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在漫威當超級英雄的那些年>第七十二章 出人意料的順利(二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十二章 出人意料的順利(二更

小說:在漫威當超級英雄的那些年| 作者:一噸大蘋果| 類別:都市言情

變種人學校雖然坐落於紐約的郊區算是處於一種半封閉的狀態進行教學。但是這並不代表查爾斯就會讓他的學生們一直以這種封閉的狀態學習生活。

畢竟他想要的是讓自己的學生融入普通人的生活圈子裡去,最後達成變種人與普通人人類的和平共處。

所以在澤維爾天才學校,每個月也都有戶外課,去參觀紐約市的博物館以及著名的旅遊景點,比如自由女神像之類的地方。

當然學校也有休息日。低年級的孩子不能單獨外出,如果需要去紐約市都需要由老師陪同。而高年級的學生則不需要那麼麻煩。

畢竟十五六歲以上的孩子就已經非常獨立了。你不能一直把他們當做坐牢一樣的關在學校里。年輕人都是喜歡熱鬧的。你不能一直把他們關在紐約偏僻的郊區。

所以在休息日的時候如果高年級的學生提出申請,只要和學校內的老師進行報備。那麼老師是會同意他們去紐約市區玩的。

只要說明自己是去幹什麼,然後大概幾點鐘回來,留好聯繫方式。澤維爾天才學校的老師是會同意放他們出去的。

所以每到休息日,不少高年級的學生都會呼朋引伴的前往紐約市。要麼是去看最新上映的電影,要麼就是去商場里逛街買衣服。或者是去找紐約市有名的小吃美食,來打打牙祭。

經過在澤維爾天才學校的訓練,這些學生都是可以能夠控制自己的異能的。不會再出現變種能力暴走失控的現象。所以查爾斯本身還是支持自己的學生出去玩的。

畢竟與社會的正常交流,除了依靠他這個老教授以外,最重要的還是要依靠這些孩子自己。

而當新一輪的休息日來臨。戴肯向自己的父親羅根申請他想要外出。

「你要去哪兒?」羅根正在他的辦公室里備課。很難相信他這樣的糙漢子居然也能當一名老師。他主要教育的是體育和歷史。

「去紐約市轉一轉。我想買一些東西。」戴肯站在羅根的對面說著。

「需要我陪你一起去嗎?你對紐約市應該還不是很熟。」羅根想要嘗試和戴肯的關係親近一點。

「唔~。」戴肯有些猶豫。「不用了,我想買一些私人的東西。」

羅根想要看著戴肯的眼睛,但是戴肯卻不想與羅根對視。羅根最後只能放棄,他放下手頭的教案。無奈的靠在椅背上搖了搖頭。

「好吧,記得早點回來。我可以給你一百五十美元,應該夠你去紐約市用了,不要亂花錢。」羅根最後還是從自己的上衣口袋裡翻出了錢包,從裡面取出兩張鈔票遞給戴肯。

因為之前保羅說的話,關於戴肯喜歡上凱蒂這一檔子事。羅根下意識的就想到,戴肯是不是想要給凱蒂買禮物討她歡心。

不過到現在為止,這件事戴肯都沒有和羅根坦白。羅根也一直沒有向戴肯逼問。因為他不想讓戴肯覺得自己和真理子是一樣的人,自己也許應該給他一點空間,讓他能夠自由的成長,自己只需要在旁邊守護就好了?羅根是這樣想的。

戴肯接過了羅根遞過來的鈔票,對羅根點了點頭。「我辦完事情以後就會回來。很快。」

羅根在這個時候根本沒有意識到,自己的兒子此去紐約市究竟是要幹什麼。

就如昨晚保羅對戴肯所說的話一樣。「我們是同一類人。」

「我殺過我的養父母。我們是同一類人。」

「我要這種生活持續下去,誰也不能破壞。」

「你和凱蒂都會被抓去實驗室變成試驗品1

這些話如同魔咒一樣的縈繞在戴肯的耳邊。一直到最後保羅說的最關鍵的那句話。「只有變種人才能救變種人1

戴肯堅信這句話的正確性。他想要現在的生活,無論是學校,還是父親,還是心愛的女孩兒。為了這些,他可以付出一切。就算是再次殺人也在所不惜!

