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在漫威當超級英雄的那些年>第七十三章 背後的那個人(三更一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十三章 背後的那個人(三更一

小說:在漫威當超級英雄的那些年| 作者:一噸大蘋果| 類別:

凱蒂最近的心情一直不是很高。因為在上次發生了戴肯襲擊李傑的事情之後,她一直覺得有些愧疚。對於李傑的愧疚。

他是來看望自己,並且帶著從東洋禮物來的。可是在學校里卻發生了這種事,這讓凱蒂顯得非常難過。因為自從加入澤維爾天才學校以後,這裡的氣氛就讓她覺得所有的同學和老師是一家人一樣。

這也是查爾斯教授一直在極力營造的氣氛。他希望這裡的學生能夠體會到溫暖,把這裡當成家一樣。

因為這樣的氛圍,凱蒂一直把整個變種人學校看成一個大家庭。大家都是相親相愛的一家人。可是自己以為能夠信賴的「家人」中,卻出了一個想要殺了自己最好朋友的傢伙。

這讓凱蒂感覺就像是自己想要殺了李傑一樣難過。雖然李傑一再對她表示沒有太大關係。但是凱蒂還是覺得心裡有愧。希望能夠幫助李傑做一些什麼。

而且一直和所有人關係都很融洽,並且喜歡對人笑的凱蒂,第一次破天荒的討厭起了一個人。就是那個想要殺李傑,但是最後動手卻沒有成功的戴肯。

他想要的是殺人啊!而對他的懲罰居然只是關了兩天禁閉!這是一種天大的不公平,凱蒂覺得是不是因為他的父親是金剛狼,所以教授在這件事上包庇了他?

所以連帶著連金剛狼都被她給討厭上了。現在如果沒有必要,她在走廊上看見金剛狼會假裝沒有看見。

對此羅根也大概能夠猜到是為了什麼。畢竟戴肯乾的事情有些出格。

而戴肯的話,凱蒂現在已經徹底假裝這個世界沒有這個人了。戴肯的這個名字,已經被凱蒂心裡的那個變種人大家庭的名單中給劃掉了,她不在承認戴肯是這所學校,是這個家庭中的一員了。

休息日,凱蒂並沒有回紐約的家中。因為她的父母都是工薪階層。上班時間並不規律,有的時候雙休日也會上班。所以如果碰到父母都在上班的情況,她是不會回家的。

而且也因為父母是工薪階層的關係,凱蒂在用度方面是很節省的。她沒有多餘的錢搭車去紐約看一場電影,或者是商場買衣服。

凱蒂在藝術上面非常有天賦。舞蹈和繪畫都是她能一展所長的地方。不過藝術這種東西在任何國家,任何時代都是一種燒錢的東西。

凱蒂的父母支付不起昂貴的芭蕾舞課學費,也不可能讓凱蒂去學習昂貴的美術課程。所以這兩項天賦在很長一段時間內只能變成凱蒂自己的自娛自樂。

因為沒有人指導,她只能自己看著書來學習繪畫,不過因為沒有專業老師的指點,她進步的過程始終比較慢,哪怕她在這方面有天賦。

不過來到變種人學校以後,這裡的老師中倒是有一些對繪畫有所涉獵的。比如琴格蕾,她年少的時候曾經學習過相當長一段時間的專業繪畫課程。

從基礎的素描到色彩的運用都能給凱蒂一些指點。這讓凱蒂在業餘時間的生活開始豐富起來。她可以在陽光充足的休息日午後。

背起她自製的畫架,來到學校的草坪或者是水池旁邊,凱蒂可以在這裡不受打擾的安靜繪畫。不論是靜物寫生,還是嘗試水彩上色,她總能沉浸其中,一直到日落西山。

她覺得,也許自己以後能夠成為一個畫家?如果成不了畫家的話,能夠去李傑的公司當一名畫師也不錯。她可以一起創作變種人的故事。讓更多人了解這個群體。

抱著這個樸實而單純的想法,凱蒂對於學習繪畫異常的認真。

戴肯從紐約回來的時候正是午後時分。凱蒂正在學校的庭院內繪畫。金色的陽光灑落在凱蒂的身上,給她布上了一層光輝。

陽光的透射下能夠看見少女耳廓上幼細而柔軟的絨毛,這是每個青春女孩都有的標誌。微微上翹的嘴角與豐盈飽滿的雙唇,還有眼帘低垂時相互交錯,細長而精緻的睫毛。還有那看似被隨意挽起的金色長發。她就像是人間的阿芙洛蒂忒。

