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在漫威當超級英雄的那些年>第八十四章 被打斷的表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十四章 被打斷的表決

小說:在漫威當超級英雄的那些年| 作者:一噸大蘋果| 類別:武俠修真

當史崔克將軍從華盛頓回到x武器計劃基地的時候,映入他眼帘的只剩下一片廢墟殘海基地駐守的士兵與研究人員已經大部分死亡,活下來的寥寥無幾。

而他這些年辛辛苦苦弄出來的x武器計劃的研究成果也都毀於一旦。那些他費了不力氣才抓回來當試驗品的變種人也全部被人救走。

可以說史崔克將軍這麼多年的努力,在一瞬之間全部化為烏有。而做這一切的還能是誰?自然是變種人!

x戰警們進攻這所基地的時候主要為的是救出變種人,他們並不是來這裡進行大屠殺的。所以當一些士兵和研究人員從戰場上逃跑的時候,戰警們並沒有對他們進行追殺。

所以史崔克很快就知道到底是誰來進攻他的基地了。即便是說這所基地當時沒有留下活口,史崔克其實最後也會知道是誰在攻打他的基地。

因為既然萬磁王設定好了這一步,那麼他自然會考慮到後續的問題。如果史崔克沒有現是誰攻擊他的,那麼萬磁王後續也會讓他知道這一切。

而現在怒火中燒的史崔克已經忘記了他之前與國會議員們達成的計劃。那麼溫水煮青蛙,一步一步推進變種人管控的方法。

他現在恨不得將所有變種人一次性全部抓起來,關進大牢中!這些人是人類社會的病毒與禍害!

「讓飛機起飛!我要再次前往華盛頓1史崔克幾乎沒有其他的想法。他現在只想迅的推行那些法案。毒瘤總歸是毒瘤,遲早是要擠破的!史崔克登上飛機之前最後這樣想著。

……………………

在紐約,喬治斯坦西已經得到了關於麥考利議員的死亡的準確消息了。因為整個計劃需要他的幫助。

所以必要的一些信息,李傑還是需要告訴他的。當然有些不必要的部分,李傑也就沒有提。

「你是說那個被神盾局通緝的頭號變種人罪犯,萬磁王埃里克是這件事的主謀?」喬治揉了揉自己的太陽穴。

原本一起謀殺案牽扯到市議員就已經很麻煩了。而更加麻煩的是這個市議員還是變種人。現在更壞的消息來了,這個變種人居然還是某個變種人恐怖組織派遣打入政府內部高層的偽裝人員。

那麼這個間諜之前所做的一切就都很令人懷疑了。不過這件事牽扯到了萬磁王這個令人頭疼的傢伙,這可不是紐約警方能夠對付的人。一個萬磁王足以令全紐約警方束手無策。

「是的,喬治警長。這件事情裡面疑點重重。我相信你應該明白,假如變種人與普通人出現嚴重對立之後將會生什麼。」李傑對喬治點了點頭。

喬治警長有些傷腦筋的點了點頭。他倒是不覺得夜行者有必要欺騙他。因為在最開始知道麥考利議員是變種人的時候,他的心裡已經隱隱約約的猜到這件事沒有那麼簡單。

現在不過是夜行者把整件事確認了而已。

「所以你是怎麼想的,夜行者?」喬治有些徵詢李傑的意見。

「我的意見並不能為準警長。這是紐約警察在查的案子,當然如果這件案子你還需要其他幫忙的地方,隨時點亮蜘蛛燈,我和蜘蛛俠會隨時前來幫忙。」李傑知道有的時候說不如不說,因為喬治是個很聰明,而且很有個人見解的人。說的太多反而不好。

「我已經讓蜘蛛俠將麥考利議員的屍體放回了太平間,並且我們的人會在暗處二十四小時堅守。作為警方的後背力量,只要您需要1李傑擺了擺手,在離開之前最後說了一句。

「我只是不想在紐約爆戰爭而已,畢竟我的家人和朋友都在這。」

喬治斯坦西看著李傑從窗外直接飛身而出,依靠滑翼離開了自己的辦公室。喬治雙手合十放在眼前,他在思索著什麼。

大約五分鐘之後,也許他已經想清楚了內心的想法。他用座機撥打了一個特殊的號碼:「我是紐約市警察局副局長,喬治斯坦西。關於紐約市議員麥考利的死亡我有一個重要的消息需要通知國會與白宮。請幫我轉接負責的聯繫人1

