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在漫威當超級英雄的那些年>第七十章 火人保羅的憤怒(三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十章 火人保羅的憤怒(三更,

小說:在漫威當超級英雄的那些年| 作者:一噸大蘋果| 類別:武俠修真

本來想定在晚上12.00發的。但是想想還是算了。提前給大家發了,三更萬字求票。

紐約郊外的變種人學校。

自從上一次戴肯襲擊李傑的事情發生以後。這段日子戴肯的日子也變得非常不好過。因為從各種角度來說,李傑都是變種人這一邊的關鍵盟友。

無論是他暗地裡夜行者的身份,還是說他明面上marvel漫畫公司老闆的身份。對於變種人,對於查爾斯來言都很重要。

李傑明面上marvel公司老闆的身份對於查爾斯而言非常非常重要。因為他公司推出的漫畫期刊《x戰警》幾乎是唯一一個在幫變種人正面說話的媒體。

查爾斯並不看重這部漫畫帶來的版稅或者是其他附加收入。如果有必要的話,查爾斯甚至願意自己掏錢來資助這部漫畫擴大發售地區和做更多的廣告宣傳。

因為在經歷了這麼多年的思考,以及非常了解變種人目前處境的查爾斯。現在所期望的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將他對變種人與普通人之間和諧共處的思想傳遞出去。

這對於他而言太重要了。他想要將自己的思想傳播出去,並且最重要的是查爾斯心裡一直的期望,就是期望普通人和變種人和平共處的那一天可以到來。

所以這個一向和藹的老人第一次有一些發火了。不過即便是發火,他還是表現出了一個學者的風範,他並沒有用大吼大叫的方式來表現自己的憤怒。

他只是用了一般老師們經常用的辦法,關了戴肯兩天的經閉。因為他還需要查清楚整件事情到底是怎麼回事,戴肯為什麼會無緣無故的襲擊李傑。

「所以,你看到了保羅和戴肯說了什麼。但是你並沒有聽清,然後戴肯就沖了上去要對傑森動手?」在查爾斯的辦公司內,當時遠遠目擊到這一切的冰人鮑勃將自己所知道的一切都說了出來。

因為涉及到學生的暴力事件,甚至可以說是一件殺人未遂事件。所以查爾斯對這件事還是採取了比較謹慎的態度。

辦公室里除了他和冰人以外,只有戴肯的父親,也就是金剛狼在一邊旁聽。

相比於查爾斯即便有怒火但是依舊保持風度和理智不同。作為一個還正在實習期的父親,金剛狼所能想到的教育方式很簡單粗暴。

孩子不聽話,尤其是想要殺人這種事,他下意識的就想要用拳頭給戴肯一些教訓。讓他明白什麼事請應該做,什麼事情不應該做。

金剛狼一向用這種方式教育那些街頭小混混的。不過在他這麼做之前,教授就組織了他。

「暴力不能解決問題,你是他的父親,而不是懲罰他的教官!你是想要把他當成街邊的小混混,還是讓他走上你的老路?」

教授的這一段話令金剛狼瞬間安靜了下來。他遵從了教授的安排,對於戴肯的處罰只是兩天禁閉。

作為一個父親,金剛狼也是想要搞清楚這件事是為什麼的。雖然說他只是一個剛剛開始的實習父親,但是他也想嘗試著做的好一點。因為正如教授所說,他希望自己的兒子,戴肯。能夠獲得一個真正的人生。

