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在漫威當超級英雄的那些年>第七十四章 X戰警出動與被點亮的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十四章 X戰警出動與被點亮的

小說:在漫威當超級英雄的那些年| 作者:一噸大蘋果| 類別:都市言情

幻象大師,這個名字羅根並不熟悉,甚至說他根本沒有聽過。樂文但是在旁邊的斯科特卻很清楚這個傢伙有多麼恐怖。當查爾斯說出這個名字的時候,他幾乎下意使吸了一口涼氣。

「這個傢伙是誰?」羅根看的出查爾斯的震驚與斯科特的害怕。所以他不得不開口問道。

但是查爾斯現在卻根本沒有時間去搭理他。坐在輪椅上的查爾斯雙眼緊緊的盯著保羅,雖然從表面上看,查爾斯只是簡單的在注視著保羅。但是熟悉查爾斯的人現在都明白,這是查爾斯正在運用自己的異能。

那個依靠他個人之力都能足以改變整個世界的思維控制之力。曾經有人勸說過他,乾脆用這股力量將全世界的人類都洗腦算了。

以為查爾斯的力量之強,全世界能夠抵禦他能力的人寥寥無幾。他完全可以將世界變成他想要的模樣。但是查爾斯是個堅守道德底線的人,他更願意用正常的方式達成自己心中想要的世界。

他不用自己的能力,不代表他的能力退化了。就像現在這樣,他死死的盯著保羅的雙眼。用自己的變種異能洗刷著保羅思維中幻象大師所殘留的幻象。

保羅的身體不斷的在顫抖著,就像是被人用強力的電流擊穿身體一樣,全身的肌肉忍不住的顫慄。

直到查爾斯停下這一切以後,保羅才停止顫抖。他徹底的昏死了過去,倒在了地上。而在一旁的戴肯,到現在還不知道現在到底出了什麼情況。

當然他的老爹,羅根也弄不清現在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直到查爾斯停下對戴肯的異能,他才緩緩的開口。「幻象大師傑森。是之前被送來這裡的一個學生。」

「而他的變種異能就如同他的外號一樣。是精神幻象與控制他人的思維。」查爾斯看著到底的保羅,同時對羅根說道。

「具體是什麼情況,等會兒我會具體再說。我給保羅用了一個精神牢籠。讓他現在擺脫了幻象大師的控制。羅根你先把戴肯帶回去,現在開始必須要好好看管他,我覺得現在最好讓他去禁閉室。斯科特,你也把保羅送去獨立的禁閉室。」

當羅根和斯科特將兩個孩子先送去獨立的禁閉室,進行暫時的隔離時。查爾斯的雙拳忍不住緊握成拳頭。因為太用力,他的指節已經開始泛白。

砰!這是拳頭狠狠錘擊在了輪椅的扶手上而發出巨大的響聲。查爾斯第一次這樣的憤怒。哪怕他曾經經歷過無數的挫折與打擊,甚至是背叛。他都沒有感覺到自己這樣的憤怒過。

因為有人動了他最珍視的東西!這所學院里的孩子!

查爾斯一向將學院內所有的學生都當成自己的孩子一樣的關心。因為他將自己所有對未來的美好寄託都賦予在了這些孩子的身上。

對他而言,保護並且教育這些孩子成長,是他抗在肩頭的使命與責任。他已經決定要將自己全部的精力和生命奉獻在變種人與正常人和平共處這項事業上了。

而將他親盡全力教育的學生變成沾滿鮮血的劊子手!這是查爾斯無法最無法容忍的事情。在這一刻,查爾斯第一次生出了想要殺人的衝動!

在查爾斯莊園的地下室,這裡有一個專門為戰警修建的基地。包括黑鳥戰機,戰警的制服裝備,都是停放在這個地方。這裡還有一個專門為戰警開會用的會議室。

而現在查爾斯召集了所有的戰警來到這個會議室進行開會。「具體的事情我想大家已經知道了,你們有什麼看法。」現在的查爾斯話語中沒有了一貫的溫文爾雅,反而充滿了冷峻。

首先提出問題的是羅根,他的問題還是那個。「幻象大師到底是誰?他到底是怎麼回事?」

查爾斯看著羅根的雙眼說道。「幻象大師傑森,一個有著精神控制與思維幻象天賦的變種人,他曾經是這裡的學生。他的思維控制非常非常可怕,擅長於製造各種各樣的幻境。」

羅根有些驚訝。「我還以為世界上有這種天賦的人不多。除了你和琴以外,這個幻象大師能如同你一樣,甚至可以遠程操控人的心靈?」

查爾斯聞言搖了搖頭。「並不是這樣。幻象大師並沒有遠程控制人心靈的能力。他的控制範圍有限。而他擅長的就是布置幻象。在人的心中種下一顆種子,讓種子生根發芽。用潛移默化的催眠方式來影響他人。」