麥考利議員的死在一定程度上令國會震驚,國會甚至打算派人來專門處理這件事,不過被喬治回絕了。但是國會內部的人士卻留下了一個聯繫方式,表示喬治有任何現,都請馬上聯繫國會中議員,他們迫切的想要知道整件事的進展。

當喬治掛斷電話等待回信的時候,他眺望了一下皇後區的方向。那是他家的位置:「是啊,不能讓戰爭在紐約爆1

……………………

神盾局監獄自從出現了上次的越獄事件以後這座監獄的防備就有所加強了。但是因為最近神盾局的財政問題,希爾並沒有太多的錢對整個監獄進行全部的裝備更新和更換。

尤其是在上次越獄事件之後,監獄內部許多損壞的東西都要維修,這讓原本就開始捉襟見肘的預算越的吃緊。

所以除了修繕上一次損壞的裝備以外,希爾只能夠用加強特工巡邏的密度這種比較原始的方法來提高整個監獄的嚴密性。

當羅傑斯隊長來到監獄的時候,他所過之處所有的特工都對他敬禮。不少人還對他喊著:「隊長!馬上就要開庭了!我們支持你!打贏這場官司,把軍方那群狗崽子給告出血來1

羅傑斯隊長對此只是無奈的笑了笑。他來此的目的很簡單,就是為了提審上一次被抓的九頭蛇份子。那些潛入神盾局內部的姦細。

這群傢伙的嘴巴都很牢,怎麼問都問不出一個所以然,雖然神盾局沒有放棄對他們的拷問,但是卻始終得不到什麼有效的消息。

「我需要提審一些犯人,名單上的這些人。」羅傑斯對監獄負責管理犯人的特工提交了一份名單。

「過三十名犯人?你準備在一天內全部審問,隊長?」負責管理的特工看見羅傑斯提供的長長的名單有些咂舌。

「就你一個人?」他忍不住又加了一句。提審犯人可不是一個輕鬆的活,耗時耗力。

羅傑斯隊長點了點頭:「是的,我現在開始有些失去耐心了。九頭蛇這種組織早就應該被剷除了。我當年以為我成功了,但是沒想到還是差一點。消滅他們是我的責任。」

羅傑斯對著管理的特工這樣說著。而那名特工也點了點頭,他也很認同羅傑斯隊長的話。因為他從小看的動畫片里,羅傑斯隊長和九頭蛇一直是冤家。

「神盾局最近幾次顏面盡失,我們需要一些東西來提升一下我們的士氣了。」羅傑斯的話引得特工頻頻點頭。

「你是說九頭蛇對嗎,隊長。」這名特工有些興奮的說道。

「是的,我希望等會兒我提審那些犯人的時候,不要有人來打擾。而且把監控都關上。」羅傑斯對著那名特工說道。

「這樣有些不合規矩。」負責管理的特工有些猶豫。

「沒辦法,你要明白,有的時候對付特殊的犯人我會用一些特殊的手段。我們消耗太多的時間了。」羅傑斯隱晦的表示了一下自己等會兒可能會使用一些非法的拷問手段。

這樣一來這名特工立刻了解了:「明白了隊長,請你放心,你不會受到任何打擾。也不會有任何監控記錄作為證據1

在地下戰線工作的特工有幾個敢說自己所作所為都是合法的。而且當提出這個要求的對象是隊長時,這名特工並沒有太多疑慮,馬上表示可以照辦。

在全封閉的審訊室內,隊長在等待著犯人的提審。他似乎在自言自語的一樣說道:「等會兒就拜託你了。」

在看不見的虛空中,一雙有些蒼老的雙手拍了拍羅傑斯隊長的肩膀。

……………………

華盛頓,國會特別會議。這是一場零時而封閉的會議。與會的人員很少,只有八名,這八位是國會中真正掌握實權的八位大佬級人物。

其中就包括上次與史崔克私下見面的三名議員。

「你是說你的基地全部都被摧毀了,史崔克將軍?」長桌的那一頭,坐在上手位的是那天不斷詢問史崔克,他計劃可能性的議員。他是國會中的理智派,他對變種人處於一種中立偏向厭惡的態是卻並不激進。