有屬於自己的朋友,愛人,最後組成家庭,過完一個完整的人生。而不是像自己一樣,是一個永遠孤獨的人。所以從這一點上來說,羅根其實是非常關心戴肯的。

只是這樣一個有些糙的漢子,他並不懂得如何表達釋放自己的愛意。

當冰人將他那天所看到的景象全部說出來以後,金剛狼當場就炸毛了。「那個小兔崽子!我就知道!肯定是有人教唆了戴肯去做什麼1

羅根幾乎一瞬間就給戴肯找到了一個開脫的理由,他一定是被火人保羅教唆的,一定是那個小混球說了什麼東西,刺激到了自己的兒子。

幾乎沒有太多思考,羅根就推開了辦公室的大門,他準備去直接把保羅抓進來,問問他到底說了些什麼。

「羅根!羅根1查爾斯教授在羅根身後叫了兩聲,但是羅根卻更本沒有理會。

保羅與冰人是同年級的學生,兩人也是一個班的。冰人鮑勃被查爾斯叫去辦公室問話,但是火人保羅還正在教室內上課。

正在授課的老師是琴?格蕾。羅根推開教室的大門並沒有和琴打招呼,就直奔了保羅的座位。

在教室里的人還沒有反應過來之前,羅根就一把抓住了保羅的領口,準備將他直接拖出教室。保羅還不知道怎麼一回事,下意識的想要反抗。「你要幹什麼1

但是現在羅根的心情很糟糕,根本沒有和保羅多嘴的心情。他用力的拉拽著保羅,直接把他從座位上拉倒,並且開始在地上拖行。

保羅的書桌和座椅在激烈的拉扯中被羅根給拽到了,砰~!發出了巨大的聲響。

「羅根!你要幹什麼1琴都有一些傻眼,她弄不清楚羅根現在這是什麼情況。

「我要幹什麼?琴,你應該問問這個小子對戴肯幹了什麼。現在請你讓開1羅根很難得不給琴的面子。

也許在見到戴肯以後,在羅根的心裡,一些重要的人際位置發生了瞧瞧的替換。

沒有理會琴的叫喊,在所有學生的面前,羅根以一種非常粗暴的方式,將保羅一路拖拽到了查爾斯教授的辦公室里。

「好好交代你到底對戴肯說了什麼!你最好不要對我撒謊1火人被羅根甩在了查爾斯辦公室的地板上,因為衝擊力有些過大。

這讓火人的肋骨與地板發生了一次撞擊,保羅的肋骨都被撞痛了。

「羅根,你冷靜一點1查爾斯看到羅根如此粗暴的對待保羅,他有些焦急的說道。

而琴也追隨著羅根的步伐一路追隨著來到了查爾斯教授的辦公室。「怎麼回事教授?我們正在上課,羅根就沖了進來還帶走了保羅1

琴對羅根的行為氣壞了,她向教授抱怨著。

「問問這個小子對戴肯做了什麼吧1羅根瞪著眼睛看著保羅。

而還在辦公室內的冰人則對琴解釋了這一切。保羅現在明白是鮑勃向教授他們打了自己的小報告。他用一種不善的眼光狠狠的盯這鮑勃。

「我沒有教唆戴肯做任何事情1保羅從地上爬起來之後就開始為自己辯解。他現在恨透打小報告的鮑勃,還有那個剛剛把自己從教室拖拽出來,就讓自己看起來像是一條死狗一樣的金剛狼。

因為羅根這樣的行為讓他在同學們面前丟進了臉面,尤其是在重要的人面前!他感覺心裡有一團怒火在燃燒。但是他知道這個地方發火對他沒有好處,所以他只能自我辯解。

「我告訴過你不要和我說謊1羅根根本不相信保羅說的話。

「我沒有撒謊。我可以告訴你們我當時和戴肯說了什麼。但是琴博士和鮑勃必須離開這裡。」保羅毫不示弱的和羅根互相對視著。

雖然不一定打的過羅根,但是保羅的性格天不怕地不怕,真的不觸羅根。

看保羅說話說得信誓旦旦,查爾斯看了鮑勃和琴一眼,還是開口道。「既然這樣,鮑勃和琴,你們先回教室去上課吧。」

在兩人離開教室,並且把門關上以後。查爾斯才對保羅開口說道。「那麼保羅,你現在可以說說當天發生了什麼事情嗎?」

保羅繼續瞪了一眼羅根,這讓羅根很火大。

「我說了,我並沒有教唆戴肯做出任何襲擊人的舉動。我當時只是找他去打籃球。我和他是朋友1保羅對著查爾斯說道。

但是這種話羅根卻冷哼了一聲。「哈,朋友。你的辯解可真好1

「羅根,如果你作為一個父親,但是對於你的兒子什麼都不了解的話,我覺得你最好不要在我面前放屁了1保羅對於羅根真的是一點面子都不給了。

因為剛剛羅根也讓他丟光了面子。

而羅根聽到這個話幾乎就像把自己的爪子給彈出來,然後給保羅這個小子一爪。

「因為你根本就不知道,你的兒子戴肯現在喜歡上一個女孩。那就是凱蒂,而當天凱蒂正和那個叫做傑森的男人走在一起。我不過是告訴了他這件事而已1保羅毫不示弱的對著羅根吼道。

「我由始至終都沒有對戴肯說出任何一句教唆的話。他喜歡那個女孩,想要她當自己的女朋友。我不過是說了一句,你的女朋友被人搶了。我只是在提醒他,他要抓緊行動表白。而不是躺在草地上曬太陽!如果你要是不相信的話可以讓教授搜索我腦袋裡的記憶1

「如果我有說一句假話,那麼就用你的爪子把我的心臟掏出來,然後填充到聖誕節的烤火雞里送給流浪漢吃掉吧1

保羅這的怒吼極有氣勢,就連羅根都有些蒙了。「你,你是說,戴肯他戀愛了?」

金剛狼在一瞬間氣勢就軟了下來,而查爾斯也露出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如果一個男人瘋狂的愛上了一個女人,那麼任何他干出任何出格的事情都不稀奇。

「沒錯,確切的來說他是在蝶暗戀那個叫做凱蒂的女生,但是卻不敢表白。羅根,如果你這做父親的也就這個水平,最好還是乘早不要當了。連戴肯喜歡什麼都不知道的話。而且你這樣的遷怒與人,我甚至懷疑你能不能在這所學校當好老師。」

保羅繼續努力的嘲諷著羅根。而查爾斯這個時候也沒有幫羅根說話。因為剛剛羅根對保羅做的一切是有些過火。

而現在保羅在說完這一切以後,以一種挑釁的語氣對著羅根說著。「如果你還有對你兒子不知道的問題可以繼續問我,我對他的了解可能比你多一點。如果你不想知道的話,那麼我現在就回去上課了。」

聽著保羅的話,羅根重重的嘆了一口氣。他倒坐在一張天鵝絨鋪面的單人座椅里,雙手插進自己的頭髮。他的思緒有一些凌亂。

……………………

當戴肯結束了兩天的禁閉之後,羅根確實想要找戴肯談一談關於女生的話題。但是說起來,羅根自己並沒有談過一起正常的戀愛。而且戴肯沒有將這件事告訴自己,是不是並不想自己知道呢?

羅根幾次嘗試開口,但是最後都只能放棄。對於這件事情他也很苦惱,他並不是一個善於溝通的人。而戴肯同樣因為童年的經歷不是一個喜歡開口和他溝通的人。雖然能夠感受到戴肯對自己的依賴,但是羅根卻無法做出反應和表達,他真的覺得自己作為一個父親確實非常失敗。

而當澤維爾天才學校的所有人,都以為這件事已經成為過去的時候。保羅晚上休息的時候,在公共休息室找到了戴肯。

「嘿,戴肯。我知道了一個關於凱蒂的小秘密,你有興趣知道嗎?」保羅看著戴肯,嘴角掛起了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