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在漫威當超級英雄的那些年>第七十一章 我要殺一個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十一章 我要殺一個人

小說:在漫威當超級英雄的那些年| 作者:一噸大蘋果| 類別:同人競技

時間已經是晚上八點。這個時間段對澤維爾天才學校的學生們來說,要麼是在圖書館里寫作業。要麼正是在公共休息室里找東西玩耍打發時間。因為學校規定的熄燈時間是晚上十點。

所以留給孩子在晚上嬉鬧娛樂的時間還是很夠的。不過到了這個時間點,校園的草坪就沒有學生會去了。因為大晚上的去草坪幹嘛。

保羅將戴肯約出了公共休息室,兩人在學校里的草坪散步。因為學校坐落在紐約郊區算是比較偏遠的地方,這裡的光污染並不像紐約一樣嚴重。

所以在夜晚天氣晴好的情況下,抬起頭還是能看見不少星星的。依靠天空中閃爍的星光,保羅與戴肯走到草坪旁的一個長椅邊坐下。

因為保羅說有一些凱蒂的小秘密,戴肯幾乎並沒有多想的就跟著他出來了。雖然戴肯來了變種人學校,有了一批和自己想通身份,相同年級的同學。

但是他依舊不是很會與人交流。因為之前十五年的經歷,這讓他生性有些閉塞,這是可以理解的。

但是很奇怪,不知道為什麼。戴肯覺得保羅與其他人都有些不同。在幾次少數的見面中,保羅就博取了戴肯的好感。兩人一見如故,相談甚歡。

比如關於暗戀凱蒂的事情,戴肯並沒有把這件事告訴自己的父親金剛狼的打算。反而是在無意中與保羅的閑談中透露了這一點。

當你無意中向某個人透露你的秘密的時候,其實你在心裡就已經比較信賴他了。

而戴肯對於保羅就有一種類似的信賴,人與人的接觸很多時候沒有什麼邏輯。也沒有太多可以解釋的原因,比如戴肯與保羅這樣的。

「上次我的衝動給你帶來了麻煩,我向你道歉。」戴肯對保羅說的是上次他一時腦熱,想要在校園裡就殺了李傑的事情。

保羅搖了搖頭。「不用說抱歉,這沒什麼。如果是我心愛的女孩被人搶走,我也會頭腦發狂的想要殺了那個搶走她的人。只不過你表現的太激烈了,當時我確實沒有想到。而這還讓你關了禁閉。」

戴肯聳聳肩。「沒有什麼。關禁閉這種事情我早就習慣了。比這還難熬的事情我都經歷過。」

保羅笑了笑,看著天上的星空有些感嘆的說道。「你知道嗎,戴肯。其實我們這樣人,我們這樣的變種人是很難融於社會的。」

「總會有各種各樣人對我們進行騷擾。有害怕的恐懼的,那些對我們不懷好意,甚至是想要從我們身上來謀取一些利益的。這個世界對我們變種人並不是很公平。甚至可以說對我們很殘酷1保羅說的這些話戴肯很認同。

因為他經歷過遠比這還要殘酷的事情,對他來說就連自己的親生母親都不能相信。這個世界的對他的惡意可想而知。

如果不是因為羅根的出現,把他從東洋帶走。戴肯不知道自己能在那種地方撐多久。瘋狂而痛苦的生活每時每刻的都在折磨著他。

也許在某一天自己緊繃的神經就會突然間斷裂。然後自己會成為一具沒有靈魂的傀儡任人擺弄。

戴肯不想去回憶這樣的生活。對他來說,現在的生活才是他想要的。有一個父親,雖然並不懂得如何表達他的父愛。但是至少比真理子強多了。

而且這裡還有一群自己的同伴,雖然不一定每個人都能成為朋友。但是因為大家都是變種人,所以大家在一起的時候不會出現歧視或者畏懼的情況。

這是一種令人感覺到舒服和心安的生活狀況。再加上那個美麗漂亮的女孩凱蒂,再見到凱蒂的一瞬間。戴肯就確定了,從那一秒開始。自己的以後心臟的每一次跳動,都是為了給這次相遇而計時。