「而保羅正是被這種情況所影響了。幻象大師在他的心靈種下了一顆種子。保羅身為變種人,因為曾經遭受過的歧視與虐待令他的心中有對人憤恨的地方。也有對變種人安全社會的嚮往。幻象大師利用這個空檔,完美的植入了一個所有人都難以發現的種子。」

「那就是讓保羅為變種人的未來社會而奮戰。這是保羅無法拒絕的一種從內心裡散發出來的想法。」查爾斯有些嘆息的說道。

「保羅的弱點被幻象大師給利用了。只要思想中有了極端的想法,那麼保出任何極端的事情都是有可能的。就像是這次一樣,他和戴肯兩人一起去刺殺麥考利。保羅是被催眠了。」

「難怪第一次看見保羅的時候,我感覺他怪怪的。當時他的神情有一些獃滯,那時他剛剛異能失控爆發,我還以為是失控后脫力造成的。看起來當時的保羅已經被種下幻象種子了。」鐳射眼斯科特想起了第一次去接保羅的情況。

「那就應該是這樣了,他在一開始也許就被人找到,就在他異能失控的時候種下了種子。」查爾斯點了點頭。

查爾斯的話就此打住,並不想在繼續深談下去。羅根清楚,查爾斯是為了照顧自己的面子。保羅是被人催眠了,但是戴肯可不是。他純粹是被人欺騙了以後,就傻傻的被人當成槍用了。想到這裡羅根就覺得有些擔心。

「幻象大師傑森他對自己能力的控制度很低,剛來我們學院的時候。他的父親懇求我們將他的兒子治好。」說到這裡,查爾斯搖了搖頭。「他把他兒子的變種覺醒,當成了一種疾玻認為可以依靠藥物治療。就像是治療傳染病一樣。」

「我曾經試著指引傑森走上正確的道路,但是」查爾斯搖了搖頭。「他的父親並不想要這些。他只是單純的想要我把他兒子的異能弄走。一直到最後傑森的異能失控了,他殺了他的母親。他的父親,那個叫做史崔克的男人。將傑森接走,從此再也沒有回來。」

查爾斯有些陰鬱的說著。「史崔克是軍方的將領,因為兒子的事情以及妻子的身亡,一直對變種人有著強烈的偏見。而現在,保羅身上有著幻象大師異能殘留的痕。他是想要挑起別人對變種人,尤其是對我們學校學生的抵制1

查爾斯搖了搖頭,他的表情有些決絕。「我不能讓這種事情在發生了!我們學校的學生不應當成為他人的工具。既然這次的事件已經發生了,我相信史崔克一定會有後續的手段,我不能這些孩子成為他的犧牲品!戰警們,這一次我需要靠你們了1

所有的戰警都以嚴肅的目光看向了查爾斯,並且堅定了點了點頭。

在這個秘密的地下基地內,隱藏著一個隊全世界人類而言都異常恐怖的大殺器。那就是大腦思維增強器。這東西是查爾斯的老朋友萬磁王幫忙建造的。

這個超強的機器能擴散教授的腦波範圍,並且增大腦波的強度。可以這樣說,在使用這台機器的時候,地球在查爾斯面前幾乎沒有秘密可言。全球七十億人的大腦,除了少數幾個以外,全都無法抵禦他的入侵。

他很少用著這東西。但是今天他卻使用這台機器來搜索史崔克的位置。幻象大師傑森本身就精通幻象思維,他的思維是全球少數能夠躲開查爾斯鏟以查爾斯只能將搜索的範圍放在了史崔克身上。

在探查到史崔克的思維位置之後,查爾斯立刻通知了戰警們現在史崔克所處的位置。

「你們的任務是把幻象大師帶回了,把他留在史崔克身邊太危險了。漢克為你們準備了特殊的針劑,能夠讓你們在一定時間內抵禦幻象思維的侵襲。但是看見傑森以後動作一定要快,因為針劑的實效只有三十秒。你們要立刻為傑森注射特製的鎮定劑。」

在所有的戰警都開始登上黑鳥戰機前,查爾斯最後向眾人囑託到,並且將漢克研製的特殊針劑交給了戰警們。

在一切準備妥當之後,黑鳥戰機開啟隱身模式,朝著查爾斯找到的方向飛去。

在距離紐約市1000公里以外的一處秘密基地內。一個身穿軍裝一臉嚴肅的中年男子正對著自己的下屬交代著一些事項。

這個嚴肅的中年男人正是史崔克,而這處秘密基地,則是被用來研製武器的地方。其實自從九頭蛇開啟武器計劃以後,這個計劃根本就沒有停止過。

只不過是從當年的德國,變成了現在的美國。而現在這個項目的主導人,也從當年的紅骷髏,變成了史崔克。

「他最近怎麼樣?」史崔克口裡的他,正是那個引起了這次大麻煩的人,幻象大師傑森。

「只從上次的事情以後,他最近比較安靜。並沒有太多奇怪的舉動了。」史崔克的副官向他彙報著。

史崔克點了點頭。「我現在將要立刻飛往華盛頓。麥考利的死是一個非常好的機會。相比一個紐約市議員的死亡,會讓那些國會裡的老爺們意識到。對於變種人來說,殺掉一名官員,與殺掉一名普通人並沒有區別。」

