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不滅戰神>第一千三百二十二章 好戲終於開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千三百二十二章 好戲終於開場

小說:不滅戰神| 作者:始於夢| 類別:都市言情

「那我們還要等到什麼時候?」

慕家大祖皺眉。

「別著急。」

「他們遲早會分開。」

「只要他們分開,我們就可以逐一擊破1

意老冷厲道。

遺忘大陸現在的局勢,很微妙。

慕家,總塔,神秘夫人,三足鼎立,形成了一個僵局。

而這個僵局,誰也不想先去打破。

如慕家和神秘夫人真的開戰,最後便宜的肯定是總塔。

同樣如此。

若慕家和總塔開戰,便宜的就是神秘夫人。

而神秘夫人若和總塔開戰,那最後,肯定就是由慕家,來坐收漁翁之利。

所以。

他們誰也不想先動手,除非有十足的把握。

慕家大祖突然道:「我聽說秦飛揚回來了,也不知道他現在藏在什麼地方?」

「最好別出現在我們面前,否則有他好受的。」

意老冷哼。

經過搶奪神晶的那件事,慕家現在對秦飛揚是恨之入骨。

唰!

但話音未落。

中年男人忽然降臨在島嶼上空,一身氣勢絲毫不加掩飾。

「恩?」

意老和慕家大祖一驚,此人來這裡做什麼?

中年男人掃視著島嶼,眼中殺機一閃,偽神之力咆哮而出,猶如一片巨浪,朝島嶼撲去。

「糟糕,好像被發現了1

意老勃然變色,連忙一把抓住慕家大祖,閃電般騰空而去。

就在他們前腳剛離開,那偽神之力後腳便殺至,伴隨著轟地一聲巨響,整個島嶼瞬間湮滅。

方圓數百里的海域,更是掀起遮天巨浪!

意老兩人站在高空,看著這一幕,不由冷汗直流。

要是再晚一步,慕家大祖肯定當場喪命,畢竟他只是九星戰帝,而意老也會遭到重創。

意老轉頭看向中年男人,沉聲道:「你怎麼知道我們在這?」

雖然這段時間,他和慕家大祖一直待在這島上,但至始至終,都隱藏著氣息,也從未暴露過蹤跡。

然而此人一來就動手,明顯早就知道他們藏在這。

中年男人輕蔑道:「你們自以為藏在這,神不知鬼不覺,但殊不知,在你們來的第一天,我就已經知道。」

「這怎麼可能?」

意老臉上滿是難以置信。

難道族裡有姦細,悄悄給此人通風報信?

不對!

他立馬否決了這個念頭。

因為整個慕家,知道他和大祖來無盡之海的只有少數幾人,而這幾人,都是慕家的掌權之人,絕不可能是姦細。

肯定有因為別的因素。

「沒什麼是不可能的。」

「在這無盡之海,就沒有我不知道的事。」

中年男人傲然一笑。

轟!

那恐怖的神威,猶如瀑布般,從天而降,朝兩人撲去。

「快退1

意老變色,頭也不回的對慕家大祖暴喝一聲,便身軀一震,放出神威,迎擊而去。

轟隆!

兩道神威轟然相遇,一股無形的氣浪,排山倒海般撲向八方,掀起驚濤巨浪,淹沒長空!

噗!

意老當即便一口血噴出,臉色發白。

而中年男人,則只是後退了一步,神態從容不迫。

意老壓制下內心那翻湧的氣血,沉聲道:「那個女人呢?她為什麼沒來?」

中年男人目光閃動,面無餅去總塔救人了,不過她在不在意義都不大,因為我一個人,便足以殺你1

話落!

他一步邁出,攜帶著滔天神威,朝意老掠去。

「去總塔救人?」

意老驚疑。

但突然。

他似是想到什麼,精神大振。

沒錯!

神秘夫人肯定是去救那個老頭了。

這真是一個好機會啊!

意老暗中大喜,連忙給慕家大祖傳音:「馬上傳訊回去1

慕家大祖不著痕的點了點頭,便悄然退去。

中年男人有注意到,但並沒有去理會,繼續朝意老殺去。

「今天就是你的死期1

意老冰冷一笑,神威全面爆發,毫不退讓的迎上去。

轟隆!

嘩啦!

這地方,頓時被一股毀滅性的交戰波動淹沒。

虛空破碎,海水翻滾。

下方海域的海獸,死傷無數,血染千里!

……

也就是中年男人動手的同一時間,總塔的劍峰上空,神秘夫人憑空出現。

「誰?」

當即。

一道暴喝聲在下方炸開,隨後一個黑衣老者,從劍峰掠出,渾身氣勢滾滾,赫然是一尊九星戰帝!

「是我。」

神秘夫人冷冽道。

黑衣老者一聽這聲音,便驚駭失色,隨即當看清神秘夫人的面孔時,臉色頓時一片煞白,吼道:「戒備1

「你們總塔的偽神,現在都去了慕家,拿什麼來戒備?」

神秘夫人輕蔑一笑,一步邁出,落在黑衣老者面前。

黑衣老者身心一緊,不假思索的暴退開去。

因為現在,總塔和慕家都知道,神秘夫人已經是一尊偽神!