自己生命往後中每一次清晨的睜眼,都是為了能再次看見這個女孩兒的笑容。

她是清晨花瓣上的朝露,她是黑夜天空中的啟明星。她是世上最令人垂涎欲滴的蜜糖,她是空谷中最後的幽蘭。

如星辰伴隨著日月。如白雲裝飾著藍天。如江河最終將要歸流於大海。如飛翔的鳥兒必將落地。

當一瞬間成為永遠,當一回眸成為誓言。

她的笑聲是心中的晨鐘暮鼓,她輕快悅動的步伐是世間最動人的舞步。

我為你傾倒,為你立下永恆的誓言。如同宣誓效忠於帝國的騎士,在為你衝鋒的路上我絕不退縮,直到我的屍體被人踐踏於腳下的一刻。

我的靈魂終將歸於你的身邊,而你就是我的一切,我的女神,凱蒂。

戴肯的愛很壓抑但是卻異常的狂熱,很難說這是否與他這些年缺少愛,並且缺少關心有關。

保羅仰望著天空繼續說道。「我和你,和裡面其他的學生都不同。我們是同樣的人戴肯。我很清楚,當我第一眼見到你的時候,我就有這種感覺。」

戴肯眼睛輕輕的掃了保羅一下。

「我殺過人。」保羅以一種輕描淡寫的語氣說著。「殺的是我的養父母。在我的父母在得知我是變種人的時候將我拋棄。然後政府又把我丟給我的養父母。」

「如果不是因為領養我能從政府那裡拿一些補助。恐怕他們根本不會領養我吧。他們對我很糟糕。」保羅說到這笑了笑,他並沒有具體的說他的養父母對他到底有多糟。

「然後當我的能力越來越強以後我就把他們殺了。普通人與變種人難以和平共處。我一直都堅信只有變種人才能救變種人。」

「你知道凱蒂是怎麼和那個傑森認識的嗎?」保羅終於說到了他請戴肯出來的正題。關於凱蒂的一些事情。

「怎麼回事?」戴肯對於凱蒂的事情還是很有興趣了解的。

「我從她閨蜜口中聽到的消息。凱蒂原本是在咖啡店打工。後來因為甚囂塵上的對於變種人問題的口誅筆伐,她才失去了這份工作。」保羅低聲的說著。

「她在無意中暴露了自己的能力。這讓咖啡店裡的客人對她產生了歧視。他們害怕她,甚至當時想要傷害她1

聽到有人想要傷害凱蒂,戴肯不自覺的捏緊了拳頭。

「當時,就是那個叫做傑森的男人站了出來,幫她擺平了那些麻煩。所以凱蒂才會一開始就和這個男人走得這麼近。」保羅這句話說完,戴肯覺得有些遺憾。

現在自己恐怕是沒有這樣英雄救美的機會了。而且因為上次在凱蒂面前想要殺李傑,還讓凱蒂對他產生了非常糟糕的印象。

現在在走廊上如果凱蒂碰到了戴肯,那麼凱蒂一定會繞路走。如果實在沒法避開,也會假裝這個世界根本沒有他這麼一個人。

說實在的,凱蒂覺得自己已經很克制了。李傑是她最要好的朋友。凱蒂覺得自己其實應該找機會揍戴肯一頓的。

不過僅僅是因為凱蒂的無視自己,戴肯已經感到心情低落了。

「可惜當時在場的不是我。」戴肯有些無奈的說道。

「其實即便你當時在場又有什麼用呢?」保羅語氣中有些自嘲。「你也是變種人,難道你要當場殺了那些人?然後被通緝。」

「最後和凱蒂一起被抓起來。如果運氣好可能州立法院給你來一個死刑。要是運氣不好,把你們丟去實驗室當試驗品,你又能怎麼辦?」

保羅的話說的戴肯十分泄氣。他都不知道應該怎麼樣接話了。

「我喜歡現在這樣的生活戴肯。每天在學校里這樣,和同學一起。和朋友一起,和自己喜歡的人在一起你。這樣的生活很好。我不想任何人去破壞這樣的生活。」保羅的話戴肯頻頻點頭。

「我也不喜歡這樣的生活被打擾,保羅。這才是我想要的生活。」

保羅聽著戴肯的話,不置可否的笑了笑。「但是有些人卻並不想讓我們一直過這樣安穩的生活。你知道麥考利嗎?」

「偶爾聽我父親提到過他,但是我不是很清楚。」戴肯搖了搖頭。

「是啊,查爾斯教授想把這裡打造成一個溫室。讓我們這些花朵在這裡安全的生長。但溫室隔絕了風雨,並不代表風雨就不存在了。」保羅開始解釋道。

「麥考利,一個極度痛恨變種人的傢伙。他對政府有著極大的影響力,並且在媒體上還有很多話語權。他一直在推行法案。他所謂的變種人管理法案1保羅的聲音咬牙切齒。

「但是那個所謂的變種人管理法案,其實與七十多年前的猶太人集中營沒有任何問題。凱蒂那一次露出她變種人的身份,就是因為被麥考利在電視上的發言給嚇到了。」

戴肯聽到這話皺了皺眉。

「我說了,我喜歡這樣的生活。戴肯。」保羅有一種很堅決的方式說著。

「同時我也只相信只有變種人才能救變種人。我不把期望寄托在別人身上。我希望我自己喜歡的人能夠生活在一片變種人的生活變得安全的土地上。」

「為此我們需要做一點什麼。我實話和你說了吧。麥考利正在電視上大肆的宣講他的變種人管理法案的一套。只要你上網仔細的去查,我想你應該能夠查到這一切。」

「他要把我,把你,把凱蒂。把所有人我們一樣的人關在籠子里看管起來,然後等著我們自生自滅。我們應該要做一點什麼了。」

「查爾斯教授是一個好人,但是他總把希望寄托在其他人身上。我覺得我們應該要去做一點什麼。」

保羅的眼神里透露出一種信仰的光輝。「變種人應該為變種人而戰1

戴肯低聲的問道。「那你究竟想要做什麼?」

「我想要殺一個人,你來嗎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