上爬了起來,狠狠的把沙發前面那個由不鏽鋼製作的茶几給一把掀翻。「去他xxxxx1

當!一聲巨大的響聲,不鏽鋼茶几翻到在地。希爾雙手插著腰喘著粗氣,因為剛剛掀桌的動作有些太大,所以她的頭髮都有些凌亂了。

希爾的胸膛隨著她呼吸的節奏上下起伏著。一直過了半分鐘這種情緒才平息下來。

「呼1希爾吐出一口氣,就像是泄了氣的皮球一樣,不復剛剛那種憤怒的模樣。她整理了一下頭髮和衣服。又把翻到的茶几按照原位擺好。

盡量把一切還原成沒有事情發生過的樣子,只是不鏽鋼茶几的桌角被磕傷這一點是無法掩蓋的。

當她做好這一切,準備投入今天那繁忙而且令人煩惱的工作中去的時候。她的秘書發來了羅傑斯隊長請求會面的要求。

「午安,希爾。」羅傑斯輕快的打了聲招呼,他剛進辦公司就發現一旁的不鏽鋼茶几好像發生過了什麼事情一樣。

「咳咳。」希爾咳嗽的兩聲,把羅傑斯隊長的注意力拉了回來,不讓他再把目光放在茶几上。「有什麼事情嗎,隊長?」

「哦,我聽說你回來了。所以想問一下,這次去華盛頓談預算的問題還算順利嗎?」希爾感覺自己剛剛平息的怒火又有要再次升騰的可能。

她嘗試做了兩次深呼吸,才把自己的情緒壓制下去。不過羅傑斯不需要希爾回答,他已經猜到了結果。「看起來結果不容樂觀?」

「是的,你猜對了1希爾就像泄了氣的皮球一樣攤到在自己的辦公椅內,無精打採的說道。「他們不準備多付我們一毛錢。也許從下個月開始科研部門的幾個項目就要先行暫停了,等有錢以後再開動。」

「神盾局局長當到我這個樣子的,恐怕是歷史上的首位了。」希爾有些自嘲的說道。

羅傑斯隊長卻笑了笑並沒有被希爾的情緒影響。「希爾,你知道這句話真正的含義嗎?」

希爾攤在辦公椅內,眉毛聳了聳。「什麼意思?」

「我的意思是,當一個嬰兒哭鬧的時候,父母總會以為孩子是餓了或者是需要換尿布了。這個時候他們才會想起來做這些事情。」羅傑斯坐在了希爾的對面。

「如果你什麼都不做,父母很可能不會意識到你已經餓了。」

「我已經盡全力去鬧了,隊長。但是沒有什麼效果。」希爾感覺自己的精力都已經被局長這個位置給抽幹了。

羅傑斯看著筋疲力盡的希爾拍了拍手。「也許還不夠。至少還比不上死侍對鷹眼做的一切。」

希爾看著羅傑斯隊長的雙眼,忽然猜不到隊長到底想要干一些什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