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在漫威當超級英雄的那些年>第一百零三章 蘿莉出沒,注意危險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零三章 蘿莉出沒,注意危險

小說:在漫威當超級英雄的那些年| 作者:一噸大蘋果| 類別:都市言情

明迪跟著那個女孩和那個成年男子走進了那個陰暗的小巷。

那個女孩看起來大約十二三歲的模樣,有著一頭栗色的披肩發。精緻的小臉,有一些小女孩特有的雀斑和腮紅。挺拔的鼻子和上翹的眼角讓女孩看起來有些倔強的味道。

跟著女孩的男人看上去大概三十五六的樣子。他的脖子與裸露出來的手臂上都有著刺青。看上去有一絲兇悍的味道。

眉角的部分還有著一絲破損的缺角。看上去應該是被人給打傷后無法癒合的疤痕。這看上去就是一個在布魯克林區隨處可見的混混。

女孩與男人越走越向著小巷的深處而去了。明迪漸漸有一些不好的預感。因為她大概知道這個女孩想要幹什麼了。作為一個混跡於黑幫與底層,並且有著長期和下九流人群打交道經驗的人。明迪實際上不難猜出這個女孩到底想要幹什麼。

雛-妓,一個並不是很讓人開心的字眼。因為各種生活壓力,或者是被黑幫控制的小女孩,她們在對於這個社會沒有反抗能力的時候被迫從事的這種工作。

不要懷疑明迪對於戀-童癖的討厭,她親手殺過不少對她有著非分之想的變態。而美國作為幼女性侵案件的重災區。雛-妓在這個國家有著巨大的市場,甚至可以說供不應求。這一類的人渣在明迪看起來早就應該拉去槍斃死刑了。

但是主觀意向阻擋不了客觀存在的現實。雛妓本身因為廣闊的市場,以及遠比一般妓女更高的收費。讓許多地下的蛇頭黑幫皮條客對此冒險控制幼女。

「看起來我應該殺了他。」明迪已經將她一直藏在自己小靴子內的一把蝴蝶刀抽了出來。不要懷疑超殺女敢不敢動手殺人。對於明迪來說,殺人如同呼吸一樣的簡單。

從她開始懂得殺人的含義開始,她的雙手就沾滿了鮮血。如果沒有遇見李傑,也許她現在還在和大老爹在紐約地下打擊各種黑幫,殺戮各種人渣。在明迪看來,有的人並沒有活在在這個世界上的理由和價值。

可以這麼說,論起心狠手辣,殺人不眨眼這種事情。這個十三歲的小女孩幾乎是和弗蘭克一個級別的。甚至說她比弗蘭克還要來的兇狠的多。

弗蘭克一直帶著一個子彈相連,那是他留給自己的。當一切塵埃落定的時刻,最後一刻子彈是留給自己的。有罪就該死,弗蘭克從來沒有為自己的所作所為動搖過。在他所有需要處決的名單中,其中也包括自己。

而明迪可不會有這種想法,在她看來。她殺人如同天經地義一般,只是分為她想和不想而已。在加入守夜人的近一年來,在李傑彼得以及弗蘭克的保護下。明迪過上了一個正常女孩應該過的生活。

但是這並不代辨的從超殺女退化成了一個普通的小女孩。恰恰相反,這一年的時光是明迪進步最快的時候。比她從前訓練來的進步更大。

對於槍械極其精通的前SWAT成員麥克是她的槍械老師。從組裝拆卸維護,以及各種使用方式和精準的射擊水平,各種輕武器麥克無不精通。還有各種城市作戰與指揮技巧。

精通於偵查與刑偵能力的大老爹達蒙既是她的父親,也是她的刑偵老師。各種追蹤技巧,反偵察技巧。還有那些複雜的線索學,痕學,推理學。明迪掌握的如魚得水。

弗蘭克是明迪的爆破老師與重武器教學老師。從單兵導彈到集成式火控系統,甚至還包含了武裝直升機飛機與坦克的駕駛技巧。還有從真實戰場上所帶下來的各種戰爭經驗。

李傑則是明迪的武術老師,代替了達蒙交給明迪的簡單的擒拿技巧。李傑將自己所掌握的刀法,步法,暗器,掌法都教育給了明迪。雖然李傑有的東西在自己沒有搞懂之前也不能交給明迪,雖然武術的訓練需要一個漫長的過程,但是明迪展現出了她的天賦。

彼得-帕克則是訓練明迪的反應能力與靈活性,在蜘蛛感應的指引下,彼得不僅能夠保證明迪訓練的強度,並且還能保證她絕對不會受傷。

還有來自和曾楚學習的黑客技巧與電子設備的製造技巧。與芭芭拉剛剛開始學習的生物化學運用的知識。

除了這些能夠看得見的東西以外,還有一些看不見的東西明迪也在潛移默化的學習著。包括李傑和隊伍中人所探討的各種問題。

他們對於各種事物的看法,以及他們解決問題的方法。這些東西都在潛移默化的影響著明迪,並且為她在不知不覺中塑造了一個更加宏大的世界觀與更加牢固的人生觀與價值觀。

明迪正是在一個人最能吸收知識的年級。她就像是一個海綿一樣的吸收著這些養分。對於明迪來說,守夜人隊伍里的超級英雄們是她的學習的對象。她期望自己有一天也能夠正大光明的加入這個隊伍。

