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在漫威當超級英雄的那些年>第一百零四章 狼女與超殺女(求票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零四章 狼女與超殺女(求票

小說:在漫威當超級英雄的那些年| 作者:一噸大蘋果| 類別:都市言情

勞拉與明迪,兩個同樣可愛漂亮的小姑娘就這樣的不期而遇。以一種不打不相識的樣子相見。

當兩人互相交換眼神的時候,就都能看得出對方與自己的相同之處。幾乎是心有靈犀一樣,兩個小女孩僅僅是因為一次眼神的交流,就對對方產生的好感。

「這個人你打算怎麼辦?」明迪指了指那具毒販的屍體,他被勞拉剛剛一爪子就給了賬。根本就沒有反抗的機會。

勞拉眉頭皺了皺,最開始她是不準備殺人的。因為一旦殺人就會有很多麻煩的事情。甚至會引起那些追蹤她的人的注意。

明迪看著勞拉的模樣就知道這個女孩恐怕還不知道應該怎麼處理這種事情。雖然勞拉對於殺人這檔子事很熟練的樣子,但她對於如何善後看起來並不擅長。

「看起來你並不知道應該怎麼處理對嗎?」明迪雙手搭在勞拉的肩膀上語重心長的說著:「在殺人之前首先要考慮到如何處理後續的麻煩,否則不要輕易的亮刀子。知道嗎姑娘。來吧,搭把手。我們要把這個屍體處理掉。布魯克林區突然消失一個毒販並不是什麼新聞,只要他的屍體不被找到,就不會有人在意這件事。就連警方都懶得管這種事。」

「啊?」勞拉有些疑惑的看了眼明迪。看起來明迪對於處理這檔子事很熟練的樣子。

明迪對於這種事情確實很熟練,她讓勞拉和她一起抬起這個男人的屍體,開始向著小巷子更深的地方走去。

「這是一種真菌,能夠加速屍體的腐爛。」明迪說著話從她的背包里掏出了一個很危險的東西。這是芭芭拉研究毒液共生體時候弄出來的副產品。

因為只對失去細胞活性的肉類進行自然降解,所以這東西用處基本沒有。但是明迪卻要來了一點。在她不想吃學校提供的營養午餐里那種令人作嘔的漢堡肉的時候,她會偷偷的在漢堡肉上撒一點這玩意兒。

真菌能夠幫助她快速並且偷偷的將那些玩意兒給吃掉。免得她吃那種噁心的玩意兒。她現在的嘴巴已經被李傑給養刁了。

勞拉看著明迪熟練的將男人的屍體給扒了個精光,並且連續在屍體上開出更多的傷口。之後駕輕就熟的將這種真菌傾倒在男人的傷口上。就像是變魔術一樣,那些被倒上真菌的傷口就像是被一隻無形的怪獸啃食著,屍體已肉眼可見的速度消失。

明迪處理完這一切拍了拍手:「好了,大概只需要二十分鐘,這具屍體就能降解到只剩下骨頭。」勞拉有些吃驚的看著明迪,看上去明迪好像不是第一次做這種事情一樣。

「對了,我們得把這個人的衣服也給燒了。」明迪自說自話的將毒販的衣服全部集中起來,然後啟動了她的機械臂甲內的激光。她將激光的功率調低,然後用激光產生的熱量將所有的衣服點燃。做完這一切,明迪看上去就像是完成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一樣:「好了,現在我們需要做的就是等待。」

「你經常做這些事嗎?」勞拉有些不敢置信的看著明迪。她從來沒有見過任何一個女孩這麼不將他人的死亡當一回事。並且還如此富有調理的處理了善後事宜。

「偶爾。」明迪無所謂的說著,她將一個垃圾箱的蓋子蓋上,也不嫌髒的直接坐在了垃圾箱上:「怎麼?你想說現在後悔殺人了?還是說覺得我處理的不對?」

「不,並不是。」勞拉笑了一下,也跳上了垃圾箱坐在了明迪的旁邊:「只是,你是我見過最特別的女孩。你不害怕殺人嗎?」

「為什麼要害怕?」明迪無所謂的聳了下肩膀:「所有人最終的命運都是死亡。誰都逃不脫。難道你因為殺了一個毒販而感到了愧疚,勞拉?」

「我……」勞拉看上去欲言又止,她不知道應該怎麼回答這件事。曾經遭受的苦難和訓練讓她對於殺戮格外的抵制。如果沒有必要,她從來不想將自己的爪子伸出來。

「得了吧,這只是一個變態該死的戀童癖。這種人早就應該死了,活著不過是給這個世界增加危害!沒什麼可愧疚的!有時候,必要的死亡是為了為此這個世界的安穩。」明迪豎起自己的食指在勞拉的面前晃了晃:「這是我家人說的。」

明迪所謂的家人就是守夜人隊伍中的那一群人,可以說守夜人隊伍里瘋子比正常人要多的多。他們的思想在很多時候都很危險,包括李傑。恐怕裡面除了彼得-帕克算得上是人畜無害以外,其他人都不算。

