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在漫威當超級英雄的那些年>第四十九章 大新聞(三更求月票,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十九章 大新聞(三更求月票,

小說:在漫威當超級英雄的那些年| 作者:一噸大蘋果| 類別:同人競技

紐約州立高等法院外,今天的法院周圍的氣氛有些不太對勁。總有些形跡可疑的人在周圍轉來轉去。

這些大多數都是在紐約城裡面依靠販賣新聞為生的狗仔。至於他們為什麼在法院周圍亂逛?你認為狗仔們在這裡轉悠還能有什麼特殊的理由嗎?

就像鯊魚尋著血腥味找到獵物一樣,狗仔們自然也是只有在聞到新聞的線索之後才會大批的聚集。

最近紐約市,或者說美國最勁爆的新聞是什麼?當然是死侍聲討神盾局特工,並且指責神盾局拖欠傭兵傭金的情況。

這段時間死侍與神盾局的新聞在全美引起了廣泛關注。狗仔們也在不斷的想方設法的去挖掘神盾局內部的新聞。

現在趁著新聞的熱度還在,這些消息賣給電視台,報紙或者是網站都能換一個不錯的好價錢。聽說今天會有一個神盾局的內部人員來到法院處理一些事情。

這可是一個好機會,說不定能夠在從神盾局身上挖下一塊大新聞?反正狗仔們都是看熱鬧不嫌事大的。

而在法院外更遠的地方,一輛深藍色的別克MPV車內。寇爾森正帶著不安的情緒看著羅傑斯隊長,以及他身邊的馬特律師。

「隊長你真的決定要這樣做?」寇爾森不知該怎麼組織自己的語言,他覺得自己說話的片語有些乾巴巴的。

「這樣的影響可能會很大。」

羅傑斯今天穿了一身得體的黑色西服套裝,羅傑斯的身材極其優秀,本身就是個衣服架子。不管什麼衣服穿在他身上都會顯得非常上檔次。

在加上優秀的外貌與出眾的氣質,說起來其實已經遠超了大多數好萊塢明星了。

「我需要的就是影響力要大,你要明白寇爾森,有的時候我們必須用特殊的方法做一些事情。」羅傑斯利用車內的後視鏡整理了一下他的領帶。

「在1942年年末的時候,戰爭進入到最困難的時期。國家財政開始瀕臨枯竭,那個是1943大反攻前最絕望的時刻。不少南美洲和中東國家都開始拒收美元,與他們進行物資交易只能以物換物。或者是掏出真金白銀去買。」

「我們在前線物資異常吃緊,我所組織的嚎叫突擊隊人員最多的時候也不超過四十人,但是我們每天消耗的物資價值卻抵得上一個滿編滿員的裝甲團。所以有的人會不滿,打仗的時候多一份物資就多一份活命的機會。」

「所有人都不會退讓,最早包括神盾局的前身,國家戰略科學局都是軍方管轄下的組織。嚎叫突擊隊的物資也經常被上級扣押挪用。」羅傑斯一邊在整理儀容一邊漫不經心的說著。

而他所說的話語令寇爾森有些吃驚。「連隊長你們隊伍的物資他們也挪用?」

「戰爭進行到那種狀態,任何物資都是寶貴的。而且有人的地方就會有利益衝突,畢竟嚎叫突擊隊取得再大的成績也和那些人無關。我們是歸屬於戰略科學部的。複雜的政治體系下有著千絲萬縷說不清道不明的關係。」羅傑斯從後視鏡里發現自己有些胡茬。

於是他從隨身攜帶的包裹內拿出一個鋒利的小刀將胡茬修正乾淨。

「為了這些事情,嚎叫突擊隊遭受過血的教訓。在1942年冬我們曾經被圍困在歐洲北部的森林裡,有超過一千名納粹士兵在追捕我們。我們當時已經斷糧半個月了,槍膛里沒有一顆子彈了。如果不是羅根找到了一頭冬眠的熊讓我們飽餐了一頓,有力氣反擊。我也許早就死在那裡了。」

寇爾森聽著羅傑斯講述那些從來不會出現在電視上的真實往事。

「所以,從那以後。只要碰到有扣押物資的情況,我們隊里的狼罐和達姆彈都會去後勤處鬧。只有把事情鬧的越大,他們才不敢剋扣你的物資。這在軍方几乎是一種潛規則:慫包活該餓肚子。」羅傑斯最後擦拭了一下自己的皮鞋。