她需要更加充分的武裝自己。她要保證自己隨時能夠做好備戰的狀態。不知不覺之中,現在的明迪已經成長為一個更加兇猛並且更加可怕的暴力蘿莉了。

她現在不過是被李傑與弗蘭克這些人的枷鎖鎖住沒有發揮自己的空間。當某一日,超殺女真正成長起來的時候,也許全世界都將驚嘆她的能力與她的可怕。也許到了那一天,人們不會用超殺女來形容她,或許女死神才是更適合她的名號。

……………………

小巷子里的成年男人還並沒有發現,他正被一隻可怕的死神蘿莉給盯上。他是布魯克林區的混混,依靠販賣迷幻劑為生。他自己並不吸毒,但是卻有著更加變態的嗜好。

他是個瘋狂的戀-童癖,他不喜歡成年的女性,只喜歡小女孩。所以他幹了不少違法的事情,要知道雛妓並不是很好找的。有的時候為了滿足自己變態的慾望,他會做出一些沒有下限的事情。而這些事情想來應該沒有必要進行詳細的闡述了。

而現在今天他在剛剛完成一筆大的交易的時候碰到了在街邊的這個小女孩。真的是漂亮,非常漂亮!比他原來碰過的都來得更好!幾乎在一瞬間他就有了衝動,甚至有了犯罪的慾望。

但是令人意外的是,這個女孩居然主動上前來搭話。「你是說可以交易?」毒販立刻就明白了,這個小女孩是做什麼的了。

不過這樣更好,能夠用錢解決的問題可比搞出人命要好的多。尤其在今天他收穫了一大筆的毒資的時候。

女孩要求他去後面的小巷子里交易,如果是個成年的妓女。這個毒販多半是不會答應的,在布魯克林區這個地方,小巷子就是危險的代名詞。即便在大白天也不要去小巷子,這是活在這裡的常識。

但是因為說這話的對象是個小女孩,所以毒販放鬆了警惕。他跟著女孩來到了後街的小巷。他有些迫不及待的說著:「就在這!就在這!看,你需要多少錢孩子!來,我這裡有一千美元,是你的了1

毒販從自己的上衣口袋裡直接掏出了一千美元的現金塞到了小女孩上衣的口袋裡,順便摸了一把女孩嫩滑的小臉蛋。

女孩看著毒販的上衣口袋,那裡鼓鼓的。看起來有著遠比一千美元要來的多得多的現金。女孩的眼神中閃爍著不為人察覺的光芒。

她笑了一下,用著帶著墨西哥口音的英語說道:「當然可以在這裡。」女孩說這話看上去要脫掉自己的上衣一樣。而那個毒販已經開始急吼吼的脫衣服了。

而就在這個當口,咻~!一聲非常輕微的響聲從遠處傳來,那是一把飛到劃破空氣所產生的聲音。明迪出手了!

就如之前所說的,她從來不在乎為這個世界消滅幾個人渣。而且她原來可是經常這樣乾的。飛刀的技巧是李傑教的。明迪練習了一年已經掌握了相當的技巧。

關於明迪自己藏一些武器在身上,其實隊伍里大家都心知肚明。但是誰都沒有去管,只要她不在學校弄出動靜就好了。畢竟大家都不是迂腐的人,現在的社會也不是一個路不拾遺的大同社會。女孩子還是需要一些自保的武器的。

明迪的飛刀直接朝著男人的咽喉飛了過去。如果是李傑在這的話,他多半不會選擇在一個小女孩面前直接殺人。而是選擇將毒販打暈以後,帶走小女孩之後在處理毒販。

但是明迪可從來不會管這些事,如果連這些小事都會在意,那麼她就不叫超殺女了!明迪的飛刀聲音輕微,但是實際上卻有著奪人性命的兇狠!

這個毒販並沒有發現任何異常,他現在看起來已經徹底昏了頭。而那個栗色披肩發的女孩忽然瞳孔一縮,她聽見了那把飛刀的聲音!

這難道是個圈套?這個女孩忽然心中出現了一個不好的想法。幾乎沒有任何猶豫的,她對著自己身前的毒販心口位置就是直接打出了一拳。

一個小女孩的拳頭能有多少力氣?也許很多人都會小看,但是有的時候她可是能夠直接打死你的!

