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在漫威當超級英雄的那些年>第七十七章 最不可能的事(第四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十七章 最不可能的事(第四更

小說:在漫威當超級英雄的那些年| 作者:一噸大蘋果| 類別:同人競技

不說什麼了,今天第四更,今日一共一萬六千字奉上!

x武器的秘密基地內。閃爍已經找到了幻象大師所在的地方。就如同史崔克對於所有變種人的態度一樣。他也將自己的兒子,這個變種人傑森當成了一種傳染性病毒。

而且還可能是最嚴重的那種,從他被關押的地方就看得出來。作為史崔克的兒子,傑森卻依舊沒有逃離父親對待變種人如同臭蟲一樣的態度。傑森被關押在整個基地的最深處。有著最多重兵把守的地方。

當閃爍找到他的時候,閃爍並沒有把握一個人直接將他無聲無息的帶出來。因為幻象大師是很危險的,他的大腦他的思維,可能在不經意之間就為你種下重重幻象,就像保羅一樣被他影響了也不知道一樣。

所以閃爍需要其他x戰警的幫助。「我找到幻象大師了,我們的動作要快1閃爍說這話就將所有x戰警一起帶到了她之前現傑森的地方。

這是整個基地守衛最嚴密的地方。之前基地內的其他地方的亂戰已經引起了這裡守衛的警覺。

因為戰警們為了清除前面的敵人花了太多的時間,這裡的守衛已經有充分的時間架設好所有的警戒裝備。

但是這並沒有任何用處,在閃爍的帶領下,變種人教師們出現在了防守位的各個節點上,普通的士兵根本沒有任何抵抗能力就被他們迅擊潰。

而一直被關押在大牢內的傑森,通過厚達二十公分的特製玻璃獃獃的看著眼前的一切。

他的模樣看起來有些傻乎乎的,可能是因為被史崔克長期注射特製鎮定劑所造成的。外面所生的一切,那些戰鬥,那些血雨腥風好像一切都與他無關。他只是獃獃的坐在關押自己的房間內。不言不語,歪著頭,平靜的看著這一切。

一直到所有x戰警解決掉眼前的一切麻煩以後。在注射了漢克博士提供的抗精神干擾的藥劑后。閃爍拿著另外一支為傑森準備的特殊鎮定劑,直接穿梭到了關押傑森的房間內。

她一手握著藥劑,一邊對傑森伸出手。「傑森,我們該離開這裡了。」

傑森轉過頭來看著她,一動不動。

………………………………

紐約市。麥考利別墅。

「麥考利是變種人,你確定嗎蜘蛛俠?」李傑也不太敢相信彼得得出的這個結論。

「我反覆確認過了,這個結果不可能有錯。他確實是個變種人1彼得很肯定自己沒有弄錯。

而和李傑有著一樣反應的人則是喬治,「這無法解釋,誰都可能是變種人,但是麥考利議員不可能是變種人,要知道他可是一名徹頭徹尾的變種人反對派!你提出的變種人法案之激進,就像是二戰時的猶太人集中營1

「是啊,按照道理麥考利議員確實不應該是變種人。退一萬步來講,即便是某些變種人對自己的身份有不認同感。但是他為什麼要做那些事,那種把變種人乾淨殺絕的事情。」李傑摸著下巴揣摩到這裡面到底有什麼問題。

彼得這個時候搭話了。「夜行者,還記得嗎。你和懲罰者他們在研究那些難以想開的謎題的時候,你們不是常常說的一句話。」

「有時候越不可能的事情,反而越接近事情的真相。」李傑接著彼得的話將這句話說了出來。

而作為一名有著多年從警經驗的老警察,喬治斯坦西對於這句話也是有很深刻的理解的。因為在他經歷的許多案件之中,那些撲所迷離的案情之中。很多時候最後得到的答案都是遠遠過人們的想象,甚至是說根本就是人們一開始斷定為決不可能的事情。

所以喬治也插口說道。「那麼你們認為,這件事情。最不可能,或者是最不可思議的地方在哪兒?」他現在忽然覺得,這兩個級英雄的偵探遊戲,好像並不是那麼幼稚,他們可能在這方面確實有一點本事。