戴肯手裡拿著他從紐約帶回了的禮物。這一點他沒有對羅根說謊。他確實要去紐約買一些東西。

這是從繪畫工具店裡買回來的顏料與畫筆。一整套嶄新的工具,羅根的一百五十美元被他花的乾乾淨淨,而且還搭上了他平時存起來的零花錢一共五十美元。

這套全新的繪畫工具花了他兩百美元。比凱蒂自己用的那套已經開始掉毛的老舊畫筆,以及自製的畫架要來的好得多。

戴肯想要用這個來緩解與凱蒂的關係。

不過他根本不明白,他上次乾的事情有多麼的出格,而且凱蒂是有多麼的厭惡他。當他人生中第一次正面走到凱蒂的面前,想要開口說話的時候。迎接他的並不是凱蒂的笑臉。

而是啪!凱蒂將畫架收起來的聲音。她甚至不在乎畫上面的顏料還沒有干,她就已經合上了畫架,至於會不會毀了這幅畫,她都顯得有些不在乎了。因為她不想看見這個令人討厭的傢伙。

「你你好!凱蒂,我知道你。我叫戴肯。我是來為上次的事情道歉的。」戴肯看著凱蒂想要收拾東西離開這裡,他明白這是凱蒂根本不想看到這個人。

「戴肯對吧。」凱蒂對戴肯露出一張虛情假意的笑臉,她連一絲偽裝的心情都欠奉。「你不是要對我道歉,而是要對你要傷害的人道歉。而我現在要離開這裡,不要擋在我的面前1凱蒂說這話就推開了攔在自己身前的戴肯。

根本沒有打算和他繼續交流。

「我真的是向你道歉的,你瞧,我從紐約給你買了新的繪畫工具。」戴肯追在凱蒂的身後,將自己買的東西展現給凱蒂看。

「我知道你喜歡繪畫,我看你用的工具都很舊了,所以買了一套新的。我是真心向你道歉,請求你的原諒。請你不要再對我生氣了好嗎。」

凱蒂步伐匆匆的準備回到自己的寢室,躲開這個煩人的傢伙。她聽到戴肯說的這些話,停下了腳步。用手拍了拍戴肯想要遞給她的畫具。「不用了,戴肯?只要你以後不在出現我的眼前,我保證不會對你生氣1

凱蒂說完這話乾脆運用了自己的變種能力,直接穿透各種障礙物甩開了戴肯。

而戴肯所做的一切,都被遠觀的羅根瞧在了眼裡。「傻孩子。」羅根嘟囔了一句。他雖然嘴上這樣說。但是還是準備去安慰一下戴肯,畢竟這算自己兒子第一次戀愛,也是第一次失戀,估計心裡會不好受。

「小子你要知道,男人總是會失戀幾次的。並不是每個女人都會喜歡你。」在戴肯低著頭往回走的路上,羅根在一旁的走道里上來搭話。

他看起來像是想要開導戴肯的樣子。戴肯用一種有些受到驚嚇的表情對他說道。「爸爸!你怎麼在這!你剛剛全看到了1

羅根擺了擺手,示意戴肯不需要太在意。「嘿,每個男人長大都會有這麼一關,要麼是你拒絕別人,要麼是別人拒絕你。只要」

當羅根靠近戴肯,並且想要摟住她肩膀好好談心的時候他發現了不對。「小子!你身上的血腥味是從哪裡來的1

當羅根從戴肯身上味道一種極其淡薄,甚至可以忽略到不計的血腥味的時候,他的心裡突然咯了一下。這絲血腥的氣味並不是戴肯的,而是一個陌生人鮮血的味道。

而戴肯被羅根瞬間就看破自己感到震驚。戴肯也有著超強的嗅覺,他已經反覆確認應該聞不出自己身上的血腥氣味了。

但是幼狼比老狼差的很多時候,並不僅僅只是身體上的差別,還有那種老狼的經驗與智慧,這方面他還差得遠。

「把你的爪子給我伸出來!馬上1羅根的語氣不是在開玩笑的。戴肯第一次看見羅根對自己這樣的暴怒。羅根的青筋都已經爆起了。

戴肯伸出了自己的爪子,羅根已經可以聞到更加濃郁的血腥氣味了。他在一瞬間就有了不好的聯想。戴肯殺人了!

