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在漫威當超級英雄的那些年>第七十六章 局中局(三更一萬二千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十六章 局中局(三更一萬二千

小說:在漫威當超級英雄的那些年| 作者:一噸大蘋果| 類別:

華盛頓。

史崔克正在和面前的三位國會大佬侃侃而談。「我想各位應該知道,變種人會為我們帶來多少危險。」

「無論是有意的還是無意的。他們的力量對於我們普通人而言都是充滿著威脅的。」史崔克決定抓住這一次麥考利死亡的事件大做文章。

「就像是麥考利議員的死亡。那些變種人中的激進派不會在乎他們殺的是不是一位政府官員。他們只要想了,那麼就會去做。只要妨礙了他們的利益,他們就一定會做出這些出格的事情1史崔克的聲音很有感染力。

「但是史崔克將軍,你要明白一件事。變種人里也不全是激進派。裡面也有溫和派。比如我們都知道的某些人。」一名國會議員開口說道。

「麥考利的法案我們遲遲沒有通過,最關鍵的一個原因就是這部法案很有可能會激化溫和派變種人的關係。如果將全部的變種人都推向激進派,這可不是什麼好主意。」

國會裡面也是有聰明人的,這位議員看問題看的很透徹。

「但是議員先生,你也要明白。並不是所有變種人都願意當變種人的。我是個軍人,我雙手沾滿鮮血,將一切對這個國家,對這個國家內的公民。對在座的各位。對所有人有威脅的東西消滅掉,保衛這個國家!這是我的義務和責任1

史崔克的這一番話說起來倒真的算得上是慷慨激昂了。「變種人與普通人的和平共處很難。如果到了互相開戰的那一天,我根本就不奇怪。」

「如果變種人想要在這個世界好好的生活下去,那麼就要按照我們制定的規則去做!不要忘記這個世界誰才是大多數。」史崔克繼續煽動到。

「可是要引起了強烈的反彈呢?」那個國會議員還是有一些擔憂。

「計劃可以一步一步來。溫水煮青蛙才是最好的解決途徑。但是這需要我們邁出第一步才能值得繼續往下談。」史崔克的話里表示著,自己可以做出適當的讓步。

麥考利提出的法案確實很激進。要是一次性的推出確實會有問題。所以他提出了另一種方式。「我們可以先參考吸血鬼人群特殊管理法案,以此為契機一步一步的推動進程。」

史崔克說道這裡的時候,另外兩個議員已經點了點頭。只剩下一開始就反駁史崔克的議員,他最後提出了一個關鍵性的問題。「如果出現了不可抗拒的外力和抵抗,史崔克將軍,你對你的武器有多少把握將可能發生的事情鎮壓下來。」

議員的眼睛里閃爍著精光,而另外兩個國會議員也將眼神投向了史崔克,這是一個最關鍵的問題。

史崔克嘴角上揚,他有一些自大的說道。「美國政府自從成立的那一天起,從來就沒有打過一次敗仗!我們從來沒有輸過,只是有的時候選擇不打了。如果我們堅持,我相信我們能贏得最終的全面勝利1

「而我也早已為變種人準備好了對付他們的東西1史崔克自信滿滿。

三位國會大佬互相交換了一下眼神,然後同時點頭說道。「既然如此,那麼我們會在國會中嘗試推行這個法案。並且說服總統,讓他簽下特許令1

史崔克露出得意的笑容,而他現在不知道的是,他的這種自信的來源,他的X武器秘密基地正遭受著狂風暴雨一般的襲擊。

鋼力士是阿爾法級的超強變種人。在他化身為鋼鐵的時候,全身刀槍不入。即便是正面吃上一發衣阿華級戰列艦那50倍徑406毫米口徑的主炮轟擊,也不過是讓他稍微震動一下。

根本不會讓他受到多大的傷害。鋼力士雖然長得非常粗壯。身高超過兩米,看起來就像是一個莽夫一樣的人。但是實際上,他確實一個溫柔而細心的男人。

在所有變種人老師里,恐怕他是最容易被學生欺負的一個。但是隱藏在這溫柔底下的確實一種堅韌。一種如同大地一樣厚實的根性。

鋼力士就像是一片肥沃的土地,用他的溫柔與耐心滋養著這一幫變種人孩子。期待著他們的茁壯而健康的成長。

他在性格中的這一部分與查爾斯教授幾乎一脈相承。操控他的學生成為劊子手,成為刺客,成為殺人犯!這對於他來說是不可容忍的褻瀆。這種褻瀆比鋼力士當年在西伯利亞的荒原上所受到的痛苦還令人憤怒。