「從一個方面去分析,警長。」李傑思考了一下,用一種不是很肯定的方式來說。「你認為這次麥考利議員的死所能造成最大的影響是什麼。」

「麥考利議員是反變種人的激進派,變種人來殺他是很有可能的。而他的死所能造成最糟糕的結果就是政府內官員的人人自危。因為在此之前,還從來沒有一名政府高官被變種人蓄意謀殺。」喬治順著李傑給的思路說下去。他一邊說一邊拿食指親親的點著自己的額頭,這是他的小習慣。

「而能造成最大的影響則是麥考利的死,讓這些官員感覺到唇亡齒寒。」

「然後他們有可能通過麥考利對於變種人法案的提議1還沒等喬治把話說完,彼得已經猜到了喬治接下來想說什麼。

「是的,這恐怕是最糟糕的結果。」李傑點了點頭。「你們覺得這件事里,誰最能受益,而誰又會倒霉?」

「如果要說受益的話,當然是那些反對變種人的傢伙。他們想要推行變種人新法,這次他們剛好可以順水推舟。」彼得在喬治之前就搶著把話說了出來。

於是喬治之後接著彼得的話繼續往下說。「倒霉的自然是變種人,假如政府真的通過了變種人管理法案,那麼他們的日子就更加不好過了。」

李傑抬頭看了看紐約的夜空。切!一顆星星也看不到,在這個光污染極度嚴重的城市,夜晚抬頭基本上看不見幾顆星星,除了那些一等亮星以外。

李傑只能看著黑漆漆的夜空,用一種疑惑而空靈的聲音說話。「按照常理來說這一切都應該是這樣的。甚至說不定,麥考利的死都有可能是變種人反對派中的激進份子乾的。就是為了推行這樣的法案。」

「可是現在卻出現了一個新的問題。麥考利是個變種人。而且他已經偽裝了這麼多年,爬到了紐約市議員的位置。同時還在新聞媒體上有著巨大的影響力。一個變種人為什麼要為難變種人。而他這麼多年又是怎麼躲開那些變種人偵查裝備的呢。」

李傑正在全力的思考。就如同他剛剛講的那句話一樣:有時候越不可能的事情,反而越接近事情的真相。

這句話反覆的在李傑腦海中出現,在某個忽然的瞬間,李傑感覺到自己好像抓到了一些什麼靈感。他迅的對著喬治斯坦西問道。「麥考利議員的屍體被放在哪兒了?」

「他的屍體極度經過火烤已經嚴重變形,全身的肌肉幾乎都碳化了開裂了。在鑒證官確認屍體無誤后,麥考利的屍體已經被暫時送去了皇後區的大都會醫院太平間。那是與我們警方合作的一家醫院。」喬治沒有隱瞞麥考利屍體的去向。

而當李傑提問出麥考利議員屍體的去向,並且在自己回答的過程中進行了一定的思考後。喬治斯坦西似乎也隱隱約約的現了一些不對勁。

「等等,你是說麥考利的屍體將會成為關鍵?」

李傑已經開始踏上滑翼了。「喬治警長通知你的人,守好那具屍體。不許任何一個人進入太平間,而且告訴他們我要過去!這件事情恐怕沒有那麼簡單1

「一個反對變種人的傢伙是變種人。而看上去受益的人也有可能是真正的受害者!我感覺所有人都掉進了一個巨大的圈套里了!蜘蛛俠,趕快收好你的東西。我們一起去大都會醫院,順便你把警長也帶上。」

「為什麼是我?」彼得正在飛快的收拾東西。

「因為我沒有生物電,要是抱不住喬治警長那就麻煩了。」李傑說完這話就駕駛著滑翼衝天而起。

而緊隨他之後的則是彼得。他低聲對喬治說了一聲,坐穩了。然後一把手直接抓起了喬治抗在肩上,然後開始噴吐蛛絲快的向著大都會醫院移動。

…………………………

當閃爍對著傑森伸出手,並且準備為他注射特殊的精神鎮定劑的時候。原本一動不動,看上去就像是木偶一樣的傑森忽然以一種難以言語的靈巧躲開了閃爍的手。

然後緊接著則是傑森的後腳跟與閃爍的下巴來一個親密接觸。這由下至上的打擊直接將閃爍徹底踢飛。而且因為撞擊的地方是下巴,這個地方連接著腦部的神經。原本閃爍開啟的穿梭之門也瞬間不穩定,然後直接消失。