而當他來到去往紐約班車的停靠等候點時,保羅早已在那裡等候他多時了。

「你沒有讓我失望,戴肯。」保羅上來攬住了戴肯的肩膀。

「因為能救變種人的,只有變種人。」戴肯的語氣很堅決。

…………………………

麥考利是一個激進的變種人反對派。這從他無數次的電視演講發言中可以看得出來。他是紐約市市議員,並且也是著名的新聞撰評人。

他提出的反對變種人的政策中包含了,將所有美國國內的變種人都進行法律登記。並且將這些變種人公開。

讓民眾們有權選擇自己是否要和變種人居住在同一個社區,是否要讓自己的孩子與變種人念同一個學校。每個公司和企業都有對自己員工是否是變種人有知情權。

甚至在一些比較激進的場合中,麥考利還提出了,讓變種人全部居住在同一個社區,全部上同一所學校。以一種變向的猶太人集中營模式來對變種人進行管控。

這就像是十三世紀那些將麻風病人全部聚集在一起,然後讓他們自生自滅的政策一樣。他把變種人視為一種可以傳染的流行病,彷彿這個社會只要有變種人,那麼就會染病一樣。

這種激進的政策令很多變種人心底不滿。甚至是感覺到懼怕。而麥考利的發言卻為他贏得了不少民眾的支持,尤其是那些對變種人懼怕的激進派系。

而在昨天他才剛剛華盛頓回來,他在勸說國會推行自己的方案。

「既然能夠讓所有的吸血鬼都登記,那麼變種人為什麼不行。我覺得吸血鬼法案就很好1他如此的說道。

但是國會現在有些焦頭爛額,主要是因為東歐的問題。拉脫維利亞的戰局多半的進行不下去了。俄羅斯已經損失很多士兵,他們的總統已經不想要做無謂的犧牲了。

而托尼又開始對國會以及總統,甚至包括其他的五常國家開始遊說。包括他說他能試著說服杜姆等等。這讓國會內發生了相當激烈的爭吵。

有人支持和平解決這次東歐問題的,但是也有人想要繼續開戰的。但是想要開戰的人始終是少數。

而因為這些問題,麥考利的提案並沒有受到多少在乎。不過麥考利再一次前往華盛頓推行他的法案這件事,還是令不少媒體對他進行了跟蹤報道。

似乎麥考利這一輩子就和變種人卯上了。只要是事關變種人的問題,他一定是要打擊變種人打擊到底的。完全不知道他為什麼要有這樣的深仇大恨。

而戴肯在保羅的指引下,也開始了解了這個名叫麥考利的傢伙。這個中年男人帶著金絲眼鏡,梳著油頭。穿著整潔而乾淨的西裝,衣服被熨燙的很平整,沒有一絲褶皺。他的樣子就像是任何一個成功人士一樣。

但是在他看起來文質彬彬的外表下,卻藏著一個對所有變種人而言都感覺到可怕的惡魔。

戴肯不敢想象,如果這個叫做麥考利的男人真的推開了他的新法案。將所有的變種人逼到那種任人於求於取的狀態,那麼現在他才剛剛開始喜歡的新生活是不是還能保持下去。

如同保羅對他說的一樣,很有可能自己和父親的下場很有可能是被人丟進實驗室成為試驗品。他需要阻止這一切可能的發生。為了自己,為了羅根,為了凱蒂,為了所有變種人!

麥考利在紐約的住所是一間在長島的獨立小別墅。這個年近四十的男人到現在也沒有成家,除了每周四來一次他家,幫他打掃衛生的鐘點工以外。

這個小別墅里長期只有他一個人居祝

昨天剛剛從華盛頓飛回紐約,這讓麥考利感覺到一些疲憊。所以他今天起床的時間比以往都稍微晚了許多,當他醒來的時候已經接近中午了。

搖著有些疲憊的大腦,麥考利想要到廚房給自己來一杯咖啡提提神。

就在他煮咖啡的時候,他感覺好像有一些不太對勁。似乎房子裡面多了一些什麼東西一樣。

他的直覺沒有錯,戴肯正潛伏在這。在與黑忍無數次的交鋒訓練中,戴肯依靠自己的獻血換回來的經驗,大致上掌握了一些黑忍們的忍術。

關於如何潛入以及遮蔽自己的氣息。如果這些基礎忍術都不會的話,他在與黑忍的交手訓練中往往下場都會非常慘烈。

而殺掉麥考利,則是保羅的計劃。戴肯也認同這件事,因為麥考利推行的法案和他在電視台上的講話都是令變種人的處境越加艱難的原因。

保羅想要無聲無息的幹掉這個叫做麥考利的人。在不驚動這間房子的安保系統的情況下。保羅自己並沒有做成這件事的把握,所以他才找到了戴肯。而戴肯也被保羅的說法給打動說服了。

現在這個對於所有變種人而言,都是敵人的傢伙就在自己的眼前。戴肯幾乎沒有任何猶豫,他從隱蔽處一躍而出,直接向著麥考利殺來。

當家中突然出現另外一個人的時候,並且這個人看起來是對自己不利的時候,麥考利確實嚇了一跳。

他下意識的把手放到了水龍頭的位置,似乎想要做一些什麼。但是當戴肯從他的指間末端彈出自己的骨爪的時候。

麥考利發現了,這個想要殺自己的傢伙是一個變種人的時候。他原本想要做一些什麼的打算立刻就停止了。

他眼神里迸發出一種熱情的火花,但是卻一閃而逝。他就像是一個身體開始生鏽的四十歲中年男人一樣,幾乎沒有閃躲的被戴肯的爪子插入自己的心臟。至死他都沒有發出一聲叫聲,也沒有按下任何房間內的警報裝置。

當爪子插入他身體的瞬間,他臉上甚至出現了一種詭異的笑容。但是很快就被他掩飾了下來。

而當戴肯將他的心臟刺穿的時候,麥考利無聲的跌落在自家的地板上。鮮血流淌著滿地都是。他就像是普通人一樣被簡單的殺掉。沒有任何反抗,比戴肯想象的還要輕鬆。

而一直在外面為戴肯放哨的保羅在得知戴肯得手后,利用自己的控火能力將整個別墅點著。尤其是麥考利的屍體,更是被他毀屍滅跡,不能讓人看出他是被人用利爪殺死的。

保羅要將這件事處理成一次廚房意外的用火事故。而當他做完這一切,保羅與戴肯早早的按照選定好的逃跑路線撤離了這裡。

而就在他們撤離的時候,在他們並不知道的另外一個地方。

一個站在遠處高山上穿著黑色風衣的男子,正拿著超高倍數的望遠鏡看著開始熊熊燃燒的麥考利的別墅。

「感謝你到現在為止所做的一切,麥考利議員。接下來的事情就交給我吧。讓我達成你的遺願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