但是!

他此刻卻沒想過,在一尊偽神面前,他能逃走?

顯然是不能的。

神秘夫人食指凌空一點,一道偽神之力暴掠而出,沒入黑衣老者的小腹。

頓時,血光爆綻!

「礙…」

黑衣老者一聲慘叫,當場便抱著小腹,無力地朝下方追去。

但出乎意料的是,神秘夫人居然沒殺他,化成一道流光,瞬間消失在下方的劍峰。

「怎麼回事?」

「這氣息,好像是偽神1

因為神秘夫人的出現,總塔頓時亂成一團。

嗖!!!

那總塔深處的山脈,一道道光影沖霄而起,而後浩浩蕩蕩的朝劍峰飛來。

無一例外,他們都是戰帝!

而附近十座丹塔和武者山脈的弟子,也是爭先恐後的朝劍峰涌去。

發生這麼大的事,肯定都想去看熱鬧。

但最後,被各大峰主和塔主給攔了下來。

開玩笑,一尊偽神降臨,這些弟子跑去,不是送死嗎?

「怎麼回事?」

一道憤怒的喝聲響起,總塔主憑空降臨在劍峰上空。

但話音未落。

神秘夫人從劍峰掠出,身邊赫然跟著一個白衣老人。

他身體消瘦,面容憔悴,身上的衣服也是髒亂不堪,而在左眼上方,有一條醒目的疤痕。

沒錯!

他就是龍鳳樓小姐的老師。

「是你1

看見神秘夫人,總塔主臉色驟變。

「沒錯,是我。」

神秘夫人冷漠的看著總塔主。

總塔主心裡非常緊張。

現在總塔的偽神,全部去了慕家,根本沒有人可以和神秘夫人抗衡。

就算神秘夫人毀掉整個總塔,他也只能幹看著。

簡而言之。

神秘夫人現在完全可以在總塔為所欲為。

「放心。」

「現在我不會殺你,不過將來就難說了。」

神秘夫人冰冷一笑,便開啟傳送門,帶著龍鳳樓小姐的老師,頭也不回的揚長而去。

「這究竟怎麼回事?」

「她為什麼會在這時候出現在總塔?」

「誰能給我一個答案?」

等到傳送門消散,總塔主頓時氣急敗壞的怒吼起來。

那些趕來的人,面面相覷,都不知道什麼情況。

唰!

突然。

伴隨著一道破空聲,王塑帶著先前那個被廢掉氣海的黑衣老者,飛到總塔主身前。

而王塑,臉色也是陰霾到極點。

總塔主看著黑衣老者,道:「快說,到底怎麼回事?」

黑衣老者搖頭道:「我也不清楚,她一來就廢掉了我的氣海。」

「我們的偽神去了慕家,她立馬就來了總塔,這是巧合嗎?」

王塑沉聲道。

總塔主目光一顫,看著王塑道:「王老意思是……」

王塑道:「我想,這或許就是秦飛揚的陰謀。」

「對了。」

「那女人也知道,我們總塔的偽神,都去了慕家。」

黑衣老者道。

「這個該死的小畜生,我就不該相信他1

總塔主暴跳如雷,氣得直跺腳。

王塑雙手也不由緊攥起來。

而四周的人,目中也是泛出森然的殺機。

……

慕家,葯田!

秦飛揚和盧正仍舊坐在太師椅上面,喝著酒,聊著天,愜意無比。

而公孫北,則看著畫面中的白袍老人,眉頭緊擰成一條線。

陡地!

公孫北仰頭,一口氣喝光了酒壺裡面所有的酒,隨即怒視著秦飛揚兩人,道:「能不能爽快點,告訴我,你們到底在搞什麼鬼?」

「稍安勿躁。」

「等下保證會給你一個驚喜。」

盧正呵呵笑道。

公孫北惱怒到極點。

就在此刻!

畫面中的白袍老人,突然睜開眼,隨後從懷裡掏出影像晶石。

瞧見這一狀況,秦飛揚和盧正頓時坐直了起來,盯著白破老人,眼中精光閃閃。

嗡!

白袍老人復甦影像晶石。

一道虛影迅速出現,正是慕家大祖!

「來了1

秦飛揚起身道。

「好戲終於開場了。」

盧正也跟著起身,臉上滿是玩味之色。

公孫北轉頭瞧了眼兩人,便回頭驚疑地看著白袍老人和慕家大祖的虛影。

「如何?」

白袍老人問道。

「神秘夫人去總塔救人了,現在只有那個中年男人,意老讓您馬上過來支援。」

慕家大祖道。

「什麼?」

「神秘夫人去了總塔?」

公孫北臉色一變。

秦飛揚和盧正也是一臉驚愕。

同時。

白袍老人眼中也泛出濃烈的殺機,霍然起身,道:「坐標1

慕家大祖當即便給了白袍老人一個坐標。

「終於讓我們逮到機會了,老夫倒,這次你們還怎麼逃?」

白袍老人關掉影像晶石,喃喃一句,便開啟傳送門,殺氣騰騰的走了進去。