原本都在房間外等待著閃爍將傑森帶出來的x戰警們都還沒來得反應,就看見閃爍被徹底放翻。而原本那個看上去就像是木偶一樣的傑森卻展現出如同芭蕾舞演員一樣的靈活。

「紅坦克!出來幹活了1傑森忽然對著正前方大叫了一聲。

轟轟轟!如同地震一樣可怕的巨大聲音響起,就像是一個泰坦巨人在人間散步一樣的巨大腳步聲從x戰警的後方傳來。

一個比鋼力士還要魁梧雄壯的男人出現,渾身肌肉紮實的他有著6地坦克一樣的推進力。阻擋在他前面的牆壁就像是紙張一樣的輕薄,他不需要用力,只是隨意的走過,那些牆壁就會倒塌。

當他衝鋒而來的時候如同千軍萬馬一起崩騰一般,勢無可擋!甚至強壯的鋼力士都被他一下撞飛,飛到不知道什麼地方去了。

x戰警們還來不及阻止他,他就像火車一樣將所有人撞翻,並且撞碎了關押著傑森的大牢。那個傑森在紅坦克快奔跑的過程中,一個輕盈的躍身就跳上了紅坦克那寬闊的就像是轎車頂蓋一樣的後背。

紅坦克上的傑森對著x戰警們拋出一個飛吻,並且留下了一句話。「代我向查爾斯問好。」在說話的瞬間,原本還是一個邋遢男人形象的傑森忽然變形。一層層藍色的鱗片不斷的湧現,並且開始改變他的相貌。

最後當變形全部完成以後,原來的傑森已經成為了一個有著藍色皮膚和紅色頭的女人。而這個人斯科特認識,他忍不住高喊了一聲。「魔形女1

而聽到斯科特喊聲的魔形女回頭笑了笑,她只是催促紅坦克快點離開這裡。他們兩個看起來根本沒有想要和x戰警們戰鬥的。

而現在斯科特心裡一片苦澀,因為他現在明白,自己等人,哪怕是教授恐怕都掉進了一個陷阱里。而這個陷阱里等待他們的是什麼,誰都不知道。

…………………………

紐約郊外的澤維爾天才學校。

查爾斯莫名的感到一些心緒不寧,他總感覺好像要生什麼事情。但是具體要生什麼他卻說不上來。這種令人不安的情緒困擾著令人很不舒服。

而就在學校郊外的草坪上。砰!一聲輕響,一陣藍煙。兩個人忽然出現在了這裡。一個是穿著黑色風衣,帶著頭盔的老年男子。他面容冷峻,眼神明亮。雖然年紀以大,但是卻還燃燒著一種不屈的火焰。

而另一個人,與其說是人,倒不如說他更像是一個魔鬼。藍色的皮膚,長長的耳朵,還有惡魔的尾巴。還有在皮膚上刻滿了密密麻麻的聖經文字。而他的名字就如同他的長相一樣,他就叫藍魔鬼。

「藍魔鬼,去把我們的小朋友救出來。而我,應該去見見自己的老朋友了。」這個老人對著藍魔鬼說道。藍魔鬼瞬間化成一道藍煙,消失不見。

而這個老人卻悠閑的在這學園內漫步,好像他對這裡很熟悉一樣。他好像在回憶往事,一直到那個坐在輪椅上的此處的主人出現在他的面前。

他以一種老友的方式打著招呼。「好久不見,查爾斯。」

而坐在輪椅上的查爾斯教授則用一種不可置信的眼神看著他。「馬克思?」

老人笑了笑搖了搖頭。「我說過很多次了查爾斯,我更喜歡你稱呼我為埃里克,當然如果你現在和外面的人一樣討厭我的話,你也可以稱呼我為萬磁王。」

老人正是查爾斯當年的好友,變種人激進派的領袖。萬磁王埃里克蘭謝爾。

「你來這裡幹什麼。」查爾斯看見萬磁王的出現,心裡忽然有一些不好的預感。

而萬磁王卻對著查爾斯笑了笑。「你總是優柔寡斷,分不清是非善惡。查爾斯我的老朋友。因為你缺乏決斷和永遠不知道該如何戰隊的性格。」

萬磁王說道這裡停頓了一下,他環視了一下查爾斯的這片莊園,這裡原本是查爾斯的祖業,現在卻被他改成了學校。萬磁王不置可否的搖了搖頭。

「因為你的種種問題總是讓我們的理想進度緩慢。而我這一次來是告訴你。你既然無法下決定,那麼我已經幫你下好了決定。」

「老朋友,這一次。為了變種人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