比如突然遭受到攻擊的毒販幾乎沒有任何的反應的機會,就直接被女孩的小拳頭直接擊中了他的心臟。緊接著是一整鑽心的刺痛。就像是有一把鋒利的刀子插進了自己的心臟一樣。

女孩的面容嚴肅,根本沒有理會毒販在臨死前最後的哀嚎。她攻擊毒販的左拳上有著兩把從自己手內生長出來的鋼爪。如果李傑在的話,恐怕很快就能認出來這是什麼東西。

這是一個和金剛狼一模一樣的艾德曼合金鋼爪。女孩在飛刀還沒攻擊到毒販之前就直接將毒販直接了賬。而且還直接從他的胸口將毒販剩餘的美鈔全部拿走。

這本來就是她的目的,她盯著毒販好幾天了。她知道這個傢伙今天會有一大筆的現金入賬,將近三萬美元!她需要錢,她也知道這一類的變態喜歡的是什麼。

所以女孩設了一個圈套將毒販引誘到了這個小巷的深處,本來準備無聲無息的制服他后將錢拿走。一開始她並不准備殺人,因為她對於殺人並不熱衷,甚至很抵制。但是當受到威脅的時候,女孩並不介意亮出自己的鋼爪。

女孩的整個動作一氣呵成,在遠處的明迪才剛剛射出飛刀沒有多久,女孩就已經完成了這一切。這讓明迪感覺到異常的驚訝:「這是什麼鬼?」

當飛刀射入毒販身體的時候,他早就已經死透了。而女孩則順著飛刀飛行的軌跡朝著明迪所在的方向沖了過來。

女孩的面容發狠:「這些該死的傢伙又追了上來1她暗暗的想到,她的雙手都伸出了艾德曼合金打造的鋼爪。

她的鋼爪與羅根的不同,羅根是三根鋼爪分部在指根的部分。而這個女孩卻是兩根鋼爪分部在指根兩側,中間的指根部分是沒有爪子的。

「哦,該死!這個女孩在發什麼瘋?」明迪看著揮舞著鋼爪向自己衝來的女孩暗罵了一聲。但是她卻沒有傻站在哪兒等著別人過來砍她。

明迪的手腕上戴著蜘蛛俠特別為她製作的機械臂甲,平時不用的時候收納起來看上去就像是小女孩戴著裝飾的手環。但是當明迪真正需要使用的時候,整個機械臂甲可以迅速展開。

比如現在的情況!明迪的機械臂甲瞬間展開,在那個女孩要衝到自己的藏身處之前。明迪直接從自己的機械臂甲中發射出了兩團蛛網,準備用蛛網困住那個女孩。

但是這個女孩卻揮舞著她鋒利的鋼爪,直接將蛛網撕裂。她的動作像極了正在捕食的惡狼,一個飛撲之間直接朝著明迪跳躍撲殺而來。

直到這個時候,她才看清楚躲在垃圾箱後面的明迪的樣子。嗯?一個小女孩?一個和她一樣大的小女孩。背著書包穿著運動鞋扎著雙馬尾。

女孩在這一瞬間迷惑的,好像自己搞錯了什麼?她一瞬間的猶豫卻給明迪抓住了幾乎,明迪並不想傷害這個女孩。她再次對著這個女孩發射了一團蛛網將女孩給困住了。

因為剛剛的瞬間失神,這個女孩並沒有躲避開這一次的蛛網,她被結結實實的捆住從半空中摔了下來。

「你不是他們的人?」女孩用一種疑惑的語氣說著。

「什麼?什麼他們的人?」明迪完全弄不清女孩在說什麼。但是這個女孩聽見明迪說的話卻鬆了一口氣。

「我剛剛可是為了救你,才出手的。雖然看上去你並不需要我救的樣子。但是你為什麼要攻擊我?」明迪遠遠的看了一眼毒販的屍體。

女孩有些驚訝於明迪的鎮定,一個十三歲的小女孩看見屍體卻沒有任何受到驚嚇的樣子,反而看上去稀鬆平常。

雖然說這個女孩自己也不過才十三歲,而且人還是她殺的。女孩有些抱歉的說道:「很抱歉,我在躲避一些人,一些想對我不利的人。」

明迪看到了女孩剛剛伸出的鋼爪,她有些瞭然的說道:「明白了。」

「能先放我起來嗎?」女孩指了指捆著自己的蛛絲。

明迪點了點頭,她又拿出了一把蝴蝶刀將蛛絲切破。女孩站了起來說道:「謝謝了,無論如何感謝你剛剛想要幫助我。」

「沒什麼,我對於人渣並沒有任何好感,今天即便不是你。我看見這種人渣多半也會想辦法宰了的。」明迪聳聳肩,毫不掩飾自己殺人的想法。

因為在剛剛的一瞬間,她和這個女孩眼神交換的一瞬間,她明白了。自己和這個女孩是同一路人。明迪和女孩互相對視了一眼,然後忽然一起笑出了聲音。

守夜人的隊伍很溫暖,但是所有人都把明迪當成小女孩來看,要麼是當成女兒,要麼是當成妹妹。

現在明迪感覺自己或許能夠交到一個真正的朋友,而不是學校里的白痴!

「我叫明迪,你叫什麼?」明迪首先伸出了自己的手。

「明迪你好,你可以叫我勞拉1名叫勞拉的女孩也微笑著伸出了自己的手。

兩個漂亮的小女孩在這一瞬間建立了屬於她們的友誼,而這場友誼的見證者,則是一具躺在血泊中,死亡的時候臉上還帶著驚愕面容的毒販。或許這也預示著這場友誼的不平凡。

當兩支小手握在一起的時候,兩位同樣兇殘的暴力蘿莉第一次走到了一起。

蘿莉出沒,注意危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