「啊?」勞拉有些疑惑,雖然她並沒有家人。但是她冥冥中感覺明迪好像說的東西並不是一般人會教育給她的樣子。

「你是變種人吧?」明迪指了指勞拉的手。她剛剛伸出爪子的時候將自己指根的皮肉刺穿滲出不少鮮血,但是現在傷口癒合了,只是血跡還在。

勞拉聽見明迪這麼說瞳孔微微的收縮的一下。明迪的眼睛看著勞拉手上的血跡說道:「你是澤維爾天才學校的學生嗎?」

「什麼?」勞拉並不是很清楚明迪說的是什麼,她剛剛才從墨西哥逃跑來到美國。那個救出她的醫生告訴她,她需要逃亡紐約才能得到庇護。但是她並不知道紐約究竟有什麼可以庇護她的。

「你不用隱瞞什麼,我對變種人並沒有什麼惡感。我知道澤維爾天才學校解散了。所有的變種人孩子都應該遣散回家了。」明迪以為勞拉剛剛是因為變種人身份被道破所以才顯得有些驚訝,所以她開口解釋道:「不過你為什麼在這?」

難道醫生說的庇護所是指紐約的變種人學校?但是聽起來這個學校已經解散了。勞拉有些失望,她開口說道:「我從來都沒有家。」

明迪看了一眼勞拉,她突然語塞不知道應該說些什麼。氣氛瞬間顯得很尷尬。只有那具毒販的屍體快要被真菌給啃食乾淨了。

兩個女孩就這樣看著毒販的屍體一點一點的消失,只剩下皚皚白骨。明迪從垃圾箱上跳了下來,對著勞拉說道:「你的爪子好像挺鋒利的,幫個忙,把這些骨頭都給切碎了吧。」

勞拉點了點頭,她再一次伸出自己艾德曼合金的爪子,就像切割豆腐一樣的將剩下的白骨全部切成了碎末。明迪將已經成為渣滓的白骨,直接丟進了下水道中。

這樣一來,這個毒販在世上所有的痕都被清除的一乾二淨。毀屍滅跡做的異常的乾淨,誰能想得到這是兩個十三歲的女孩們做的呢。

「你現在需要這毒販的錢來過生活是嗎?」明迪將一切處理完,看著勞拉說道。她想到了剛剛勞拉從毒販身上拿走的現金。

「是的。」勞拉點了點頭。

「但是你才十三歲,用大筆的現金他引人矚目了。尤其是你沒有家人的話。」明迪有些擔心的看著勞拉。這一份關心是情真意切的。

人和人之間的感情有時候就是這麼莫名其妙,有時候第一次見面就會有著非常好的好感。尤其是在兩個人完成一個共同的秘密的時候,這種好感會進一步增加。

雖然說明迪和勞拉的秘密有一些可怕,她們兩個聯手殺了一個人,並且還對他毀屍滅跡了。但是不管怎麼說,這也算是屬於兩個人之間的秘密。明迪在某一個瞬間已經將勞拉當成了朋友。

不然不會幫助她毀屍滅跡,而勞拉也是如此,不然她也不會接受明迪的幫助。兩個小女孩就這麼互相站著看著對方。

「你現在住在哪兒?」明迪背起背包,拉著勞拉的小手走出小巷。

「一個廢棄的工廠倉庫。」勞拉並沒有隱瞞這一切,她下意拭明迪是可以信賴的。

「有點糟糕,你等一會兒。」明迪嘟囔著一句,走出了小巷的她走進了路邊的一家便利店。過了一會兒她拿著一瓶礦泉水出來。

「來,把手伸出來。」明迪說著話擰開了礦泉水的瓶蓋。勞拉將自己帶著血跡的小手伸到了明迪的面前。明迪用礦泉水細心的將她手上的血跡全部清洗乾淨。

「住在這附近並不安全,而且你用著大筆的現金也不安全。你需要一個新的庇護所。你不能一直依靠這種方式過日子。引誘毒販和戀童癖,說不定會惹上大麻煩。尤其是你在無依無靠的時候。」明迪一邊幫著勞拉清洗血跡的時候一邊小聲的嘟囔著。

勞拉睜著大大的眼睛看著明迪,這個扎著雙馬尾金色長發的女孩,嘴角上掛著笑容。雖然相識還不到一個小時,但是兩人卻像是從小長大的玩伴一樣親密。

「不要傻笑了。」明迪將礦泉水用完后,將瓶子丟進了垃圾桶,她看了一眼勞拉低聲的說著:「我想我能幫你找一個住處,至少能比住在這種鬼地方好得多。如果你相信我的話。」

「我自然相信你。」勞拉笑著說道,並且牽上了明迪的手。明迪握了一下勞拉的小手:「好吧,雖然那個地方有段時間沒人住了。但是我覺得應該還不賴,走!我現在帶你去1

明迪拉著勞拉的手向前走著,兩個女孩的背影消失在了街道的盡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