當你殺了第一個人以後,其實再殺第二個人就不會那麼難了。

查爾斯正在自己的辦公室敲打著下學期的課程安排的時候,羅根拖著戴肯沒有敲門的直接推門進來。羅根用一種比較粗暴的方式把戴肯甩進了一個單人的座位里。然後才把門關上。

「羅根,我和你說了很多次,你現在是老師。行為舉止不能這麼粗暴1查爾斯有些不滿的說著。

「可是查爾斯,這個孩子剛剛去殺了一個人1羅根指了指被他丟進座位,現在顯得有些不知所措的戴肯說道。

而查爾斯也被羅根的消息給震驚了。

「告訴我戴肯,你去殺了誰。還有沒有人和你一起。你現在必須要開口說出實情!馬上1羅根彎腰看著座位里的戴肯,用一種急切的語氣說著。

而戴肯這時並不想回答。他緊閉著嘴唇不想開口說話。羅根幾次想要握拳揍他,但是最後還是沒有這麼做。

「查爾斯幫我看住他!我相信他一定有同夥!他在紐約根本不認識任何人1羅根說著這話就瘋一般的沖了出去。

他就像一條警犬一樣,在每一個學生的身邊嗅來嗅去。

「是真的嗎?戴肯?你殺了一個人?你自願的殺了一個人?」查爾斯對著戴肯說話,他在自願這兩個字上加重了語氣。

「你知道我們不能隨意殺人嗎?我們沒有權利奪取他人的生命。」

戴肯把頭歪在一邊,他低聲但是堅決的說道。「我是為了變種人的未來1

查爾斯的瞳孔一陣收縮,這句話他曾經聽某個人無數的提起過。

當羅根找到了帶有同樣氣味的保羅,並且再一次把他向死狗一樣拖進查爾斯的辦公室。並且準備開始用暴力逼問他情況的時候,鐳射眼斯科特沖了進來。

他還不知道這裡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但是這不影響他將要對教授說的事。「教授,打開電視。出大事了。」

查爾斯說這話就把辦公室內的電視機打開了。並且調整到了福克斯紐約新聞台。

現場發回的報道,今日中午時分,家住於長島的紐約市議員麥考利先生家發生火災。警方已經麥考利先生當時在家,並且已經遇難。

眾所周知,麥考利先生是一位堅定的反變種人,人士。火災中麥考利先生的屍體已經嚴重損毀,警方難以判斷死因。但是有分析人士提出,不排除是激進派變種人殺死了麥考利先生。

而他被殺的原因,很可能是他一力推行的變種人法案,而

當這新聞播出的時候,羅根和查爾斯都以一種不可思議的眼神看向了戴肯與保羅。而剛剛來的斯科特還不知道現在是怎麼一回事。

「是你們乾的嗎?」羅根感覺自己的喉嚨有一些發乾。

而斯科特聽到這句話以後,瞬間明白了什麼。「等等羅根,你是說他們兩個?天吶1

事到如此戴肯和保羅在狡辯都沒用了。在被羅根聞出他們身上的血腥味的時候,他們的事情就已經敗露了。

「我們是為了變種人的未來1保羅被羅根甩在地上,現在他還沒有爬起來。

而羅根和斯科特的眼光不由自主的看向了查爾斯。查爾斯有一些猶豫,但是最後還是用一種抱歉的語氣說道。「對不起了,孩子。我可能需要進入你的思維看一看。」

事到如今查爾斯也覺得不對勁了。兩個孩子居然敢直接跑去紐約市殺掉一個市議員。這件事怎麼想都不正常。

而戴肯一直被羅根好好看護著,他有問題的概率比較校而保羅的嫌疑則比較大。查爾斯並不是迂腐的人。他在沒有必要的時候並不會主動讀取他人的思維。但是真正需要這樣做的時候。他是不會客氣的。

當羅根和斯科特耐心的等待著查爾斯探尋思維的結果時期。查爾斯倒吸了一口冷氣,整個人向自己輪椅的背後猛烈的靠了一下。

他以不可置信的眼神看著保羅,同時說出了一個令人心驚的名字。「幻象大師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