「老實的男人不喜歡發脾氣,但是千萬不要把一個老實的男人惹怒了。因為如果老實人開始發脾氣。那麼在一方徹底死亡之前,老實人是不會停下來的1這是一種最簡單的生活經驗。

現在鋼力士這個老實的男人開始憤怒了。有人需要為此付出代價!而承受他怒火的正是這處X武器秘密基地。

化身鋼鐵巨人的鋼力士就像是一列無法停下的火車一樣。瘋狂在史崔克的秘密基地里橫衝直撞。對於他來說,戰鬥不需要使用技巧。只要不停的摧毀和撞擊就可以了!沒有任何東西可以阻攔的了他。

呼嘯的槍聲與RPG的爆炸不過是他前進上的小插曲。他所要做的就是簡單直接的將敵人捏碎!

基地最外層的防禦,也是最重要的防禦,在還沒有來得及發揮作用的時候就已經被暴風女控制的閃電風暴給摧毀殆荊

在暴風女的控制下,烏雲開始密布。無數的雷蛇在雲間穿行。然後在一個瞬間如同世界末日一般,千萬條細小的閃電如同天罰一樣凌空降下。

所有基地外的防禦系統還沒有來得及運作,就已經失去了一切作用。

然後就是鐳射眼的鐳射光束,數千度的高溫伴隨著鐳射切割從斯科特的雙眼中奮力勃放。如同一條紅龍一般所過之處摧枯拉朽。每條被紅龍舔舐過的路徑都異常的乾淨,不會留下任何雜物。因為所有的一切都在剛剛那毀滅紅龍的經過時瞬間氣化。

炫音釋放著音頻噪波,那些在基地內還準備阻止還擊的士兵們感覺自己的雙耳突然出現無數巨大的噪音。僅僅是一瞬間就將他們的雙耳骨膜震破。同時造成了他們耳液失衡,從而進一步的導致了整個人失去了平衡感,無力的摔倒在地上,再也爬不起來。

而金剛狼的戰鬥方式越發的暴戾了。因為這次的事件牽扯到了他的兒子。對他來說這裡的所有人,都是幫凶!他的利爪就像是切割豆腐一樣的輕鬆的劃破人體。金剛狼所過之處血如漂杵。

所有的變種人教師今天都以一種超常的狀態發揮著自己的實力,因為這一次的事件動到了他們的軟肋。學校里的學生,是最能激怒他們的逆鱗!

與這些變種人教師的突然暴走相比,基地內的士兵卻是遭受了突然襲擊。說真的,這裡是美國的本土,他們從來不覺得誰能真的來著襲擊他們。

所以在剛開始受到攻擊的時候,他們還沒有來的及有時間馬上反應過來就遭到了毀滅性的打擊。然後這些變種人們幾乎將自己的能力催發到了極限。讓這些士兵根本沒有時間進行還擊。

戰場上就是這樣,只要遺誤了一次戰機,那麼你就不會有第二次機會了。在這種此消彼長的關係下,基地內士兵和防禦系統根本還沒有來得及發揮真正的作用,就已經被這群X戰警們攻破了。

必須要說這一次的攻擊發動的夠突然,打的所有人措手不及。

而現在閃爍正在基地內瘋狂的穿梭著,她在尋找幻象大師的位置。

「這裡看起來是一個秘密基地1鐳射眼在殺進基地以後看到了基地內的景象。大量的實驗器材,還有用來實驗的變種人。

「該死!他們在進行X武器實驗1斯科特咒罵了一聲,他已經知道這裡是幹什麼的了。這是用變種人的生命做實驗!