「這是一個非常好的機會,可以向他們推行那個計劃。變種人作為社會的毒瘤與害蟲。必須要把他們給清除掉1

史崔克從來不掩飾自己的對變種人的仇恨。他要借著這一次事情的機會推行變種人計劃於法案。

而現在,他命令自己的副官為自己準備好飛機。他即刻起飛,飛往華盛頓。而這一次他與戰警們的黑鳥戰機擦肩而過。

視角回到紐約市。在一家名叫碧浪沙灘的游泳館內,李傑包下了一個獨立的泳池。他正在這裡訓練已經成為一條腫脹的阿拉斯加的托爾。

「死狗!你給我游的快一點!如果在限定的時間內游不完五萬米的距離。我將取消你的晚飯1李傑訓練托爾的方式很殘酷。

這個昔日的雷霆之神已經被李傑給徹底的整怕了。為什麼李傑要將整個獨立的泳池場館直接包下來,因為他的訓練有一些殘酷,並不能被普通民眾看見。

他手裡拿著一把運動型獵槍,這種槍支發射速度不快,運用的彈藥威力也不大。一般是用來練習打把,或者是打運動飛碟用的。

不過對於李傑來說現在這把槍很有用。因為他準備了相當多的橡皮子彈。這種槍發射橡皮子彈的威力比一般步槍來的低得多。

而這正是用來激勵托爾游泳的利器。只要胖成球的托爾,在水裡稍有懈怠的模樣。李傑就會直接對著托爾開一槍。當然他會避開腦袋的部位。

雖然橡皮子彈打不死人,尤其是這種威力被改小了以後的。但是打在身上那是鑽心的疼埃

「游快一點死胖子!今天我能夠給你吃水煮雞胸肉和鹽水芹菜已經是天大的恩賜了!如果你敢有一些懈怠的話,你知道後果的1李傑說著話向著托爾周邊的水域開了一槍。

橡皮子彈射中水面,激起的浪花濺射在托爾的臉上。他感覺到前所未有的委屈。自從李傑上次看到他的樣子以後他就徹底將托爾管控了起來。

每天能吃的東西被嚴格控制。油脂不許攝入,蛋白質的攝入依靠雞蛋的蛋白。鹽分依靠定量的鹽水。所有的青菜要麼是水煮,要麼直接生吃。嗯,沒有油鹽調料的那種。

按照托爾的話說,他家養的牲口吃的都比這個好。但是他只要敢有一點反抗,李傑立馬就是用橡皮子彈打他。如果敢反抗的激烈,他就換成小威力的步槍,開啟連射模式。

這一段時光,托爾從最初的反抗后被打的全身是傷,到現在的不敢反抗。鬼知道他到底經歷了什麼。

好在奧斯本的新藥劑能夠快速的治療傷口,尤其是托爾被李傑打的都是皮外傷,雖然打著非常疼,但是並沒有傷筋動骨。

當然了,好的訓狗師都明白一點。當一條狗狗做出足夠的反應以後,你需要給它一點獎勵,這樣才能保證狗狗對訓練的積極性。

所以在連續沒有看見肉食的很多天,托爾今天終於吃到了白水煮雞胸肉。天啊,原來這種口感發柴。吃起來沒味道的東西,他一般都是拿去喂狗的。而今天,托爾卻吃的和狗一樣的開心了。

而就在李傑訓練托爾的時候,彼得帕克聯繫了他。「喬治用了蜘蛛探照燈?什麼事情。一個紐約市議員被殺了?懷疑是變種人乾的?好的我明白了,我一會兒過去。」

李傑看了一眼還在泳池裡奮力拚搏的托爾喊了一句。「好了今天就先到這裡了。」

聽到李傑的這一句話托爾感覺如釋重負。他第一次覺得能夠坐下來休息,並且能喝口水吃點東西是多麼令人感到幸福的事情。

但是接下來李傑的一句話就讓他不是那麼開心了。「因為今天的運動並沒有全部完成,所以晚餐的量我會給你減半的。」李傑這一句輕描淡寫的話,卻讓托爾如臨深淵。

你是魔鬼吧!你一定是魔鬼吧!其實你就是魔鬼披了李傑的人皮來玩弄我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