只有當史崔克的計劃展現出真正的可行性的時候,他才會願意推行。而像他一樣的人在國會中佔據大多數。

能夠成為這個級大國中最有權力的一批人,這些傢伙沒有一個是傻瓜。對現在的國會和美國政府來說。和平有序的統治才是第一位的。

只要變種人的問題還處於一種可控的平衡狀態,他們沒有人會傻傻的將變種人推向絕路。那種選擇明顯是會讓國家陷入混亂的。而作為官員和政客,混亂意味著軍人的上位,自己一方則是權力的喪失。

所以不論麥考利如何推銷他的法案,國會內部都是一副不冷不熱的樣子。只是有的時候會把他拿出來當宣傳的牌子用。

直到這一次麥考利的死,這刺激了許多人的神經。第一位政府內高官死於變種人行刺。如果是激進派的變種人乾的,那麼他們已經幹了第一次,恐怕就會有第二次,第三次。說不定自己也會成為他們的暗殺目標。

因為這種對生命的顧慮,國會內的大佬才開始願意接受史崔克將軍的計劃。而就在接受了史崔克的計劃后才多久?可能還不過四十個小時,他就跑來告訴自己這些人,他的基地被摧毀了。

「是的,那些變種人!他們先殺了麥考利議員,隨後在我離開的時間,突襲了我的基地。」史崔克說道這裡就恨得牙痒痒的。

如果不是突襲,如果他當時在基地里,如果……但是戰場沒有如果。這一次他敗的一敗塗地。

「這些變種人是有預謀的!不是一個兩個激進派單獨行事!他們背後的主事人是x教授1史崔克說出了一個令現場安靜的教授。

「不,等等。你是說查爾斯澤維爾?」坐在上手位的議員有些疑惑。「他可是溫和派,他從來都沒有干過任何對政府不利的事情。這也是我們准許他開設變種人學校的條件。變種人的生態需要平衡。」

「沒有錯議員先生們,是他,查爾斯手下的x戰警們乾的這一次事件1史崔克毫不猶豫的說道。「我有大量的證據,還有認證1

史崔克確實有大量x戰警攻擊基地的證據,這一次所有的八名議員都陷入了一種迷惑的狀態。他們弄不懂一向溫和的查爾斯什麼時候也變成這樣的激進派了。

「所以議員們,我們並沒有太多的選擇,查爾斯他和萬磁王一樣!不過是更會偽裝而已!我們需要更強的管控了,因為從麥考利議員被殺開始,其實就意味著戰爭開始了!如果我們還不採取行動,等待我們的將是戰爭中的被動1史崔克的這些話,和他帶來的證據還是很有說服力的。

不少議員在此刻陷入了思考,有的人認可史崔克的話,但是有的人並不認同。現場一度陷入了僵持。而對於國會議員們來說,面對這種僵局最好的辦法莫過於「投票表決吧1上手位的議員提議道。

少數服從多數,這在有解決不了的問題的時候,是經常使用的方法。正當議員們正準備進行舉手表決的時刻。

原本封閉的會議室大門被粗暴的推開。上手位議員的助手等大步的走了進來。他知道自己不該打擾這一次會議。

但是他有一個重要的消息必須要彙報。不管那些其他人不善的眼神。他還是大踏步的走到自己議員的身邊對他耳語了幾句。而聽到助手帶來的消息,這位議員先是震驚,然後是一種瞭然。

他示意自己的助手先出去,並且把門關好后。他才起立拍了拍手:「諸位,紐約市警局傳來一個重要的消息。」

「我們的麥考利議員先生,他本身也是一個變種人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