而羅根對這裡還有著一種莫名的熟悉感。他好像來過這裡一樣。

「鋼力士!想辦法把這裡的變種人弄走,還有這些實驗器材和資料都給我毀了1斯科特憤怒的吼著。他的鐳射能力開到了最大化,源源不斷的鐳射能量從他的雙眼中噴出。所有被斯科特看見的東西都被他瞬間摧毀。

而就在斯科特憤怒的摧毀一切,羅根正在思索記憶的時候。閃爍穿過自己創造的穿梭之門,向著眾人說道。「我找到幻象大師所在的地方了1

……………………

紐約,麥考利的別墅廢墟。

「我覺得你們可能發現不了什麼有用的東西。我的人已經仔細的在這裡搜索了超過六個小時,所有能夠找到的有用的東西都被帶走了。」喬治有些無奈的看著還在玩偵探遊戲的李傑和彼得。

他覺得警方已經把能夠做的事情全部做完了,他們兩個現在在這裡還進行現場調查簡直是浪費時間。

「警長不要太焦急,也許超級英雄找證據的視角和普通的警察並不一樣1李傑抬頭看了喬治一眼,安撫了他一下。

不過這句話卻讓喬治氣樂了,他無奈的笑了笑,打算等著這兩人玩完偵探遊戲以後就回去。畢竟要逮捕變種人罪犯的事情,還需要他們兩人幫忙。

「這是什麼東西?」彼得用一把小鑷子從地上取出一個完全燒焦,看不出是什麼東西的玩意兒。就像是一段被燒焦的雞爪一樣。

喬治仔細的辨認了一下,有些不確定的說道,「可能是麥考利的遺海這個部位很像人的指骨。不過這段部位太小了。大火燒毀了大量的東西。麥考利先生的遺骸也因為熱力而萎縮變形甚至破裂。可能當時的鑒證官沒有找到這一段遺海」

聽完喬治的話,彼得陷入的沉思,他好像從這段指骨中找到了什麼想法一樣。

「你有什麼想法?如果想到了什麼就趕快去做!相信你的直覺。」李傑看了一眼彼得,好像猜到了他的想法,於是鼓勵的說道。

彼得聽到這話以後幾乎沒有猶豫的就把這一段燒焦的指骨放進了李傑帶來的設備,就是那個用來檢測X基因的特殊設備。

彼得用設備的探測器開始對這一段遺骸進行反覆的檢查,同時不斷的調整著機器的參數。因為經過大火炙烤,遺骸所能保留的DNA信息已經不多了。

彼得擺弄機器弄的很耐心,而且他的動作越來越快,也越來越認真。彷彿在檢查一個可能性,一個最不可能的可能性。而李傑也很嚴肅的站在彼得身邊看著他做這一切。

到現在,喬治?斯坦西終於認真了起來,他發現蜘蛛俠和夜行者也許真的發現了什麼,而且可能還是警方沒有發現的東西。

當十分鐘過去,彼得結束了對機器的擺弄,他用一種難以置信的語氣說道。「不可能。這不可能。我一定是弄錯了什麼。」彼得的低語中透露出自己都不相信的語氣。

喬治聽到了彼得說的話,他有些好奇彼得發現了什麼,所以開口問道「什麼不可能?」

「喬治警長你們確定了這具骸骨的所有人真的是麥考利議員的嗎?還是說其實當時燒死的是其他人?」彼得用一種詢問,並且不太相信的語氣說道。

「屍體徹底燒焦了,而且保留的部分不多。我們是通過DNA比對得出的結果,他是麥考利議員沒有錯。」喬治不知道彼得為什麼這樣問。

「我是說,聽著我是說。」彼得有些不知道該怎麼組織自己的語言。「好吧,我是說假如這具屍體真的是麥考利議員的。那麼這裡面就有一個巨大的問題了1

「什麼問題?」

「麥考利議員是一名堅決的反變種人的激進派,可是從這具屍體的檢測結果來看,麥考利議員。」彼得深深的吸了一口氣,說出了一個令人難以置信的答案。

「麥考利議員,本身就是一個變種人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