「我一直以為戰爭結束了七十多年,這種陋習已經應該被消除了。但是很可惜,看起來並沒有,反而有被發揚光大的趨勢。所以我只能用原來的老辦法。」

「好好鬧一下,讓他們知道分配原則的必要性。」羅傑斯已經拉開了車門準備下車。

寇爾森在羅傑斯離開前最後忍不住說了一句。「可是這樣你的形象很可能會受損!隊長!宣傳部什麼事情都幹得出來1

羅傑斯看著寇爾森笑了一下。「你知道嗎,我從來都不在乎自己被人知道多少。我所在乎的一直是我就近干過多少。只要是有意義的事情,值得我付出一些代價。」

羅傑斯說著打開車門大踏步的離開這輛MPV,而緊隨著羅傑斯身後的則是他請的私人律師馬特。這位夜晚化身夜魔俠的英雄,對於處理這件官司有著一種極高的熱情。

尤其在聽了剛剛羅傑斯隊長的一番演講之後,馬特的臉上一直帶著笑容。

羅傑斯隊長抵達州立法院的時候,外圍的狗仔一時並沒有反應過來。他們接受的線報僅僅只是神盾局特工回來這裡。

但是他們可不知道來的人是斯蒂夫?羅傑斯。這讓一直在外圍埋伏的狗仔,和幾家正規新聞媒體的記者有些蒙了。他們忘記了第一時間衝上去詢問隊長來這的目的。

這讓隊長與馬特順利的進入了法院內部。

「剛剛是美國隊長?」狗仔A問狗仔B。

「應該是。」狗仔B有些不確定。

「他來這幹嘛?」狗仔A還是有些懵。

但是狗仔B已經反映過來了。「管他來這是幹嘛的!這是新聞啊,隊長聽說與鷹眼關係很好,只要他隨便說幾個字,我們就有大新聞了1

他們還在想著挖死侍與鷹眼的新聞呢。但是這兩人現在已經在私下和解了,畢竟死侍要的只是錢而已,一百萬到手。他沒必要和神盾局做對。

這個新聞的熱度已經可以預見的將要快速下滑。

而那幾個正規媒體的資深記者則猜到了事情恐怕不是那麼簡單,也許今天自己來這將會捕獲到一條驚天的大新聞。

這是一名資深記者,尤其是對政治有明銳嗅覺的記者的直覺。這也是他們與那些只會挖花邊八卦狗仔們最大的不同。

大約二十分鐘后,羅傑斯與馬特才從法院大廳內走了出來。原本守在附近的記者幾乎一擁而上。

「隊長你認為你的同事鷹眼怎樣?」

「您對神盾局欠薪有什麼看法?」

「神盾局有拖欠您的薪水嗎?如果拖欠了,您會怎麼處理?」問出這些問題的幾乎都是狗仔,他們想要的都只是一些花邊而已。

但是老辣的記者可不同。「請問隊長您今天來紐約州立法院有什麼事情嗎?」

「你是要起訴誰?還是說您接到了法院的傳票?可以說兩句嗎隊長?」

作為羅傑斯隊長的律師,馬特這個時候站了出來。「各位,各位!隊長有自己的生活,他來法院只是處理私人事務的,請各位讓一下。」

羅傑斯由始至終都沒有開口說話,只是在微笑。這件事他很在行,當年政治宣傳部可是訓練他很久,當然是作為演員的訓練。

寇爾森將車停在了羅傑斯兩人的不遠處,羅傑斯與馬特的身體素質都比普通人強壯不少,這些記者和狗仔們根本無法阻攔兩人,就看著兩人上車遠去。

「切!以為能夠弄到一條大新聞,結果什麼都沒弄到。」這是狗仔們的抱怨。他們在這埋伏了大半天,什麼都沒收穫有些不爽。

原本聚集在這附近的狗仔很快就全部散去,他們要找其他的新聞來娛樂大眾。

而留下來的幾乎都是正規媒體的記者,他們幾乎不約而同的把視線集中向了紐約州立法院。

他們都想知道,羅傑斯隊長來法院究竟是幹嘛的。他身邊的那個人是不是律師。如果是律師的話,那麼是否說明美國隊長惹上了官司?

一想到自己的猜想可能是真的,這些人幾乎都忍不住激動的顫抖。

拜託了,死侍與鷹眼已經是過去式了。如果能夠挖到美國隊長的新聞,甚至是醜聞那才是最棒的!

雖然說在庭審正是確定宣布之前,法院不應該向外界透入任何還沒排上庭審的訴訟案。

但是媒體人總有自己的渠道,在費勁一番周折后,這些人拿到了一份他們幾乎不敢相信的消息。

什麼叫大新聞?這才叫大新聞!

今天全球都要沸騰了,因為:美國隊長起訴美國政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